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该不会是让我捡肥皂吧/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霸道帮成员着实凶悍,他们能在棚户区盘踞这么久,让诸多开发商无可奈何,所依仗正是如此。

几个年轻的霸道帮抡圆了镐把子,把保安们逼退,保安的阵型进一步垮掉。

随后,诸多老弱妇孺冲出来,跟保安们撕扯一起。

这样一来,保安更是被彻底激怒,根本不管对象是谁,只要发现不是自己这边的人,就把防暴棍抽上去。

结果,很多妇女和老人受伤,事态进一步扩大化了。

辛爱看在眼里,有些担心:“这一次可别没办法收场!”

“不管那么多了!”眼看着亲戚邻里全都受了伤,罗霸道把上衣一脱,露出精壮的上半身:“跟他们拼了!”

“我艹,你别去!”辛爱急忙拖住罗霸道:“你特么刚从拘留所放出来,还敢去惹事?”

“兄弟们在拼命,我能站在这看着吗!”罗霸道一把把辛爱推开:“别拦着我!”

“艹你妈,老娘是为了你好!”

罗霸道张嘴就道:“用不着,你要是敢碍事,信不信我整死你!”

“又来这话!”辛爱一番白眼,往地上一躺。

罗霸道愣住了:“你干啥?”

辛爱哼哼唧唧:“我特么想死!”

罗霸道两口子正在这里讨论夫妻生活,正在外围蹲点的记者们已经行动了。

这年头网络如此发达,新闻传播速度也快,不像过去需要回去写稿件,配好图片之后校对,再排版之后才能付梓,等看到新闻已经是第二天的事了。

就在事发第一时间,主要媒体的官方微博和很多记者的个人微博,就不断更新现场传回来的图片。

《北郊棚户区拆迁血战》立即引发广泛关注,迅速爬升到微博热门头条。

拆迁不罕见,强拆也很多,但如此现场直播的拆迁却是第一次见。

网友观点分成两派。

了解当地情况的网友认为,北郊棚户区民风顽劣,当地基础设施落后,到处都是破破烂烂的,散发着一股说不清楚的恶臭,早就应该改造了,不过这种观点是少数。

更多的网友则认为,无良开发商欺压百姓,趁乱强拆,简直无良至极。

网络舆论很快引起官方注意,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认为当下首先要做的是平息事态。

因为邹峰跟曹氏地产有过接触,所以市里就委派邹峰全权处理,只过了二十分钟,邹峰就来到了曹雅茹的办公室,手里拿着厚厚一摞打印出来的网上舆论。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样……”曹雅茹长呼了一口气,给王伟健打了一个电话:“马上来我办公室一趟!”

王伟健此时正焦头烂额:“曹总,我正在现场处理拆迁呢……”

“马上把所有人都撤回来。”

“什么?”王伟健觉得今天胜利在望,可以一举解决棚户区问题,急忙道:“现在正在节骨眼上,咱们的人马上就赢了!”

“重复一遍……我让你马上把人撤下来,然后马上来我办公室!”深吸了一口气,曹雅茹缓缓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提醒你,接下来找你的就该是警方了。”

曹雅茹直接挂断了电话,王伟健愣在了当场。

过了一会,突然传来刺耳的警笛声,大批警车赶到冲突现场。

让王伟健非常惊讶的是,竟然有全副武装的特警。

这些警察倒也没做什么,先是平息了双方冲突,接着把保安和棚户区居民分隔开来。

三方加起来有一千多人,就这样对峙着,气氛空前的压抑。

见现场不会再发生冲突,王伟健急匆匆赶回公司。

曹雅茹看到王伟健,把那些打印出来的言论劈头盖脸的砸过去:“你怎么解释?”

王伟健如同被扇了一个耳光,脸上火辣辣的疼:“这……我也不知道啊……”

“之前只是有些财产损失,而现在这已经是社会群体xingshi件,对我们公司声誉造成极大影响……”曹雅茹指着那些言论,缓缓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

“我……我……”整理了一下情绪,王伟健斩钉截铁的道“没有任何突发事件,记者能到场这么及时,可这次他们一早守在棚户区,摆明了是得到消息。”

邹峰叹了一口气:“实话实说,棚户区民风强悍,他们可能预先通知记者。”

“还有一种可能……”咽了口唾沫,王伟健提出:“是其他人,有人故意整我,知道要出事就准备了媒体!”

曹雅茹叹了一口气,对邹峰道:“邹市长,麻烦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公司会处理的。”

邹峰本来想请曹雅茹吃饭,见眼下不是合适的时机,于是就告辞离开了。

曹雅茹马上召开高管会议,冷冷的道:“不管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有人搞鬼,毕竟已经恶化到这种地步,我认为追究责任是必须的!”

姚军辉马上质问王伟健:“你之前是怎么保证的?”

“我……”王伟健咽了口唾沫:“我辞职……”

曹雅茹冷冷一笑:“你肯定是要辞职的,不过还不够,这件事情怎么善后,还需要研究决定。如果不能平息下去,我就只能把王经理移交司法机关了,毕竟这件事与公司无关,完全是王经理一手搞出来的。”

“我看这样安排挺好。” 姚军辉点了点头,趁着别人不注意,给苍浩发去短信:“晚上六点,盛世荷园。”

王伟健固然已经倒台,杨旭飞一系受到重创,但事情的善后确实是个问题,姚军辉下意识的就想要找苍浩商量。

这一次,姚军辉没叫其他人,包括干女儿。他要私下跟苍浩谈一下,约在藕香榭的望湖套房。

事实上,姚军辉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有些依赖苍浩了。

来过盛世荷园两次之后,苍浩发现藕香榭并不是唯一建筑,这里的布局非常巧妙,占地其实有一定规模,但表面看起来面积不大。

还有两栋建筑隐映在竹林之后,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每栋建筑自成一个天地,看起来好像只有藕香榭才对外开放。

藕香榭今天没有客人,显得非常冷清,苍浩上到二楼,直接推开正对面的房门。

进去之后是客厅,弥漫着一丝淡淡的馨香,再看布置,依然是传统中式,只是要更加高雅华贵,几个粉红色靠垫放在沙发上,看起来颇为温馨。

如此暧昧的场景,苍浩心里不由得一跳,担心姚军辉约在这么个地方,是要让自己捡肥皂。

套房带有卧室,房门虚掩着,这让苍浩担心更甚。

一缕柔和灯光从门缝射出,卧室里面似乎有人,苍浩蹑手蹑脚走到门边,往里面看了一眼。

马上的,苍浩的心不由得微微跳了跳,里面的人竟然是高雪轩。

只见高雪轩卧在床上,身上盖着薄薄的丝被,那张绝美的脸蛋正对着苍浩,看起来很安静。

既然高雪轩也在,看起来应该不是捡肥皂了,或许姚军辉要找自己商量一些别的什么。

尽管苍浩想不到公司的事跟高雪轩有什么关系,却有些按捺不住,想要走近一些,好好看看这个熟美的御姐。

把房门轻轻推开,苍浩走了进去。

此时,苍浩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双脚,只想要离高雪轩更近一些。

随着距离的拉近,苍浩的心跳得越快。

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很舒适,也掩盖了苍浩发出的些许声音。

苍浩自信,在南美丛林激战多年,有着娴熟的侦查技能,能神不知的溜进来,再鬼不觉的溜走。

高雪轩近在眼前,看起来像只乖巧的绵羊,这也是苍浩第一次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女人。

苍浩第一次看到高雪轩,就觉得这个女人很神秘,总是给人可见不可及的感觉,此时却又觉得其实她是如此的真实,是一个活在现实生活中的人。

柔顺乌黑的秀发散落在枕边,光滑紧致的额头没有一丝皱纹,细腻粉嫩的脸蛋浮着嫣红,长长睫毛下的美眸紧闭着。

精巧好看的瑶鼻,温润的一抹樱唇,都在挑逗着男人的某种yuwang。

她的鼻息细悠绵长,苍浩站在床边看着,甚至能嗅到甜美的气息。

她睡的很美,几乎美得让人心颤,只是浓淡适宜的黛眉间似乎有点愁色。

“差不多可以了……”苍浩觉得应该适可而止,面对着高雪轩,悄然往后退去。

可是,苍浩越是对自己的伸手有自信,却越是犯了个低级错误。

一不小心,苍浩碰倒了身后的一个木制花架,随着“砰”的一声闷响,高雪轩醒了。

苍浩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高雪轩看到苍浩,并没有感到惊讶,而是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她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连衣裙,这倒是让苍浩松了一口气,要是撞见人家正在果睡,这可就更说不清楚了。

高雪轩打量着苍浩,黝黑的眸子里充满了疑问,片刻后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

“姚总约我来望湖套房……”苍浩尴尬的笑了笑:“门上没标志牌,我就直接进这来了。”

“哦。”高雪轩点点头,有点无奈的道:“标志牌刚撤下去,准备换新的,难怪你会进错房,望湖套房在出门后左手边。”

苍浩急忙道:“我不是故意的。”

“我相信你。”高雪轩坐到沙发上,望了一眼苍浩:“我本来不住这里,今天一天都在指挥工人重新装修,因为有点累了,就临时休息一下。”

“那我就去望湖房了。”

“等等。”高雪轩喊住了苍浩,指了指自己的对面:“方便聊两句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