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原来是一帮表哥表姐/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亚南倒是热心肠,苍浩果断答应了。

结果,一下午的时间两个人都在一起,不是刘亚南跟在苍浩身后去财务部批款,可就是苍浩跟在刘亚南身后去人力资源部给新员工办入职手续。

两个人形影不离,基情无限,搞得很多人瞠目结舌。

杨倩倩趁着刘亚南不注意,低声问苍浩:“你俩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啊。”

“你看你,整个人都不一样了,神采飞扬的……”杨倩倩小心翼翼的问:“你这不是出柜了吧?”

“胡说什么啊。”苍浩义正词严的道:“我要去相亲。”

“啊?”

“刘经理给我介绍的。”

“是吗。”杨倩倩点点头,语气有点发酸:“我看你俩总在一起,还以为你俩怎么滴了呢!”

“真滴没怎么滴。”苍浩在心里补充了一句:“要是今晚美女看上我,那可就能怎么滴了!”

下班之后,刘亚南带着苍浩来到粤味楼,他已经定了位子,在一间独立的小厅里。

这个厅有两个桌子,其中一桌已经坐了人,正是刘亚南约来的。

苍浩登时眼前一亮,美女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刘亚南指着其中一个高挑的美女,介绍道:“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张蔚华小姐……”

“你好。”张蔚华站起身跟苍浩握了一下手,身上淡淡的体香立即飘入苍浩的鼻子里,随后仿佛飘到了苍浩的心里。

张蔚华穿着一身职业套装,下面的裤子紧紧包裹着圆滚滚的小屁股,让男人一看就想要立即放倒在地。

刘亚南笑着看向另一位美女:“这一位是……我好像也没见过。”

“介绍一下。”张蔚华指着另外一个女孩,告诉苍浩和刘亚南:“她是王维维,是我的闺蜜,我什么事情她都知道。”

王维维的身材不如张蔚华火爆,不过长得却要更漂亮一些,她穿着一件灰色的套裙,裙裾在膝盖以上,露出一段白光光的大腿,脚上是灰色短丝袜,套在一双黑色漆皮高跟鞋里。

王维维笑着道:“我是过来蹭饭的,你们聊你们的,不过用管我。”

刘亚南急忙恭维道:“不能这么说,跟你这样的美女吃饭是我们的荣幸,平常想找机会都找不到呢。”

“话说,我这个闺蜜眼下也是单身呢……”张蔚华侧过身去看着王维维,胸前包裹在套装里的双峰,用一种让人血脉膨胀的姿势展现出来:“你们公司要是有合适的男孩,可以给她介绍一下哈。”

刘亚南点点头:“没问题,没问题。”

张蔚华又把话题转向苍浩:“对了,还不知道苍先生在曹氏地产做什么?”

“市场部。”

“哦。”张蔚华会意的点了点头:“也就是负责项目的市场推广和宣传,对吧?”

“是的。”苍浩点点头,发现这个张蔚华外场能力挺强,从一开始就掌握了这次相亲的节奏。

刘亚南笑呵呵的道:“苍浩最近刚刚提升为副经理,已经跟我是平级,往后前途可是一片光明的。”

“咦?苍先生你带的是什么表?”张蔚华眼睛很尖,注意到苍浩手腕上有一块表:“能给我看看嘛。”

苍浩把表摘下来给张蔚华递过去,这表看起来倒是很精致,不过整体上来说没有亮点,钢制外壳和表带,除了计时之外没有任何功能。

表盘上刻着一串字母,看起来不像是英文,张蔚华始终没分辨出来是什么牌子:“这是什么牌子?”

苍浩很认真的道:“伦斐尔。”

“伦斐尔又是什么表啊!”王维维轻笑起来,语气颇有几分不屑:“应该是杂牌子吧。”

苍浩有点尴尬:“这个表……还是值点钱的。”

“值多少钱?”没等苍浩回答,王维维接着道:“名表吗,无外乎就那几种,顶级的百达翡丽,低一档的欧米伽、劳力士,从没听说过伦斐尔。”

苍浩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这个时候张蔚华说了一句:“也可能是一些奸商到国外注册的品牌,其实都是国内生产制造,贴了个洋牌就卖高价。”

听起来这话好像是在给苍浩找个台阶下,不过接下来张蔚华的话就有些鄙夷了:“苍先生你被人骗了。”

“你们看我这块表怎么样……”王维维挽起袖子给大家看:“雷达的真系列陶瓷腕表,朋友去M国玩带回来的,一万二。”

张蔚华微微一笑:“一万二不贵。”

“是不贵,我也没当好表,平常带着玩呗。”王维维被张蔚华说的有点尴尬,急忙问:“你戴的什么表?”

“欧米伽蝶飞机械表。”张蔚华把表给王维维看:“公司年假的时候,我不是去瑞士玩了吗,那时候带回来的。”

王维维爱不释手:“这表真漂亮。”

“我说,维维,你赚得也不少,何必这么节俭呢。”

很显然,闺蜜之间也有攀比,王维维被张蔚华弄得很不好意思,又把话题转向了刘亚南:“刘经理你带的什么表?”

刘亚南带的是欧米伽的新西兰酋长队限量版潜水表,他很喜欢运动,周末常去海边潜水,这表的价格和性能倒是很符合他的身份。

苍浩看在眼里,心中感慨:“原来这是一帮表哥表姐,”

眼看着相亲会变成了名表展,职场精英们戴着各款名表,顿显苍浩很土鳖。

“我去卫生间补个妆……”张蔚华拎着包站起来,对王维维道:“你跟我一起去吧。”

王维维急忙问:“这是你新买的包吗?”

“LV的,不到两万块……”张蔚华轻叹了一口气:“喜欢爱马仕,可惜买不起”

“找个好老公,一切不全都有了吗。”王维维这话一说出口,跟张蔚华不约而同的一起看向苍浩。

苍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尴尬的笑了笑。

两个女孩去了卫生间,苍浩急忙问刘亚南:“你打算把谁介绍给我?”

“当然是张蔚华了。”刘亚南一副少见多怪的样子:“女孩子相亲,带着闺蜜或者姐妹来,这是很正常的。”

“哦,我没相亲过,没经验。”苍浩叹了一口气,心道:“如果能双飞倒也是不错的。”

“我说……”刘亚南打量着苍浩,语气有点怪异:“明知道今天出来相亲,你总应该换身好点的行头吧。”

“昨天买了套西装,这一打架,全撕坏了。”

“你没有表?”

“有两块。”

“那你为什么不带出来?”

苍浩晃了晃手腕上的伦斐尔,很认真的道:“就这块最值钱,而且对我来说很有意义。”

“那你还是戴这块吧……”刘亚南长叹了一口气,有点无奈的道:“什么伦斐尔啊,听都没听说过,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也是经理级别了,穿着什么的可以不注意,怎么着也得有块好表撑撑门面吧。”

“表很重要吗?”

“看男人还能看什么,当然就是表了,戴什么表直接说明了你的品位和经济实力。”刘亚南指了指那块伦斐尔,又道:“你出去谈生意,手腕上要是没块好表,人家都不愿意跟你说话。”

“是吗。”苍浩挠挠头:“还有这潜规则呢……”

“表是男人的门面,你以为我愿意花好几万大元买这么个东西,还不是为了装点一下门面吗。”

“虽然我是副经理,薪水也不过五六千块,饭补、加班费什么的统共也就八千来块。”苍浩欲哭无泪的道:“广厦消费这么高,一个月下来实在剩不下什么钱,再说我还没买房子呢……”

“张蔚华名为总助,听起来名头挺响,其实赚的还没你多呢,为什么人家又是名表又是名包?”

“她是女人,只要一撒娇,自然有干爹、各种哥哥、备胎或者千斤顶来买单。”

“好吧,那就说咱们公司的人,明面上的收入都没多少钱,可为什么那么多人用着各种名牌?”顿了顿,刘亚南又道:“你,周大宇,吴朝辉这样的人,却只能像普通打工仔一样算计着过日子,人和人之间的差别为什么这么大,这可不只是投胎的问题!”

“那又是什么问题?”

“你要学会在外面在内部找钱。”看了看周围,刘亚南压低声音:“这个我不多说了,现在姚总这么看好你,你有的是赚钱的机会,要是发财可别忘了哥们!”

其实,苍浩过去根本不懂职场上这些事,在曹氏地产工作时间虽然短,不过暗中却也看出个七七八八。今天让刘亚南这么一说,苍浩对有些事更是明白了:“有钱一起赚。”

“你也是聪明人,有些话一点就透,我不用说太明白。不过嘛……”看了看周围,刘亚南压低声音:“听着,跟霸道帮谈判这事,虽然有抽回扣的机会,但我建议你别动?”

“为什么?”

“这件事情有太多双眼睛盯着,咱们先不说官面上;也不说霸道帮是不是靠得住,能不能给你泄密……”刘亚南看了看周围,声音更低了:“杨旭飞那边盯得死死的,你账面上稍有问题,他一定借机发难。别忘了,他可是搞财务的,经验和业务水平都很高,你以为能瞒住的事情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