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我做人就是这么狠/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愧是艺人的老板,自身就是一个演技派,魏君子斩钉截铁的告诉苍浩:“初晴想解约可以,按照合约,少一分赔偿都不行!”

“你不亏本。”苍浩喝了一口咖啡,悠然道:“昨天晚上,你让初晴去接待客人,结果客人在初晴的饮料下了药。我要是没说错,你从客人那里已经收到好处了……”

“废话!”魏君子打断了苍浩的话,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毫不在乎的承认了:“你知不知道,我拿了人家客人的钱,结果初晴特么半路上跑了。人家客人现在要我赔,我今天一天就是忙着处理这事,整了半天初晴是被你给救走了。”

苍浩冷冷的提醒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了?”

“艹!别跟我提法律!”魏君子满不在乎的道:“告诉你,我手下艺人陪过的客人多了,搞法律的也不是没有。要是把这些人的名头报出来,吓破你的狗胆!”

“哎呦,黑白两道通吃吗,果然厉害。”苍浩微微一笑,满不在意的道:“其实,如果跟你讲法律,我反而束手束脚!”

“怎么的?你想跟我玩**?”魏君子霍然站起:“告诉你,我现在一个电话,十分钟之内就一百人过来砍你!”

“我信!”苍浩点了一下头:“但我可不是要跟你玩**!”

“什么意思?”

“北郊棚户区的霸道帮你应该知道吧?”苍浩不用魏君子回答,自顾自的道:“如果你知道这件事,也就会知道我这个人做事方式,我从来不在意使用暴力,甚至对暴力还有些渴望!”

“你……”魏君子还真听说过北郊棚户区的事,更知道苍浩战力无匹:“你吓唬我?”

“是你在吓唬我。”苍浩说着,又喝了一口咖啡:“不要用**来吓唬我,我保证把他们全干到之后,然后再找到你。你最好祈祷他们能杀掉我,这样你不会落得非常凄惨,不过这个几率实在是太低了。”

魏君子面部肌肉不住的抽搐起来:“你……想怎么样?”

“我想怎么样,要看我当时的心情,也要看我放倒你找来的那些**是不是费事。”苍浩呵呵笑了笑,淡淡然的说道:“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案例,比如用一百五十毫升的大容量针管向你的颈部动脉注射一管空气,你不会马上死掉,但血液会在空气作用下凝结,从动脉扩撒到头部和心脏,你的浑身上下会疼痛难忍,感觉麻木,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重压着。如果你身体素质不够好,三十分钟左右,就会死于气体栓塞。”

这样一番话如果从别人嘴里说出来,感觉就像是网上看来的奇闻异事,但从苍浩的嘴里说出来却让人感觉如此真实,连周大宇都怀疑苍浩是不是真的做过这样的事。至于魏君子更是脸色惨白:“你……你吓唬我?”

苍浩没在意魏君子的质疑:“这是比较仁慈的方法。”

魏君子吓了一跳:“仁慈?”

“不仁慈的方法吗……相信你是听说过凌迟的,百度一下你就可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百度绝对不会告诉你一个很重要的细节。”苍浩说到这里,非常轻松的笑了笑,倒好像是在讲一个很好玩的事:“普通的凌迟只是让你感到肉体上的极端疼痛,而我会把你的眼睑割下来,再把你的头部固定住,这样你就不得不亲眼看着自己的皮肉一点点的离开自己的身体,想要闭上眼睛不看都做不到。生理上的极端疼痛和心理上的极度恐惧叠加一起,一般来说,普通人只要二十分钟就会发疯,这个时间刚好够我割完肱二头肌、肱三头肌和肩胛提肌,正准备向胸大肌下手……别怪我搞得太慢,我这人干活就是细致!”

“老子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别拿有的没的东西吓唬我!”魏君子嘴上不在乎,身体却不禁微微发抖:“我魏君子可不是一般人……”

“当然不是一般人,伪君子吗。”呵呵一笑,苍浩缓缓说道:“你不是要让**来灭我吗,你现在只需要打一个电话,让这帮人赶紧过来,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被苍浩看着,魏君子好像胸口被压了一块石头,有些喘不过来气:“你想怎么样?”

“一万块。”苍浩重复了之前的数字:“我告诉你,本来我一分钱不打算给你,不过我这个人恩怨分明,你在网上给我造势这事我感谢你,这一万块权当是酬劳了。”

“你……你够狠!”

“我做人确实挺狠。”苍浩又是笑了笑:“不够狠的话,我敢跟你谈吗?”

魏君子一时没出声,过了许久,长呼了一口气:“好吧……”不知道为什么,魏君子从没有感受过这样强大的压力,不得不妥协了:“一万块就一万块吧,就当是交朋友了。”

“我身上没带现金,改天给你。”

“那不行。”魏君子摇摇头:“一万块,都不够我吃顿饭的,你好意思还拖欠?”

“那你说怎么办?”

“压点东西吧……”魏君子眼珠转了转,提出:“你这块表好像挺值钱的,不如压在我这!”

“不行。”苍浩非常果断的拒绝了:“这块表值不值钱不说,对我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绝对不能给别人。”

“看你说的,我又不要,只是压我这两天。”魏君子倒是识货,觉得这表很不错,可以拿出去炫耀一下:“要是掉了一颗螺丝,我加倍赔给你!”

“这……”苍浩有些犹疑,不像刚才那样强势了。

“喂,苍经理,我已经让了很大一步了,你要是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咱们以后还要不要再谈其他生意了?”魏君子打定主意,要把这块表借来用两天:“说来也巧,初晴的合同,我刚好带在身上。”

说着,魏君子把合同拿出来晃了晃:“只要你一句话,合同立即归你。”

“好吧。”既然事情都已经谈到这个份上了,苍浩只好无奈的摘下表交给魏君子,又把合同拿了过来:“再没有其他的了吧?”

“合同一式两份,我一份,初晴一份,既没做公证,也没在其他地方备份。”魏君子爱不释手的把玩起了那块表:“苍经理,你说我伪君子也罢,真小人也好,但我这个人是讲信义的。不管怎么有什么冲突,既然协议达成了,我肯定要履行,绝对不会再在合同上搞事的。”

“好吧。”苍浩无奈的同意了:“明天就把表给我送回来,要是上面多了一条划痕,我就在你身上开条口子。”

魏君子点点头:“没问题。”

跟魏君子告辞以后,周大宇好像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战,不住的喘着粗气:“老大……浩哥……你刚才跟魏君子说的那些事,会不会真的做过?”

“什么事?”

“就是凌迟什么的……”

“干过啊!”

周大宇吓了一跳:“啊?”

“干过才怪。”苍浩白了周大宇一眼:“你就当故事听听得了,别真当回事!”

周大宇松了一口气:“哦。”

苍浩和周大宇都不是知道的是,魏君子其实没说谎,昨晚的事情给魏君子带来很大麻烦。

有两个老板看上了初晴,给魏君子拿了一笔钱,魏君子这才让初晴去陪酒。

结果初晴半路上跑了,现在那两个老板要求魏君子加倍赔偿,魏君子跟苍浩和周大宇分手之后,就赶去跟对方谈判。

魏君子身上之所以带着初晴的合同,就是考虑到如果对方开价太高,索性就用某种形式把初晴转到这两个老板旗下的公司。至于他们安排初晴做些什么,魏君子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没想到的是,跟苍浩一番谈判,魏君子经受不住强大的心理压力,竟然把合同交了出去。

唯一的筹码没了,魏君子心里忐忑不安,也不知道该跟对方怎么谈。

说起来,这位伪君子还真有点运气,双方刚刚刚落座,魏君子正要开口说话,警察来了。

原来,这两位老板涉嫌一起刑事伤人案,被刑事侦查局给逮捕了。

负责侦办这个案子的是廖家珺,虽然魏君子跟案子本身没关系,但因为当时跟两个老板在一起,所以也被带回警局例行询问。

询问之前,魏君子把身上所有东西都交了出来,等到询问结束,警方也就让魏君子回去了。

廖家珺把魏君子的东西取来,刚刚交还到魏君子的手里,突然注意到其中有一块表:“这是什么表?”

“我也不知道什么牌子。”魏君子十分牛B的道:“我前些日子去欧洲玩,看着这表挺漂亮就买下来了,也不贵,二十来万。”

同样一件东西,在懂行和不懂行的人看来是完全不一样的,张蔚华和王维维这种人只知道盲目追求名牌,却不知道名牌背后蕴含的文化。

廖家珺可不一样,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就发现这块手表绝不普通。

只是她也认不出来这表是什么牌子,上面一大串外文也看不出来是哪国语言,廖家珺把表翻来覆去看了看,发现表壳背面刻着密密麻麻一大段外文。

“你知道这都是什么意思吗?”

“不知道。”魏君子把头摇得像拨浪鼓:“警官要是喜欢,这表就送你了。”

魏君子之所以这么大方,是因为吃定了廖家珺不可能公然收礼。

如果碰上了不要脸的人真敢把这块表要走,魏君子就只能另想办法应付苍浩那边了,他现在只想尽快离开警局,多待一分钟都浑身不舒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