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浩哥我栽了/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苍浩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把张胖子的老婆给睡了,按说这仇够大了,不过张胖子跟你砍来砍去,却始终没能把你真的怎么样……”

“我靠!”罗霸道很不服气的道:“上次在拘留所他差点把我弄死,幸亏你见义勇为!”

“可是你毕竟没死,你知道吗,当我知道张胖子的舅舅是什么来头,我是非常惊讶的……”苍浩说到这里,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以孙勇的实力和地位,张胖子想整死你这么个小人物实在太容易了,最直接的,他随便给你栽一个什么罪名,弄进去把你关上几十年还是做得到的。但张胖子这伙人没有这么做,这说明他们做事有一定分寸,至少恪守着传统的江湖道义!”

罗霸道讷讷的说了一句:“我没明白你的意思。”

“我非常赞同一句话——江湖恩怨江湖了结,张胖子只是跟你砍来砍去,却没动用孙勇的力量收拾你,我觉得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苍浩竟然说自己死对头的好话,这让罗霸道感觉很不痛快:“可这跟眼下邹峰的事情有啥关系?”

“邹峰做这一切的原因,不过就是因为被张胖子的手下给打了,但他没有对张胖子本人出手,而是先着手去掉张胖子的保护伞。这首先说明了邹峰这个人很有政治头脑……”吐了一口烟,苍浩又道:“其次、孙勇本人毕竟没得罪邹峰,邹峰下手何必这么重呢,说明此人心够狠;再次、邹峰和孙勇都是官员,他们之间就算有了恩怨,既然不是政治层面的冲突,同样可以用江湖的方法了解。不过邹峰没有,而是给孙勇扣了一个**保护伞的帽子,虽然这顶帽子倒也是实至名归,但邹峰动用政治力量整人,这让我有些不太舒服!”

“你说的这些……我只听懂了一半!”虽然没完全懂,罗霸道倒觉得苍浩挺有智慧:“你到底想说明什么?”

“孙勇时代的广厦,虽然有些乱,却乱得很规矩。”冷冷一笑,苍浩又分析道:“孙勇的势力这么大,一旦邹峰扳倒了孙勇,加上他本来的地位,这个城市很难再有人撼动他。从这个人的政治头脑来看,那个时候的广厦一定会很太平,但太平得让你心惊胆战!”

“我可不这么看,我觉得邹峰不错。”罗霸道摇了摇头,又问:“你觉得邹峰能扳倒孙勇?”

“一定会,我相信邹峰的头脑,虽然我跟这个人接触不多。”点了点头,苍浩补充了一句:“不过这有可能是一场漫长的战争!”

“算了,不管他了,反正这事眼下跟咱们没啥关系。”让苍浩这么一说,罗霸道的心思变得有些凝重:“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告诉你,既然我都没事了,拆迁是不是可以快点进行了?”

“这个当然。”苍浩点点头,也觉得上层之间的权力斗争跟自己没关系,只是却没想到,这个关系很快就发生了。

挂断罗霸道的电话,苍浩刚收起手机,周大宇进了更衣室。

“浩哥……”周大宇一脸讪笑:“你刚才打电话呢?”

苍浩点点头:“嗯。”

“谁啊?”

“跟你说个八卦……”苍浩呵呵笑了笑:“前几天有个傻B实在混不下去了,把自己整容整成雷锋那样,找媒体炒作自己,看样子今后是打算巡回演出,以此谋生了。不过他那副娘炮德行实在跟雷锋相去甚远,倒是更像雷劈,天雷滚滚啊,要是有一天他能被电线杆子砸死那就完美了……你对这件事怎么看?”

“他愿意把自己整容成什么样,关我屁事啊?!”

“对啊。”苍浩点点头:“我跟谁打电话,关你屁事?”

“我……”周大宇先是一愣,随后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就是随口问问……那个……浩哥啊,我想问你点事。”

“说!”

“这一次咱们负责拆迁,肯定能从霸道帮那里拿到不少回扣……”

“不是咱们负责,而是我负责,你给我打下手。”苍浩刚看到周大宇走进来,就猜到这个财迷的目的是什么。

“我是想知道……这笔钱怎么分配?”

苍浩关好更衣室的门,再一次确认没有其他人,这才把预定的分配方案说了一遍。

周大宇听后非常失望:“什么?只是把剩下的份额,让我跟那帮人平均分配?”

“你不满意?”

“当然不满意。”周大宇急急地道:“我做了多少工作,他们又做了多少,凭什么我跟他们拿的一样?”

“我跟你讲,很多事情不是这么说的,就比如陈广龙,既然他是第二副总裁,理应就有一份。”瞥了一眼周大宇,苍浩有点鄙夷的道:“如果你有一天也坐到那个位子上,什么都不用做,自然会有人送钱给你!”

“可这工作毕竟是你负责,你就不能照顾我一下吗?”

“我对你已经是最大限度的照顾了。”苍浩摇了摇头:“我不怕老实告诉你,这么大的利益分配,跟咱们从魏君子那拿回扣可不是一回事,大家绝对不会让我一个人说了算,我只能寻求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如果不是我极力坚持,按照姚总的意思是一分钱都不会给你!”

“啊?”周大宇更失望了:“怎么会这样?”

“怎么就不会这样?”

“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一起来公司的,现在好不容易捞个肥差,你拿大头我拿小头……”周大宇实在是不满意,不过不敢太明显的表露出来:“不太公平吧。”

自从得知自己跟着苍浩去了拆迁指挥部,周大宇就以为这是一个发大财的机会,或许比中了彩票都更牛叉。

周大宇以为自己能赚到的钱,从几万到几十万再到几百万,眼下已经开始憧憬赚到几千万了。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赚钱实在太容易了,可能只是随随便便说上几句话,就有天文数字的进账。

周大宇每天辛苦工作,赚着可怜巴巴的一点钱,希望有天也能变成这种人上人。

现在机会来了,周大宇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公平的,皇帝轮流做,终于到我家。

但让苍浩这么一说,周大宇又发觉现实终归残酷,小人物的逆袭谈何容易。

“没错,说起来你还比我早一段时间呢,可我已经做到总经理了,你依然只是普通员工。这个世界的确不公平,根源并不在我们身上,但个人能力上的差距无疑加大了这种不公平。在你试图改变自己的生活之前,最好自问是否有这样的能力,很多时候你被别人落下太多仅仅是因为你跑得太慢。更多的我不说了,你应该能明白。”苍浩望着周大宇,淡淡的劝道:“想开点,这笔钱对你来说已经不少了,相当于辛苦上班十年……”

“可是……”周大宇痛苦的摇摇头:“我倒不敢奢望拿到你那么多钱,至少要比你少一些……眼下少得太多了!”

“我告诉你哈!”苍浩笑着拍了拍周大宇的肩膀:“人活在世,最可怕的心态其实不是贪婪,有了贪婪才能够有进步,最可怕的是具有跟自己实力不相称的贪婪!”

周大宇愣住了:“我……”

苍浩吐了一个烟圈:“好自为之吧!”

一时间,气愤有点尴尬,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过了一会,周大宇觉得不能让苍浩对自己不满,于是打破了沉默,提起另一外一个话题:“对了,公司里有个八卦,你要不要听听?”

“说说看!”

“大家都说,你送了夏秘书昂贵的礼物,你打算泡夏秘书……”

“什么?”

“消息好像是从公关部传出来的……”周大宇挠挠头:“浩哥,是不是井经理生你气了,故意在外面这么说?”

“她愿意生我气,我有什么办法?”苍浩回想起那天夏明琪跟井悦然之间的暗战,长叹了一口气,仿佛已经看到苍井恋走到了尽头。虽然说,苍井恋事实上没有真正存在过,但苍浩依然很喜欢井悦然的电臀,这要是走一次旱路可比丁晓红要更爽。

“我不太明白,你怎么把那个头饰送给夏明琪了呢……”周大宇摇摇头,非常困惑的道:“那可是十几万的东西啊,浩哥你出手太大方了!”

“其实我是想讨好一下夏明琪,毕竟她在领导身边工作,有什么消息能及时告诉我们一声……”提起那个铁龙生头饰,苍浩非常的失落:“本来我也没以为这么贵,大概也就几万块钱的样子,现在已经送出去了,要不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

“浩哥我栽了!”

周大宇点点头:“我也这么想!”

苍浩失落,周大宇也失落,同一时间,还有一个人比他们两个更失落。

是张胖子。

张胖子果然够胖,身上脂肪厚,导致肝脏也跟着有点厚,换句话说,他有脂肪肝。

为了治好脂肪肝,他本来已经决定减肥了,却没想到这一次偏偏被脂肪给救了。

说起来,罗霸道下手非常狠,但还是没伤到张胖子的重要器脏。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张胖子已经恢复差不多了。除了不能做重体力劳动,满身缠着绷带意外,又可以去临海路吃海鲜了。

“艹!”张胖子在病房里走来走去,时常抓起一样东西愤怒的摔在地上,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平息怒火:“麻痹,我没能砍了罗霸道,反而被罗霸道给砍了……真是太特么丢人了!”

一个手下急忙道:“老大,刚开始你就不该让着他,直接让咱舅舅给他搂进号子就得了!”

“什么咱舅舅?明明就是我舅舅?”张胖子一瞪眼,旋即有些泄气:“舅舅这事也不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

手下急忙恭维道:“他老人家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没啥问题的!”

“这话我爱听。”张胖子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来:“麻痹,我多少念着点江湖道义,才没对罗霸道下狠手,看来我不能这么心慈手软了……”

另一个手下气呼呼的道:“他当初把嫂子给睡了,怎么就没讲江湖道义?”

整个青头帮都知道张胖子跟罗霸道有仇,经常也给张胖子出谋划策怎么才能把罗霸道给砍了,但没有人敢在张胖子面前提起两个人结怨的根源。

被戴绿帽子是男人的大忌,青头帮对此心照不宣,偏偏这个手下却不知好歹的说了出来。

张胖子一刻迟疑都没有,直接拿起一个烟灰缸,拍在了这个手下的脑袋上。

这一下非常用力,烟灰缸四分五裂化作无数碎片,每一片上面都沾着手下的鲜血。

手下一翻白眼昏倒在地,鲜血在地板上流淌,形成了一个古怪的图案。

“拖出去。”张胖子擦了擦手,冷冷的道:“这么没脑子的东西,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是!”马上有人把这个手下拖出去了,张胖子又吩咐道:“集结人马,踏平霸道帮,砍了罗霸道!”

“老大冷静。”有一个手下很有头脑,算是张胖子的军师,说话比较大胆一些:“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咱们千万不能轻举妄动!”

张胖子的眼睛越瞪越圆:“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至少等到孙局长的事情尘埃落定!”

“艹!”提起自己舅舅的案子,张胖子火气更大,浑身伤口都跟着做疼:“妈的,该杀的邹峰,等我砍了罗霸道,再去砍他!”

“老大,根据我的情报,孙局长现在没什么事。他就是被关在酒店一个豪华套房里,倒也可以出门,不过必须有纪检的人跟随。平常也就是跟纪检的人谈谈话,被问到工作和生活上的一些事情……”冷冷一笑,亲信非常不屑的道:“邹峰太年轻,还是缺乏经验,孙局长这么根深蒂固的人物,岂是他初来乍到就能打倒的?”

张胖子急忙问:“照你这么说,我舅舅没啥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