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天堂的末日/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正伦点点头:“明白。”

“记住,我们的重点是天雨楼的工作人员,连夜审,好好审。”轻哼一声,邹峰补充了一句:“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这一夜过去后必须审出东西来!”

郭林在旁边插了一句:“孙勇那边怎么样?”

“今天晚上市政府有一个紧急会议,估计可能要开上一夜,本来没有孙勇的事,不过我在会议名单上把他加上了。开会期间,手机必须关机,他得到消息肯定是明天早晨。”邹峰语气很淡然,却仿佛一切胸有成竹:“所以我才让你们今晚动手!”

郭林和李正伦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邹市长高明!”

“还有,明天早晨市政府这边会议结束之后,李正伦你马上来我办公室。”

李正伦点点头:“明白。”

“好了,抓紧进行吧,现在每一分钟都很宝贵。”邹峰说着,长呼了一口气:“今天晚上的事情是冒了风险的,如果审不出来有价值的东西,不要说你们,我也会很麻烦。”

再说苍浩这边,很快的,警察过来通知:“你没事了,每人交五千块钱罚款,就可以回去了。”

周大宇跟苍浩关在一起,急忙道:“交!我交!”说着,周大宇求助的看向苍浩。

很显然,周大宇没钱,苍浩无奈的点点头:“罚款我交!”

警察又道:“还有,给你们单位领导打电话,让他们过来领你们回去!”

“为什么?”苍浩最担心的就是公司知道这件事:“这是我个人行为,跟我公司有什么关系?”

“规定如此。”警察冷笑着道:“怎么,干出来这种事,还怕你们领导知道?”

苍浩面无表情地问道:“要是我不通知公司呢?”

警察当即回答:“那你就在这待满四十八小时吧!:

周大宇望了苍浩一眼,急忙道:“打!我打电话!”

周大宇马上给法务部经理唐志宏打过去,然而那边却关机。

公司的人只要遇到法律上的问题,一定会想到去问唐志宏,想来唐志宏是烦不胜烦,索性关机睡个安稳觉。

没办法,苍浩和周大宇只好在警局待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再次给唐志宏打过去。

这一次,电话通了,唐志宏片刻没耽误,直接跑到警局把苍浩和周大宇带了出来。

这不是保释,也不需要办理任何手续,这种做法也没什么法律依据,然而警方却经常采用。遇到小有过错的人,就让其通知本单位,如同学生在学校犯了错误被找家长一样,其实说到底都是为了让当事人变着法丢人。

警局已经把所有人的东西从天雨楼带了出来,确认了物品的归属,苍浩和周大宇领回自己的东西,清点了一下,一样不差。

一个警察注意到苍浩的手表:“你这表挺漂亮啊。”

苍浩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是吗。”

“什么牌子?”

“伦斐尔。”

“伦斐尔?”警察摇了摇头:“从没听说过这牌子,按说着表做工这么精致,应该是个大牌子才对。”

等到出了警局,唐志宏笑着摇摇头,对苍浩和周大宇:“你们两个啊……我连早饭都没吃,就被你们给叫过来了,原来是这么一档子事。”

周大宇紧紧握着唐志宏的手:“谢谢,唐经理,万分感谢。”

唐志宏没再说什么,很快告辞回去了。

周大宇拿着个白手绢,一边对着唐志宏的背影摇着,一边轻声呢喃着:“谢谢……”

“谢个屁啊谢!太特么丢人了!”苍浩白了周大宇一眼:“平白无故又折了一万大元!”

周大宇嘿嘿一笑:“谢谢。”

“别光说谢,罚款每人五千,你什么时候把你那份给我?”

“我没钱啊。”周大宇哭丧着脸道:“反正……都说了今天是你请客,这笔钱就你掏吧,我谢谢你了!”

“我艹,我请你吃饭喝酒嫖倡还不够,还请你被警局拘留?”苍浩讶异的看着周大宇:“话说,你不是抽了一万块钱回扣吗,怎么转眼就没了?”

“我给车做保养去了……”

“就你那破车还做保养?我没听错吧?”苍浩更感惊讶了:“你那车也就比自行车多两个轮子!”

“谢谢你。”周大宇冲着苍浩鞠了一躬,随后没皮没脸的岔开话题:“话说,我找的那老妹儿真不错,本来应该捧着她的大白屁股啪啪啪的……”

苍浩撇了撇嘴,没说什么。

周大宇一脸猥琐的问道:“浩哥你感觉咋样?”

“应该说,感觉还是挺不错的,那地方真是男人的天堂啊……”长叹了一口气,苍浩非常感慨的道:“只是没想到天堂竟然也有末日!”

“咱们哥们真倒霉,好不容易一起做次大保健,竟然还被扫黄了……我估计警局这可能是缺钱了!”

“不。”苍浩缓缓摇了摇头:“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咱们不可能这么快就被放出来,我觉得背后有文章。”

“什么文章?”

苍浩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去附近报摊买了一份《今日广厦》,这是本地很有影响的报纸。苍浩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最后呵呵一笑:“果然,报纸上没有昨晚扫黄的报道,你知道这说明什么?”

周大宇不明白:“什么?”

“这是社会常识,正常情况下,警方的这种行动都会事先跟媒体通气,做足官样文章。退一步来说,就算是保密需要没提前通气,事后也一定会马上给媒体发个通告,既是说明情况同时也是树立自身形象。再退一步……”掏出一根烟点上,苍浩抽了一口:“就算这两样工作都没做,警方根本没搞形象宣传的想法,但媒体的眼线是非常广的,肯定已经得到了消息。但是,报纸上连只言片语都没有,这说明是被压下去了,事情不许见报。”

“为什么要压下去?”

“你问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官!”苍浩又白了周大宇一眼:“我只是根据这些迹象推测,这次行动可能不是普通的警方行动,而是高层内部政治力量洗牌的结果!”

“浩哥高明!”周大宇一挑大拇指:“不过你说的是啥意思?”

两个人正说着话,一辆考斯特停在门前,一个又黑又壮的警察从上面下来,怒气冲冲的闯进刑事侦查局。

苍浩注意到,他穿着白色制式衬衫,说明是高级警官,立即拉着周大宇站到了一旁。

不到一分钟,这个高级警官又出来了,怒气更胜。他上了考斯特,不知道嚷了一句什么,车子很快发动起来开走了。

苍浩完全猜对了。

这个高级警官是孙勇,他在市政府会议室开了一夜的会,却发现这个会议跟自己没太大关系,想要中途离场却又怕违反纪律。

等到早晨从会议室出来,他马上接到消息,天雨楼被刑事侦查局给扫荡了。

第一时间,孙勇就赶去了刑事侦查局,进门之后一问才知道,局长李正伦不在,跑去邹峰的办公室了。

于是,孙勇又怒气冲冲赶回了市政府,直接去了邹峰的办公室。

进门之后,孙勇发现,李正伦和邹峰面对面而坐,不知道正在说着什么。

邹峰看到孙勇,热情的打了个招呼:“孙局长,早啊,你来得正好。”

“邹市长,我是来找李局长的……”孙勇在邹峰面前,脾气还是很收敛的:“老李,昨天怎么回事,你怎么带人抄了天雨楼?”

李正伦没回答,而是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邹峰,邹峰马上道:“孙局长,我现在跟李局长,说的就是这个事。”

孙勇一愣:“我不明白。”

“昨天,李局长接到线报,有两个在逃通缉犯躲藏在天雨楼,于是他就带人去搜查了。”呵呵一笑,邹峰有点无奈的道:“结果没抓到通缉犯,倒是捣毁了色青活动!”

“天雨楼什么情况我不了解,如果有色青活动肯定要处理的。”顿了顿,孙勇断然道:“但是,这种工作归属治安支队,李局长你有点越俎代庖了吧?”

李正伦干笑两声:“其实我是好心。”

“我用不着你好心。”孙勇用力挥了一下手:“干咱们这一行的都知道,恪守本分是最重要的,该自己管的一定要管,不该管的就不能管。今天你能干涉治安支队的工作,明天就能干涉经侦支队,后天恐怕连反恐工作都要管起来……咱们警局现在没正职局长,你个老小子这是要当地下局长!”

孙勇的话说的很不客气,显然是真被激怒了,邹峰急忙道:“其实,李局长也觉得这事有些欠妥,不过他的本意确实不是干涉你的工作。这不,一大早晨,他就来我办公室,希望我能帮他说两句话。”叹了一口气,邹峰笑着道:“可是,我只是一个没有分管工作的副市长,警务系统更不归我负责,我实在没权发言。好在孙局长你既然直接来了,那么看在我的面子上,你就让一步吧!”

“这么多年的老同事,这么点事情我当然不会记仇的。”孙勇见邹峰和李正伦的态度都非常好,语气也缓和下来:“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总得想办法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