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爱新觉罗.霸道/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知道,放心吧。”哈哈一笑,罗霸道挂断所长的电话,给苍浩打了过去:“浩哥,那个王伟健,只怕是要玩横的。”

苍浩点点头:“有这个可能,他手下毕竟有批人马。”

“我该怎么办?”

“我这边自有安排,你该怎么做就继续。”顿了顿,苍浩叮嘱道:“这一次不一样了,记住,把事情闹大,越大越好!”

罗霸道又是哈哈大笑:“好咧!这个我最擅长!”

放下了罗霸道的电话,苍浩急忙问周大宇:“你在市场部工作这么久,跟媒体圈有联系吗?”

“当然了,本地几家主要媒体,《今日广厦》什么的,我跟他们都认识。”

“给他们爆料。”苍浩说到这里,把声音压得非常低:“明天早晨去北郊棚户区蹲点,会有大新闻,暴力拆迁!”

“这样一来事情就闹得更大了,根本没办法收场。”周大宇嘿嘿一笑:“不过你肯定王伟健要动武?”

“首先、罗霸道那边的消息是这么说的;其次、面对刁民闹事,最好的办法确实是武力解决,只要有公司支持就行……”

周大宇笑的声音更大了:“可他没想到背后煽风点火的就是公司自己的人。”

“首先、你小点声说话;其次、现在马上联系媒体。”苍浩有点不满的看了周大宇一眼:“这件事情要是搞不好,咱俩都得被搞死……”

再说曹雅茹那一边,召开了紧急会议,见到王伟健就斥责:“你到底是怎么搞的,刚刚,有两台挖掘机被扔了燃烧弹,幸好工人及时救火,才没造成严重损失。”

“我跟当地帮派已经谈了……”王伟健直冒冷汗:“他们根本不承认是他们干的,曹总,我觉得这是背后有玄机,搞不好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个人!”

姚军辉冷笑两声:“针对你一安保经理有什么必要?怎么着,你在外面得罪人了?”

陈广龙也是冷笑着说道:“王经理,要是因为你个人恩怨给公司带来麻烦,这问题的性质可就更严重了!”

王伟健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了,索性立下军令状:“下午,我保证今天下午,情况一定会好转!”

曹雅茹冷冷的问:“如何好转?”

“不会再有人闹事了……”

没等王伟健把话说下去,姚军辉打断了:“如果还有人闹事呢?”

“我……”王伟健犹豫片刻,最后果断的道:“请公司处分我!”

“我觉得有件事应该说明白……”冷冷一笑,姚军辉缓缓的道:“我们公司是企业,不是政府机关,犯了错误就给个处分这是公务员的待遇,在我们这样的企业犯错,就只有开路走人一条路!说别的都没用,因为你确实给公司造成损失,这不是一个处分就能挽回的!”

张玉杰点点头:“我看,如果今天下午开始,还有人在项目工地闹事,说明王伟健已经不适合担任安保经理了!”

杨旭飞眼看着亲信遭到围攻,不得不出来说话了:“不能这么说吧,发生这样的事情谁都不愿意,总不能让王伟健一个人承担责任。”

陈广龙立即道:“王伟健作为安保经理,已经不能对公司的安全进行有效保护,难道不应该离职?”

此时此刻,姚军辉真是畅快无比,马上开始翻旧账了:“前几天,因为一个并不算失败的炒作,王经理对我大肆指摘。我承认,可能之前考虑欠妥,不过还好没给公司造成什么实际损失……这一次可不一样,每时每刻,公司的财产都在遭受威胁,如果王经理没能成功尽职,却只是想不痛不痒背个处分,未免就有点太过纵容自己了吧。古人说要宽于待人,严于律己。王经理正好相反,宽于待己,严于律人,这可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应该做的。”

杨旭飞火了:“姚总你什么意思,是不是要公报私仇?”

“我跟你有仇吗?”呵呵一笑,姚军辉满不在意的道:“如果我跟你有个人恩怨,那么你倒要说一下,你利用炒作事件在大家面前小题大做,这又是什么用意!”

眼见两帮人马情绪越来越激动,眼看就要吵起来,曹雅茹不得不出来干涉:“好了,大家都少说两句,无论如何,王经理,如果你不能妥善处理这件事,确实应该给大家一个说法。”

看着姚军辉那一方人得意洋洋,王伟健一激动,张嘴就道:“我要是不能解决这次事件……我就引咎辞职!”

“好。”姚军辉立即带头鼓掌:“让我们对王经理的气魄表示欢迎!”

王伟健开过会之后,直接赶到棚户区工地,就像罗霸道推测的一样,打算强硬解决。

他召集了公司全部保安,足有二百人之多,每个人都穿着制服,又配发了新装备。

远远看去,这些保安手持防爆盾,头戴安全盔,列成三个方阵,从不同方向向棚户区缓缓逼近,乍一看声势颇为骇人。

王伟健用对讲器遥控指挥:“注意把握尺度,不要把事情闹大,尽量不要使用武力。这一次我们的目标,是强拆那些已经达成补偿协议的住户,注意避开那些还没有签订协议的!”

达成补偿协议的,不管按照法律还是协议本身,都属于拆除之列。但如果把强拆扩大到那些没有达成协议的居民身上,事情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王伟健在公司两次被围攻,憋着一肚子火,此时还能保持这份理智倒是不容易。

辛爱坐在房顶上,看到保安整齐的队伍,下了大跳,赶忙对罗霸道说:“看来他们动真格的了,怎么办?”

罗霸道急忙给苍浩打了个电话:“你们公司来了二百多保安,看来事情要闹大,你给个话,我该怎么办!”

“他想闹大就满足他。”苍浩呵呵一笑:“各家媒体的记者已经去蹲点了,不怕事情闹大,放手干吧!”

“妥了,有你这话就行!”顿了顿,罗霸道有点奇怪的问:“我不明白,咱们在工地搞事,王伟健不去搞好工地安全,干嘛要强拆棚户区呢?”

“他不傻。”摇了摇头,苍浩说道:“你在工地是游击作战,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下手,他根本没办法防范。如果每个重要地段和设备都派上几个保安,能不能起到作用先不说,这人力和资源消耗就太大了。他料定闹事的是棚户区居民,索性快刀斩乱麻,先强拆一批震慑一下局势再说。”

“强拆怎么没动用警力和城管,这两个部门不是管这事吗?”

“我要是没说错,当地警务部门有你很多亲戚,对吧?”

罗霸道嘿嘿一笑:“当然了!”

“我都能猜到的事情,王伟健肯定也能,所以莫不如自己动手。至于城管那边吗……”笑了笑,苍浩缓缓说道:“因为我的事情,搞得关系不太好,他也没办法开口求人家办事!”

“那我们就放手去干了!”

“听着……”苍浩叮嘱道:“砸了多少东西都不要紧,尽量别伤人,更别搞出人命。”

“没问题。”罗霸道挂断电话,马上开始下令:“老三,守住北面,不能让他们冲进来……老五,调两台大客,把南面路口封住……”

这个棚户区有很多入口,南面入口最宽阔,也是王伟健攻击的重点,这里的保安人数最多。

就在保安正要靠近的时候,突然从旁边开过来三辆大型客车,把入口封得死死地。

这三辆客车车体破旧,看起来都快报废了,车窗已经全部拆掉。

紧接着,从车窗里站起二十多个人,用弹弓向保安倾泻石子。

保安们把防爆盾举起,挡住了石子,只听一阵阵“咚咚”声响。

但这样一来,保安的视野也就受限了,很快的,两个燃烧瓶从天而降。

保安们根本没觉察到,只听“砰砰”的两声,燃烧瓶砸在防爆盾上,迅速燃起大火。

保安队伍登时大乱,有人赶忙去拿灭火器,多数人则是向后退。

燃烧瓶接连不断的飞过来,不过这一次没瞄准保安,而是落在保安队伍前面,很快就形成一条火沟,把保安和棚户区隔离开来。

与此同时北面的战斗也在继续,一些棚户区居民冲出来冲击保安,迅速被保安按倒在地,然后拖离现场。

霸道帮很快出出动了,一帮青壮年挥舞着镐把子,向保安没头没脑的砸过来。

保安们仗着有防爆盾的掩护,没受什么伤,依然缓步前进着。

双方的这场冲突看起来倒是挺有默契,不过局面很快就发生了转变。

一个十六七岁的毛头小伙子,掏出一把水果刀,从盾牌缝隙之间刺了进去。

只听一声惨叫,一个保安的腹部被刺中了,一股鲜血喷射出来,把地面染得鲜红。

看到同伴受伤,保安们情绪激动起来,挥舞防暴棍抽到那个毛头小伙子的头上。

毛头小伙子变成了血头小伙子,捂着脑袋躺在地上,不住的喊着:“打人了,打死人了,强拆出人命了!”

局面登时大乱,更多的棚户区居民和霸道帮涌出来,冲向保安方阵。

先前被刺伤的保安躺到了地上,这一样一来,方阵就出现了一个缺口,霸道帮挥舞镐把子冲进缺口,一转眼就把几个保安砸倒在地。

缺口被扩大了,保安的阵型也被冲散,很快就跟霸道帮混战一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