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我真的要到宝马里哭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富二代开来一辆宝马Z4,王维维有点艳羡的问:“又新买车了?”

“是啊。”富二代身高不到一米七,又非常胖,长得还黑,倒也难怪张蔚华没看在眼里:“我最近想玩赛车了,先拿Z4练练手。”

张蔚华随口道:“等你练出来,你爸不得给你买辆玛莎拉蒂?”

“那当然,他已经答应我了。”富二代长得不好看,性情倒是挺好,发现张蔚华不开心,关切的问了一句:“谁惹你生气了?”

“没什么……”张蔚华恪守着一个原则,那就是绝不在备胎面前提起自己相亲,备胎也是有尊严的,一个不小心,备胎爆了,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张蔚华只是敷衍道:“碰上一个傻B,戴着一块表,叫什么伦斐尔,竟然也好意思拿出来晒!”

“真的假的?”富二代听到这话却是很惊讶:“你还认识这么牛叉的人物?”

张蔚华非常不解:“怎么牛叉?”

“顶级名表分为两种,一种是广为人知所知的,比如百达翡丽这种批量生产的。还有一种却是很多人不知道的,那就是由顶级表匠手工打造的,往往一个顶级表匠造出的表自身就是一个品牌。这个表匠活着,有这个牌子,他要是死了,这个牌子也就没有了,所以每块表都是限量版。这类表的性能往往非常卓越,可以拿来做传家宝,虽然说国外的钟表文化在国内并不普及,不过这种表在特定的圈子里面可是非常受欢迎的。”顿了顿,富二代补充道:“伦斐尔就是这样的牌子。”

张蔚华傻眼了:“真的假的?”

“伦斐尔是制表世家,家学渊源,那种经验和技术的积淀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伦斐尔的先辈过去给世界顶级名表做技术顾问,这一代伦斐尔才创立了‘伦斐尔’这个牌子,不过我听说这位伦斐尔已经八十岁了,他一生未婚也没有后代,所以每块伦斐尔手表都是工艺技术上的绝唱,不仅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更是艺术品,还是古董。”

王维维也傻眼了:“这……咱们说的不是一回事吧,可能你说的伦斐尔跟我们看到的不一样。”

“我问你,那个表的表盘中央,是不是有一个盾形标志,里面套着一个六角形,还写了几个外文单词。”

张蔚华和王维维一起点头:“是啊。”

“那就对了,咱们说的是一回事。”顿了顿,富二代继续介绍道:“伦斐尔家族是德裔犹太人,二战期间受迫害逃到瑞士,六角形正式名称是‘大卫之星’,是犹太民族特有的标志,伦斐尔在表盘加入这个标志是为了时刻告诉人们犹太人曾经遭受的苦难。”

张蔚华小心翼翼的问道:“那……这样一块表能值多少钱?”

“谈钱就没意思了。”叹了一口气,富二代有点感慨的道:“想买一块伦斐尔,不只是有钱就行。伦斐尔制表非常谨慎,每一块表都独一无二。你去他那里买表,他要看你的身份地位是不是足够显赫,才决定是不是卖给你。如果关系到位,他特意为你定制一块也是有可能的,不过我估计恐怕只有英伦女王才有这个待遇。”

张蔚华惊讶的长呼了一口气:“让你说的好像是无价之宝。”

“在工艺技术上确实是无价之宝,当然,如果用货币来衡量,价格还是有的。”耸耸肩膀,富二代又道:“因为这种表都是面向特定客户销售,所以当下市场上流传的伦斐尔全是二手货,前几天,苏富比拍卖行拍了一块伦斐尔,原来属于英伦一位公爵所有,家道中落就把表给卖了,我记得最后成交价折合人民币好像是六百二十万。”

“这……”张蔚华和王维维互相看了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玩表的人,能收到一块伦斐尔是终极梦想……”咽了口唾沫,富二代兴冲冲的道:“你有空一定要把这个牛人介绍给我!”

张蔚华干笑两声:“没准他那块表是假的呢!”

“不可能。”富二代断然摇了摇头:“伦斐尔的名气流传在特定的圈子里,外界了解不多,还有就是我说过了,每一块都是独一无二的,有特定的编号和伦斐尔亲笔签名,到专业网站上一查就知道是真是假,所以造假实在没什么意义。就算费尽力气造了那么一个假的,不懂行的看不出来是什么,懂行的一眼就能辨认。”

王维维看向张蔚华,傻傻的说了一句:“亲,你好像错过了一个土豪……”

张蔚华把手向富二代一伸:“把你的车钥匙给我!”

富二代奇怪的问:“干吗?”

张蔚华垂头丧气:“我真的要到宝马里哭了……”

同一时间,警局。

廖家珺一直在办公室,除了吃饭的时候就没离开过,晚上睡觉也是在办公室临时搭个铺,这几天一直如此。

一个叫刘天生刚参加工作的小警察敲了敲办公室的门,走进来对廖家珺道:“时间很晚了,廖队,休息吧。”

“等等再说。”廖家珺已经完全被眼前的资料吸引了,根本顾不上其他。

“你到底怎么了,最近好像走火入魔了一样……”

“你懂什么。”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又缓缓呼了出来:“本来,我只是为了总结反恐经验,才研究这个案例。但我搜集到的资料越多,就越被吸引……这个杰罗德简直就是一个传奇!”

“他不就是一个雇佣兵吗?”

“没这么简单。”廖家珺摇了摇头:“他有好几重身份,曾是毒贩、国际刑警……甚至还曾做过纳粹猎手。”

“这……倒还真是传奇。”

“其实,他的几重身份都存在一定关联性,并没有太大的跳跃。作为雇佣兵服务于反政府武装,后者为了筹集资金贩毒导致他被成为毒贩,于是他秘密加入国际刑警从事剿毒,再后来他利用专业技能做了纳粹猎手!”

“这倒是,如果一个人先是做清洁工,然后又成了IT工程师,这身份跳跃才叫一个大。”顿了一下,刘天生有点感慨的道:“虽然说,他的几种身份都有内在联系,从一种很自然的就成了下一种,不过能够经历像他这么多的在雇佣兵当中恐怕也是屈指可数了。”

“更重要的是每一种身份他都做出了成绩。”廖家珺说着话的同时,一直看着手头的资料,直到这个时候才放了下来:“十七号高地之战已经成为经典战例!”

刘天生根本不明白廖家珺说的是什么,倒是对有一个名词很好奇:“对了,你刚才说纳粹猎手,那又是什么?”

“就是在二战以后,锲而不舍的追捕纳粹余孽的人,当然,二战结束这么多年,当年的纳粹绝大多数都死了,偶尔还在人世的也都是耄耋老人。不过,你要知道,犹太人就是这么锲而不舍,这些人只要一天不咽气,犹太人就不放弃追捕。”廖家珺说到这里,语气更加感慨了:“但是,这些人隐藏得很深,这么多年都没有暴露身份,想通过一些历史文件和蛛丝马迹把他们找出来,那还真是大海捞针了。如果说,做雇佣兵只要军事技能过硬就行,做纳粹猎手那就完全是要靠脑力了。”

刘天生也有些惊讶了:“原来他还干过这个,赚钱?”

“不,所有的纳粹猎手都是义务的,因为这是一种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崇高使命!根据某些迹象显示,杰罗德成为雇佣兵有很无奈的因素,当他离开雇佣兵队伍之后,对自己曾做过的一些事情深感懊悔,尽管这些都是基于军人的身份所必须做的。所以,他成为纳粹猎人,算是对这个世界的一种补偿!”长叹一口气,廖家珺多少有些无奈:“我搜集到的资料只能对杰罗德这个人拼凑出一个大致的轮廓,不过我还听到了很多传说,只是无从验证真伪。有这样一个传说中的案例……对了,你知道伦斐尔吗?”

刘天生摇摇头:“不知道啊。”

“伦斐尔是世界一流的钟表名师,小时候曾被关押在纳粹集中营,后来逃出来去了瑞士。在集中营有一个恶魔医生,专门用犹太孩子做人体试验,伦斐尔也曾是他的受害者……”廖家珺说到这里,不仅感慨,还有些激动:“前几年,伦斐尔已经享誉世界的时候,偶然知道那个恶魔医生竟然还活着,冒充平民隐藏在南美某国。也不知道怎么,伦斐尔联系上了杰罗德,希望把恶魔医生绳之以法……”

刘天生被这个故事吸引了:“然后呢?”

“杰罗德通过缜密调查,终于锁定了恶魔医生,不过他没有杀掉这个恶魔,而是引渡到以色列受审。这是半个世纪之后的伸张正义,案子当时轰动了整个世界,不过杰罗德不愿意出风头,一直隐藏在幕后,结果外界根本不知道。”顿了顿,廖家珺告诉刘天生:“伦斐尔为了向杰罗德表示感谢,没有给钱,而是用很长时间专门给杰罗德制了一块表。这块表是伦斐尔全部技术经验的结晶,当时有人出价百万欧元,伦斐尔没卖,代表整个犹太民族送给了杰罗德。”

“天啊。”刘天生被廖家珺的情绪感染了:“我过去以为,这种故事只在电影和小说里存在,原来现实中也有!”

廖家珺微微一笑:“而且现实更精彩!”

就在廖家珺疯狂研究传说中的杰罗德的同时,真正的杰罗德苍浩正在站粤味楼外感慨人生。

“人生真特么好玩!”苍浩一个劲摇头:“走了这么久,竟然回到原点,仍然特么的是一座丛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