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这算是潜规则吗/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冷冷一笑:“找到他又怎么样?难道嫁给他?”

“有这个可能啊。”廖家珺很郑重的道:“女人最大的梦想是什么?那就是嫁给一个英雄!毫无疑问,杰罗德就是英雄!”

“他的经历在你看来可能只是传奇,实际上却可能是另一回事……”摇了摇头,苍浩缓缓的道:“或许大多数人认为,战争是由拼搏组成的,充满了激情与浪漫。其实不是,战争是由等待组成,等待下一次进攻,等待下一次防守,等待下一顿饭,等待明天,等待死亡。”

廖家珺白了苍浩一眼,语气颇为不屑:“说得你好像经历过战争似的!”

廖家珺强行把苍浩留下来,本来是想用聊天的方式,从苍浩嘴里套些话出来,却没想到反而把自己对英雄的爱慕表现出来。

至于廖家珺而言,杰罗德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她根本不会想到与自己的现实生活有半毛钱的关系,更不会跟眼前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犯罪嫌疑人联系在一起。毕竟,这两者的世界相去甚远,简直就是两个次元的存在,如果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简直违背常理。

苍浩看着廖家珺,长呼了一口气,在心中说了一句:“十七号高地……我赢了,灵魂却仿佛死了……”

“好了,把衣服脱下来吧……”廖家珺拿出药物和纱布,冷冷一笑,那样子不像要给苍浩包扎,倒像要给苍浩结扎。

“不用。”苍浩急忙道:“真的不用了,我要是需要服务,就去做大保健了。”

“看来你没少去那种地方啊。”廖家珺冷冷一笑,用命令的口问道:“把衣服脱了!”

苍浩胆战心惊的问:“这算是潜规则吗?”

“少废话,让你脱就脱,否则告你妨碍公务!”

“警官……”苍浩双手抱胸,表情惊恐:“俺不是那样人……”

“少废话!”廖家珺的表情越来越不耐烦:“你以为我愿意看着你打赤膊吗,至少把衣服掀起来,露出把伤口。”

一场激战,苍浩新买的西装已经碎成布条,苍浩刚把下摆往上一掀,几块破布就从胸口滑落下来,结果苍浩上半身大部分暴露在外面。

廖家珺手里拿着药物和纱布,无意间瞥了一眼,登时愣在那里。

只见苍浩肌肉强健,块块堆垒如同雕刻出来的一样。而就在这肌肉之上,满是各种各样的伤痕,只有一处是今晚留下来的,其余全是旧伤。

愣怔了许久,廖家珺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

“小时候淘气,不小心留下的……”

“你还想继续骗我是不是?”廖家珺打断了苍浩的话:“提醒你一下,我是警察!”

“那又怎么样?”

廖家珺指着苍浩左肩上的一处伤口,分析道:“从创面来看,这应该是步枪造成的贯穿伤,因为是近距离,子弹从这面射入,就直接从背后穿透……”就像廖家珺说的一样,苍浩的后肩果然有一处对应的伤口。

“还有这里……”廖家珺把手指移到苍浩左腹的一处伤口:“这应该是手枪子弹造成的撕裂伤,因为距离比较远,子弹进入身体后有较强的停止力,在体内翻滚造成较大的创面……” 说着,廖家珺又指向苍浩另一侧腹部:“这个伤口应该是刺刀留下的!”

苍浩有点惊讶:“你的专业技能倒是挺过硬嘛!”

“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身上这么多伤,看起来是不同时期留下的,而且还是多种不同武器造成!”

“其实这很好解释……”苍浩没有办法,只得现场发挥自己顺口胡编的技能:“蓝翔技术专修学院!”

“说真话!”

“是这样的……”苍浩叹了一口气:“当初我们家移民国外后,又迁到了南美洲,想在那边淘金。谁知道那里不太平,我们住的又是贫民区,经常有黑帮混战,一天到晚响枪。时不常的就会中枪……去买菜挨了一枪,下班途中会中枪,在家睡觉也能挨枪……”

“这么说你这全是躺枪?”廖家珺不由得提高了声音,一对硕大的胸脯跟着颤了两颤。

苍浩看在眼里,觉得不管是普通警察还是特警,其实都不适合廖家珺。她的胸脯实在太大,那么就是目标也大,这要是真的遇上一场激战,一块弹片飞过来就能直接给她做个乳腺切除术。

“对啊。”苍浩说着,几乎就要哭出来:“要不我怎么回国了呢……月是故乡明啊,还是祖国好啊!”

毫无疑问,苍浩是在胡扯,廖家珺很想立即拉苍浩再去做一次测谎。

不过,测谎仪的使用是要经过批准的,廖家珺眼下根本没有理由这么做。

苍浩一把抢过廖家珺手中的药物和纱布,自己胡乱包扎了一下,随后起身道:“谢谢廖警官的热情,没什么事我就回去了,有事再……有事也别联系了!”

丢下这句话,苍浩急匆匆离开办公室,廖家珺喊了一声:“你给我站住!”

苍浩根本不停住脚步,找其他警察领回自己的物品,就出了警局。

刚被带到警局的时候,苍浩的手机被收缴上去,此时拿回来一看,二十多个未接电话,全都是刘亚南打过来的。

这个案子折腾了一夜,相亲已经错过了,苍浩也没有办法,找个地方换了身衣服,吃了点早饭就去公司上班。

刚到办公室,苍浩就撞见一张黑脸的刘亚南:“你昨晚去哪了?”

“我……”

“我说苍浩你可真行啊!”刘亚南根本不让苍浩解释,愤怒的斥责道:“我都把人家姑娘给约来了,结果你小子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打电话干脆不接!你什么意思啊,不想让我介绍就直说,何必耍大牌!”

“你听我说……”

看起来刘亚南是真生气了:“我听你说什么说,苍浩,你刚提拔成副经理就这么狂,以后你要是上了更高的职位我们是不是得对你三叩九拜?”

苍浩怒吼了一声:“我跟罗霸道打起来了!”

一语出口,办公室一片寂静,全公司上下没人不知道罗霸道是谁,解决霸道帮的讹诈是公司当前头等大事。

换下来的破衣服还拎在手里,苍浩直接拿出来给刘亚南看,又指了指身上的伤口:“我不是不想去,半路杀出一个罗霸道,我也没办法啊……我能活着回来已经是生命的奇迹了!”

听到这些话,刘亚南态度登时大变:“我不知道会这样……你倒是早说啊,早说不就没事了!”

同事们纷纷赶过来慰问,并对苍浩能活着归来表示祝贺,谁是虚情谁又是假意反正很难看出来。

等到把同事们打发走,苍浩坐下来上了一会网,看了一下当下舆论。

邹峰的管制很见效,现在网上关于棚户区血战的信息已经不多了,网友们现在开始关注《爸爸去哪》,满眼都是“爸比”。

有些不懂事的孩子算是学会了,不管见了谁都“比”一个,管妈妈叫妈比,管姥姥叫老比。

在这个时代,公众的注意力转移就是这么快,不过也有不和谐的声音,有人发表文章怒斥曹氏地产是黑心开发商,勾结不法官员欺压棚户区居民。此人署名“王寒冰”,在文章末尾还说了一句“笔者将持续关注棚户区的强拆问题。”

周大宇走了过来,看到电脑屏幕上这篇报道,叹了一口气:“这个王寒冰是网上挺有名的时评人,笔锋犀利,专门为弱势群体伸张正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买不起房子,她经常骂开发商,这一次卯上咱们曹氏地产了。”

“都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了,她还自称‘笔者’,太不合适了,毕竟大家现在已经不用笔在写了,应该改改了。如果她用键盘应该自称‘键人’,如果用触摸屏应该自称‘触生’,如果用鼠标也可谦卑地泛称‘鼠辈’, 用微信的就自称‘微臣’……”耸耸肩膀,苍浩接着道:“不用跟这个键人触生鼠辈微臣一般见识。”

苍浩正说着,手机响了,是罗霸道打过来的。

苍浩瞥了一眼周大宇,走到一旁把电话接了起来:“我不是告诉过你这段时间尽量别联系吗?!”

“不联系不行啊,你昨天晚上怎么样,没出什么状况吧?”

“在警局待了一夜,把我查了一个底朝天,他们知道当时你也在现场,不过我死活没承认跟你在一起。”

“那就好。”罗霸道说着,骂了一声:“靠!今天一大早晨,就有两个警察找上门,问我昨天去哪了!”

“你怎么说的?”

“我说跟朋友喝酒去了,还找了几个人证出来,警察不相信,不过最后还是走了。”罗霸道顿了顿,不放心的又问了一遍:“你那边确实没事吧?”

“我是自卫伤人,警察做了笔录,又取了现场证据,不会为难我的。而且受伤的都是些混子,这种人不要说受伤,就算死了也是好事一件,警察不会认真查这个案子的。”叹了一口气,苍浩随口问了一句:“你跟青头帮到底什么恩怨!”

罗霸道干笑两声:“没什么恩怨,谁知道他们中了什么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