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什么玩意都能开光/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峰悠然说道:“今天一早,我跟宣传部那边打了招呼,凡是有关昨晚扫黄行动的报道全部压下去,以期把社会影响降到最低,最好就当没发生过一样。”顿了顿,邹峰问孙勇道:“你看这样行吗?”

“这样当然好,不过……”孙勇眼珠转了转:“最关键的是办案权归谁!”

“既然线报错误,没抓到通缉犯,办案权当然归属治安支队了。”李正伦急忙道:“我马上办理移交!”

邹峰接了一句:“这样挺好,昨天李局抓到这些人后,也没做任何工作,一直等着移交。”说到这里,邹峰又看向孙勇:“你以为呢?”

孙勇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办案权当然要移交,否则算怎么回事,工作纪律何在!”

邹峰笑着问道:“那事情就这样了?”

“邹市长都说话了,不这么样,还能怎样?”孙勇呵呵一笑:“再说了,我跟李局也没有个人恩怨,我只是出于工作纪律关注这个案子!”

“好。”邹峰马上点点头:“你们两个现在就回去办理移交吧。”

孙勇和李正伦一起离开了,半个小时后,李正伦给邹峰打来电话:“案子已经移交完毕,接下来就由治安支队处理了!”

“好。”邹峰沉重的点点头:“你昨晚辛苦了,不过辛苦是值得的,审出来很多有价值的东西。”

“我这心一直七上八下的,担心找不到有价值的信息,那可就麻烦了!”

“现在看起来,可以顺利进行第二步了。”

李正伦突然发觉,邹峰其人很有心计,表面看起来他似乎与世无争,其实步步为营早把一切计划好了。李正伦干笑两声:“全听邹市长吩咐。”

“你要明白,这么做不是因为我挨打了,我邹峰个人吃点亏其实无所谓。”深吸了一口气,邹峰义正词严的道:“我的所作所为是为了这座城市,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广厦治安如此恶劣,我希望能在我任内扭转过来,而这一切都要先从清除害群之马开始。”

李正伦立即就是一个立正:“明白!”

昨天抓了这么多人,刑事侦查局可算是忙坏了,在押人员这么一移交就突然轻松下来。

本来忙了一夜,大家都应该去休息了,可高度紧绷的神经还没松下来,结果谁都睡不着。

警察们三五个一群,讨论着昨晚的行动,这个时候廖家珺也忙完了李正伦交代的工作。

廖家珺经过几个警察身旁的时候,刚好一个警察说道:“我看到有人戴着一块表,做的真是精致,可那个牌子却从来没听说过,叫什么……伦斐尔?”

廖家珺听到这话,眼睛一亮,一个箭步冲到那个警察身前:“你刚才说什么?”

警察吓了一跳:“我说……有人戴表。”

廖家珺一把抓住这个警察的衣领:“我问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警察看着廖家珺,腿肚子有些转筋了:“廖……廖队,你这是干什么……我可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啊……我不接受潜规则的……”

廖家珺脸色铁青:“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那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是问你,那块表叫什么?”

“好像是……伦斐尔。”

“是不是表盘上有个六角形图案?”

“对啊。”警察点点头:“廖队你也见过?”

廖家珺现在满心等着魏君子回国,然后抓过来好好问问,却万万没想到,关于伦斐尔的线索竟然又出现了,而且近在身边。她死死盯着这个警察,沙哑着嗓子问道:“告诉我,这块表是谁的?”

“我……我忘了!”

“什么?”

“我就是负责验明身份,确认哪些物品归谁……”警察很小心的道:“当时人实在是太多了,我现在也想不来那表到底是谁的,就是记得做工精致。”

“你知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廖家珺怒吼道:“你是警察,记住你所接触过的犯罪嫌疑人是你最起码的专业技能,你到底是怎么搞的?”

“人真的太多了……再说了,就算是办理重要案件,也不可能记住每个人都带了什么东西不是。”警察哭丧着脸道:“我又不是电脑……”

“如果电脑性能落后成你这样,我立马淘汰升级。”廖家珺不耐烦的道:“现在赶紧给我想想,好好想,到底是什么人戴着那块表!”

廖家珺把希望寄托在这个警察身上,奈何这个警察的记忆实在不给力。

本来就不是重要的案子,又由于熬了一夜,他原本对这事就没怎么上心。当时,他是把东西交还给对方之后才注意到那块表,根本没抬起头来看过对方的样子。

“我真想不起来了……”警察看着廖家珺,胆战心惊的道:“那个……这块表涉及到什么重要案子吗?”

“算了,跟你说不明白。”廖家珺瞪了警察一眼,转身回办公室了。

此时此刻,苍浩和周大宇还站在警局门口发牢骚,怨天怨地互相怨,最后只能悲哀地承认自己太倒霉了。

两个人一直目睹着刑事侦查局把所有在押人员转移,苍浩看到了小婉,但小婉始终低着头,却没注意到苍浩。

“走吧,别在这耗着了……”苍浩长呼了一口气:“熬了一夜,肚子早饿了,找个地方打点食!”

苍浩正说着,一个人从警局走了出来,正是那位花和尚。

“哎呦,是你们啊。”这个花和尚倒是自来熟,看到苍浩和周大宇,马上过来打招呼:“你们什么时候出来的?”

“有一会了。”苍浩忘了和尚一眼:“你怎么刚出来?”

“我是未遂,根本没进去,否则就出不来了。”花和尚长叹了一口气,非常遗憾的道:“其实他们早就应该把我放了,可是非要让我单位领导来领人,我用了两个小时才证明其实我自己就是我单位的领导。”

苍浩有点好奇:“你什么单位?”

“请多多关照。”花和尚像变戏法一样,拿出来两张名片,分别给了苍浩和周大宇。

名片上面印着多林寺主持、多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CEO、多林文化研究总会会长、多林医药保健品厂厂长……长长一串头衔后面跟着四个大字“不信禅师”。

“不信禅师……你挺牛啊!”周大宇被震惊了,或者说被雷到了:“你管理这么多机构,手下得有多少人啊?”

“这个吗……”不信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事业刚刚起步,一切都在草创期,所以从简。”

苍浩更好奇了:“简到什么地步?”

不信禅师郑重的道:“其实……就我一个人。”

周大宇惊呼:“我擦!皮包公司啊!”

“不要这么说。”不信禅师轻轻摆摆手:“是未来的超级跨国企业,是文化产业的翘楚,必将引领华夏文化复兴!”

“你说的这些都是远景规划,等到全世界人民都能吃上米饭喝上肉汤,再说也不晚。”苍浩瞥了一眼不信禅师,试探着问:“你这些公司都是空壳,这个多林寺总该有几个和尚吧,你这事要是传回寺里得让大家怎么看你?”

不信禅师微微一笑:“多林寺也只有贫僧一个人。”

苍浩同样惊呼了起来:“你这个多林寺……不会是个路边摊吧?”

“当然不是。”不信禅师正色道:“多林寺历史悠久,在海山寺附近。”

海山寺是广厦最有名的旅游景点,自身是一个有千年历史的古刹,不过那里并非只有海山寺这一座寺庙,附近还有几座不知名的小庙。苍浩没听说过多林寺,不过在海山寺那一带是有可能的:“不管怎么说,我们凡夫俗子出来找乐子情有可原,你一出家人干这事好像不太光彩吧!”

“怎么不光彩了?”不信禅师把眼睛一瞪:“我告诉你,我不是去寻欢作乐,我是去给失足妇女开光,只可惜那些警察没文化!”

碰上这么个极品和尚,苍浩还真有点哭笑不得:“算了,我不跟你说这个了。”

“说,一定要说。”不信禅师双手合十,口诵佛号:“二位施主可晓得,出家之人最重要的功课是破执,何谓破执?就是破除偏执,何谓偏执?就是世间一切约定成俗的规则,包括主观上的和客观上的。主观上的规则是我执,客观上的规则是法执。世间凡夫俗子皆认为出家之人不能近女色,这正是法执,我须破法执,方能证道!”

这一番话说的还真有点道理,苍浩差点拿出十块钱塞他口袋里:“你还真是高僧啊。”

“那当然。”不信禅师一拍胸膛:“我可是哈佛毕业的。”

“美国大学还教这个?”

“不是美国。”不信禅师摇摇头:“哈佛……哈尔滨佛学院。”

后来苍浩才知道,不信禅师当初行骗混不下去了,靠着当年在佛学院打杂学过一些经文,于是淘宝了一件袈裟开始冒充出家人。来了广厦后他发现多林寺很是不错,就想办法气走了其他和尚,然后自封主持。

周大宇想起一件事,插嘴问了一句:“话说那个女警察为啥打你?”

“说来话长……”不信禅师悲叹了一声:“其实,这些日子我经常去天雨楼开光,那里的失足妇女非常欢迎我,所以经常扮成各种身份。有时是个学生妹,有时候是护士,有时候是空姐,有时候是白领……别有情趣,别有花样,你懂的。”

苍浩点点头:“然后呢?”

“昨晚,我推门进去发现是个女警察,兴奋得过了头,瞬间脱了光光,然后直接扑了上去……”不信禅师无奈的一笑:“然后……你们也看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