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又见廖家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来做个大保健,竟然碰上了和尚,更要命的是碰上了暴力警花廖家珺。

警花跟和尚打架倒是奇闻,放到平时倒是个很有料的八卦,问题是苍浩和周大宇很倒霉的被抓了个现行。

一个警察很认真的道:“他们是电视台来暗访的记者!”

苍浩大手一挥:“同志们辛苦了。”随后,苍浩转身就要走:“你们先忙吧,我们要赶回去写稿子,一定好好赞颂你们的辛苦和付出!”

廖家珺冷冷一笑:“拦住他俩!”

两个警察马上反应过来,抢先两步挡在苍浩和周大宇身前,晃了晃枪口:“老实点!”

“你挺牛啊!开始冒充记者了!”廖家珺走到苍浩面前,冷笑着道:“信不信我告你一个冒充国家工作人员招摇撞骗罪!”

“警官,请你学习一下法律,电视台工作人员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如果我冒充你,你才可以告我这个罪。”耸耸肩膀,苍浩非常无奈的道:“不过我冒充你难度也挺大的,因为我不会蹲着撒尿……”

话还没说完,廖家珺提起膝盖撞在苍浩小腹上,苍浩卒不及防,登时感到一阵剧痛,下意识的弯下腰来。

廖家珺打架很厉害,打人更厉害,专挑弱点下死手。

她揪住苍浩的衣领,自己转过身去,然后往前一躬身,一个过肩摔就把苍浩放倒在地。

苍浩躺在地上没起来,本能的一脚射向廖家珺胸口,廖家珺急忙后退两步:“要是你敢还手,我就告你阻碍公务!”

两个警察冲过来,立即把枪口对准了苍浩:“不许动!”

“你……”苍浩瞪眼看着廖家珺,非常无奈:“算你狠!”

“我当然狠!”廖家珺捏了捏拳头,发出一阵“咯咯”的响声:“你打架不是挺厉害吗,来,站起来,咱俩再过两招!”

“你都不让我还手,还怎么过招?”

“不能还手难道还不能挨揍吗?”廖家珺冲过去,再次抓住苍浩的衣领:“你给我站起来!”

“我不起来,就是不起来!”苍浩扯着嗓子喊了起来:“打人了!快来看看啊,警察打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廖家珺今天好像心情不好,格外的暴躁。

见苍浩赖在地上不起来,她索性一脚踢向苍浩的胸口,苍浩双手向外一推挡住她的脚,身体借势向后滑了两米。

周大宇壮着胆子说了一句:“有话说话,你干嘛打人!”

那个和尚也喊了起来:“这个女警察疯了,刚才一见我就打,不行,我要投诉,我要上访!”

客人们始终不敢说什么,但那些女孩却不管不顾,她们本来正在赚着钱,却被警察从床上抓起来,本来就憋着一肚子火。

见廖家珺对苍浩大打出手,这帮女孩纷纷嚷了起来:“警察有什么了不起,警察凭什么打人!”

“都给我老实点!”廖家珺厉吼了一声:“还反了你们了,都是女人,为什么别人可以本分赚钱,你们非得干这种下三滥的勾当!”

小婉刚好被带出来,她一直战战兢兢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做。可是听到廖家珺这句话,她神情突然变了,怆然一笑:“警官,要不是逼得没有办法,你以为我愿意干这个吗?”

“你……”廖家珺愣了一下,做警察这么久,她识人是有经验的,第一眼就觉察到小婉跟这里其他的女孩不一样。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冷冷的道:“我不想跟你废话,回警局再说!”

“我要是不跟你回去呢?”小婉看着廖家珺,双眼有些红肿,含满了泪水。

“那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廖家珺这话不出口还好,这么一说更刺激了那些女孩的情绪,一个个纷纷叫嚷起来:“我们要投诉,这个警察欺负人,我们弱势群体没办法活了!”

整个走廊登时嚷成了一片,有的女孩子抱头呜呜哭了起来。

眼见扫黄行动变成了南娼起义,其他警察赶忙维持秩序:“老实点!都别出声!”

然而,没人把警察当回事,吵嚷声越来越大。

天雨楼的一些工作人员也被抓了,借这个机会开始闹事:“我们要投诉,我们要找警务督办!”

警察根本无法压制场面,眼前人群越来越激动,嘴里的话变成了:“冷静点,别吵,有话好好说!”

七号指着廖家珺,哭着道:“我们是想好好说,这个女警察态度太恶劣了!”

刘天生看着眼前的场面,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对廖家珺道:“廖队,他们情绪太激动,我看你暂时回避一下!”

廖家珺终于没再对那些女孩发火,转而又去对付苍浩:“你给我站起来!”

苍浩非常固执:“我就不起来!”

这个时候,那个和尚又喊起来了:“快看啊,警察又要打人了!”

廖家珺冷眼看着和尚:“我哪里打他了?”

“你刚才打他了,我们都看到了!”显然这个和尚很明白休戚与共的道理:“我们都可以作证!”

“好,我不打人……”廖家珺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抑了一下情绪,冷笑对苍浩说道:“真没想到啊,苍浩,能在这里碰见你!”

苍浩很郑重的道:“我们是电视台来暗访的!”

一些反应慢的客人,听到苍浩这句话,突然回过神来,纷纷站起身:“我们也是电视台来暗访的!”

“我是广府电视台的!”

“我是西南卫视的!”

“都给我老实蹲下!”廖家珺忍不住又提高了嗓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回事,谁再敢跟我说是记者什么的,别怪我多给你们加一条罪!”

听到这话,那些客人怂了,而苍浩也不再强调自己的记者身份:“我强烈要求人身安全得到保护!”

“艹!”廖家珺骂了一句,转身快步离开,再不理会苍浩。

很快的,苍浩和周大宇被带上手铐,从天雨楼押了出来。

苍浩非常担心,外面会有一大堆摄像机和照相机等着自己,把自己全方位无死角拍个遍,然后伸个话筒过来问:“你感想如何?”

谈感想倒还可以接受,苍浩最怕有人问:“你幸福吗?”

本来,差一点就性福了,只可惜被暴力警花给搅合了。

幸运的是,这一次警方是突击行动,根本没有通知媒体,所以苍浩的糗事暂时没传出去。

押到警局,所有人被挨个审问了一遍,苍浩担心审问自己的是廖家珺,这样难免又是一场唇枪舌剑没准还要挨顿揍。

更加幸运的是,李正伦发现廖家珺情绪不太对,把廖家珺调去做别的工作了。

审问苍浩的是一个年轻的警察,先是详细的给苍浩做了一份笔录,让苍浩签字画押,随后对照了一下相关人员的笔录。

过了一会,警察点点头:“你没说谎。”

苍浩长呼了一口气:“当然了。”

“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这种行为应该处以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不过你属于未遂,可以从轻。”

“怎么从轻?”苍浩又是松了一口气,看来不用回到拘留所了。其实,苍浩不怕拘留所那个环境,只是自己如果在里面要待上十几天,外面的工作就全耽误了。到时杨旭飞一伙肯定会以此为理由,撤了自己市场部总经理的职位,拆迁谈判那边也轮不到自己了。

这让苍浩非常感慨,男人,一定要大头管住小头,一旦小头农奴翻身把歌唱,大头就遭罪。

警察扫量了苍浩一眼:“这个要等上级决定。”

同一时间,李正伦在办公室跟郭林开了一个碰头会,两人简单商议一下,觉得应该请示邹峰如何处理。

李正伦给邹峰打了个电话,直接汇报:“今晚抓了天雨楼七十五名工作人员,从事非法行业的女性六十一人,还有五十七个客人。”

邹峰有点惊讶:“这么多!”

“我先是通过线人了解天雨楼内部格局,然后突然行动,从各个方向同时突破,所以一网成擒,一个没都没跑。”

“好!”邹峰嘉许的点点头:“这个案子要记李局长一大功!”

“问题是现在抓的人太多了,应该怎么处理?”顿了顿,李正伦说道:“严格来说,这些人都可以处理,最轻也是拘留。不过我建议考虑一下影响。”

“哦?”

“如果一下子把这些人全都处理了,虽然大快人心,但下手未免有点重。”顿了顿,李正伦不无忧虑的道:“一则是孙勇那边肯定会强力反弹,二则是社会反响会很强烈,当然普通百姓会拍手叫好,但我们必须承认一个事实,这个行业直接或间接的影响着很多人。”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我认为,上策是让外界把这个案子当成个案,不要有太多的推测和解读,否则我们接下来的工作会很难做。”

“我们真正的目标是保护伞孙勇,而不是去寻欢作乐的客人。”深吸了一口气,邹峰缓缓说道:“你说得对,不要扩大化,那些普通客人要是没什么大问题就放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