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借酒挂脸/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借酒挂脸,有些话就明白说出来了……”王富彪热情的给苍浩又倒了一杯酒,随后缓缓说道:“我来拆迁指挥部呢,主要是负责协调工作,曹氏地产这边有什么需要政府部门帮忙的,我可以帮忙沟通一下。只不过嘛……”

“嗯,嗯。”苍浩只是一个劲的点头,根本不问王富彪到底有什么“只不过”,点着头的功夫又往嘴里塞了一筷子毛血旺。

“咱们哥们一见投缘,我很愿意给你办事,不过嘛……”长呼了一口气,王富彪非常无奈的道:“协调工作,总是要有成本的,如今这个社会你也知道,你不掏钱别人就不办事!”

“嗯,嗯。”苍浩还是一个劲点头,转眼又吃了半碗冒菜。

城建局一个处长看在眼里,低声对王富彪道:“这小子是曹氏地产的吗?看着像非洲地产的!”

“他是装糊涂。”王富彪咳嗽两声,提高声音对苍浩缓缓说道:“你看这事应该怎么办呢?”

苍浩一愣:“什么事?”

王富彪的脸色有些阴沉了:“我刚才说的,协调工作的事……”

“哦,是啊……”苍浩连连点头:“谢谢王局长了,以后你要多费心!”

“费心没问题,不过嘛……”

“来,王局长,尝尝这个……”苍浩夹了一块酸菜鱼,给王富彪放到碗里:“这个做的真不错!”

“好说,好说……”王富彪脸色越来越黑,因为不管他怎么说,苍浩始终在装糊涂,用行话来说,根本不上道。

结果,饭局变得有些压抑,苍浩却根本不在乎,只是一边吃,一边夸奖这里的厨师手艺不错。

最后连王富彪都有些讶异:“这小子饭量也太大了!”

到了晚上十点来钟,苍浩终于放下筷子,满意的打了一个饱嗝:“很久没吃这么撑了……”

王富彪冷笑声:“苍经理确实没少吃!”

“谢谢王局长的款待。”苍浩看了一下时间,笑着道:“时间不早了,大家是不是可以回去休息了,明天还要继续拆迁呢!”

“好。”王富彪点了点头:“回去吧,散了吧,大家各回各家。”

王富彪的语气有点怪异,丢下这句话,也不跟苍浩告辞,拂袖而去。城建局其他领导也纷纷起身,跟在了王富彪的后面。

刘亚南看了苍浩一眼:“浩哥,你看这……”

苍浩打了一个哈欠:“回家睡觉!”

今天这酒真是没少喝,走出酒楼,夜风一吹,酒劲上来,苍浩感到晕晕沉沉的。

回家之后,苍浩简单洗漱了一下,直接上床睡觉。

恍恍惚惚的,苍浩放佛又穿越回了格兰德河,那个传奇的十七号高地。

十七号高地之战虽然不见于公开媒体,但几年来却在特定范围内流传着各种说法,大抵都是讲述这场战斗多么激烈。

其实,这场战斗的时间很短,并不像外界传说那样打了三天三夜,更没出现电影中人海冲锋那种场景。

海豹突击队的行动通常人数不多,他们执行斩首任务,往往追究速战速决,绝对不会在一个地方消耗太多时间。

但这场战斗的激烈程度,却比外界叙述的更加血腥。

那是一个闷热的清晨,昨夜的一场暴雨加上高温,使得整个阵地被湿气笼罩着,走在战壕里就像是巨大的桑拿房。

汗水不住的涌出,湿透了苍浩的迷彩服,浑身上下粘糊糊的,很快连战术背心都浸上汗水。

这是一条漫长的曲线形战壕,当初在修筑的时候,苍浩特意叮嘱,千万不要把战壕修筑成一条直线。

如果有炮弹或者手雷落到战壕里,冲击波和弹片会造成巨大的伤亡,但如果战壕是曲线形,就会挡住大部分冲击波和弹片。

每隔一二十米,战壕里就有一个火力点,配备着重机枪和无后坐力炮。

苍浩和肯利带着一队雇佣兵沿着战壕巡视,时常的,苍浩会用望远镜观察一下远方。

一切都那么的安静祥和,除了空气中散发着大麻特有的那种怪味,跟往日的清晨似乎没什么不同。

阵地后方有一条蜿蜒的河流,源头在M国境内,河水非常浑浊,水流缓缓的流淌着,映衬着两岸茂密树林的倒影。河心长着许多状似灌木的植物,露出水面形成一丛一丛的。

很快的,苍浩发现了异样,那些水面植物有两丛竟然在缓缓的移动着。

马上的,苍浩明白了,海豹突击队把橡皮筏伪装成植物,从M国境内顺流而下。

这是一个漫长的旅途,需要坚强的忍耐力,可这些伪装植物仍然一动不动,几乎看不出任何异样的地方。

“我们遇到对手了!”苍浩立即吼了一声:“准备战斗!”

话音刚落,两声闷响传来,两个站在苍浩身后的雇佣兵额头被开了鲜红的血洞,随后身体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是狙击手,但子弹不是从伪装的橡皮筏上射来的,海豹突击队的先遣部队已经登陆了。

苍浩按住肯利的肩膀,两个人一起扑倒在战壕里,几乎就在同一时间,从伪装成植物的橡皮筏上射出几道火流。

几个正在加固战壕的雇佣兵,还没等反应过来,已经被火流射穿了,带着满身的鲜血栽倒在战壕里。

一时间,周围枪声大作,这个世界似乎再没有其他任何声音。

苍浩竭尽全力喊了一声:“开火!”

雇佣兵刚刚准备还击,苍浩左侧的火力点猛然发生剧烈爆炸,里面的重机枪还没来得射击就变成了一堆废铁,雇佣兵则被炸成了一旦肉泥。

苍浩抬起头向河面看去,只见一艘伪装成植物的橡皮艇发出“砰”的一声闷响,紧接着一枚火箭弹拖着长长的尾焰,射中了稍远处的另一个火力点。

随后,又一枚火箭弹射出,掀翻了两座无后坐力炮。

在橡皮艇上使用火箭筒非常危险,因为尾焰会对周围的人产生杀伤,但海豹突击队就有这样的技术和胆子。

先期登陆的海豹队员用精准的狙杀,有条不紊的把雇佣兵逐个放倒。

他们的枪法非常精准,有一个雇佣兵只是稍稍露了一下头,就被一发钢芯子弹穿透头盔,炸开了脑袋。

**混合着鲜血迸溅在苍浩的身上,与迷彩服的颜色混搭在一起,形成了一种非常怪异的颜色。

这一切的发生仅仅在半分钟之类,雇佣兵还没来得及开火,就已经蒙受了惨重的伤亡。

苍浩带领的那队雇佣兵除肯利之外全部阵亡,苍浩的脚下到处都是尸体,一个个熟悉的战友瞬间变成了毫无生气的一滩肉泥。

“怎么办?”肯利有些慌了:“我们输了……杰罗德,我们输了……”

“不!”苍浩一把抓住肯利的衣领,用平生最高的声音喊道:“我们没有输,我们从来不会认输!”

肯利整理了一下情绪,用力点点头:“是!”

“马上把兄弟们组织起来,反击!”

很快的,另外两队雇佣兵像苍浩靠拢过来,这一路上,他们当中不断有人倒下,幸存下来的人精神处于崩溃的边缘。

“所有人听着……”深吸了一口气,苍浩缓缓说道:“当你们因为各种目的来到这片土地的时候,就已经把生命置之度外了,在我们人生最重要的并不是生命,而是这座阵地……”

这不是一个讲话的好时候,因为子弹越来越密集,海豹突击队也越来越近。

但所有雇佣兵都把目光落在苍浩身上,因为苍浩是唯一一个保持着冷静的人,是他们的希望所在。

“当你们最初来到这个阵地的时候,我曾经对你们说过一句话——我对你们没有任何要求,只有一点,那就是当敌人像丛林一样覆盖了大地,当军舰像高山一样拥堵了海面,当炮弹像雨点一样遮蔽了视线所及的天与地,你们是否有决心和我一起去死!现在,我要问你们,准备好了吗!”

沉默,然后是一声嘹亮的呼喊:“准备好了!”

“先找到狙击手!”苍浩缓缓打开了枪支的保险:“然后让我们干掉那帮狗娘养的,让他们知道我们从来不屈服!”

早晨。

苍浩醒过来的时候,有一个电话打进了手机,是陌生号码。

苍浩懒洋洋的接起来:“谁啊?”

“是我,丁晓红。”冷冷一下,丁晓红问道:“怎么样,没把我忘了吧,也没忘记我跟你说过什么!”

苍浩打了个哈欠:“你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我问你话呢,有没有忘记我对你说过的!”

“没忘,想着呢!”苍浩的声音依然慵懒:“如果我不听你的话,你就把我艹你的视频发给姚军辉,然后我就会失去眼前的一切……”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呢?”虽然是在电话里,但通过声音可以判断,丁晓红的脸红了。

“我实话实说。”

“你说的太粗俗了!”

“我本来就是一个粗俗的人!”苍浩又打了个哈欠,问道:“你到底有什么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