第二十八章 神秘的犯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来的犯人没有再刺罗霸道,而是冲着罗霸道的腹部来了一拳,紧接着冲着面门又是一拳。

对方非常凶狠,罗霸道彻底失去了反抗能力,只是不断地喘着粗气:“你们……要干什么?知不知道我谁?”

“当然知道,罗霸道吗,霸道帮的老大。”新犯人面无表情的看着罗霸道,一字一顿的道:“我们教训的就是你!”

苍浩从铺板上下来,往前走了两步,一个新犯人立即喝道:“站住,再往前走一步,别说老子给你来个透心凉!”

三个新犯人,第一个逼住其他犯人,第二个架住罗霸道,还有第三个狂殴罗霸道。

他们身手相当利索,动作凶狠,而且分工配合非常好,明显是专业干这个的。

现在苍浩明白为什么感受到一股杀气,他们三个互为犄角和依仗,不给其他人留任何反击的机会。

眼下罗霸道被制得死死的,其他人想要帮罗霸道,不管对哪个新犯人出手,都会立即遭到其他新犯人的进攻。

此时,苍浩面对的问题是,自己应该怎么做。

罗霸道渐渐无力,面色有些苍白,嘴里呢喃了一句:“救救我……”

突然,苍浩从铺板上暴起,整个人如同炮弹般射向第一个新犯人。

这个新犯人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苍浩撞飞,苍浩的角度把握得非常好,结果他正好撞在了第二个新犯人的身上。

尽管苍浩的爆发非常快,却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第二个新犯人在重击之下,眼睛一翻白就昏死过去。

第一个新犯人的身体被同伴缓冲了,倒是没失去活动能力,挣扎着就要站起来。

苍浩冲到他面前,抬脚踢在面门上。

他惨叫一声,张嘴吐出两颗牙,带着一抹殷红的鲜血。

第三个新犯人急了,放开了罗霸道,怪叫着向苍浩冲过来。

苍浩俯身躲过他的进攻,一只手揪住他的衣领,另一只手从他的两腿之间穿过,随即把双臂一抬,自己的身体也跟着站了起来。

这样一来,第三个新犯人整个被苍浩给举了起来,苍浩把他往地下一摔,同时抬起膝盖撞向他的胸口。

号子里所有犯人都听到轻微一声“咔嚓”,第三个新犯人的肋骨断了两根,身体紧接着重重摔在地上。他挣扎了两下,始终没能站起来,只好在地上蠕动着,嘴里时常痛呼几声。

第一个新犯人爬了起来,拿着牙刷向苍浩的后腰刺过来。

苍浩感到身后恶风不善,急忙侧身要闪躲,对方把手腕一翻,牙刷又横着刺了过来,挣扎在苍浩的左腹上。

鲜血顺着牙刷往外喷,苍浩强忍着疼痛,一掌劈在对方拿着牙刷的手腕上。

对方手腕一抖,放开了牙刷,苍浩把牙刷抽出来,反手刺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个犯人身上已经受了好几处伤,却没有丧失战斗力,继续跟苍浩死磕。他双手抓住苍浩的手腕,把脑袋向苍浩面门撞过来。

苍浩无法躲闪,随着“砰”的一声闷响,顿感面前飞过一片片金星。

“我艹!发财了!”苍浩用力摇了摇头,如法炮制,把脑袋撞在了对方的面门上。

苍浩这一下撞得可比对方狠多了,对方眼眶乌黑,鼻中喷出两股鲜血,脚一软就差点摔倒在地。

“跟你没关系!放开我!”对方看着苍浩,嘶喊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你爸是李刚?”苍浩冷冷一笑,用没被对方抓住的那只手,狠狠一拳捣在对方软肋上。

对方张嘴吐出一口鲜血,紧跟着,提膝盖撞向苍浩小腹。

苍浩拼尽全力,直接一拳捣向他的膝盖,随着他的一声惨叫,整条腿无力地垂落下来,看起来好像彻底断掉了一样。

自始至终,对方都抓着苍浩的胳膊,这样一来两个人的距离就拉得非常近。他却不知道,这种近战正是苍浩最擅长的。

苍浩抓住他的衣领,随即一转身,一个过肩摔把他扔到地上。

这一下摔得实在太重了,对方不由自主的放开苍浩,躺在地上不停的惨叫起来。

苍浩冲过去,抬脚踢向他的太阳穴,这一次他终于没能抗住,脑袋一歪昏死过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两个新犯人醒了过来,罗霸道急忙高喊一声:“都特么看什么,上啊,给我上,狠狠修理他们!”

犯人们立即冲上去,对着三个新犯人拳打脚踢,把刚才的怒气全都倾泻了出来。

大局已定,苍浩没有再出手,只是轻轻拍了拍身上的灰:“注意点,别下手太狠,打出人命就麻烦了!”

苍浩的担心似乎有点多余,因为号子的门马上就打开了,几个管教冲进来,没头没脑的用警棍抽向犯人:“住手!全都蹲下!”

犯人们马上停手,把双手举过头顶,老老实实的蹲在地上。

苍浩倒是没吃什么亏,跟着大家一起蹲下。因为没有监控,管教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根本没理会苍浩。

管教就像拖死狗一样把三个新犯人拖出去了,然后指着号子里的犯人冷冷的呵斥道:“警告你们,都给我放老实点,否则别说给你们吃小灶!”

丢下这句话,管教们就出去了,虽然号子里也有几个人受了伤,却根本不理会。

苍浩不了解所谓“吃小灶”是什么意思,想来不是什么好事,等到管教离开,撕开衣服看了一下伤口。

伤口不大,但有点深,鲜血还汩汩的往外冒着。

罗霸道一瘸一拐的走过来:“你没事吧?”

“还好……得先止血。”苍浩随口问道:“你有香烟吗?”

“有,我有。”罗霸道急忙点点头,又招呼其他犯人:“赶紧把我的贡品都拿出来!”

如果变戏法一样,其他犯人马上拿出来一堆香烟,按说每个犯人进号子之前都要被仔细搜身,苍浩实在想不到他们怎么把香烟带进来又藏在什么地方。

苍浩撕碎了两根香烟,取出里面的烟丝敷在伤口上,又用衣服紧紧地按住。

过了一会,血止住了,苍浩告诉罗霸道:“把衣服脱了。”

罗霸道傻眼了:“哥们,我……我不好那口儿!”

“艹!”苍浩张嘴骂道:“我帮你处理伤口,你以为让你捡肥皂?”

罗霸道急忙把号服脱了,撅屁股趴在床上,那样子就像等着别人爆菊一样。

苍浩就像处理自己的伤口一样,用烟丝给罗霸道止血,再用衣服狠狠压住:“这个方法有点危险,虽然能止血,但烟丝的尼古丁也会随着血液进入身体循环,搞不好是能要命的。”

罗霸道的身体颤抖起来:“我可不想死……”

“可现在没有其他办法。”苍浩拍了拍罗霸道,示意可以坐起来了:“放心,我用量控制的很好,绝对不会要你的命!”

接下来,苍浩又给其他几个犯人处理了伤口,这些犯人哪里知道,苍浩的每一条经验都是用人命换来的。

罗霸道长呼了一口气,活动了一下身体,片刻后,看着苍浩深深地说了一句:“谢谢。”

苍浩拿过一根香烟点上:“不客气。”

“你……为什么帮我?”

“我要是没说错,那三个新犯人要是不对你出手,今天晚上你就会对我下手!”

“没错。”罗霸道坦然承认了:“所以我奇怪你为什么帮我!”

苍浩吐了一个烟圈:“以德报怨呗!”

罗霸道缓缓摇了摇头:“你可不是这样的人!”

“没错,我确实不是这样的人。”呵呵一笑,苍浩深深的道:“其实,原因很简单,我知道你罗霸道是什么人,却不知道那三个新犯人是谁。他们的来头可比你复杂多了,与其面对这么一帮人,还不如继续跟你一起蹲监!”

“复杂?”罗霸道听到这话竟然一愣:“怎么复杂?”

“从他们的身手和互相配合来看,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跟你们这种人完全不一样。”苍浩看着罗霸道,有点奇怪:“不对啊,这些人是来对付你的,到底是什么来头,你一点想法都没有?”

“没有。”罗霸道傻傻的摇了摇头,随后张嘴骂了一句:“艹,得罪人太多了,一时想不起来。”

“你好好想想吧,还是那话,他们来头不简单。”轻哼一声,苍浩低声道:“管教撤了监控,他们突然出手,一切都像计划好了一样,谁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花样。”

“反正老子就要出去了,再说了,要不是因为你,老子能被关进来吗?”罗霸道说到这里,脸色却是变得很诚恳:“但不管怎么说,我这人恩怨分明,这一次你救了我,咱们就是兄弟了。”

苍浩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那最好。”

“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叹了一口气,罗霸道又道:“反正,有我兄弟们在这罩着,你这几天拘留日子会挺开心的。”

没有人知道,其实面对失去自由,身处拘留所这样与世隔绝的环境,并不是苍浩人生的第一次体验。

比起苍浩曾经待过的那个地方,这里已经幸福得像天堂了。

只不过,这几天没看到美女秘书,搞得苍浩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