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传奇的十七号高地之战/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技术员问:“你叫什么?”

“苍浩。”

技术员又问:“你是男是女。”

“男的。”

技术员点点头:“现在我再问两个问题,你要用假话回答……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国务院总理。”

这假话假的实在离谱,技术员不禁笑了笑:“你因为什么被抓进警局?”

苍浩张嘴就道:“扶老太太过马路。”

技术员看了一下屏幕上的曲线,随后冲廖家珺点了点头:“可以了。”

测谎这回事有很多方式,可以凭借经验仅仅通过肉眼,更可以通过这种专用设备,甚至还有其他方式。但无论哪种方式,程序上都大同小异,首先要建立基准线,知道一个人说真话是什么样说假话又是什么样。

姚军辉曾跟苍浩说过这些,只是姚军辉却不知道,苍浩根本不用任何人来科普。

技术员刚才的问题就是建立基准线,真正的审问马上由廖家珺开始了:“你今晚干什么去了?”

“喝咖啡,然后突然被人袭击,我完全是自卫。”

“当时和你在一起的是谁。”

苍浩摇摇头:“我没注意,可能只是路人。”

“你一个人去喝的咖啡?”

“对啊。”

廖家珺看了一眼屏幕,登时愣住了,因为苍浩说的竟然是实话。整理了一下思绪,廖家珺又问:“你认识那些袭击者吗?”

“不认识。”

“知道为什么袭击你吗?”

“不知道。”苍浩一个劲摇头:“可能是劫财吧,不过用不着出动这么大的阵势……难不成是劫色?”

苍浩说到这里,故作潇洒的甩了一下头发,好像自我感觉非常帅。本来苍浩的头发就很乱,这样一来两边立起中间凹陷,有点像京城那座著名的大裤衩倒立过来了。

廖家珺看在眼里有些恶心:“你还有什么没说的?”

苍浩继续摇头:“没有了。”

不管廖家珺问什么问题,苍浩仍然重复之前的说法,技术员低声告诉廖家珺:“他说的都是实话。”

测谎仪是不会撒谎的,那么一度,廖家珺甚至有些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眼花了,其实苍浩真的就是独自一个人。

可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警察匆匆走进来,附在廖家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廖家珺听罢,用力一拍桌子:“苍浩你好大的胆!”

技术员慌了:“廖队,别拍坏了仪器……”

廖家珺指着苍浩的鼻子,厉声的道:“今天晚上你一直跟罗霸道在一起。”

苍浩非常惊讶:“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我们问过咖啡屋老板,他说当时和你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人,虽然他不认识,但是……”廖家珺说到这里,冷冷一笑:“我们又审问了那些打手,他们说今晚就是为了砍罗霸道,根本不知道你是谁,可你当时跟罗霸道一起把他们砍了。”

苍浩好奇地问:“那些打手是什么人啊?”

“那些人是青头帮的,谁知道跟罗霸道有恩怨……”廖家珺正说着,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等等……到底是你审问我,还是我审问你?”

苍浩一脸的委屈:“是你自己说出来的,不怪我。”

“话说,你跟罗霸道身手还真厉害啊,那些青头帮有五个粉碎性骨折,三个重度脑震荡,其余也不同程度受伤。”轻哼一声,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问道:“你今晚为什么会跟罗霸道在一起?”

其实,苍浩跟罗霸道在一起去本身并没什么,今晚两个人确实是受到突然袭击,咖啡馆的老板也可以证明两个人是自卫伤人。

但如果苍浩承认了,那么跟罗霸道的交易也就曝光了,事情一旦传到公司就可能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所以苍浩必须咬死了不承认:“廖警官,你要是记性还好,就应该记得你第一次抓我,就是因为我跟罗霸道打得死去活来。我们两个是冤家对头,我给谁捡肥皂,都不可能跟罗霸道在一起。”

苍浩被抓到拘留所那次,廖家珺刚好在培训学习,虽然事后知道苍浩出了事,却不知道苍浩的狱友正是罗霸道。所以,她听到苍浩的话,也有些奇怪:“但我们有这么多人证,总不会全都看错了吧?”

“这个吗……”寻思片刻,苍浩缓缓说道:“上次罗霸道在我这吃了亏,再加上我们公司拆迁棚户区时跟霸道帮有冲突,罗霸道想找机会报复我也说不定。”

廖家珺知道棚户区的那起事件:“你没说谎?”

“当然。”

廖家珺看了一眼屏幕,那些曲线的波动幅度没有任何变化,看起来苍浩说的是事实。按说,审问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但廖家珺对苍浩的过去又有了兴趣:“你去曹氏地产之前是做什么的?”

“几年前,我们全家移民国外,在国外生活一直很辛苦,所以前段时间我就回来了……”耸耸肩膀,苍浩又道:“事情就这么简单,真不明白你为什么纠结不放。”

“你的搏击技术哪里学的?”

苍浩挺胸抬头:“蓝翔技术专修学院!”

这话刚一出口,屏幕上的波浪线乱成了一团,很明显这是一句谎话。

不过,对廖家珺来说,只要解决了那些最重要的疑问,苍浩到底是不是去过蓝翔并不重要。本来她以为苍浩是一个背负重案的在逃犯,重新弄了一个身份在曹氏地产打工,现在看来这根本不可能。

叹了一口气,廖家珺结束了测谎,让苍浩在所有笔录上签字,然后说道:“目前的证据已经证明你是自卫,暂时你可以回去了,不过要随传随到。”

“知道了。”苍浩看了一下时间,非常无奈:“来不及相亲了,我后半生的幸福啊,可该怎么办……”

廖家珺眼珠转了转,突然提出:“你受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吧。”

苍浩身上被匕首划了一下,伤口不深,血已经止住了。苍浩急忙道:“不用了。”

“用的。”廖家珺不容分手,半推半搡的把苍浩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怎么能让你这么出去,显得我们警方服务不周到!”

苍浩非常无奈:“真的不用……”也就在这个时候,苍浩发现廖家珺的办公桌上堆着很多资料,有纸质文件也有光盘,其中有份文件的标题露在外面《M国的南美毒品扫荡行动》。

苍浩深深望了一眼廖家珺:“这是什么?”

“我前几天去参加反恐培训,通过学习国外的案例,给我们自己提供经验和帮助。这些都是内部资料,按说不应该让你看到的,不过都是些国外的事情,也就无所谓了。”廖家珺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医药箱:“我眼下正在研究一个课题,有关于一个叫杰罗德的人。”

“他是恐怖分子?还是罪犯?”

“都不是,但又都是。”摇了摇头,廖家珺的表情变得非常凝重:“这个人是活跃南美丛林之中的雇佣兵,没人知道他为什么成为雇佣兵,无论如何,他是当之无愧的雇佣兵之王。雇佣兵这回事,你也能猜到,谁给钱,他们就给谁打仗。这个杰罗德曾经受雇于南美反政府武装,这些武装大都实行以毒养军的策略,旗下部分力量从事些见不得光的交易,所以杰罗德有段时间还是毒贩。当时,M国政府为了扫荡南美毒品,跟他所属的雇佣兵部队几度交锋,结果全部铩羽而归……”

苍浩面无表情的问道:“这么厉害?”

“当然了。”廖家珺说着,表情带上些许崇敬:“更有传奇的十七号高地之战,这个高地扼守着通往反政府武装大本营的交通,而当时守卫高地的正是杰罗德。M国政府为了打通公路,派出最精锐的海豹突击队,据说,双方激战了几个小时,子弹密集得连飞鸟都难以通过。最后,海豹突击队已超过百分之五十的伤亡,不得不狼狈撤退,放弃了夺取高地的计划。你要知道,海豹突击队自成立以来未尝败绩,在十七号高地却吃了这么大的亏,让M国军队整体颜面尽失。以至于,几年来M国政府拼命否认这场战斗的存在,根本不承认有十七号高地之战这回事。”

“这么说,这个杰罗德是罪犯,怎么看你好像很兴奋?”

“他是一个优秀的军人,从军人的角度出发,服从命令是天职,立场本身并无对错。”就像苍浩说的一样,廖家珺越来越兴奋,眼看着好像就要来高氵朝了:“更重要的是,有证据显示他后来秘密加入了国际刑警组织,帮助断掉了毒品团伙。不过那支武装力量仍在,杰罗德忠于了自己的雇主,只是帮助这支武装剪除了毒瘤。此后,这个杰罗德就消失了,成为一个传奇。”

“你为什么对他这么感兴趣?”

“正因为他是优秀的军人。”廖家珺义正词严的道:“还有,他针对M国特种部队采取的战术,也是我们学习和效仿的榜样!只可惜,这个人如今找不到了,就像他当年突然成为雇佣兵一样,瞬间空气蒸发了……”

“消失的很彻底?”

“有些雇佣兵会起一些血腥恐怖的绰号以震慑对手,并隐藏真实身份,但他没有绰号。杰罗德是他的英文名字,所有人都喊他英文名字,却没有人知道他姓什么。”长呼了一口气,廖家珺深深的道:“如果能找到他该多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