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你要好好对我/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把丁晓红搂得更紧,从纱裙上方伸进手去,绕到丁晓红的后背松开扣子, 同时欣赏着丁晓红的如丝媚眼:“让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不过你不觉得对不起姚总吗?”

“有什么对不起的?!”丁晓红突然变得有点怨艾:“你是聪明人,不用我说你也能知道,我跟姚军辉在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你可能不知道,像我这样的女孩有很多,我们只有物质上的满足,却没有心理上的幸福……”

不知道为什么,苍浩觉得脑袋晕晕沉沉的,似乎已经不能思考问题:“你觉得这样下去……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丁晓红理所当然的道:“我很多姐妹都这样!”

“为什么……你们不改变自己的生活……”

“怎么改变?”说到这个话题,丁晓红的表情有些无奈:“对我来说,心理幸福固然重要,但物质享受同样重要!找个屌丝,相夫教子,慢慢等着他事业获得成功,等我能过上丰富的物质生活也就人老珠黄了,然后他把我一脚踢开上外面找干女儿……其实姚军辉的老婆就走了这样一条路,对不起,我不想重蹈覆辙!”

“你这话逻辑有问题。”苍浩叹了一口气:“说到底,干女儿不是一个正当职业,还面临被正房活捉的可能,危险又大……你干这一行认识的人越多,未来的路就越窄。”

“要是没有物质支持,未来就不是路窄不窄的问题,而是可能根本没未来!”

“我觉得你逻辑有问题,不过……”苍浩用力摇了摇头:“我现在说不清楚!”

“告诉你,像我们这样的女孩,生活方式其实都是这样……”笑了笑,丁晓红有点自嘲的道:“让干爹养着,在外面再找个干哥哥,这样一来,心理幸福和物质享受就全都有了!”

苍浩撩开丁晓红有些散乱的长发,用手指轻轻在红润鲜嫩的脸蛋上刮了一下:“也许最后会有真爱了呢!”

“姚军辉有家有业的,肯定不可能娶我。再说了,他一年老过一年,我还这么年轻……”丁晓红这样说着,竟然被自己的话勾得有了相当的yuwang:“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但我也不可能把大好青春年华浪费在一个老头子身上,你应该理解我的想法!”

“真是无情啊……”

“还不是便宜你了吗,做我的干哥哥吧。”丁晓红娇媚的一笑:“能喂饱我吗?”

“你先喂饱我再说。”苍浩抬起一条腿压在丁晓红的肩上,顺势将丁晓红压跪在自己的身前。

从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开始,丁晓红似乎就有意勾引苍浩,而苍浩倒是愿意玩玩暧昧,却不能真正跟丁晓红发生些什么。

原因很简单,姚军辉想要图谋曹氏地产,虽然曹雅茹对自己不仁,苍浩却不能不义,必须尽力帮助曹雅茹对付姚军辉。

所以苍浩必须谨言慎行,一个冲动,就可能破坏全盘计划。

然而,此时苍浩只觉得体内有一股火焰,刚才从小腹开始已经蔓延到了全身,感觉越来越难受。

如果不让这股火焰喷射出去,苍浩会被活活烧死。至少,此时苍浩理智已经崩溃了,这股火焰只有丁晓红能倾泻掉。

过了一会,苍浩一脚踢在丁晓红的肩膀上,把丁晓红踢倒在地。

丁晓红有些吃疼:“你……干什么啊!”

苍浩二话不说,冲过去把丁晓红抱起来,直接扔到了床上。

丁晓红明白了苍浩的意思,乖乖躺在那里,双眼迷离的看着苍浩。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股火焰终于有些平静了,而此前苍浩完全忘记一切,只想着灭火和熄火,根本不顾其他。

公司里的事情,姚军辉的阴谋,曹雅茹对自己的鄙夷,苍浩全都抛到脑后。

在苍浩的眼里,全世界已经不再存在,只剩下丁晓红这么一个尤物,而只有这个尤物才能救自己。

苍浩迷茫着,丁晓红却是感觉很美,不住的叫唤着:“宝贝,这才是你吗……”

如果说,之前勾引苍浩是受到曹雅茹的指示,那么现在丁晓红觉得自己一点都不亏,甚至很有收获。至少这一份享受,自己就已经赚到了。

苍浩本来穿着衣服,这个时候浑身燥热,索性脱掉了上衣。

也就在这个时候,丁晓红惊恐的喊了一声:“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

只见苍浩身上道道伤疤累叠一起,形成非常骇人的视觉效果,即便丁晓红不懂医也能看出,这些伤口来自不同时期,成伤原因也不一样。

苍浩没有回答,面庞平静,没有任何表情。

如果说,男人表情狰狞,可以看做是被本能的趋势。没有表情却不一样,尤其是苍浩此时目光冷漠,这让丁晓红突然有种恐惧感。

那种冷漠的目光,简直不是人类应该有的,这让丁晓红潜意识中发觉,眼前这个男人似乎做得出来任何事情。

又不知过了多久,苍浩终于结束了战斗,无力的躺倒在了丁晓红身边,长呼了一口气:“见鬼……我这是怎么了……”

“我艹……”丁晓红骂了一声,随后转过身来看着苍浩,气呼呼的说道:“你特么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

“不对……”苍浩一边用力的摇摇头,一边自语道:“我这个状态不对,我这是怎么了……”

“喂!我跟你说话呢!”

苍浩恶狠狠地满了一句:“闭嘴!表子!”

“你敢骂我?”丁晓红本来想打苍浩,奈何浑身无力,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最后只能气喘吁吁地道:“你特么占了便宜还不认账,我告诉你,事情可不能这么算了!”

“我可没不认账……”苍浩看着丁晓红,深深的道:“我明白了,你给我下药了,对吧?”

“你别胡说八道!”丁晓红正色道:“明明就是你垂涎我,趁着姚总不在,就勾引我……”

“刚才你对姚军辉直呼其名,现在改称姚总了……”冷冷一笑,苍浩若有所思的道:“我还真是上了你的套!”

丁晓红翻了翻白眼:“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说该怎么办吧!”

“我知道你是怎做的了……” 苍浩坐起身,冷眼看着丁晓红:“刚才姚军辉给我倒酒,你非常殷勤的把酒给我送过来,你是在这个过程中下药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