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什么是颠倒是非黑白/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姚军辉往前走了两步:“当然是你了,大家刚才都看到了,你突然冲过来对苍经理大打出手。”

张培顺一怔:“我……”

刚好井悦然也在,非常不满的道:“张主管,刚才所有人都看到了,是你先动手殴打苍经理。不管有什么话好好说,何必动手打人,这可是大型企业啊,你有没有脑子啊?”

张培顺一指苍浩:“是他先打我的!”

“我们没看到苍浩打你,只看到你打苍浩了。”姚军辉走到苍浩面前,看了看苍浩的头,只见有点肿。马上的,姚军辉转回身来,看着张培顺质问道:“你怎么解释?”

“没错。”杨倩倩点点头:“刚才我正跟苍经理说话,张主管突然冲出来打人!”

“怎么回事?”说来也巧,竟然曹雅茹也来了,看着苍浩和张培顺,不满的道:“在公司打打闹闹,成何体统?!”

“曹总你要给我做主啊。”张培顺嘴角流血,面颊红肿:“刚才苍浩在办公室殴打我,还辱骂我,我才追出来打他的!”

曹雅茹质问苍浩:“为什么张主管会受伤?”

“我没骂张主管,也没打他,事情经过很简单,我想给公司介绍一个前台接待,熟料张主管不但不同意应聘,还出言不逊。说什么我狗戴帽子装人,给姚总当奴才换了个副经理的位子,让我别拿自己太当回事了!还说什么,我介绍来的人不知道是姚军辉哪个干女儿,公司才不收留这样的烂货!”顿了顿,苍浩又道:“然后我质疑张主管,你自己有是个什么玩意,再然后就出来了。熟料张主管被这句话刺激到了,疯狂追出来打我。”

苍浩如此公然颠倒是非黑白,偏偏说的又非常诚恳,假话跟真话一个样,张培顺气得说不出话:“你,你……你撒谎!”

曹雅茹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你解释一下张主管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他追出来打我,我还击造成的。”苍浩指了指自己的额头:“曹总你看,我也受伤了。”

姚军辉本来就看张培顺不顺眼,听到苍浩这些话,登时大怒:“张主管,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这些话什么意思?苍浩跟我是正常上下级关系,什么叫给我当奴才?还有,我有没有干女儿关你什么事,你当公司是什么地方,传播这种低级八卦?”

“我……我没说这样的话!”张培顺气得直蹦:“明明是苍浩先骂我,然后动手打我的,还倒打一耙诬陷我!”

“诸位……”苍浩一摊双手,很无奈的道:“我苍浩打架是什么样,大家都很清楚。如果我先动手殴打张主管,大家觉得张主管能站着跟我说话吗?如果不是张主管突然袭击,我会被打伤吗?”

谁先动手确实是一个问题,不过所有人都可以证明,确实是张培顺殴打了苍浩。

尤其杨倩倩,本是张培顺的手下,却也证明了是张培顺先动手,更增加了信服力。

再加上苍浩这番话说得非常有道理,瞬间让大家相信了苍浩是无辜的。

曹雅茹看着张培顺,非常不满的道:“张主管你还真是耀武扬威习惯了,一言不合对员工大打出手,我看是你太拿自己当回事了吧!”

姚军辉也跟着说了一句:“你在背后污蔑我的那些,什么干女儿的我不计较,你现在殴打苍浩这事该怎么处理?”

“我……我是冤枉的……”张培顺平常没少给其他员工乱扣帽子,如今反过来被人诬陷,觉得这滋味真不好受。看着众人众口一词,泪水模糊了双眼,张培顺差一点就当场哭出来。

曹雅茹看了姚军辉一眼:“姚总觉得这事怎么处理?”

“首先,张培顺给苍浩赔礼道歉;其次,张培顺写出万字检讨,在高管会议上公开检讨;再次,张培顺扣发一个月奖金……”姚军辉已经作出决定,然后才问曹雅茹:“曹总觉得如何?”

曹雅茹点点头:“我觉得这样可以……”

张培顺满脸悲愤的说道:“我真的是冤枉的,为什么你们不相信我,相信苍浩这个狗奴才!”

张培顺激愤之下,说起话来也不考虑措辞,结果这样一来更被别人抓住理了。

“张主管,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公司这么多高管都在,你竟然还对员工出言不逊。”重重哼了一声,姚军辉提高了嗓门:“你是不是以为我不敢解雇你?”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全愣住了,解雇高管和开除员工性质可不一样,要是张培顺因此被去职,这事情真就闹大了。

张培顺万万没想到,苍浩竟然如此无耻,颠倒黑白。一说全是他苍浩有理,自己好像成了十恶不赦的大坏蛋,可偏偏大家却又相信苍浩。万般无奈,张培顺只得冲着苍浩说了一声:“对不起……”

苍浩掏了掏耳朵:“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事情闹大了,张培顺不得不屈服,只能提高声音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才对嘛。”姚军辉满意的点点头:“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好好相处,大家还是好同事。”

张培顺擦了擦眼角,轻声抽泣了几下,那样子就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

姚军辉转而对苍浩道:“对了,你给公司介绍新的前台接待是吧,让她来我办公室吧,我亲自面试。”

苍浩是真不愿意让姚军辉见到初晴,搞不好初晴就会被姚军辉发展为干女儿,可姚军辉既然已经这么说了,苍浩又没办法拒绝。

就在这个时候,曹雅茹接到一个电话,走到旁边说了两句之后,回来告诉姚军辉:“就这么决定,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公司有工作你先处理吧。”

“好。”姚军辉点了点头,就吩咐苍浩把初晴叫过来。

苍浩陪着初晴去面试,临走之前注意到,曹雅茹的表情有些无奈,似乎像是不得不去应付什么人。

苍浩猜对了,给曹雅茹打电话来的是邹峰,之前邹峰已经好几次约曹雅茹出来吃饭,都被曹雅茹以各种理由推掉了。

今天,邹峰说要跟曹雅茹谈一下上次强拆的善后处理,邹峰是专门负责处理这起事件的,这一次曹雅茹实在没办法推掉,就只能答应。

好在眼下正是工作时间,只要简单聊上几句,曹雅茹就有借口告辞回公司。

于是,曹雅茹就穿着职业套装去赴约,邹峰约在公司附近一家法式西餐,见到曹雅茹进来,先是非常殷勤地把椅子往后拉了一下,等到曹雅茹坐下,又亲自给曹雅茹铺上餐巾。

接着,邹峰又问:“你喜欢吃点什么,这里的法式焗蜗牛非常好。”

彬彬有礼,体贴周到,邹峰的表现非常绅士。

曹雅茹微微一笑,说道:“我公司非常忙,恐怕没太多时间。”

“我理解。”邹峰点点头:“曹氏地产的工作越来越多,雅茹你又是事业型女强人,业余时间没太多的。”

“对了,强拆那事,后续如何?”

邹峰没有回答,而是说道:“再来个法式莳萝三文鱼吧,女强人应该多吃点三文鱼,对大脑很好的。”

曹雅茹无奈的笑笑:“你看着来吧。”

邹峰点了很多菜,包括餐前汤和饭后甜点,又点了一瓶红酒,这才回答了曹雅茹刚才的问题:“强拆那件事,造成的社会舆论影响非常恶劣,不过还好,通过我的努力,现在舆论已经平息下去了。”

曹雅茹微微点了一下头:“有劳邹市长了。”

“别叫邹市长这么见外,熟悉的人都喊我一声小峰,显得亲切。”邹峰对曹雅茹的称呼倒是很亲切:“雅茹没必要这么见外!”

“好吧……小……小峰。”这么亲切的称呼一个男人,这让曹雅茹非常不习惯,很费力的才说出口。

“我听说,你们那边已经跟棚户区居民达成补偿协议,那么这件事情也就告一段落了。”呼了一口气,邹峰有点无奈的道:“但这一次实在是无妄之灾,我了解过具体情况,其实责任不全都是你们公司的,那些棚户区居民也不知受什么人的指使,有意扩大事态。可是呢,没有办法,你们在舆论上太被动了,现在上面处理事情也要考虑舆论影响。”

“房产商和百姓发生冲突,不管到底谁是谁非,舆论肯定一面倒的骂房产商。”顿了顿,曹雅茹的语气更无奈了:“可惜手下做事不得力,权当花钱买教训了!”

“我早就听说了,过去的曹氏地产人浮于事,机构臃肿庞大,高管无能。”看着曹雅茹,邹峰用非常欣赏的语气道:“但自从曹总上任之后,公司上下焕然一新,我已经可以断言曹氏地产即将迎来辉煌!”

“我们企业的发展,还离不开政府的政策支持,以后邹市长给我们多讨点照顾政策,我曹雅茹感激不尽。”

“你们为地方经济发展作贡献,我们给你们保驾护航,这是互利互惠的。”邹峰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你为什么还叫我邹市长呢?”

“好……小峰,谢谢你。”

邹峰醉翁之意不在酒:“雅茹啊,咱们在一起,能不能只谈工作。”

“那谈什么?”

“这个吗……过几天有一场演唱会,别人送了我两张贵宾票。”顿了顿,邹峰试探着提出:“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你作为本地官员,肯定是以贵宾身份去的,媒体和公众焦点都在你身上。”一摊双手,曹雅茹接着道:“如果我跟你一起去,只怕会引起外界一些不必要的猜想。”

“那就让他们猜去好了。”邹峰说着,突然抓住了曹雅茹的一双柔荑:“雅茹,我对你是什么心意,难道你还不明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