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风暴前奏/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起们来没外人,我跟你实话实说。”郭林长叹了一口气,非常无奈的道:“广厦地区**猖獗是在全国有名的,飞车党当街抢劫,色青行业猖獗……凡此种种,不一而足。高层对广厦治安非常恼火,不止一次严加训斥,百姓的怨言也很大。但这些年来,却一直都没有改观,邹市长应该知道原因。”

邹峰点了点头:“他们背后有保护伞。”

“我们警局前任局长死在工作岗位上,此后,一把局长的位子就空着,所有工作都由我们几个副局长暂代。”一边观察着邹峰的神色,郭林一边缓缓道:“按说,一个副省级城市,又是省会,这么重要的岗位不应该一直空缺。我估计,高层就是因为对广厦不满,正在寻找合适的人选。一旦人选问题解决,直接就会在广厦推进一场全面的打黑……当然了,这些都是我个人的推测。”

“你说的这些我明白。”邹峰默然片刻,突然问道:“就我经历的这个案子而言,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我说这些是想证明,虽然这只是一个看似普通的案子,背后牵扯的关系却太复杂了。没有雷霆手腕,就断然解决不了,因为造成这种现状的深层次因素仍在……”顿了顿,郭林一字一顿的道:“我听邹市长叙述的经过,看起来这个天雨楼是色青场所,肯定也是黑帮的地盘。这一次,他们的人竟然敢打市长,绝对不能就算这么算。但是,让谁来处理这个案子,结果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邹峰微微一挑眉头:“详细说说。”

“正常来说,整治色青场所,是治安支队的职责。但这恰好是全广厦最腐烂的部门,他们跟这些场所的老板勾搭成奸,要是让他们出面的话……”呵呵笑了笑,郭林接着道:“天雨楼会被封,还有一帮人会被抓,但我可以向你保证,用不了多久,人家就会恢复营业,这帮人也马上会被放出来。虽然你是市长,你也无可奈何。”

“我懂了。”邹峰长呼了一口气:“这背后有太庞大的利益链,也牵扯了太多的人,只怕我这市长也影响不了什么。”

“所以……”深吸了一口气,郭林试探着提出:“还是让李正伦局长来处理这个案子吧。”

李正伦也是警局副局长,按说级别跟郭林是平级,但是不同副局长之间的实权差距,那可是一天一地。

郭林任着一个闲差,李正伦却是实权人物,兼任刑事侦查局局长。

而这个刑事侦查局正是廖家珺工作的单位,属于市警局下辖的二级局。

正常来说,市局下属单位都是分局、支队或者处,二级局要比他们高半格,由此可见李正伦实力如何。

苍浩跟李正伦见过面,当初被带到警局之后,就是那个严令廖家珺放人的李局长。

很多事情的性质模棱两可,治安支队出面没问题,让刑事侦查局处理也可以。

郭林的这个提议很合适,因为李正伦的官声不错,邹峰点点头:“我看,我们不用等高层有什么动作了,有必要先行在广厦掀开打黑的序幕。”

郭林急忙问:“怎么做?”

“我看……是不是让李正伦来一趟?”

“邹市长你定。”

“好。”邹峰给李正伦打了个电话,刚好,李正伦在市政府处理一些工作,不到五分钟就来了邹峰的办公室。

“这个案子我们可以处理。”李正伦听到邹峰的要求,果断的点点头:“不过,如果治安支队那边发难,还希望邹市长帮我们多担待一些。”

邹峰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声:“他们?”

“治安方面的工作一直由孙勇副局长主管,治安支队也是他的嫡系部门……”顿了一下,李正伦很郑重的道:“今天晚上,我要是查封了天雨楼,等于是踹了孙勇的买卖。到时孙勇肯定要指责我越权执法,如果按照规章制度细究起来,我多少有点理亏。”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邹峰会意的笑了笑:“孙局长,今天在座就三个人,有些话我说的直白一些,出了我的口,入了你们的耳,再不要有第四个人知道。”

郭林和李正伦一起点了点头:“没问题!”

“咱们三个人都很年轻,跟那些等着退休的老家伙是不一样的,我相信你们二位都有着建功立业的愿景,至少也想要在仕途上能更进一步。”深吸了一口气,邹峰缓缓说道:“如果能把广厦治安扭转过来,就是我们最好的工作业绩。”

郭林和李正伦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点头,不过李正伦马上又道:“说是这么说,实际做起来……谈何容易!”

“当然不容易。”邹峰呵呵笑了笑:“如果容易做的话,广厦的今天就不会是眼下的样子,还轮得到你我出手吗?”

郭林听出了点什么,试探着问:“邹市长你是不是已经有计划了?”

“我个人吃点亏没什么……”邹峰说到这里,指了指嘴上的伤痕:“但是,我这个案子却也可以成为一个契机,深入整顿广厦警界。”

郭林急忙问:“应该怎么做?”

邹峰没有详细解释,只是吩咐李正伦道:“今天晚上,部署人马抄了天雨楼,不管是什么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带回去。然后连夜审问,这些人是什么身份、过去干过什么、有什么社会关系……能审出来多少就一样不落。接下来,治安支队那边肯定提出异议,到时你不要争辩任何事情,直接把所有人员全部移交给治安支队,也不要提我曾经被人打过。但你记住一点,人可以交,案卷不能交。”

“我明白了。”李正伦深深的笑了:“你这是要给孙勇设局。”

邹峰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长呼了一口气:“警局局长的岗位空了许久,我希望你们两个当中能走出一位,坐到这个位置上。”

“没问题。”李正伦立即站起来:“我现在就回去部署工作。”

李正伦回到刑事侦查局,立即召开全体会议。

廖家珺还在不眠不休的研究杰罗德,时常还会催促同事寻找魏君子,因为看起来魏君子是找出伦斐尔手表主人的唯一线索。

听说开会,廖家珺顶着黑眼圈就去了,进到会场之后却发现气氛不一样。

会场前面摆着两个箱子,所有人进入会场之后必须交出身上全部通讯器材,即便如此,李正伦还不放心,在会场四周布置了通讯***。

等所有人到齐,李正伦缓缓说道:“今晚有一场重要行动,从现在开始保持通讯静默,所有人留在这里候命,不许外出。如果有要上卫生间,必须三人以上同行。有谁敢违反,别管我李某翻脸不认人。”

这种情况在刑侦部门是常有的,不用想都能知道是秘密行动。

李正伦说过这些后再不出声,会场里没有任何人说话。

过了一会,所有警察开始领配枪和防弹背心,气氛非常压抑。

想到有可能办大案,廖家珺这个暴力女就感到非常激动,浑身血液好像都跟着沸腾起来,她做梦都想要抓到一个极度重犯,或许这一次机会真就来了。

然而,等到真正执行任务的时候,廖家珺却大失所望,原来是扫黄。

再说苍浩这一边,帮初晴简单包扎了一下,索性初晴也没受什么伤。

苍浩想把初晴送回去,初晴拒绝了,也没跟大家一起吃饭,自己回了家。

于是,苍浩就按原定安排请同事们吃饭,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亚南凑了过来:“有些话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

“请讲。”

“这一次你负责拆迁工作……”看了看其他同事,都在各自交流感兴趣的话题,没注意自己这一边,刘亚南才接着道:“这是个肥差,也是姚军辉力挺才能让你上位的,所以嘛……平常小来小去的油水无所谓,这一次你必须给姚军辉上供,否则我保证你用不了多久就会落马。”

刘亚南不愧是职场老油条,这个醒提的非常及时,苍浩点点头:“有道理。”

“还有就是政府那边……”说着,刘亚南又观察了一下周围:“正常来说,现在政府卖地多数时候是卖净地,拆迁搞完之后才把土地招拍挂,补偿款都是政府先掏腰包,等哪个开发商竞标下来,哪个开发商去建设。不过这一次棚户区改造不一样,地方政府有意要打造成亮点,所以从一开始就让开发商介入,补偿款也是我们开发商出。这样一来,就存在跟官员打交道的问题,他们那一份你也不能少了。”

“真麻烦。”苍浩听得有点头痛:“眼下杨旭飞那边盯得很紧,尤其是任何一笔款项都是从财务那里支出,杨旭飞想要追查款项去向是很容易的。不管这钱我拿出来干什么,只要不合规定,杨旭飞就有理由发难。”

刘亚南轻轻拍了拍苍浩的肩膀:“这就要考验你的智慧了!”

这个时候,周大宇也凑了过来,不过他没什么工作上的宝贵建议,心里想着的就只有玩:“等会你们还有其他事吗?”

刘亚南问道:“吃过饭就直接回家了,怎么你有事?”

“既然没什么事……”周大宇嘿嘿一笑:“咱们去做大保健吧。”

刘亚南对这个不感兴趣,说了一句:“你们聊吧。”就去跟其他同事说话了。

苍浩倒是好奇的问了一句:“去哪?”

周大宇张嘴就道:“天雨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