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亮瞎了我们的钛合金狗眼/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首先吗,我觉得杨经理说的很有道理,无论是人脉、资源积累还是经验方面,苍浩确实无法承担这样重要的工作。不过嘛……”井悦然倒是谁也不得罪,先是肯定了杨旭飞的观点,随后马上站队到了姚军辉一边:“强拆补偿,苍浩能给公司节省二十万,说明这个人的廉洁程度是可靠的。”

杨旭飞一愣:“你……区区二十万能说明什么,拆迁补偿涉及到上亿的资金!”

井悦然好像没听到杨旭飞的话,自顾自的道:“还有,姚总刚才说的很有道理,新人没有机会表现自己的才干,也是导致公司过去万马齐喑的原因之一。所以,我支持公司给新人更多的机会,可以让苍浩负责这一次拆迁工作。”

“悦然说的挺有道理。”曹雅茹笑了笑:“那么就让苍浩负责吧。”

杨旭飞忙道:“我反对!”

姚军辉重重哼了一声:“曹总都作出决定了,你还敢反对?”

陈广龙也道:“你是不是觉得公司应该姓杨,而不是姓曹?”

“我……”杨旭飞意识到自己反对无效,只好不说话了。

“散会。”曹雅茹懒得听这帮高管吵架,直接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刚进门就抓起一个杯子用力摔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把夏明琪吓了一大跳,胸前的两个大白兔都跟着跳了跳。她今天刚好没穿文胸,结果两粒宝石在衬衫里也跟着弹跳起来,差点从纽扣之间探出来。

咽了口唾沫,夏明琪胆战心惊的问:“曹总怎么了,生这么大气……”

“没事,你出去吧。”曹雅茹打发走了夏明琪,看着办公室的门关上,冷冷一笑:“好啊,苍浩,看起来你铁了心要跟姚军辉站队了!”

“不管怎么说,咱们两个青梅竹马长大,当年你们全家甩下我去移民,我不怪你们。但眼下是个人都知道,姚军辉的野心是什么……”曹雅茹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繁华的城市,自言自语道:“你不帮我把公司搞好也就罢了,还帮着外人一起对付我,好啊,苍浩,原来时间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竟然把你变成今天的样子!”

曹雅茹生气,杨旭飞更生气,刚一回办公室就破口大骂:“那个苍浩算什么玩意,竟然能负责这么重要的工作,我看姚军辉是昏了头吧!”

“姚军辉没昏头,算计的很明白,如今苍浩是他重点培养的亲信。”张培顺一直跟在杨旭飞屁股后面,长叹了一口气道:“如果苍浩有好处,自然少不了他那份……”

“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姚军辉提出拆分项目部,原来是打算跟曹总利益交换。”冷冷一笑,杨旭飞又道:“把新的项目部交给曹总主管,让曹总安排自己亲信负责拆迁,麻痹,姚军辉这算盘打得挺精啊!”

“我挺奇怪……”侧着脑袋想了想,张培顺非常不解的道:“井悦然平常是不参和这些事的,这一次为什么要帮着姚军辉说话?”

“井悦然是个人精,她已经看出来了,姚军辉日渐势大,这一次对拆迁工作志在必得。所以她就做个顺水人情,没准还能从姚军辉那里得到什么好处。”重重哼了一声,杨旭飞气呼呼的道:“这该死的娘们!”

“没准姚军辉能认她当干女儿呢!”

“那是不可能的。”杨旭飞摇摇头:“公关部有两个脏蜜,靠着公司的资源在外面认识了一些人,吃喝穿戴都有人供着。但井悦然不一样,这两年游走在各种男人之间,可从来没谁能真正靠近她。”

“要说,她平常在外面,什么银行家、地产商、各类高官可是没少接触,这女人眼界可是真挺高的……”

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打开,杨旭飞手下一个副经理兴冲冲跑了进来:“听说没有……”

“听说什么听说?”杨旭飞瞪了对方一眼:“进来之前不知道敲门吗?”

“对不起,我忘了……”副经理不太好意思的笑笑:“这事主要是挺搞笑……电梯不是坏了吗,安保部两个保安看见,苍浩和井悦然在楼梯间亲热。”

“什么?”张培顺吓了一大跳:“真是亮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井悦然跟苍浩亲热?井悦然得什么病了?”

“是啊。这是万万没想到的,所以我进来告诉你们。”摇了摇头,副经理感慨:“井悦然可是咱们公司的白富美,怎么就这么被苍浩给推倒了呢!”

“的确挺意外啊……”杨旭飞摸了摸脑袋,有点惊讶的道:“井悦然挑来挑去这么多年,最后定情一个小员工……这家公司到底是肿么了!”

“我估计吧……”副经理一边寻思着,一边缓缓分析道:“井悦然这些年,见到了各路权贵,知道他们的生活很复杂。所以,她想要一段简单纯粹的感情,于是选择了苍浩。虽然说苍浩级别低,可她本来就不差钱,只要她在事业上多帮衬一下,等到把苍浩培养起来,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还不是她怎么说怎么算?!”

“那倒是。”杨旭飞点点头:“她现在觉得苍浩前途远大,就急忙先行投入了。虽然说这种事情过去也有,男人发达之后却一脚把女人踢开,不过井悦然可不是一般人,苍浩是玩不过她的。”

“难怪今天井悦然支持苍浩。”长呼了一口气,张培顺非常感慨的道:“原来有这么一档子事,真正的原因在这里面!”

“妈的!”杨旭飞垂头丧气:“以后我们的对手就更多了!”

仅仅是井悦然扭了脚,苍浩帮忙按摩两下,就这么简单一件事,被演绎成了苍井恋不说,还被人从中分析出这么复杂的利害关系。

也不知道井悦然作何感想,反正苍浩听到这消息的时候,还是非常惊讶的:“我……跟井经理在楼梯间亲热?”

“可不是吗。”大喇叭周大宇又开始广播了:“人家说,正因为如此,井悦然才在高管会上支持你。”

苍浩更惊讶了:“你们把我当成什么人了?鸭子?”

刚好,刘亚南走了过来,一脸神秘的笑容:“苍浩,恭喜你,上面决定让你负责拆迁了。我当时可是投了赞成票的,发达了别忘了兄弟我……”顿了一下,刘亚南话锋一转:“话说,你小子可真行啊,不声不响的把井悦然给推倒了!”

“我……”

没等苍浩解释,刘亚南自顾自的道:“井悦然是公司排得上的美女,又有钱,你小子真是艳福不浅!”

“亮瞎了我们的钛合金狗眼啊。”周大宇一边摇头,一边感慨:“咱们平常跟公关部没啥接触,我跟那边人说过的话总共不超过十句,话说浩哥你到底怎么勾搭上井悦然的?”

苍浩非常无奈:“我没勾搭她……”

周大宇更惊讶了:“那是她勾搭你?”

“我……对,是她主动表白的。”点了点头,苍浩非常感慨的道:“本来我这人平常是很低调的,没想到还是被井经理给发现了。这做人啊,就应该像金子一样,走到哪都会发光,我这么拉风我自己也没办法啊。”

这一起绯闻,马上变成了苍浩的装B舞台,装到后来,连周大宇都听不下去了:“井经理真的对你一往情深?”

“是啊。”苍浩点点头:“其实我这个人很挑剔的,不过井经理各方面条件都不错,虽然在我的追求者当中并不是特别出众,考虑到我们两个毕竟是同事,我也就勉为其难了。”

“怎么难道你还有其他选择?”刘亚南目瞪口呆:“井经理相当不错了,你要是还想选择其他女人,那可真是病得不轻!”

“不能这么说。”苍浩抬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花板,怅然说道:“咱们公司,出门往左转是一家足疗,往右转是一家歌屋。前几天,歌屋被扫黄了,足疗却正常营业。如果当时你去了歌屋,这会肯定在拘留所。但如果你去了足疗,今天还可以继续做大保健……所以说,选择对于人生是非常重要的。”

苍浩这么一装B,真事也变得像假事,结果刘亚南对苍井恋反而不怎么相信了。他很想岔开话题,免得有风言风语传到井悦然那里,搞得同事之间没法相处,于是他转而说道:“你现在负责工作这么重要,外场应酬也多,我看应该买块好表。”

“其实这表真挺不错。”苍浩抬起手腕,把那块伦斐尔给大家看:“尤其对我有重要的纪念意义,这是任何名表都比不了的。”

刘亚南很好奇:“什么纪念意义?初恋送你的?”

“那倒不是。”苍浩深深一笑:“这块表让我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又不应该做些什么……张蔚华那种女人不识货,我也没办法!”

当时苍浩是没有办法,才把表临时押在魏君子那里,本来很担心中间出点什么状况。现在表既然平安还回来,苍浩也就放心了,只是没想到廖家珺依然在契而不舍的调查这块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