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什么是权术/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天从警局回去之后,我立即被魏老板派去做别的事,忙得不可开交,这还是刚从网上看到新闻知道出事了。”咽了口唾沫,小初很紧张的问:“苍浩没事吧?”

“放心,没事,已经解决了。”周大宇拍了一下胸口,得意洋洋的道:“你都不知道,这几天我光忙活他的事了,还好,没白费力,总算把他给捞出来了!”

小初微微笑了笑:“没想到你这么本事。”

“当然了,只不过嘛……我这人比较低调。”周大宇说到这里,故作神秘的看了看周围:“你自己知道就好,千万别告诉别人。”

“好。没问题。”小初说着,轻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毕竟是因我而起,要是苍浩因此遇到麻烦,我实在太愧疚了。”

“放心,大宇哥我出出手,广厦就得抖一抖,事情已经解决了。”

“那我就放心了……”小初看了一下时间,又对周大宇道:“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回头再联系。”

“再见。”周大宇满脸傻笑着摆手告别,等到小初拦了一辆计程车上去,他这才想起:“再联系……对啊,你没给我留电话号呢!”

周大宇正要追过去,苍浩那张老脸突然挡在了他的面前:“你这是跟谁说话,笑得这么猥琐!”

“靠!浩哥你回来了!”周大宇热烈的跟苍浩拥抱了一下:“你要是早回来两分钟,就能看见小初了!”

苍浩漫不经心:“原来是甘蔗西施来了。”

“话说,这女孩真不错,今天专门过来问问你怎么样了。”

苍浩又是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哦。”

“你想什么呢?有心事?”

“没什么。”苍浩无奈的笑了笑:“蹲了两天拘留所,体会到了人情冷暖。”

“我可是尽心尽力啊,你回头上网看看,那些报道就是我让魏君子炒作的。”

“我说的不是你。”摇了摇头,苍浩又是无奈的笑了一下:“我这一次被抓,有一个人是应该出面的,可她没有。反倒是姚军辉做了不少事……”

周大宇有点好奇:“你说的这个人是谁啊?”

“没什么,一个同事,随口说说。”苍浩不想告诉周大宇,其实自己说的是曹雅茹。

自己能跟姚军辉走得这么近,就是为了帮助曹雅茹保住曹氏地产,但曹雅茹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死活。

这让苍浩有一点点犹疑,是不是还应该继续执行原定计划,虽然不至于反过来帮助姚军辉,至少现在还可以全身而退。

平平安安做个小员工,过普通人的生活,这不正是那几年自己在战场上最大的憧憬吗,何必卷进这些无妄的麻烦中。

两个人回到了办公室,刚好碰见了夏明琪。

夏明琪正从市场部出来,看到苍浩就停住了脚步,胸前的一对大白兔跳了跳,像是在对苍浩表示欢迎。不过夏明琪本人却没对苍浩有人和问候,反而表情有些怪异的说了一句:“你最近最好当心点。”

“喂,夏秘书,你怎么说话呢。”周大宇撇了撇嘴:“浩哥刚回来,你也不知道问候一下!”

“不是没什么事吗。”看了看周围没人,夏明琪压低声音道:“过一个小时,高管们要开会,眼下高管们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周大宇吵吵嚷嚷:“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声音有点大,远处的几个员工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你小点声说话能死吗?”苍浩瞪了周大宇一眼,低声对夏明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现在公司形势很复杂,这一次我的事情可能被利用做文章!”

“你知道就好。”夏明琪点点头:“不多说了,我要送文件给曹总。”

看着夏明琪靓丽的背影,周大宇困惑的挠了挠头:“我没明白你们什么意思!”

苍浩叹了一口气:“公司两大派系,姚军辉和杨旭飞,他们两个已经掐了很久。”

周大宇点点头:“我知道啊。”

“本来就已经有了积怨,如今公司又改制,这意味着原有利益格局要重新调整,他们之间的矛盾更大了。”顿了顿,苍浩提醒道:“眼下,任何一件事都可能被拿来利用,我的案子是姚军辉出面解决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杨旭飞可能借机挑事。”点了点头,周大宇又道:“不过,我倒觉得没什么,曹总肯定要出来调解。他们看在曹总得面子上,应该闹不起来,毕竟,大家团结合作,才对公司有好处吗。”

“你又错了。”苍浩笑着摇了摇头:“你根本不懂什么是权术。”

“我前几天在网上看了个故事,有一个单位,两个副职掐了十几年,互不相让。新来的一把手领导,就让这两个人轮流去殡仪馆体验工作了半个月,回来后两人和好了。因为他们发现,殡仪馆就三台火化炉,他们这一辈子的最后,有百分之三十多的几率是在一台炉子里被烧掉,这么斗来斗去又何必呢。”顿了顿,周大宇又道:“调解下属矛盾是领导者应该做的。”

“我早就告诉过你,少去看网上那些心灵鸡汤,这会让你越来越呆萌!”

“哦?那你说说?”

“作为一个领导者,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就是下属铁板一块,因为下属太过团结很可能把这个领导架空。所以,就算下属没矛盾,领导也要制造矛盾出来,只有你们互相掐来掐去,领导才容易控制你们。而任何一方为了打倒对方,都需要获得领导的支持,领导的权威会进一步被巩固。”望了一眼周大宇,苍浩一字一顿的道:“这才是真正的社会现实!”

周大宇干笑两声:“社会没这么黑暗吧?”

“社会比你想象的更黑暗。”苍浩冷冷一笑:“我问你一个问题——杨旭飞和姚军辉这两方,哪一方更强?”

寻思片刻,周大宇回答:“应该是姚军辉吧,毕竟姚军辉在公司资历老,培养出了一大帮门生。杨旭飞本来级别就比姚军辉要低,其实他只是控制着财务罢了,但手下很多人都是姚军辉的亲信。”

“好,那咱俩打个赌,这一次高管开会,姚军辉一定会被打压。”

“为什么?”

“因为两派势力均衡才能长久斗下去,如果有一方获得绝对优势,岂不是就要跟曹总平起平坐了?”

“好,我跟你赌。”周大宇用力点了点头:“要是我输了,我请你做大保健。”

“要是你赢了,我也请做大保健……”苍浩眼珠转了转:“等等,什么是大保健?”

“男人的天堂。”周大宇神秘的笑了笑:“我知道个好地方,物美价廉,惠而不费,就等你请客了。”

再说夏明琪这一边,进到曹雅茹的办公室,刚把文件放下,曹雅茹突然问了一句:“你觉得姚军辉和杨旭飞谁更强势一些?”

“这个……”夏明琪笑了笑:“从级别上来说,当然是姚军辉了,人家是公司二把手。”

“从对公司的实际控制力呢?”

“那我说不好……”夏明琪急忙道:“你也知道,我当秘书的,跟各个部门接触不多,也不知道都是什么情况。”

“你啊,太聪明了,不说得罪人的话。”呵呵笑了笑,曹雅茹缓缓道:“不过,作为我的秘书,我是拿你当亲信看的。你在我这里说的话,没有第二个人能知道。”

夏明琪笑了笑:“是吗……”

曹雅茹看着夏明琪,用不容置疑的口问道:“现在你重新回答一下,姚军辉和杨旭飞谁更强势?”

夏明琪很小心的道:“我觉得……应该是姚总。”

曹雅茹笑着点了点头:“知道了。”

就像夏明琪说的一样,公司这两天气氛非常诡异,至少杨旭飞的办公室里气氛很紧张。

杨旭飞鼻青脸肿,额头上两个大包,张培顺气呼呼的道:“杨哥,你到底是被谁给削了,说出来,我帮你报仇!”

杨旭飞恶狠狠瞪了张培顺一眼:“你怎么帮我报仇?”

张培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

“你老老实实给我待着吧,能把我交代的事情办好,我就谢天谢地了。”冷冷一笑,杨旭飞低声骂了一句:“艹你妈的苍浩!”

办公室还有一个人,是安保部经理王伟建,他听到了杨旭飞后面这句话,急忙问:“苍浩怎么了?”

“苍浩不是被抓了吗。”杨旭飞一挑眉头:“而且,姚军辉动用公司资源把他捞了出来,这好像不太符合规定吧?”

“严格来说,员工遇到这样的问题,公司没有明文规定应该怎么处理。说起来,苍浩的案子多少跟公司有些关系,姚军辉出面倒也在情理之中……”王伟健说到这里,深深一笑:“不过这件事我们还是可以拿来利用一下!”

“姚军辉最近太嚣张了,是应该打击一下气焰。”重重哼了一声,张培顺非常不屑的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干女儿那受气了!”

“他倒不至于被干女儿气着,不过倒有可能太累了,好几个干女儿,全都如狼似虎,就他那身子板能撑住吗?”哈哈一笑,王伟健又道:“等下开会,咱们就发难!”

“嗯。”杨旭飞点了一下头:“这个我不方便出面,老王,就你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