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多个敌人不如多个朋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管会议,气氛很压抑,也很怪异。

曹雅茹先是总结了近期工作,随后问了一句:“大家有什么要说的?”

“市场部苍浩被拘留了,相信大家已经知道。”王伟健冷冷一笑,非常不满的道:“事件的起因是姚总决定搞一次市场宣传,这个本来没什么,毕竟嘛,公司刚刚改制,需要做更多的推广。但是,这次宣传却是以炒作的形式,不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反而还炒出了这么一档子事。”

姚军辉深吸了一口气道:“应该说市场效果是有的,至少在网上相关新闻都能看到‘曹氏地产’这四个字。”

“未必吧。”张培顺这时说话了:“这次炒作主体是什么甘蔗西施,我们公司干脆就是个陪衬,露了个LOGO而已。整了半天,我们花那么多钱,原来就是给一个三流野模出名哦。”

姚军辉辩解道:“太过直接的炒作,会引起受众怀疑,还不如这种间接方式更好。”

“炒作呢,有正面,有负面,你要是搞个最美伴娘出来倒罢了,找个女主持在地震的地方晃荡两圈,没惊没险的还能出个名。可这个甘蔗西施算怎么回事……”重重哼了一声,王伟健又道:“更重要的是,这一次炒作导致苍浩跟城管发生冲突,虽然事情现在已经被压下来了,但对我公司形象还是有损害。”

张培顺急忙说了一句:“我就知道苍浩早晚要惹麻烦!”

姚军辉瞥了张培顺一眼:“现在说的是炒作,不是苍浩,麻烦你别跑偏。”

“好,那就说这次炒作……”张培顺冷笑着道:“形象可以不提,我们这一次却是把城管给得罪了,这个部门的权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我们公司的有些事情就归城管,比如说工地的残土拉运,这要是城管时不常就来检查,咱们受得了吗?”

姚军辉叹了一口气:“可以解决……”

“就算能解决,也需要消耗公司资源,而这些消耗本来都是可以避免的。”王伟健看着姚军辉,语气越发不满:“包括苍浩这一次被抓,你也是动用公司资源解决的,虽然说咱们曹氏地产家大业大,但也不能这么消耗吧?”

张培顺和王伟健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强词夺理,可他们却偏偏能抓住道理,搞得姚军辉无言以对。

最后,姚军辉索性不跟他们说话,直接对曹雅茹说了起来:“曹总,我觉得这次炒作还是成功的,只花了十万块,就能让曹氏地产的名字传遍广厦。”

曹雅茹乜斜了姚军辉一眼:“可是这跟企业形象有关系吗?”

姚军辉愣住了:“这……”

“说明一下,我曹雅茹经营企业,绝对不走歪门邪路。我注重两点,一是对内的企业文化建设,二是对外的企业形象宣传。”顿了顿,曹雅茹接着道:“就说企业形象宣传这一块,我们要让社会公众了解我们是一家诚信企业,用当下流行的话说是业界良心,而不是简单的宣传‘曹氏地产’这四个字。”

张培顺幸灾乐祸的对姚军辉道:“曹总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姚军辉确实没什么可说的了,只能低下头去。

“这一次炒作,倒不能说失败,但也不能说成功。与其在这里责怪姚总,我倒觉得应该反思一下体制问题……”叹了一口气,曹雅茹的语气缓和了下来:“一直以来,公司的对外宣传由两个部门负责,一个是市场部,另一个是公关部。我觉得应该整合一下,以后这类工作全部由市场部进行,问题的关键是市场部经理的职位一直空缺。按说,这些工作应该都由部门经理负责,姚总你身为副总裁有更重要的事情,不需要过问这么简单的工作。”

曹雅茹表面是抬举了姚军辉,实际上的意思确实说,姚军辉你管得太多了。

姚军辉苦笑着点了点头:“曹总说的对。”

“现在看来,好像没有合适人选可以担任市场部经理,这样吧,在新的经理上任之前,我直接领导市场部的工作。”顿了顿,曹雅茹丢出来两个字:“散会!”

马上的,高管会议的内容就通过某些渠道在全公司传开了,周大宇惊讶的对苍浩道:“我擦,浩哥,你以后就是我老大了,你太厉害了,完全让你说对了。姚总在会议上被围攻,曹总也不帮他,反而还说了些打压的话。不过我不太明白,曹总要直管市场部,这是什么意思?”

苍浩笑了笑:“姚总作为第一副总裁,主抓公司全面工作,这一点他比杨旭飞有优势,毕竟杨旭飞只是财务经理。但是,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主管,所以姚军辉如果想要某个部门做某项工作,就存在这个部门的主管是不是够听话的问题。比如说,姚军辉给项目部安排工作,马上能得到执行,因为部门经理张玉杰是他的亲信。正相反,如果他去安保部,不管说什么都不好使,因为安保经理王伟健是杨旭飞的嫡系。眼下咱们市场部的情况有些特殊,没有部门经理,刘亚南暂代工作,这样一来姚军辉就可以直接干涉咱们部门的工作。”

“我明白了。”周大宇恍然大悟:“曹总直管市场部,就等于削弱了姚总的权力。”

“没错。”苍浩有点感慨的叹了一口气:“其实,曹氏地产能搞到今天这个地步,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资源都被内耗了。一个本来很好的工作安排,但因为执行的人不接受,就可以拒绝执行或者故意拖沓,长此以往公司好得了才怪!”

“没想到老大你看的这么清楚。”挠了挠头,周大宇提出:“得,愿赌服输,老大,等有机会我请你做大保健。”

苍浩有点吃惊:“话说能让你这貔貅请客也不容易啊。”

“貔貅?”周大宇奇怪的问:“那是什么玩意?”

苍浩很简单的回答道:“是禽兽。”

两个人正说着话,曹雅茹来市场部视察,看到苍浩,淡然问了一句:“出来了?”

苍浩点点头:“嗯。”

“在里面没受欺负吧?”

“没有。”苍浩耸耸肩膀:“挺好的。”

“那我就放心了。”曹雅茹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却又没开口,气氛有点尴尬。

倒是苍浩说了一句:“我这一次能平安脱险,完全是托了公司的福。”

“好好工作吧,公司不会亏待大家。”

苍浩补充了一句:“主要是姚总尽心尽力,我非常感谢,麻烦曹总帮我转达一下!”

曹雅茹哪能不明白,苍浩的真实意思是责怪自己没有做任何事,这让曹雅茹有些不高兴:“感谢的话,你直接对姚总说吧,我不想当传声筒。”

苍浩撇了撇嘴:“哦。”

“对了,现在已经证明,这一次拘留决定完全是错的。”曹雅茹看着苍浩,提出:“如果你愿意,可以起诉,申请国家赔偿。”

“算了,我不想多事,也不想树敌太多。”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反正我也没吃什么亏,就当是在里面休息了。”

“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曹雅茹说着,深深望了苍浩一眼:“你明白我的意思!”

苍浩当然明白,直接把话说开了:“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要参与派系斗争,否则会树敌很多!”

“我没这么说,怎么像是你自己的事。”曹雅茹说罢,转身离开了,再不理苍浩。

这边曹雅茹刚走,姚军辉给苍浩发来一条短信:“晚上七点,盛世荷园。”

七点整,苍浩和周大宇去了盛世荷园,又见到了这里那位神秘的女主人高雪轩。

苍浩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发现,其实高雪轩的年纪并不大,可能比姚军辉还要小一些,甚至比丁晓红也大不了几岁。

但高雪轩看起来非常成熟,尤其是那种强大的气场,苍浩从没在其他女人身上见到过。

高雪轩冲着苍浩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就径自离开了。

进到包房,姚军辉和一干高管已经来了,丁晓红也在。

今天,丁晓红上身穿着紧身白衬衣,胸前涨鼓鼓的,像是要把衬衣撑裂。下面是一条超短的齐膝黑皮裙,裁剪很修身,紧紧包裹着臀部。

看起来,在几个干女儿当中,姚军辉还是最喜欢丁晓红,这种活动都带着丁晓红来。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因为年龄问题,还是另有原因,姚军辉最近仍然没浇灌丁晓红。看起来丁晓红有点打蔫,就像没有养分的花朵一样。

丁晓红依偎在姚军辉身边,看到苍浩进来,暧昧的笑了笑,又抛过来一个含义不明的眼神。

苍浩完全装作没看到,坐下来后问道:“姚总找我们过来有什么事?”

“你说什么事?”姚军辉喝了一杯酒,苦笑两声:“今天的这个会,想来你们听说了!”

“对不起,给姚总添麻烦了……”

“跟你没关系。”姚军辉摆了摆手,告诉苍浩道:“杨旭飞摆明了是要整我,就算没有你这件事,他也会找别的由头。让我非常不解的是,曹总竟然帮着他说话,你们知不知道我当时感到多没面子。”

第二副总裁陈广龙急忙道:“主要是他们抓住了理,我当时想帮你说话,都不知道怎么开口。”

姚军辉白了陈广龙一眼:“别做事后诸葛亮,当时没出声,现在就别说话。”

陈广龙知道姚军辉不高兴,不敢再说什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