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要均衡各方面利益/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应该是。”亲信点了点头:“孙局长虽然不能跟外界联系,不过有的是办法传递消息,现在已经发动很多重量级人物向邹峰施加压力。我估计,邹峰已经有些撑不住了,想要结案却又害怕孙局长报复。所以他就只能这么拖着,骑虎难下啊……”

“报复?”张胖子冷冷一笑:“当然要报复,他敢把我舅舅停职,我要是不把他大卸八块,我这个外甥以后还怎么做人?!”

“孙局长托人从里面传出话来,说他应该很快就能出来,这个时候你一定要低调,千万不要惹事。”顿了顿,亲信很小心的提醒道:“眼下你随便一个举动都可能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

张胖子气呼呼的问道:“难道罗霸道这事就算了?”

“罗霸道其实没啥大不了,不过就是一个混出点名堂的地痞无赖,要钱没钱,要势没势,要背景没背景。咱们过去是太轻敌了,才没能把他砍死,真要死是认真对付他,还不就是分分钟的事。”亲信呵呵一笑,叮嘱道:“现在的关键问题还是要确保孙局长的平安!”

“好吧……罗霸道,我就再忍你一段时间!”长呼了一口气,张胖子又提起了邹峰,语气恨恨不已:“最年轻的市长,我呸!早晚让你见识我张胖子的厉害!”

张胖子的这番话,通过一些渠道传到了李正伦的耳朵里,而李正伦马上告诉了邹峰。

“他说出这样的话我毫不意外……”邹峰冷冷一笑:“从我决定办了孙勇那天开始,我就知道已经把他们这伙人彻底得罪了,他们现在还没对我出手,完全是因为形势不明了!”

“这个张胖子胆子太大了,竟然什么话都敢说……”郭林有些紧张:“公然对国家公职人员发出人身威胁,他眼里有没有法律?”

“你这话说的太搞笑了。”李正伦笑着摇了摇头:“他在背后里说的这种话,又不是公开场合,不可能追究责任。不过,这话确实代表了他的心声,等到孙勇被复职那天,他一定会对我们下手!”

郭林急忙问:“那我们该怎么办?”

“不能让孙勇出来。”邹峰微闭双目,看起来像是养神:“既然事情已经进行到这一步,我们就是一条船上的,孙勇如果被复职,我们这船就沉了!”

“可这案子没办法办下去了。”李正伦摇摇头:“纪检天天跟孙勇谈话,可孙勇什么都不说,毕竟他是警察,有娴熟的反侦查技能,纪检的那套手段对他没用。而且我们现在手头有没有足够的证据,想要扳倒孙勇,谈何容易!”

“拖!”邹峰冷冷一笑:“拖得时间越长越好!”

郭林奇怪的问:“拖下去有什么用!”

邹峰只是叹了一口气,没回答。

再说苍浩这一边,有了霸道帮的配合,拆迁工作稳步推进。

早晨,苍浩带着刘亚南和周大宇去了拆迁指挥部,见到一个人。

这个人叫王富彪,是市城建局局长。

拆迁指挥部既然是政府与曹氏地产合作,那么政府方面必然派人过来协调工作,而代表正是这个王富彪。

此人身材矮胖,有些谢顶,就把两鬓的头发留长了,然后盖在头顶上。这种形象在他这种年纪和身份的人当中常见,不过有个问题,那就是风一吹,头发散下来,他就变成阴阳头了。

两鬓很长,头顶亮光光,那副形象相当的凌乱,神似一种叫做马尔济斯的犬科动物。

“你好,苍经理。”王富彪见到苍浩,热情的过来打招呼:“你看看,又见面了,咱们哥们真有缘啊。”

苍浩呵呵一笑:“咱俩一起负责拆迁,见面是正常的。”

“能一起负责一项工作就是有缘……”王富彪的母狗眼转来转去,提出:“今晚我安排一个局子,咱们哥们好好聚聚,一切喝点,怎么样?”

苍浩不卑不亢的道:“我今天有事,改天的吧。”

就在苍浩和王富彪讨论酒局的同时,周大宇把刘亚南拉到一边,低声问:“你知不知道这次拆迁回扣的分配方案?”

“知道。”刘亚南点了点头:“不过,这不能说是回扣,还有,这个问题最好别讨论,实在太敏感了。”

“我本来也不想讨论,可是……”望了一眼苍浩,确定没往自己这边看过来,周大宇才接着道:“咱们拿钱实在是太少了,也就是人家吃剩的骨头渣子,咱们几个能分一下……”

“你还想怎么样?”刘亚南笑了笑:“我告诉你,这次拆迁本来跟咱们没任何关系,是浩哥把咱们拉来了的。还有,以我在地产企业工作的经验,不是每个参与拆迁的人都能有好处,最后拿钱的只是极少一部分。咱们这一次能有钱赚,已经很幸运了,别奢望太多。”

“可咱们算是浩哥的亲信啊,这一次既然是浩哥负责,为什么不能多拿点?”

“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刘亚南摇了摇头,低声对周大宇说道:“拆迁补偿这块蛋糕太大,方方面面都有人盯着,浩哥肯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才提出这么一个分配方案,尽量平衡各方面之间的需要。既然这个方案已经形成了,也告诉咱们了,说明浩哥肯定已经是跟各方面讨论过,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认可。就凭咱们两个想重新划定分配,恐怕……”

“不行吗?”

“我告诉你,想要改这个方案,不仅咱俩做不到,连苍经理自己都做不到,恐怕姚军辉来了都不好使!”

周大宇失望的叹了一口气:“好吧……”

那边,苍浩和王富彪已经寒暄完毕,随后一起下工地视察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李,王富彪一再要请苍浩吃饭,苍浩又是一再的拒绝,最后王富彪有些不乐意了:“浩哥你什么意思,不给我王局长面子是不是?”

“不是,不是,我是真的很忙。”苍浩赔着笑,说道:“正好,今天没什么事,恐怕要让王局长破费了!”

“好说,好说!”王富彪这才转怒为喜:“今晚咱们好好喝点!”

王局长在一间川菜楼定了贵宾房,等到下班,就直接派车把苍浩三人送了过去。

这间川菜楼装修的富丽堂皇,只可惜却是西式装修,如同宫殿一般的环境之下大啖传统中国菜,这种感觉有点不伦不类。

王富彪还真是打算跟苍浩好好喝点,点的菜全都是昂贵无比的,要的酒确实很便宜的哈尔滨啤酒。

这酒号称夺命大绿棒,周大宇看在眼里就有些晕:“我靠……喝不了啊……”

“喝酒是次要的。”刘亚南微微一笑,用极低的声音说道:“借酒挂脸,只要大家喝多了,有些平常不方便说的话就可以说出来了!”

周大宇不解:“大家本来也不认识,有什么需要说的?”

“你真不懂?”刘亚南瞥了周大宇一眼:“我跟你说过了,拆迁补偿这一块蛋糕太大,盯着的人也太多!”

“我明白了。”周大宇终归不傻:“这个王局长是打算也分走一块……可苍浩的分配方案,根本没把他包括在内,这可怎么办?”

“不知道。”刘亚南摇了摇头:“我估计,苍浩应该已经考虑到他了,但偏偏不给他,肯定是有原因的!”

周大宇眼睛一亮:“要不然……咱们借着王局长的要求,一起跟浩哥谈谈重新分配?”

“你要疯啊?”刘亚南有点不满的道:“怎么帮着外人对付浩哥?”

刘亚南本来对苍浩直呼其名,自从苍浩升任总经理,也开始叫浩哥了。

其实他岁数比苍浩要大,由此可见,人一旦升了官,辈分都跟着一起升。

这个时候,酒楼已经开始上菜了,王富彪立即给苍浩倒了一杯酒:“激动的心,颤抖的手,我给浩哥敬杯酒!”

“不能这么说,王局,我得管你叫大叔才对!”

“以后咱们就是兄弟!”王富彪一仰脖喝光了酒,哈哈一笑:“先干为敬!”

苍浩也把酒喝了,回手给王富彪也倒了一杯:“今天认识王局长很高兴,来,我敬你!”

苍浩这边是三个人,王富彪也带了几个随从,都是城建局的各级工作人员。

苍浩和王富彪互相敬了几轮之后,两方的随从也开始互相给对方敬酒,结果一整箱夺命大绿棒很快被消灭掉,两边的人都已经有些醉意了,桌上的菜却是一口未动。

王富彪又要了一箱啤酒,随后似笑非笑的看了苍浩一眼:“苍经理,你这是第一次负责拆迁,对吧?”

“是的。”苍浩点点头,开始吃菜了,拿起一筷子酸菜鱼放到嘴里:“味道不错……”

“拆迁这一行,有很多规矩的,不知道苍经理了解吗?”

“了解,了解。”苍浩刚才只顾着喝酒,现在却好像对喝酒没兴趣了,甩开腮帮子,掂起大槽牙,把桌上的菜风卷残云邦往嘴里塞:“吃在四川啊……这菜真不错,味道够正……”

自己吃之余,苍浩还不忘了招呼大家:“来,一起尝尝,这么多菜呢,别浪费了……”

其他人为了给苍浩面子,象征性的吃了几口,不过他们的心思都没在这场饭局本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