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来钱的路子多的是/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曹雅茹急忙把手抽了回来:“我一直当你是好朋友。”

“除了好朋友之外呢?”

“仍然是好朋友。”曹雅茹淡淡然的道:“我们又不是同一个爹妈,总不可能成为兄妹,你说对吧?”

“其实我们还可以……”邹峰很想当场表白,可是看到曹雅茹冷淡的样子,只好把温馨情话咽了回去,转而道:“我曾见过曹志鸿先生,相谈甚欢,曹先生真是个豪爽的人,还曾给我讲过你童年的生活……”

“是吗。”

“他说,在你小时候,因为他忙于事业,就在母亲的朋友家长大。你还认了母亲的朋友为干爸干妈……”笑了笑,邹峰又道:“真是一个很温馨的故事。”

“是吗。”曹雅茹听到这话,心中一跳,回想起了苍浩,和寄住在苍浩家里的那些岁月。望了一眼邹峰,曹雅茹深深一笑:“在那个时候,干爸这个称呼还是很神圣的,不像现在这样。”

“能理解。”深吸了一口气,邹峰壮起胆子道:“雅茹,其实我……”

刚好侍者上来传菜,曹雅茹直接打断了邹峰的话:“菜来了,我们还是吃饭吧。”

邹峰无奈的耸耸肩膀:“好吧。”

曹雅茹只是简单吃了两口,借口公司有事,就匆匆回去了。

邹峰也没有办法挽留,只好亲自送到门前。

等到曹雅茹回到办公室,坐下来马上给夏明琪打了一个电话:“让苍浩来我办公室一趟。”

就在这个时候,苍浩刚刚给初晴办完入职手续,初晴直接就上班了。

周大宇远远看着初晴的黑丝大白腿,一个劲的咽口水:“老大,你真行啊,我以为咱们跟甘蔗西施没啥缘分了,没想到你竟然给弄到公司来了。”

“能不能别再提甘蔗西施了?”

“当然行。”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周大宇很小心地问道:“老大你是想泡她吗?”

“为什么这么说?”

“你那笔钱全都给她当了赔偿了,你要是不睡她一次,简直太亏!”

其实,周大宇说得倒是有点道理,不过这话怎么着都让人感觉猥琐。苍浩扫量着周大宇:“你还真是小头领导大头。”

正说着话,刘亚南过来了,笑呵呵的问:“聊什么呢这么激动?”

自从苍浩升职,刘亚南对苍浩的态度跟过去就不一样了,有点想要加入苍浩和周大宇的这个小团伙。

周大宇倒也没那刘亚南当外人,直接就道:“也没什么,就是浩哥最近损失点钱。”

“哦。”刘亚南根本不问是什么事,他可比周大宇稳重多了,换做周大宇,一定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看了看周围没人,刘亚南笑着道:“损失一点钱没什么,在咱们公司,来钱的机会多的是。”

周大宇急忙问:“难道最近有什么单子能抽点回扣?”

“你能不能想点正经的路子?”苍浩马上白了周大宇一眼,有些事情是心照不宣的,不应该公开说出来,何况刘亚南还是部门主管。

“回扣回扣,就想着回扣。”刘亚南摇了摇头,对周大宇有点鄙夷:“你就不能好好动动脑子,再说一次——来钱的路子多的是!”

周大宇急忙问:“讲讲。”

“比如说吧……”又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外人,刘亚南缓缓说道:“曹氏企业事实是一个集团,除了像其他地产公司那样有很多业务部门,下属还有很多公司。也就是说,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组织,越是庞大的组织,越能提供很多机会。”

“这个我知道啊。”周大宇傻傻的点点头:“还有呢?”

“比如说,咱们公司旗下有一家地产销售公司,就在咱们市场部楼下正对着的办公区。现在房企开发的房产,都交给专业销售公司进行销售,咱们集团有自己的销售公司,问题是咱们已经很长时间没开发过楼盘了。”顿了顿,刘亚南接着道:“销售公司根本养了一帮闲人,可这帮闲人那边一天到晚都很热闹,其他部门的员工经常过去套近乎。”

“对啊。”周大宇有点恍然大悟:“很奇怪,就算是张培顺那么牛叉的人物,经常也跟销售公司点头哈腰的。可他们实际上没什么权利啊,为什么要讨好他们呢?”

“这你就不明白了吧。”刘亚南呵呵一笑,问苍浩:“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苍浩叹了一口气:“如今买房子没谁用现金,大都是刷卡,所以销售公司那边配备着大量POS机,各个银行各种结算渠道的都有。”

听到这话,周大宇反而糊涂了:“那又怎么样?”

“咱们公司很多人都办了大额度信用卡,随随便便就五六十万的额度,这意味着他们只要花三十块钱手续费,就能去销售公司那边套现五六十万出来。而银行对信用卡有五十天免息期,他们只要把这笔钱去买理财产品,就算是收益最低的货币基金,几十天下来稳赚几千块钱。到时把理财产品一卖,还上信用卡卡帐后再继续刷,如此每月就多了几千元的额外收入。如果能办更大额度信用卡,赚钱自然也就更多了。”顿了顿,苍浩又告诉周大宇:“用银行的钱赚银行的钱,收益稳定零风险,他们自然要跟销售公司搞好关系。咱们公司管理混乱,是不是给你刷卡,其实就是主管人员一句话的事!”

周大宇终于明白了:“原来如此!”

“还是苍浩聪明。”刘亚南拍了拍周大宇的肩膀,笑着道:“所以我说了,这年头赚钱的路子多得是,就看你是不是肯动脑筋了!”

“我说嘛……”周大宇长呼了一口气,非常惊讶的道:“咱们公司很多岗位收入非常低,这么多年都没浮动过薪水,再加上之前公司前景不明朗,这些人一个个却全都不肯离职,而是留在公司不走,原来背后有这么多的好处……”

“算了,不说这些了。”刘亚南转而对苍浩道:“话说,你打了张培顺,可真是大快人心啊。”

周大宇急忙道:“明明是张培顺先动手打浩哥的。”

“你啊你。”刘亚南笑着摇摇头,没解释什么。

“有一件事我不明白……”周大宇用非常低的声音说道:“张培顺太不是个东西了,看样子曹总也不喜欢他,为什么不把他直接解雇呢?”

苍浩深深一笑:“曹总对很多人都不满意,甚至包括姚军辉,但她虽然是老板,事情也不是这么简单。”顿了顿,苍浩告诉周大宇:“即便是普通员工,如果公司在合同期内解雇,都要支付一笔遣散费,对这些高管给出的遣散费更要几倍甚至几十倍。而他们跟公司签订的合同期都很长,有的还是没有固定期限的长期合同,贸然解雇会给公司造成很大的开销,这还是其一;其二、这些高管在公司多年,积累了大量的人脉,他们不会一个人走,而是会带走一大帮人。就比如姚总,他肯定会把项目部和市场部的精干力量全都挖空,这样一来公司几乎成了一个空架子;其三、他们都掌握了公司大量的秘密,如果随便在外面说点什么,也会给公司造成很大的损失。”

“是这样。”刘亚南点点头:“所以大家只能长时间的斗智斗勇。”

三个人正说着话,夏明琪快步走了过来,对苍浩道:“找了你半天,原来你在这啊。”

“有事吗?”

“曹总找你。”夏明琪说着,望了一眼初晴,语气有点酸:“原来是在看美女啊,你可别让井经理知道。”

绯闻已经定型了,所有人看到苍浩,都会很自然的联系到井悦然。

说来很巧,当苍浩去到曹雅茹的办公室,刚好井悦然从里面出来。

她看到苍浩,笑着点了一下头算是打招呼,随后就迈着匀称的步伐离去了。从后面看去,两条美腿交错向前,裙子时而绷紧美臀,时而松开,煞是诱人。

毫无疑问,绯闻肯定已经传到她耳朵里,但她没有任何表示,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苍浩敲敲门,然后进到曹雅茹的办公室,曹雅茹看到苍浩直接就是一句:“你把张培顺打得挺惨的吗!”

苍浩面无表情的道:“是你他先打我的。”

“没有外人,你还是说点实话吧。”曹雅茹坐下来,看着苍浩冷冷一笑:“张培顺其人不是很聪明,但管理人事工作这么多年,有些道理还是明白的,大庭广众之下不会随随便便就那么冲动。你们两个之前在办公室,肯定是发生过了什么事,所以当时他才那么愤怒。”

苍浩笑了笑,没说话。

“我倒是没想到,原来你挺腹黑吗,巧妙的让张培顺吃了一个哑巴亏。”顿了顿,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道:“小时候的你可不是这样!”

“为什么还提小时候?”苍浩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我们之间只是工作关系,没有必要谈其他吧?”

“我谈的不是你的私事,而是我的……”曹雅茹扫量着苍浩,非常郑重的问了一句:“我的干爸干妈……他们怎么样?”

“他们……”苍浩没有办法不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已经过世了,是空难……很高兴你还惦记他们。”

“是吗。”曹雅茹听到这话,嘴角微微抽搐着。她尽量想要保持平静,却无法做到,最后,她只得站起身,背对着苍浩,看着窗外的风景:“其实……我已经猜到了,也有心理准备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