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贫僧是CEO/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听到这些才明白,为什么昨晚廖家珺如此光火,这警花骨子里本来就充斥着暴力基因,又被不信禅师如此对待,没当场掏枪开火就已经是最大的忍让了。

“说起来,咱们也算是有缘,如果当时不是你们吸引了那个女警察的注意力,我可真要被活活打死……”说到这里,不信禅师嘿嘿一笑:“话说,你们怎么想出来的这个点子,竟然冒充电视台记者!”

苍浩面无表情的道:“灵光一闪呗!”

“当时啊,幸亏你俩分散了警察的注意力,我倒要好好感谢你们……”望了一眼苍浩,不信禅师很小心地问道:“那个女警好像认识你俩,而且还非常讨厌你俩?”

“我俩有缘呗。”苍浩非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孽缘。”

“认识这种女人还真就是孽缘……”回想起廖家珺被虐的样子,不信禅师打了一个寒颤,又道:“不管怎么说,咱们哥们也算有缘,难兄难弟,就这么认识了,走,上我寺里喝酒去!”

这个和尚倒是酒肉女色一概不戒,苍浩倒是挺好奇他那个多林寺到底是不是路边摊,很想去看看。不过苍浩看了一下时间后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还得上班。”

不信禅师问了一句:“今天星期六,你们不休息?

“星期六?”苍浩愣住了:“今天星期六?”

“是啊。”

“艹!”苍浩用力拍了一下周大宇的脖颈:“我们全忘了!今天本来休息!”

周大宇“哎呦”叫了一声,捂着脖颈很委屈的道:“那你打我干嘛?”

“咱俩老实在派出所待上四十八小时,刚好可以回去上班,你特么非得给唐志宏打电话,唯恐公司不知道咱俩出了这档子事!”

“我……我是害怕啊,在派出所待着肝颤!”

“艹!”苍浩瞪了周大宇一眼,随后对不信禅师道:“行,正好没事,就去你那逛逛!”

不信禅师拦了一辆计程车,热情的招呼苍浩和周大宇上车,很快来到海山寺。

周末的海山寺非常热闹,到处都是人,远处传来的海浪声与近处风拂过草木发出的声音交错一起,让这里显得格外安逸。

“很多年没来这了……”苍浩环顾着周围,叹了一口气:“变化挺大的,更美了!”

周末的时候,海山寺有自发形成的古玩市场,就在三个人下车不远处的前方,有个老农民坐在地上,身前摆着一个青色细长的瓶子。

“咱们去看看吧。”周大宇还真是个财迷,不管什么时候都想着捞一笔:“没准捡到宝,那可赚大发了!”

“算了吧。”苍浩摇摇头:“现在的古玩市场都是假货。”

“没错。”不信禅师赞同道:“偶尔倒是真能捡到宝,不过那得凭运气,几率非常低。你们要是想在这方面发财,那就得看运气如何了!”

周大宇走过去,直接问农民:“你这瓶子多少钱?”

“一万。”农民很朴实,黝黑的面庞透着一股诚恳:“专家鉴定过,说这是明代的梅瓶,可值钱了!”

这瓶子很漂亮,周大宇点点头:“那一万倒是不贵啊。”

“我急着用钱,要不然才不拿出来卖,留着当传家宝了!”农民望了一眼周大宇:“咱俩有缘,你要是诚心要,八千块就给你了!”

“你哪来的?”

农民很诚恳的道:“我种地的时候挖出来的。”

没等苍浩说什么,不信禅师走过去,拿起那个瓶子看了一眼,笑着摇了摇头。

苍浩看着不信禅师的表情,有点好奇:“你认得?”

“我告诉你啊,这个东西正式名称应该叫青釉弦纹瓶,款式是明代的没错,像是景德镇出的。”不信指着瓶子,只见上面浮着一条龙:“你看,这条龙是五个爪子,这叫五爪金龙。龙的图案到了明代已经有了使用规则,五爪金龙是皇家特定标志,民间是不能用的。其实,古玩这玩意,三分文物七分故事,东西好坏很大程度取决于你怎么编排背后的故事。要如果说,这瓶子是谁的祖先当年逃难从京城带出来的,这个故事多少还有些可信度。但广厦距离京城几千公里,在广厦地里怎么会挖出皇家的东西呢,这个故事不可信。”

周大宇急忙道:“没准有人逃难的时候带出来,然后藏在地里又忘了呢?”

“我告诉你……”不信禅师把瓶子反过来,指着下面的一圈瓶底说道:“这个部位用行话叫泥鳅背,是最考验瓷器工艺的。皇家用的东西做工非常精湛,可你摸一下这瓶子的泥鳅背,非常粗糙,上面还有黑灰,这明显就是当代景德镇出品的工艺品。”

说罢,不信禅师把瓶子还给农民,冲着苍浩和周大宇招了招手:“走吧。”

农民听到不信禅师这番话,脸色已然更黑了,却不敢反驳。

苍浩有些惊讶:“没想到你对古董这么懂!”

“那当然。”不信禅师颇为自豪的道:“我不怕告诉你,我们家族孙几代人都是玩古玩的,我爸更牛,凡是他鉴定过为真的东西,市场价格立即上扬。要说我吗,普通古玩只要一打眼,我就能看出来是真是假,我比电视上那些专家更靠谱。”

周大宇也很惊讶:“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不信禅师一挑粗重的眉毛:“我告诉你们哈,古玩这玩意也是细分化的,玩青铜器的是一帮人、玩瓷器的是一帮人人、玩杂项的又是一帮人……所以,那些真正的专家也是分作青铜器鉴定专家、瓷器鉴定专家等等。本禅师我可不一样,我是全能的,任何东西我都能鉴定。”

不信禅师说起古玩的时候,跟吹嘘给失足妇女开光时候的样子,完全不同。

周大宇怀疑不信禅师是在吹牛,苍浩却通过语气和表情断定,不信禅师确实有这份自信。

这让苍浩更奇怪:“话说,既然你是古玩专家,怎么出家当了和尚?”

“一言难尽。”不信禅师长呼了一口气,表情竟然变得有些沧桑:“我跟你讲,古玩这一行,水深得很。在这圈子里谁的地位最高,并不是谁的水平最高,而是取决于有庞大的人脉资源。我得罪了圈里的两个大佬,本来我水平这么高,却被说成是骗子,我说话根本没人信。反倒是机缘巧合之下,我出家当了和尚,没想到不管跟别人说什么,别人都奉若皋圭……真是让我无奈啊!”

过去有被逼上梁山的,如今竟有被逼进寺庙的,苍浩笑了笑:“你这一生真传奇!”

“当然。”不信禅师又是叹了一口气:“贫僧是CEO,搞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就是想要把古玩事业发扬光大。”

周大宇却是不信:“说得这么玄乎,怎么证明没吹牛?”

不信禅师也不解释,只是把手一挥:“那就要看你俩的运气了!”

周大宇追问:“跟我俩的运气有啥关系?”

就在这个时候,不信禅师突然眼睛一亮,一拍大腿:“你俩运气还真不错!”

有一个老太太,也是摆了一个小摊,放着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无外乎都是首饰之类,做工很粗糙,可以说是假的令人发指。

不过,其中有个绿色的头饰却很不错,是几片绿色的东西拼在一起,上卖弄装点着几点红色和蓝色,造型很有创意。

不信禅师拿起来看了又看,爱不释手。过了一会,他问老太太:“这个怎么卖?”

老太太伸出一根手指:“一千!”

不信禅师放下头饰,把苍浩拉到一边,低声道:“我兜里就剩二十块钱了,全交了罚款,你要是有钱,我建议你把这个玩意买下来!”

苍浩望了一眼头饰:“很值钱?”

“当然,那是翡翠的。”顿了顿,不信禅师又道:“如果拿出去卖,要是不能翻上十番以上,你找我算账!”

“拉倒吧。”周大宇很是不信:“翡翠我见过,根本不是这颜色!”

周大宇说的有一定道理,这翡翠头饰的颜色太鲜艳了,看着有点假。

不信禅师呵呵一笑,说道:“这是翡翠的一个品种,叫铁龙生,产自缅甸。它的致色颜色是铬,所以显得特别鲜艳,甚至看起来有点假。这东西上个世纪90年第一次发现,96年开始开采,新世纪到来之前就已经开采干净了!也就是说,这东西存世量非常少,价格相当贵,买下来绝对不亏。”

苍浩想也不想,直接掏出一千快给老太太,拿走了那个头饰。

周大宇低声问苍浩道:“你不怕他串通那个老太太合伙骗咱俩?”

“我不懂古玩,但我懂人!”苍浩微微笑了笑:“我相信自己的眼力!”

不信禅师把苍浩和周大宇带到了多林寺,这里地处偏僻,相当幽静。

进门之后,苍浩和周大宇颇有些惊讶,因为这里古香古色,一看就是有些年月的老寺院。

这里占地面积不小,正中有个院子,四周栽种着绿竹,看起来绿意盎然。

香火鼎盛的寺院难免太过嘈杂哦,这里的清幽倒适合清修,落到不信禅师的手里未免有些可惜。

很奇怪,这里只有不信禅师一个和尚,苍浩也懒得问是怎么回事,坐在院子里长呼了一口气,感到心情都好了很多。

不信禅师从冰箱里取出酒肉,热了一下,果然跟苍浩和周大宇吃喝起来。

这和尚是个冒牌出家人,更是个骗子,却也不是没有优点,至少身上有几分江湖豪气。

在古寺中,一切如此悠闲,时间过得也很慢。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苍浩不知道的是,这一天里发生了很多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