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我早晚要让韩国人说我是韩国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霸道非常高兴,这顿饭吃的也很尽兴,罗霸道喝了不少酒。

等到散局,罗霸道离开的时候,歪歪斜斜已经走不动路了。

送走了罗霸道,苍浩拿出一万块钱交给周大宇:“这笔买卖赚了两万,咱俩一人一半。”

“还有魏君子那一份呢,过几天他结账开**,咱俩每人又是一万。”周大宇越想越高兴,滋滋滋的道:“你真是我老大啊,跟你混了这么几天,凭空转了半年的薪水。”

“你很高兴吗?”苍浩乜斜了周大宇一眼:“我倒觉得有点悲哀!”

周大宇很惊讶:“为什么?”

“五万块对姚军辉来说就是喝瓶酒的钱,分了一万到你手里就把你乐得屁颠屁颠,这特么是个什么社会啊!”

“这就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咽了口唾沫,周大宇很认真的道:“我看,咱们以后要盯紧姚总这条线,肯定有的是捞钱的机会!”

周大宇显然给姚军辉当心腹乐此不疲,不介意为此出卖一些尊严和良知。其实他也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生活更好一些,倒也无可厚非,不过苍浩的想法却跟他不一样:“我倒觉得你更应该盯紧了我!”

“没错。”周大宇急忙点点头:“跟着浩哥混有肉吃,说不清哪天姚军辉就被扫地出门了,还是浩哥你更靠谱!”

“这么说还差不多。”

“话说,浩哥你还真本事啊,公司这么一改制,你马上就表现出这么大的能力。”顿了顿,周大宇斩钉截铁的道:“我相信浩哥你将来会越来越牛B,不要说在曹氏地产,就算在这个社会上打出一片天地都不是问题!”

“那当然。”在周大宇的恭维之下,苍浩顿感飘飘欲仙:“我早晚要让韩国人说我是韩国人!”

周大宇拿了一万块钱回扣也是飘飘欲仙,两个人分手之后各自飘回家睡觉去。

第二天一早刚上班,棚户区工地就出事了。

眼下曹氏地产与市政府组成联合拆迁指挥部,吸取了过去几年的教训,拆迁进行得很谨慎。

指挥部的方略是逐个击破,跟棚户区居民挨家谈判,只要谈妥了一家的补偿,就拆一家。

一时间没有触动霸道帮,也就没出什么事,然而凌晨的时候,却有人向拆迁指挥部扔了两个燃烧瓶。

大火迅速燃烧起来,幸好发现的及时,很快扑灭,没造成太大损失。

过了一个小时,两台施工设备的窗户被人砸碎,驾驶人员受伤。

公司安保部在工地派驻了一些保安,却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那些闹事的人简直就是游击队,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临近中午的时候,两辆清理拆迁垃圾的卡车被人弄爆了车胎,保安刚刚赶过去,拆迁指挥部那边又被人泼了粪水。

这些事情都不大,甚至可以说很小,又找不到肇事者,搞得保安疲于奔命,警察来了也根本处理不了。

原本已经谈好补偿条件的拆迁户,突然之间也翻脸了,站在自家屋顶上,用弹弓冲着拆迁人员射砖头。

拆迁人员根本无法靠近,只好与拆迁户对峙起来。

指挥部这边派了很多拆迁人员,耗了一上午之后,把拆迁户耗得没了精神,再度准备靠近进行拆迁。

熟料,从各个胡同里冲出来好几十个中年妇女,低着头一起向拆迁人员撞去。

还没等拆迁人员动手,她们就往地上一躺,高呼:“打人了!强拆出人命了!”

本来进行得顺风顺水的拆迁,转眼变成了一场闹剧,再加上到处出事,结果拆迁工作陷入停滞。

周大宇哈哈大笑:“我艹!这罗霸道还真有点本事!”

“棚户区本来就是他的地盘,他出来闹事是情理之中的……”看了看周围没有人,苍浩悠然道:“不管是谁都没办法怀疑到咱们头上!”

“我刚才听说,曹总召开紧急会议,估计王伟健要倒霉了!”

“不过是挨顿训罢了,没什么。”苍浩摆摆手:“只要他能扭转局势就能保住屁股下面的位子!”

“说的也对啊,挨训总比被人敲闷棍砸玻璃强多了……”嘿嘿一笑,周大宇问道:“你觉得王伟健能摆平罗霸道吗?”

苍浩耸耸肩膀:“如果他能摆平罗霸道,姚军辉就会摆平咱俩。”

就像周大宇说的一样,高管会议上,气氛比之前还要更加压抑。

“工地出了什么事,大家都知道了……”姚军辉看着王伟健,似笑非笑的道:“王经理,保卫工地施工安全是你的职责所在,怎么现在情况闹成这样?”

“我已经查过了,是当地的霸道帮干的。”王伟健出了一身的冷汗,不住的道:“我正在寻找对策解决!”

陈广龙当即问道:“你这个对策什么时候能拿出来?”

“很快,很快……”王伟健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我跟当地派出所已经谈好了,下午就把罗霸道约到派出所,我们也不追究什么责任,只要罗霸道不捣乱,我们可以答应一些要求……”

“够了!”姚军辉不耐烦地打断了王伟健的话:“要是花钱就能解决,要你这安保经理有什么用?”

“可不是吗。”陈广龙非常不屑:“保卫公司项目安全,不是让你拿好处贿赂那些**,这要是传出去,全行业都得说咱们曹氏地产无能!”

“没错。”姚军辉感觉非常痛快,此时终于报了之前的一箭之仇,让王伟健亲自体会一下被围攻的感觉:“据我所知,霸道帮在当地非常强横,一个很重要因素是宗族因素。宗族在当地的势力非常强大,罗霸道本人的辈分又比较高,棚户区所在地区各个政府部门有大把人是罗霸道的亲戚,你找的这个派出所所长没准还是罗霸道的什么远房侄子。”

“可是……我们总不能使用强硬手段,现在很多方面都盯着棚户区,要是搞出什么事端来对公司也不好。”深吸了一口气,王伟健很小心的道:“所以我觉得还是和平解决比较好。”

杨旭飞出来打圆场了:“我觉得吧,王经理说的没错,现在社会形势跟过去不一样了。虽然这个霸道帮根本是一伙无赖,咱们也只有吃哑巴亏,把事情闹大了的话,从民意方面来说就对我们不利!”

“好吧。”曹雅茹叹了一口气:“既然这样,不妨先跟罗霸道谈谈,只要提出的要求不过分,我们可以考虑。”

会议结束之后,王伟健片刻不敢耽误,直接赶到棚户区所在派出所。

所长和指导员都在,王伟健双手合十,很恭敬的道:“两位,这一次公司遇到点麻烦,还希望诸位多多帮忙协调。”

所长大手一挥:“没问题!”

很快的,罗霸道来了,用不经意的动作冲着所长挤了挤眼睛。

所长没有声张,只是会意的点点头,随后提高声音道:“老罗啊,你来得正好,曹氏地产的工地出了很多事,有人怀疑跟你有关!”

“我靠!”罗霸道把眼睛一瞪:“说话可要有根据啊,凭什么说是我闹事?”

“罗先生,你先冷静一下……”王伟健满面赔笑的道:“我们也不是要追究什么责任,知道罗先生你也有自己的因素,所以咱们坐下来谈谈。只要大家有诚意,没有谈不妥的事情。”

王伟健有诚意,罗霸道却没有:“你这话说的倒是挺客气,可真是跟我真没关系!”

王伟健愣住了:“这……”

“你们以为,棚户区不管出什么事,都是我罗霸道的事?”一挑粗重的眉毛,罗霸道气呼呼的道:“那是过去,我如今是生意人,足疗那边一天到晚都忙不过来呢,我哪有闲心管棚户区谁家干了什么。”

王伟健试探着问:“罗先生说的是真的?”

“废话。”罗霸道摆摆手:“我还有事,不跟你多说了,这事不要再来找我了。回头我们家拆迁的时候,我再跟你谈谈补偿。”

丢下这句话,罗霸道离开了,所长很无奈的一摊双手:“王经理,你看这事……”

罗霸道说的斩钉截铁,现在王伟健也有点闹不清楚了,事情到底跟罗霸道有没有关系。

思忖片刻,王伟健打定主意,给助手打了个电话:“马上给我准备十万块钱过来。”

只是十分钟,助手就把钱送过来了,装在一个黑色皮箱里。

王伟健把箱子放到所长和指导员面前:“我还想请两位帮个忙。”

所长急忙把箱子还给王伟健:“王经理,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我们的本职工作,你不需要这样的。”

“我说了,我以个人名义请二位帮个忙,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什么忙?”所长警惕的问道:“要是违反原则的事情,我们可不能做!”

“所长不用担心。”王伟健笑了笑:“我不是让二位做什么,而是什么都不要做。”

“哦?”所长打量着王伟健:“你的意思是……”

“明天,不管明天出了什么事,你们就装作不知道。”

“好吧。”所长坦然答应了:“能把这项拆迁工作顺利进行下去,改善辖区居民的居住环境,这也是我们的心愿,但希望你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大!”

王伟健急忙保证:“没问题。”

等到王伟健离开,所长立即给罗霸道打了个电话:“二叔,那个王伟健可能是要玩横的,你可加点小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