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一柄大宝剑/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晨,苍浩刚到公司,周大宇就凑了过来:“老大,你昨天那个主意,还真是厉害啊。”

苍浩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是吗。”

“不过嘛……”周大宇干笑两声:“倒是也挺缺德。”

“缺德吗?”苍浩呵呵一笑:“记住,在职场做事,你能不能把事情做成并不重要,只要能让别人也做不成那就赢了!”

“懂了。”周大宇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但是,咱们找什么人去公司闹事啊,我在**上可不认识什么人。”

“我认识。”苍浩当即就道:“罗霸道。”

罗霸道在工地闹事那次,周大宇也在,还吃了亏,听到这话周大宇吓了一跳:“你怎么认识罗霸道?他现在只怕恨死你了吧!”

“我们现在关系不一样了,是狱友!”苍浩耸耸肩膀:“更何况这事是双赢的!”

苍浩马上给罗霸道打了一个电话,约好下班后一起吃个饭,但没提是什么事情。

罗霸道兴冲冲的道:“怎么着,这么快就想我了,成,没问题,今晚咱们哥们好好喝一杯!”

两个人下班后去到饭店,罗霸道准时来了,冲着周大宇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随后对苍浩说了一句:“我最近开了一家足疗,哥们两个有时间过去捧捧场,提我的名字打八折!”

周大宇倒是自来熟,见罗霸道对苍浩果然很客气,急忙兴冲冲的问:“有没有大保健?”

“有啊,我还随身带来了。”

周大宇很奇怪:“你怎么把大保健带身上的?”

“你看!”罗霸道说着,拿出了一样东西,别说,还真是大宝剑。

周大宇傻眼了:“这是啥玩意啊?”

“这是仿秦汉的八面铜剑,我专门请多林寺不信禅师开光,准备拿回去镇宅的。”罗霸道为人非常大方:“你要是喜欢我就送你了。”

“罗哥,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特殊服务!”

“你早说啊,原来是这个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广厦别名花都。三步一个足疗,五步一家洗浴,十步一处夜总会,有来自祖国各地大江南北的小姐任你挑选。”

“我这倒是知道,我还听说……”周大宇嘿嘿笑了两声,说道:“听说,春望路有家帝门夜总会,号称八国联军,有八个国家的小姐。”

“靠,他家啊,骗人的,我去过一次。”罗霸道轻哼一声,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他家的小姐分别来自越南、柬埔寨、缅甸、老挝、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

“这些国家……也太近了吧。”周大宇非常惊讶:“跟广厦也就隔着个海,直线距离都没有祖国东北远。”

“有远的,有个小姐来自布基纳法索,是个黑人,真黑啊,那皮肤,油光锃亮。屋子里要是不开灯,她只要不说话露出牙来,你都找不到她人在哪……”罗霸道不住的摇头叹息,语气非常懊悔:“我去那次吧,考虑到没玩过黑人,就找了她,花了三千大元。结果她下面一点水都没有,特么用了两瓶润滑油,一点都不爽,还把我弄得生疼……”

“怎么回事?她做多了?”

“不是。”罗霸道摇摇头:“后来我才知道,她特么已经过了更年期,都绝经了!”

“我擦!”周大宇一挑大拇指:“你行啊,花了三千大元,上了一个非洲老太太!”

“上当了,真上当了……”罗霸道一个劲的摇头:“我告诉你,真正好的是斯科夜总会,他家号称联合国,有二十多个国家的小姐。”

“这我就不考虑了,消费不起……”周大宇非常怨艾的道:“我就是关心你那里有没有!”

罗霸道嘿嘿一笑:“当然有了。”

两个人越说越下道,越说越下流,苍浩终于有些听不下去了:“你们两个够了!”

周大宇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浩哥,男人吗,都好色,唠点这个话题很正常。”

“好色分为两种,一种是风流,另一种是下流,别名猥琐。”顿了顿,苍浩接着道:“其实两者区别很简单,前者是让女人动下面那张嘴,后者是你自己动上面那张嘴。”

周大宇一愣:“老大这话挺有哲理啊,继续说说。”

“换句话说,风流就是跟女人打真炮,下流就是你自己打嘴炮!”苍浩很郑重地问:“你们想当哪种?”

周大宇和罗霸道异口同声:“当然是风流了!”

“这不就得了吗,所以吧……”苍浩正要说下去,突然意识到,自己也被这两个下流胚给拐得跑偏了:“等等,我们这次是出来谈生意的,怎么谈起小姐了?”

罗霸道愣了一下:“谈生意?”

苍浩点点头:“你帮我做一件事。”

“虽然说嘛,你害得我被关拘留所,但不管怎么说你救了我一命……”哈哈一笑,罗霸道很大方的道:“有事儿你说话,多大的事儿啊!”

“你把你的霸道帮集合起来,去把我们公司工地砸了!”

“什么?”罗霸道下了一大跳:“我没听错吧,还是你吃错药了?上次咱俩打架,不就因为我在工地闹事吗?”

“情况已经不一样了。”苍浩一边说,一边给罗霸道倒了一杯酒:“上次,我需要保护工地,但这一次,工地越是出乱子,就对我越有利!”

“我明白了。”罗霸道也是个聪明人,笑着道:“你放心,干别的不行,闹事什么的我最在行了。”

“一定把握好分寸。”苍浩不放心的叮嘱道:“打砸设备,这个必须有,但最好不要伤人。更重要是,把事情控制在一定范围内,不要闹大到无法收场。”

罗霸道嘿嘿一笑:“你知不知道我霸道帮是怎么来的?”

苍浩饶有兴趣:“说说看。”

原来,罗霸道看起来挺年轻,其实已经三十来岁了。

几年前,市政府就决定对棚户区进行拆迁,那时的拆迁远没有现在这样规范,开发商跟棚户区居民没谈妥,半夜就开着推土机来了。

当时罗霸道正在家里睡觉,被惊醒之后,连衣服都顾不上穿,从厨房抄出两把菜刀,见人就砍。

一连伤了七八个人,罗霸道还是不停手,把开发商着实吓到了。

当时,罗霸道状若疯虎,赤果着身体,浑身上下只有一条破旧的黄裤衩迎风飘扬。

开发商雇来的人根本不是对手,纷纷撤走了。

罗霸道刚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冲出来一个记者,把话筒对准了罗霸道,兴冲冲的问:“你幸福吗?”

也难为了这帮记者,一大早晨出来找新闻,主题就是“你幸福吗”。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刚发生了一场血战,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可能觉得罗霸道的形象比较另类,就把罗霸道当成了采访对象。

“你这是在晨练吧?”记者有重复了一遍问题:“你幸福吗?”

罗霸道拎着菜刀,气呼呼的道:“我不姓福,我特么姓罗!”

这个时候,记者才注意到罗霸道手里有菜刀,刀刃上正滴着鲜血,登时傻住了:“我……对不起,我的意思是……你满足吗?”

罗霸道这才明白对方的问题,不耐烦的敷衍道:“我满足。”随后摆了摆手,吼了一声:“赶紧滚蛋,老子没时间搭理你们!”

记者们落荒而逃,但视频却传到了网上,罗霸道就此出名了。

罗霸道自称“我满足”被穿凿附会成“我满族”,再考虑到他身上那条破旧的黄裤衩,颇有些皇家风范,就有人谣传是他本是正黄旗之后。

后来,又有开发商来棚户区,结果又被罗霸道打跑,这样一来,罗霸道成了棚户区的扛把子。

渐渐地,围绕着罗霸道聚集了一些人,就形成了今天的霸道帮。

再后来,罗霸道结婚了,娶了个媳妇叫辛爱。

当有了权势之后,罗霸道跟过去就不一样了,越来越霸道。辛爱则是夫唱妇随,两口子一起出门有净街的效果,可止小儿夜啼。

其实罗霸道本名叫罗觉,考虑到他的正黄旗身份,于是跟辛爱一起被人并称为爱新觉罗.霸道,简称罗霸道。

说起来,罗霸道这个外号就是这么来的,而北郊棚户区最近几年的历史,就是霸道帮与各路开发商斗智斗勇的历史。

罗霸道告诉苍浩:“别的地方我不敢说,北郊棚户区那里,我罗霸道跺跺脚,所有人都得颤三颤。”

“那就辛苦你了。”苍浩说着,拿出三万块钱放到了罗霸道的面前:“事情不是白做的。”

“这……”罗霸道愣住了,他对这次的事情本来没多想,既然苍浩曾经救过自己,自己还个人情罢了。万万没想到,这事情竟然还有好处,三万块对姚军辉来说只是喝瓶酒,但对罗霸道这样的穷人来说却是家里一年的花销。

当然,罗霸道可以花三千块钱上一个非洲黑人老太太,混**在外面又免不了各种花销应酬,但家里却很俭省。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吃豆腐渣逛窑子,该省得省,该花得花。

罗霸道小心翼翼的问:“你不是耍我吧?”

“给我做事不会白做的。”苍浩慷姚军辉之慨,非常装B的说道:“以后咱们的合作机会多的是,你要是跟我混的时间长了,保证能成富翁!”

马上的,罗霸道看苍浩的目光就有些不一样了,带着很多崇敬:“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交往,在号子里我一看见你就知道,咱们肯定能成哥们。你说,咱们当初还打了一架,现在想想真特么是闲的蛋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