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一块特殊的手表/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几天,廖家珺度日如年,每天上班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菁华大学外语系打电话,询问高伟教授是不是回国了。

终于,今天早晨,高伟教授恢复上班了。

知道有一个女警察总是找自己,高伟特意推掉了所有工作,专门留出时间接待。

“首先,这块表确实是伦斐尔……”高伟首先肯定了系主任的分析,随后详细分析起了表壳背后的字:“这些话分为三段,第一段是《塔木德经》的一段铭文:人性之间潜伏着罪恶的根源。《塔木德经》是犹太教的经典,也可以说是犹太人智慧的总结。第二段话,我们系主任的分析没错:邪恶盛行的唯一条件,是善良者的沉默;至于第三段话,看起来是赠言:赠与义人杰罗德。”

“杰罗德?”廖家珺身子一颤,她先前的分析是正确的,这块表果然与传说中的雇佣兵之王杰罗德有关。

“义人,是以色列建国后,敬称那些曾经帮助过犹太民族的人。”顿了顿,高伟非常感慨的道:“伦斐尔不愧是世界第一表匠,这么大的一块表壳,竟然能刻下这么多字。光是凭这工艺,这块表显然是无价之宝啊。”

廖家珺急忙问:“还有什么其他的吗?”

“结合三段话分析,应该是这个叫杰罗德人,曾经为犹太民族做出了什么贡献,伦斐尔亲自制表表示感谢。”高伟哪里知道杰罗德的故事,只是说道:“我觉得,表带上应该还有其他线索,但从你提供的照片,我只能看出来这些。”

“谢谢,非常感谢你。”廖家珺非常激动,差一点亲上高伟一口:“你果然是专家!”

高伟有点好奇:“这到底是什么案子啊?”

“没什么。”廖家珺又说了声再见,就急匆匆的告辞了。

从廖家珺第一次接触到杰罗德的资料,就对这个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很想找到这个人。

既然杰罗德是华夏人,很有可能是回国了,如果潜心调查或许会线索。

但这个国家有十三亿人,庞大的领土,想要找一个人出来又谈何容易,这需要国际刑警和地方警务部门全力配合,把各自掌握的信息全部拿出来或许才可能拼凑出线索,但也仅只是一种可能。

更重要的是,这又是不可能的,一则是没有人能做这么庞大的协调工作,二则是很多人基于特定的原因,希望杰罗德就这样消失,再不出现。

万万没想到,如今杰罗德的表竟然落到了自己的手里,那么也就意味着可能找到杰罗德。

“看来杰罗德做纳粹猎手的传说是真的。”廖家珺发动警车,直奔君子广告公司而去。

毫无疑问,这块表肯定不是魏君子的,也不知道魏君子从什么地方得来的。要说魏君子做过纳粹猎手,如同凤姐看《二十四史》一样搞笑。

廖家珺很快就到了君子公司,一进门就问:“魏君子在哪?”

公司只有一个工作人员,看到一个女警察闯进来,登时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一指经理办公室:“在那……”

廖家珺懒得废话,冲过去一脚把门踹开,结果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魏君子赤身果体的站在那,一个模特弓腰扶着办公桌,高高的撅起屁股对着魏君子。

魏君子搂着模特肉乎乎的身子,刚把裙子撩起来,扒掉了文胸,正准备对着肥白的大屁股发起攻击。

看到警察闯进来,魏君子吓坏了:“她……她已经满十八岁了……”

“见鬼。”廖家珺满脸黑线,丢过去一句:“赶紧把衣服穿好,我有重要的事情问你……”

随后,廖家珺转身出去,把办公室的门关好。

马上的,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了十来分钟,廖家珺觉得两个人的衣服差不多穿好了,重新打开门回到办公室,却只看到模特一个人。

廖家珺一愣:“魏君子呢?”

“他跑了……”模特穿上了一件旗袍,头发依然有些凌乱,指了指窗口:“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廖家珺气得直跳脚:“你……为什么让他跑了?”

“我又拦不住他。”模特懒洋洋的道:“反正我是没犯法,想要抓我的话,随便你!”

“我抓你干什么!”廖家珺长叹了一口气,想来这个魏君子是干多了见不得人的事,以为自己这是来抓人了。

他跑的速度太快,连裤衩都跟不上了,廖家珺望了一眼发现,魏君子脏兮兮的内裤还摊在办公桌上。

已经到手的线索,就这样溜走了,廖家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模特满不在乎,掏出一根烟点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廖家珺。

廖家珺走过去,抬手就是一记耳光。

模特一声惨叫:“你为什么打我?”

“我替你父母打你!”廖家珺气势汹汹的道:“你父母把你养大,不是让你被潜规则,在办公室让男人占便宜!”

“我特么乐意!”模特站起身,挑衅的道:“魏君子刚给我买块表,怎么的,你嫉妒?”

廖家珺又是一记耳光,随后把自己手腕上的表给模特看:“有些东西不一定要潜规则才能得到!”

模特一看,发现廖家珺的表比自己贵,登时更怒:“我……我要投诉你!”

“随便。”廖家珺冷冷一笑:“我告诉你,警务督办那里关于我的投诉,一个档案柜都装不下。欢迎你去投诉,不过什么时候轮到处理你的投诉,估计你有生之年可能等不到了!”

模特傻眼了:“啊?”

“我叫廖家珺,记住我。”冷笑一声,廖家珺转身离开了君子公司,随后拿出手机,先后给几个同事拨打过去。

他们在演艺圈里有些眼线,廖家珺让他们查一下,魏君子会去什么地方。

到了晚上,消息终于传来,魏君子跑路去泰国了。

再说苍浩这一边,临近下班,刘亚南宣布了一件事:“晚上曹总请咱们市场部吃饭。”

曹雅茹有时会请个别部门全体吃饭,这是收买人心的一种手段,因为是在饭桌上,大家比较放松,也容易透露出一些信息给曹雅茹。

反正有饭吃总是好的,尤其是曹雅茹请客规格都挺高,所以大家都挺高兴,却没料到饭桌竟然会变成曹雅茹和苍浩之间的战场。

请客地点在火红海鲜酒楼,曹雅茹包了一个包房,市场部五十多人全来了,坐了四个大桌。

正中的桌子坐的都是重要的人物,包括曹雅茹、刘亚南和业务主干。

按说苍浩应该坐到其他桌子那里,但升职之后,就有资格坐在这了。

很快的,服务员把餐前汤送了上来,曹雅茹笑着对大家道:“这段时间,大家工作都很辛苦,成绩是有目共睹的。这顿饭,既是我犒劳大家,也是对大家的激励。”

“在曹总的领导下,我相信公司一定会越来越好。”刘亚南说着,带头鼓掌起来。

苍浩懒洋洋的也拍了几下巴掌,同时心中五味陈杂,此时,曹雅茹跟自己的空间距离还真拉近了,只隔着两个人。

但两个人心理上的距离依然遥远,原因何在,如果当初苍浩留下来,没有跟着父母移民,如今的两个人是否会有不一样。

因为不在公司,所以曹雅茹没穿职业套装,上身是一件黑色的紧身吊带上衣,下面是低腰紧身蓝色牛仔裤,浑圆挺翘的屁股紧绷绷的曲线十足。

臀部虽然肥硕,偏偏腰肢细细的,臀部也正因为细腰而显得更为性感。

当曹雅茹起身向大家敬酒,甚至能清晰看到迷人的内裤痕迹。

她脚上穿了一双粉色细高跟凉拖,露出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如此性感再加上完美的气质,简直是女神一般的存在。

苍浩有点难以相信,眼前这个曹雅茹,竟是自己儿时的玩伴。

过去的曹雅茹满脸雀斑,是真正的长平公主,胸前平,后面平,连脸都很平,不用化妆都能去演韩剧,因为里面全是这种饼子脸。

而且那时的她还是个假小子,打架比苍浩都厉害,就像她自己说的一样,很多次还是她保护了苍浩。

但是,有时苍浩自己偷偷跟朋友们出去玩,她就会哭哭啼啼责怪苍浩为什么不带自己。

苍浩低声嘀咕了一句:“还真是女大十八变……”

曹雅茹似乎听到了苍浩的话,马上问了一句:“苍浩你说什么呢?”

“我是说曹总今天真漂亮。”苍浩抬起头,面无表情的恭维道:“让我想起韩国明星河莉秀。”

周大宇嘀咕了一句:“河莉秀……好像是变性人吧?”

也不知道曹雅茹有没有听到周大宇的话,反正曹雅茹脸上云淡风轻:“说到苍浩,近期表现非常好,值得表扬。”没等大家有所反应,曹雅茹又说了一句:“还有,我听说,你跟公关部井悦然在谈恋爱,不知道是真是假?”

苍浩一脸的黑线:“其实吧……这都是个误会……”

曹雅茹根本不让苍浩解释,直接就道:“悦然是个好女孩,希望你好好珍惜她,如果你敢对不起她,别说我都不会放过你!”

这话语气有点怪异,搞得气氛也有点怪异,刘亚南急忙出来打圆场:“苍浩,既然你有女朋友了,是不是应该先干一个?”

说着,刘亚南给苍浩倒了一杯酒,不过苍浩并不想喝:“你还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出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