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你跟苍老师是什么关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救了罗霸道,两个人的关系也就变了,罗霸道对苍浩倒是也不见外,滔滔不绝讲起了自己的生活。

苍浩由此知道了,罗霸道是霸道帮的老大,这个帮派都是棚户区本地居民,没钱,穷横。

他们是那种上不了台面的小帮派,根本走不出那个落后的棚户区,不过别人也进不了他们的地盘,之前几家房产商想要改造棚户区就是被他们给打跑了。

“说起来,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罗霸道倒是恩怨分明,很大方的道:“以后有事你说话!”

苍浩笑了笑:“那倒要谢谢你了。”

罗霸道眼珠转了转:“其实我有个问题一直很好奇。”

“什么?”

罗霸道非常认真:“你跟苍井空是什么关系?”

“没关系,她姓苍井,是东瀛人,我姓苍,地道的华夏贵胄……”苍浩一脸黑线的解释道:“我们家的得姓始祖是黄帝史官仓颉,传说汉字就是仓颉发明的,古人云:‘仓颉造字,鬼神夜哭’……”

“算了,别跟我说这个了,我听不懂。”罗霸道打断了苍浩的话:“我就是觉得苍井空老师挺不错的,你们两个要是亲戚,你就帮我要个签名!”

罗霸道的一个兄弟嘿嘿笑了几声:“话说,苍老师那双大乃是真不错啊,妈的,要是能艹个东瀛**,咱这辈子也没白活!”

罗霸道今天格外高兴,气壮河山的道:“早晚有一天,咱们打到东瀛去,活捉苍井空!”

听到这番话,苍浩又想起那天在更衣室偶然瞥见夏明琪换衣服,那一双大白兔比之苍井空也不逞多让。

另一个犯人很好奇地问:“话说你到底怎么进来的?”

苍浩把事情大致说了一下,罗霸道点了点头:“城管这是要拿你杀一儆百!”

“是啊。”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现在我也没别的办法,只有等着了,看事情接下来怎么发展。”

“不管怎么说吧,只要在拘留所里,我就能罩着你。”罗霸道看了一眼监控所在的地方,如今已经空荡荡的,于是不无得意的道:“今天你救了我,明天我请你喝酒!”

在押人员可以自己掏钱改善伙食,但酒是绝对不可以有的,苍浩好奇地问:“哪来的?”

罗霸道神秘兮兮的笑了笑:“到时你就知道了。”

这场激斗就这样结束了,拘留所方面没有任何反应,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

管教们没有再来过,那三个新犯人不知道被带去了什么地方,监控也没有重新安上。

事实上,就像苍浩推测的一样,事情并没有画上句号,只是在拘留所这里暂时告一段落。

拘留所所长叫许志全,这两天在外面参加系统内部的培训,等到回了拘留所,先去医务室看那三个新犯人。

这三个人被打的很重,有两个一直处于昏迷。

许志全没跟他们说话,而是问一个手下:“怎么样?”

“倒是死不了。”手下用非常低的声音说道:“不过,对方下手也挺狠的,他们正儿八经得躺上一段时间。”

“罗霸道有这么厉害?”

“不是罗霸道。”手下摇了摇头:“是苍浩,就是因为打城管关进来那个,本来跟他没关系,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出手!”

许志全嘴角抽搐了几下:“妈的。”

“怎么办?”手下很小心地提出:“要不要咱们出手教训一下罗霸道,连同那个苍浩?”

“算了。”许志全缓缓摇了摇头:“事情本来跟我没关系,我也就是给别人帮个忙。都已经闹成这样,就别进一步扩大化了,权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手下急忙点点头:“知道了。”

许志全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之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老张,事情办砸了,你派来那三个人太废物了,被人差点给打残了!”

电话里的那个老张声音有些沙哑:“怎么回事?”

许志全把经过说了一下,又告诉老张:“你要教训罗霸道,没问题,我让你的人进去了,还把监控也给拆了。但你的人办事不利,那我就没办法了,这件事到此为止。”

老张默然片刻,突然嘶喊了一声:“不管怎么说,我一定要那个罗霸道去死!”

“那是你的事。”许志全摇了摇头,又道:“我已经最大限度帮你了,要是让我再做点别的什么,只怕我自己都会有麻烦!”

老张长呼了一口气:“好吧……不管怎么说,都谢谢你了。”顿了顿,老张斩钉截铁的道:“等罗霸道出来,我再收拾他,还有那个给他帮忙的苍浩!”

再说苍浩这一边,转过天来,苍浩买了一大堆荤菜,不是肘子就是烧鸡。

当苍浩拎着这些东西出现在号子里,罗霸道等人一闻那股香味,眼睛都直了:“哪来的?”

“当然是花钱买的。”苍浩淡然道:“你们不是说今天要喝酒吗,没有菜怎么行!”

号子里这帮人大都是霸道帮的,平常生活就很困难,被关进来之后,哪里有钱改善伙食,就只能吃拘留所的清粥咸菜。

罗霸道倒稍微好点,因为是管房,平常有其他犯人上供。

说起来,虽然苍浩花了两千来块,但不管肘子还是烧鸡,全都像早饭的大米一样,一看就是坐过牢的,瘦得可怜。

可饶是如此,对号子里的人来说,这已经是无上美味了。

苍浩的慷慨,立即征服了这里的人,大家对苍浩的态度变得越发恭敬起来。

有几个犯人已经开始流口水,还有一个小心翼翼的摸了一下烧鸡,罗霸道狠狠在他手上打了一下:“艹,急什么急,等酒来了再说!”

犯人把手放到嘴里吮吸了几下,充分感受着烧鸡的味道,随后干笑两声:“我就是看看……”

苍浩很好奇,罗霸道到底怎么把酒带进来,不过罗霸道就是不说,只是笑眯眯的坐在那里。

过了一个小时,管教进来了,根本没提昨晚的事情,只是带进来了一个新犯人。

这个新犯人的体型略胖,面色苍白,身体时常颤抖,好像得了什么病。

苍浩注意到,他的肚子有点大,像是浮肿一样。

等到管教出去,罗霸道一个高从铺板上跳起来:“酒来了!”

几个高大的犯人走过去,抓住那个新犯人的腿抬起,缓缓地把新犯人给倒了过来。

新犯人大头冲下,罗霸道赶忙把一个脸盆放到他的嘴巴下面,只见他一张嘴,一股清澈的液体从嘴里流到了脸盆里,紧接着,一股浓郁的酒香在号子里弥漫开来。

苍浩过去倒是见过人体藏毒的,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人体藏酒。

原来,他们的方式很简单,先是用一个避孕套连上一根长长的塑料管,密封好之后从嘴巴伸到犯人的胃里面,再然后把酒灌进去。

就如同人体藏毒一样,这种方法非常危险,万一避孕套在胃部破裂,携带者直接就会酒精中毒,严重可能丧命。

然而,却仍有很多人乐此不疲的充当这种酒具,不管在拘留所、看守所还是监狱都一样。什么人能把酒带进来,就是这些人心目中的英雄,在号子里处处被人尊敬。

但凡是敢这么做的,基本都是帮派成员,因为只有他们才有能力组织协调。等到将来从这里出去,这个带酒的人在帮派的地位也会提高,比起那些靠着打打杀杀才能上位的混混要幸运得多,换句话说,这也是**的逆袭之路。

等到胖子把酒全都倾泻出来,罗霸道先给苍浩倒了一杯:“来,还是那话,不打不相识,咱们以后就是兄弟了!”

虽然这么把酒弄进来好像不太卫生,终归聊胜于无,苍浩跟罗霸道碰了一下杯,一仰脖便一饮而尽。

“好酒量。”罗霸道抹了一下嘴,兴冲冲的道:“有酒,有菜,咱们在这啥也不差,来,弟兄们,再走一个!”

同一时间,在曹氏地产,唐志宏急匆匆的去了姚军辉的办公室,一进门就道:“我得到消息,物价局那边定损结果出来了,是四千八百多块。”

“那也就是说苍浩没事了。”姚军辉看着唐志宏,笑眯眯的问了一句:“结果怎么做出来的?”

“我听说,曹总给物价局那边打过电话,应该是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物价和城管虽然都是政府职能部门,不过他们两者打交道的时候非常少,反倒是我们房产商,跟物价部门来往太多了。”顿了顿,姚军辉接着道:“曹总亲自打电话,物价那边不可能不给面子,城管算个屁!”

“现在我们怎么做?”

姚军辉当即道:“走,去拘留所,探望一下苍浩。”

姚军辉和唐志宏到拘留所的时候,苍浩那边刚好结束了酒局。

苍浩被带到会见室之后,许志全出来视察,他一看到苍浩就皱起眉头:“你是不是喝酒了?”

苍浩面无表情:“没有啊!”

“没有?”许志全火冒三丈:“你浑身上下都是一股酒味,要不要我带你去做酒精测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