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逃/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罗霸道三个人身上没带任何家伙,就像罗霸道对苍浩说的一样,临海路这里太多的豪义帮,行为稍有诡异就会被注意到。

也就在罗霸道刚刚站起身,一个女孩面无表情地走了过来。

她背着一个很大的包,来到罗霸道面前,把包口敞开,里面豁然露出三把长长的砍刀。

这个时候,张胖子挂断了先前的电话,紧接着又打了一个:“喂,是我,张胖子……艹,怕个鸟,天雨楼封了,我张胖子的生意好几家呢。今晚去皇娱夜总会吧,我安排两个美女好好招待你……行,随便你怎么玩,只要不把人艹死就行!”

这边张胖子话音一落,罗霸道等人从那个女孩的包里抽出砍刀,直接向张胖子扑了过去。

张胖子的手下发现了,急忙高喊:“老大小心!”

至于那个女孩,立即拦了一辆计程车,迅速逃走了。

话刚说出口,罗霸道的两个亲信扑到张胖子的手下面前,一个人对付一个。他们捂住对方的嘴,猛地一刀刺向腹部,随即又是一刀。

只是一转眼的功夫,罗霸道的亲信每人都在张胖子手下身上刺了十几刀,与此同时,罗霸道一刀向张胖子砍下来。

“我艹!”张胖子抬手一挡,砍刀在手臂上豁开了皮肉,触到了骨头,鲜血马上喷涌出来。

张胖子一声惨叫,也不跟罗霸道对抗,掉头就跑。

罗霸道一声不吭,砍刀再次挥起,直直劈在张胖子的后背上。

张胖子又是一声惨叫,后背被豁开长长一条口子,不过他已经转身冲出两步,所以伤口不深。

虽然张胖子是黑帮老大,自身战斗力却不高,所以保命有术。他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只有跑,跑得越快越好。

尽管身上带着伤,鲜血洒了一路,张胖子却是越跑越快,嘴里还不住的喊着:“我被人砍了!艹,快特么来帮帮我!”

罗霸道紧追两步,又是一砍刀下去,在张胖子背上开了第二条口子。

张胖子顿感一阵剧痛袭来,身子一哆嗦,腿跟着一软,终于没撑住,躺倒在地。

罗霸道扬起砍刀,冲着张胖子的腹部劈下来,只见一道血箭飚起,张胖子差一点就被开膛了。

罗霸道本来要补刀,可动作马上定格了,因为他看到对面有二十多人正冲过来。

这些人穿着黑色跨栏背心,肩膀和胳膊上全是纹身,这个特征是豪义帮的。他们手里全拎着砍刀,距离只有十几米远。

罗霸道不再理会张胖子,转身就跑,经过两个亲信身前时低吼一声:“撤!”

两个手下没有恋战,一起向海边逃去。

在海边停着一辆旧车,罗霸道带着亲信来到车旁,打开车门就跳了上去。

罗霸道已经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车牌用旧光盘挡着,没人能看到号码。

可也就在罗霸道跳起的同时,远处传来“砰”的一声闷响,罗霸道感到腿上一凉,紧接着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这样一来,罗霸道也就泄力了,没跳进车里,而是上半个身子搭在车座上,下半个身子跪在沙滩上。

就在这个时候,从海滩不远处又冲过来七八个人,挥舞着砍刀吼道:“别让他们跑了!”

“开车!快开车!”罗霸道忍痛吩咐司机:“别管我!”

车子马上发动起来,罗霸道紧紧抓着车座,被车子在沙滩上拖行着,后面留下了长长的血迹。

两个手下抓住罗霸道的胳膊,用力把罗霸道拖了进来,与此同时,枪声再次响起。

这一次,子弹打偏了,射碎了一块车窗。

然而,紧接着又是第二枪,第三枪,每枪都射在了车体上,发出“咚咚”的闷响。

罗霸道坐在车座上看了一眼,发现大腿被射中了,鲜血不住往外涌。

很快的,车里面到处都是鲜血,两个亲信被这个场面惊住了,紧张的问:“老大你没事吧?”

“没事……”罗霸道撕下一条衣服,用力包裹在大腿上,气喘吁吁的道:“暂时还死不了!”

一个亲信骂了一句:“妈的,豪义帮竟然动喷子了,他们竟然有喷子!”

“而且还不止一把。”罗霸道苦笑两声:“妈的,低估张胖子了,没想到他现在还敢这么嚣张!”

车子越开越快,很快逃走了,豪义帮最终没能追上来。

然而,罗霸道的血却是越流越多,根本止不住。他面色苍白,浑身无力,还感到头脑一阵阵眩晕:“妈的……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艹!”一个亲信拍了拍司机:“快送老大去医院!”

“不能去医院!”司机摇摇头:“这是枪伤,医院肯定会报警的!”

亲信傻住了:“那……怎么办?”

同一时间,苍浩正不安地走来走去。

罗霸道肯定已经动手了,但苍浩再给罗霸道打电话,却始终无法接通。

结果,这一夜,苍浩都没睡好。

第二天早晨上班,苍浩在办公室无聊的刷了一下微博,看到这样一条新闻:“昨晚临海路发生一起暴力事件,多人受伤,具体情况不明。”

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消息,苍浩继续给罗霸道打电话,却仍然无法接通。

“妈的……”苍浩忍不住骂了起来:“罗霸道,你个傻B,告诉你了别在这个时候惹事!”

棚户区的拆迁方案刚定下来,罗霸道就落了个生死不明,各个方面的事情一起压上来,搞得苍浩一个头两个大。

突然,办公室的门一开,夏明琪走了进来。

夏明琪今天打扮得格外漂亮,常言说得好,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可见总裁的生活往往是很幸福的,很遗憾的是曹氏地产的总裁却是个女的。

这让苍浩不由得不感慨:“资源浪费啊!”

“苍经理,姚总有请。”

“哦。”苍浩刚站起身,突然意识到:“等等……你不是曹总的专职秘书吗,怎么调派给姚总了?”

“那倒没有。”夏明琪摇摇头:“我刚好出来送文件,遇到了姚总,姚总就让我过来通知你。”

苍浩点点头:“好吧。”

高管们的办公区在顶层,苍浩和夏明琪刚出电梯门,正好碰见了井悦然。

夏明琪看了一眼井悦然,先是打了个招呼:“井总好啊。”随后故意高声对苍浩道:“苍总啊,谢谢你,送我这么贵重的礼物!”

苍浩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贵重的礼物?”

“你怎么忘了,你送过多少女孩子啊……”夏明琪说着,侧了一下头,苍浩这才注意到她带着自己送的那个头饰。乜斜眼睛望了一眼井悦然,夏明琪笑嘻嘻的道:“昨天,我跟朋友去逛商场,路过珠宝柜台的时候让人鉴定了一下。他们说,这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翡翠,好像叫什么铁龙生,这个品相和大小在市场上要值十几万。”

“这么多钱?”苍浩愣住了,看来不信禅师还真是高人,带着自己随便逛了一圈,轻轻松松就捡到宝了。

“你不知道多少钱?”

“知道啊,只不过……其实我是花二十万买的,没想到只值十几万,那个奸商把我给忽悠了!

“苍总真大方。”夏明琪冲着苍浩一挑大拇指:“全公司的经理,属你最大方。”

这十几万本来是自己的,可是一时冲动,就这样送给了别人,苍浩很想要回来。

下意识的,苍浩伸出手去摸头饰,那个戴在夏明琪的脑袋上,此时在苍浩看来,夏明琪的脑袋已经不是脑袋,而是一堆红灿灿的钞票。

夏明琪注意到了苍浩的贼手:“你要干嘛?”

“我……没事。”苍浩干笑两声:“我看你戴得歪了,给你正一下!”

“哦。”夏明琪很配合的让苍浩帮自己正了一下头饰:“谢谢啊。”

苍浩的表情都快苦出水来:“没事……”

“话说……你是不是经常送女孩子这么名贵的礼物?”

“当然不是。”苍浩满脑门子官司,随口道:“我只送你一个人。”

话刚一说出口,苍浩就意识到当着井悦然这么说很不妥当,可惜话一出口已经收不回来了。

这一切,井悦然全都看在眼里,刚才的话也全都听到了,她冲着苍浩和夏明琪微微一笑:“你们两个真恩爱啊。”

“哪有啊。”夏明琪急忙道:“苍经理是井经理的……好朋友,我可不敢夺爱!”

井悦然没再说什么,只是笑了笑,直接进了曹雅茹的办公室。

苍浩则去了姚军辉的办公室,刚敲了两下门,猛然间有些回过味来了。

刚才夏明琪所做所说,完全是故意的,表演给井悦然看。

公司里早就有八卦,说夏明琪嫉妒井悦然,不止一次在高管们那里给井悦然拆台。

现在看起来,这个八卦是很靠谱的,毕竟,井悦然级别比夏明琪高、赚的比夏明琪多、地位也比夏明琪优越。

说起来,这个夏明琪倒是足够有心机,从刚才就可以看出来。不过井悦然没什么表示,也不知道是不愿跟秘书一般见识,亦或是寻找机会加倍报复。

不管怎么说,苍浩刚才是被当枪使了,这让苍浩惊讶的发现,原来美女之间才是赤果果的仇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