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我的前任是极品/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让我说吗?”曹雅茹似笑非笑的看着苍浩,缓缓说道:“首先我要恭喜你,其次吗,你不是挺喜欢炒作吗,我觉得你跟悦然这事就可以拿来炒作一下,帮助公司扩大知名度。”

苍浩脸上黑线更多:“有炒作价值吗?”

“当然了。”曹雅茹点点头,很认真的道:“不过苍井恋不太合适,容易让人联想到苍井空,所以我建议你改个名,叫苍烧。”

苍浩一愣:“这是什么名字?”

刘亚南正要给曹雅茹倒酒,听到这话,动作定格在那里。

“那样就可以叫燃烧恋,多好听啊……”曹雅茹依然是似笑非笑:“完全可以比美演艺圈的锋柏恋!”

“我……”

“怎么?不愿意?”曹雅茹微微一笑:“那就改姓吧,叫深浩……深井恋,多美的名字!”

苍浩气得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发作,只能低声嘀咕一句:“曹雅茹你这深井冰!”

曹雅茹提高了声音:“大家认为我这个提议好不好?”

曹雅茹说好,哪里有人敢不说好,马上包房里就“好”声一片,连周大宇和刘亚南都不得不跟着拍了两下巴掌。

苍浩深吸了一口气:“那个……井经理确实挺不错,不过我觉得我们俩不合适。”

“怎么的?”曹雅茹脸色一变,有点火大:“井悦然是公司之花,你也不看看自己,你算什么?井悦然那里配不上你?”

“她是白富美,我是矮穷挫,她是高管,我是员工……她积极上进,我是万年的咸菜。”

“看来你对自己倒是有清醒的认识。”曹雅茹冷冷一笑:“你们是女强男弱,倒也不错,眼下这社会不就这趋势吗!”

“可我们还是不合适……因为吧……”苍浩张嘴就道:“因为我阳痿!”

一语出口,满座皆惊,周大宇低声问了一句:“老大你还有这病呢?”

苍浩白了一眼:“闭嘴!”

“哦。”

“那我倒要对你表示几分敬意了。”尽管涉及到了这样的话题,曹雅茹却丝毫没有尴尬:“这段时间来,你身残志坚,坚持工作,实在难得!”

包房里又响起一片掌声,其实大家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鼓掌,反正顺着曹雅茹的意思就对了。

苍浩冷冷的看着曹雅茹,也没说话,潜在的意思是:“我是不是真的阳痿,你还不知道吗?”

曹雅茹也看着苍浩,目光的潜台词是:“你要是敢说出来咱俩其实认识,你的麻烦就大了!”

两个人目光交汇处,似有“噼啪”的电流声,随时都可能引爆火药。

刘亚南终于从定格中回过神来,急忙道:“菜都上来了,大家赶紧吃吧!”

随后,刘亚南低声问了苍浩一句:“你到底怎么得罪曹总了?”

苍浩好像没听到刘亚南的话,高声问道:“曹总别光说我了,说说你的感情生活吧,有男朋友了吗?”

苍浩这话一出口,包房再次鸦雀无声,苍浩这胆子可是不小,竟然问总裁这么隐私的问题。

“目前还没有……”曹雅茹微微一笑:“不过,我小时候倒是认识一个男孩,我们两个关系很不错。他总是给我买很多好吃的,说只要我能吃胖了,以后除了他就没有别的男人要我了……今天,我还好,他倒是有点悬,烂泥扶不上墙的样子只怕很少有女孩喜欢。”

曹雅茹说的男孩当然是苍浩,这件事情也是真的,不过在场的众人不知道,否则会质疑苍浩不是已经有井悦然了吗。

马上有人点头道:“这男孩真是个渣男!”

至于这男孩怎么渣,他们也说不出来。

“我以前认识一个女孩,她的胸简直太平了……”苍浩说着话的同时,一直扫量着曹雅茹挺翘的胸部:“我那时就对她说,希望我们以后再也不要分开。她问为什么,我说分开之后,我就找不到这么平的胸了。”

“我小时候那个男朋友,有一次我被其他男孩约出去玩,回来后我问他你吃醋吗?”顿了顿,曹雅茹又道:“他竟然说吃,抓过一瓶米醋,一股脑的喝了下去!”

大家把目光一起投向苍浩,料定苍浩也有故事,果不其然,苍浩张嘴就道:“我小时候有个女朋友,她……她是南方人,吃豆腐竟然要吃甜的,竟然这么毁三观。兄弟们,豆腐脑必须应该是咸的啊!”

包房里一大帮咸党纷纷点头:“这倒是。”

“我以前有个男朋友,竟然喜欢吃五仁月饼……”顿了顿,曹雅茹接着道:“有一次,他非要做饭给我吃,却不敢杀鸡。只要把鸡用塑料袋抱起来,然后从六楼丢下去,一看鸡没死,只好又丢一次。也不敢杀鱼,只好把鱼放到冰箱里活活冻死,可是冻得太结实了,他用刀又切不动。”

众人再次点头:“真是人渣!”

曹雅茹长叹了一口气:“说起来,谁年轻的时候没爱过几个人渣呢!”

周大宇好奇问了一句:“曹总,那时……你多大?”

“十岁多点。”

“哦。”周大宇恍然大悟:“原来还是青梅竹马。”

苍浩这一次没再说话,而是拿出手机登上QQ,把自己的签名改了:“我前女友死得早,不知道该怎么爱别人。”

后来,曹雅茹偶然在公司员工群里看到这个签名,登时气炸了肺。

“今天晚上这顿饭吃的很值啊……”刘亚南呵呵笑了笑,又道:“听大家讲过去的故事,我的前任是极品,真挺有意思的。”

曹雅茹也觉得今晚有点过了,马上岔开话题:“关于棚户区原址上新建的小区,前期广告宣传一定要做好,这是你们市场部的工作。”本来谈的是工作,可曹雅茹再次把话锋对准了苍浩:“上一次的失误就是你搞出来的,这一次你有什么创意吗?”

“这个好办,先把售楼处修起来,然后……”咳嗽两声,苍浩缓缓说道:“找一帮模特,统一穿高开叉的旗袍,露出大白腿,然后套上黑丝。让她们站在售楼处门口,手里拿个小白手绢晃,冲着路上的行人喊:‘大爷进来玩吧,不要钱了!’我保证人气爆棚!”

曹雅茹阴沉着脸:“你这是卖楼,还是卖肉?”

“通过卖肉来卖楼,连广告词我都想好了:‘买房送老婆’。”苍浩耸耸肩膀:“到底是买了我们的房子附送一个老婆,还是为了送老婆才买我们的房子,那就看怎么理解了。”

“你这个创意倒是不错,不愧是炒作高人啊!”曹雅茹冷冷一笑:“应该说本性难移吧!”

眼见两个人又要掐起来,刘亚南赶忙打圆场:“今晚这菜真不错,尤其是这海参,太好吃了……”

周大宇纠正道:“这不是海参,这是海茄子。”

“哦。”刘亚南瞪了周大宇一眼,他的嗅觉是最敏锐的,从一开始就发现曹雅茹有意针对苍浩。正常的上下级之间根本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所以他怀疑曹雅茹和苍浩可能有些其他关系。

吃过了饭,众人纷纷起身回去,本来有几个人想跟曹雅茹一起走,借这个机会拍一下领导的马屁。不过,今晚的气氛太微妙,他们只能放弃这个打算,结果刘亚南指派苍浩:“你送曹总去提车。”

从饭店出来到停车场,要经过一条僻静的小巷,两个人一路无话,各揣心事。

刚走出没多远,从一个角落里突然冲出一个身影,手里拿着一把尖刀,喊了一声:“都别动!”

“劫财还是劫色?”苍浩指了指曹雅茹,懒洋洋的道:“劫财我没有,劫色你找她!”

曹雅茹本来吓了一跳,听到苍浩的话,下意识的骂了一句:“苍浩你特么够了吧!”

“是你够了才对!”苍浩转过脸来看着曹雅茹,一字一顿的质问:“今晚你翻腾过去那些事干什么?发牢骚?写剧本?我的前任是极品?”

曹雅茹双手叉腰:“怎么你自己干过的事情害怕别人知道吗?”

“我干什么了?有什么丢人的吗?”苍浩越说声音越大:“我不认为小时候的一些事情值得拿出来给别人当笑料!”

“苍浩你这一辈子都是笑料!”

“我怎么笑料了?”

“你天天如同一滩烂泥一样,从不知道积极上进,在公司混吃等死,你知不知道公司员工都怎么看待你这一次升职?”不用苍浩回答,曹雅茹直接就道:“大家认为你是给姚军辉捡肥皂!”

“你知道捡肥皂是什么意思吗?”

“这……”曹雅茹愣住了:“不知道!”

“不知道你还嘚吧什么?”轻哼一声,苍浩很是愤懑的道:“你给我听好了,我从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们两个从小一起长大,不要以为我想从你这里讨什么便宜!”

“要不是看在一起长大的份上,我早就让你开路走人了!”

“我工作成绩摆在这,你凭什么解雇我?”

“你有什么工作成绩?”冷冷一笑,曹雅茹非常不屑的道:“没错,你摆平霸道帮这事,确实算你本事。话说你在公司吃了好几个月闲饭,怎么说也该做点事情了!”

这个时候,劫匪扯着嗓子吼了一声:“够了!”看看苍浩,又看看曹雅茹,劫匪气愤的质问:“我还在这呢,你们有把我放在眼里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