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一根甘蔗引发的血案/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没再说话,望了一眼姚军辉和唐志宏。

许志全指着苍浩的鼻子质问道:“你给我老实交代,酒到底是哪来的,否则你麻烦大了!”

唐志宏赶忙走过来,笑着对许志全道:“我是郭林郭局长的同学,这位苍浩是我们公司的员工,我刚跟郭局长打过招呼,过来看看他。”

虽然许志全不归郭林直接领导,但不管怎么说郭林也市局副局长,多少要给些面子。

“你给我小心点!”许志全瞪了苍浩一眼,转身正要离开,突然又问了一句:“等等……你叫什么?苍浩?”

苍浩点点头:“对。”

“你跟罗霸道什么关系?”

“没关系,不过以后就有关系了。”

“哦?”许志全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什么关系?”

“世上最铁的关系,共同坐过牢,一起嫖过昌。”苍浩耸耸肩:“我们是前者。”

许志全哼了一声,没再说什么,离开了。

姚军辉看着苍浩,长叹了一口气:“这两天,为了你这点事,我可是到处奔走。”

“谢谢姚总。”

“今天,结果出来了,定损只有四千多块,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不用苍浩回答,姚军辉直接说道:“也就是说,你不用负刑事责任,等到拘留期满你就可以出去了。”

苍浩点了一下头:“姚总费心了。”

“费点心思不要紧,重要的是能平安解决……”顿了顿,姚军辉深深的道:“我对这个结果还是很满意的!”

苍浩猜得到,其实姚军辉的话有水分,事情能得到这样的处理,肯定还有其他人的努力。

事实上,公司很多人都在为苍浩担心,包括周大宇。

周大宇不断地联系魏君子,可魏君子根本不问周大宇有什么事,直接推说很忙。

直到今天下班,魏君子才主动给周大宇打了个电话,约在上次见面的那个咖啡屋。

看到周大宇,魏君子奇怪的问:“你这几天怎么了,总是让我出来谈谈?”

“当然是有事了。”

“甘蔗西施这CASE挺成功的,没出什么问题啊!”

“别提甘蔗西施了,现在我们自己出问题了。”周大宇急急忙忙把苍浩的遭遇说了一遍,又道:“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

“这个案子我也听说了,没想到跟们有关系!”魏君子叹了一口气,随即气壮山河的道:“你想让我怎么帮忙就尽管直说!”

“我想让你在网上制造舆论,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引起民众注意!”

“没问题啊,交给我好了,我就是干这个的!”魏君子拍着胸脯保证道:“我绝对做到让你满意!”

“那就好。”周大宇松了一口气,有些尴尬的道:“对了……那个吗,我也知道,你做事都是收钱的。你看,我是给朋友帮忙,现在手头也不宽裕,是不是等我朋友出来再结账?”

“你看你这话说的,见外了不是!”魏君子一瞪眼睛,有些不满的道:“你把我魏君子当成什么人了?”

“那你的意思是……”

“不管怎么说,咱们也算认识了,以后就是朋友。跟朋友能总是谈钱吗,帮个忙有什么大不了……”哈哈一笑,魏君子非常大度的说了一句:“以后你们多介绍两单生意,我这点钱不就回来了吗!”

“这绝对没问题。”

“对了,甘蔗西施这个炒作呢,已经算是成功收官了。你们公司的尾款……”

“你放心,等苍浩从拘留所出来,立即给你们结款。”

“那就欧了。”魏君子把杯子里的咖啡一口喝光,又道:“那我先回去了,马上着手网络炒作,有事咱们再联系。”

魏君子离开了,周大宇觉得自己过去可能看错了这个人,其实他不是那么的贪财。

不过,周大宇马上又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天小初清楚知道都发生了什么,不可能不告诉魏君子。

换句话说,魏君子应该早就知道苍浩被抓了,可是刚才却装出一副非常惊讶的样子,好像非常意外。

周大宇想不通到底怎么回事,索性也就不理会了,只要苍浩能放出来就行。

反倒是小初,那天的冲突之后就再没见过人,那个甘蔗汁摊位自然也没出。

周大宇没有小初的联系方式,不知道她这两天在干什么。

魏君子还真不是敷衍周大宇,当天晚上,内容为《一根甘蔗引发的血案》的消息就迅速占领了微博和各大论坛。

这条消息不仅讲出了事件的真相,还高度夸大了城管的所作所为,结果引发了网民的愤怒。

本来甘蔗西施在网上就炒得火热,很快的,这件事情迅速得到关注。

网民通过各种方式声讨城管,各种难听的字眼全冒出来了,甚至集体组织起来给城管打电话要求放人。

很有趣的是,各种各样的证据也浮出水面,当时有人拍摄了照片和视频,眼下借助这股舆论公布了出来。这些完全能够证明,苍浩不但没有责任,还一度要制止冲突。

周大宇不知道的是,舆论不仅把城管部门搞得非常被动,甚至还引起了更高层的注意。

在市政府各职能部门的例行会议上,邹峰直接质问城管执法局局长:“你能不能解释一下最近的网络事件?”

“这个吗……”城管局局长额头不住的冒冷汗:“这个苍浩暴力抗法,打伤多名城管队员,还损毁了我们的车辆……这要是不严肃处理,以后我们的工作会很难开展。”

郭林这个时候说话了:“你说的道理虽然没错,不过网上出现的照片和视频证明,其实苍浩不是事件主要责任人,你们抓错了吧?”

城管局长没法否定那些证据,张嘴来了一句:“人又不是我们抓的,是你们警局抓的。”

“话不能这么说吧……”郭林本来是受唐志宏的委托,只是出来帮忙说几句话而已,但他此时被城管局局长的态度激怒了:“首先、这个案子不是警局其他部门处理的,而是行政执法保卫大队;其次、我们是根据你们提供的证据办理的,我们怎么知道你们的证据有问题!”

“不管你怎么说,既然人是警局抓的,这个责任不能让我们自己来背!”

“既然你这么说……”呵呵一笑,郭林缓缓说道:“只要你承认这个案子处理有问题,那么就好办了,办案单位是行政执法保卫支队,我现在建议把这个部门撤销。”

行政执法保卫支队接受警局和城管局双重领导,社会上总是传说城管有多么牛B的战斗力,事实上城管的职权有限,至少不能采取拘留或其他强制措施,碰到暴力冲突都要依靠这个支队来处理。

换句话说,这个支队是城管的保卫力量,郭林的这个提议等于是给城管釜底抽薪。

城管局局长马上怂了:“郭局长,你也别这么说……我回去调查一下,处理相关责任人。过段时间,网上的舆论自然就会平息了,这件事就此画上句号。”

“那么苍浩的行政拘留决定呢?”郭林看向邹峰,试探着问道:“我看是不是可以撤销?”

邹峰笑了笑:“我不主管政法工作,不适合作出决定。”

邹峰不表态,一是不愿僭越职责,二则是不想承担责任,不过郭林很快就自己决定了:“我觉得既然行政拘留决定是错误的,就必须纠正。”

城管局局长急忙问:“你要把人放了?那我们城管的面子往哪放?”

“你还想要面子?”郭林冷笑一声:“我告诉你,苍浩接下来要是不告你们城管,不申请国家赔偿,你就可以偷着乐了!”

城管局局长无话可说,原本城管对物价局的定损不满意,正准备发起行政复议,务必要追究苍浩的刑事责任。在这种形势下,行政复议已经没有意义,整件事情只能不了了之。

当天,拘留决定就被撤销了,说起来也巧,刚好罗霸道也被释放,苍浩和罗霸道一起走出了拘留所。

罗霸道深吸了一口气:“自由的感觉真特么好!”

“咱俩还真是有缘,竟然一起出来。”

“我都说了咱俩是哥们,以后常联系哈!”

“咱们以后还真有的是机会见面。”呵呵一笑,苍浩意味深长的道:“别忘了,我们公司负责棚户区改造,那可是你的地盘。”

“其实吧……”罗霸道干笑两声:“我们霸道帮也没什么别的要求,就是想多拿点拆迁补偿。你要知道,拆迁补偿这回事,可能是我们这帮穷人这辈子唯一的发财机会了。”

“钱的问题好说,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都不重要。”顿了顿,苍浩提出:“既然没有原则性分歧,不妨改天你们跟拆迁指挥部好好谈谈,把补偿的事情确定下来!”

“成!”罗霸道果断答应了:“就这么定了!”

苍浩跟罗霸道分手,赶回公司,苍浩还在路上的时候,被释放的消息已经在公司传开了。

周大宇在外面吃了两口午饭回来,回到公司大门正好碰见小初。

小初好像是跑着来的,娇喘嘘嘘,凝脂般的肌肤泛着娇润,挺立在胸前的一对雪白玉峰巍巍颤颤。不过,更吸引周大宇的还是她的一双无匹美腿,周大宇急忙问道:“你怎么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