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对付空姐的必杀技/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该脱也脱了,既然你身上没什么衣服了……”苍浩耸耸肩膀:“那就这样吧!”

白莹又是一愣:“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苍浩打了个哈欠:“我困了,要回去睡觉了!”

“你……”白莹非常吃惊,结果嘴欠的说了一句:“你不是要在这里干了我吗……”

“你饥渴难耐?”苍浩又要解腰带:“那我倒是可以满足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不要,不要啊……”白莹的身体缩在卡座里,尽量把自己抱成一团。

“其实我只是想告诉你……”呵呵笑了笑,苍浩淡然道:“你们这种女人,总是觉得男人想占你们便宜,其实你脱光了衣服躺我面前,我都未必有兴趣艹你!”

“你……”白莹听到这话,恐惧之余还有些恼怒:“你这个王八蛋!”

“谢谢夸奖,再见……不,可能没机会再见了。”丢下这句话,苍浩转身离去,回酒店睡觉去了。

第二天早晨,阳光刺穿薄雾,倾泻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把一切都染成金黄色。

沉寂了一夜的城市渐渐开始喧嚣起来,人们穿行在高楼大厦之间,最后在街上汇集成人流,渐渐的熙熙攘攘。

一切都昭示着城市的繁华,似乎这是一个遍地是金的地方,只要肯努力就能有收获。

但是,这里并没有一草一木属于你,你能在这里找到归属感吗?

苍浩站在街头,看着这座城市,既感到熟悉,又有些陌生。

陌生是因为毕竟第一次来京城,熟悉则是因为如今这雾霾走到哪都一样。

一个小时后就要离开京城,回广厦去了,苍浩的钱夹却比脸还干净。

人生最悲催的事情,莫过于打开钱夹后发现,毛主席不在了,只剩下人民。

苍浩看着一堆毛票欲哭无泪,都怪昨晚碰到了白莹。

一番装B之后,苍浩的感觉倒是挺爽,结果路上把钱夹掉了。

幸好苍浩的身份证装在衣服口袋里,要是身份证也丢了,连飞机都没得坐。

“果然啊,做人莫装B,装B遭雷劈……”苍浩长叹了一口气,目光无意识的逡巡着,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破旧的皮夹子,隐藏在垃圾桶下,所以不引人瞩目。

皮夹微微敞着口,露出一点红色, 多么可爱的颜色,苍浩一个健步冲过去,立即把皮夹子捡了起来。

果然,苍浩没失望,里面有三百多块钱。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让其捡一张一百的,两张五十的,三张二十的和四张十块的……”虽然这钱实在零碎了点,但苍浩还是很满意,毕竟足够让自己上飞机。

熟料,苍浩刚一抬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面走过来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的身材的个子中等,皮肤白白嫩嫩的,一张标致的鸭蛋脸吹弹可破,身上一袭深紫色的吊带雪纺长裙。胸部将上身绷得紧紧的,上面现出深深的沟壑。

看起来,这个女孩昨晚应该参加了派对,此时身后拖着一个拉杆箱,看起来想要赶路。

她刚好看到苍浩捡起皮夹子,微微皱起了秀眉,表情有点不屑。

“别说见者有份……”苍浩急忙后退两步,警惕地看着这个女孩:“我们不能自己留下,这钱是失主的,如果失主不要,我们再要!”

女孩本来懒得在意苍浩怎么处理这点钱,正要迈步离开,听到这话却又停住了脚步:“失主还会不要?”

“当然了。”苍浩手里攥着这些钱,转身向路边的行人走去:“这位失主,你好……五块,好,谢谢……这位失主,谢谢,十块……”

不一会的功夫,苍浩敛了一百多块钱。

一条破旧的牛仔裤,一件普通的T恤,再加上乱糟糟的头发,苍浩完全是一副落魄屌丝的样子,被行人当成乞丐了。

女孩看在眼里几乎傻住了:“这……你这不是失主,是施主才对。”

苍浩得意洋洋的挥了挥手手里的钱:“这就是我人生第一桶金。”

“真是奇葩。”女孩摇摇头,再不理会苍浩,拖着拉杆箱离开了。

树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个女孩很幸运只是偶遇苍浩,自己的生活中还没有这样的鸟人。

苍浩也没再理会这个女孩,两个人只是生命中的过客,很难会再次相遇。

虽然这个女孩既性感又漂亮,拉来打一炮应该会很爽,但她对自己根本没什么兴趣,所以苍浩只能用这样一句话安慰自己:“每一个你想艹的女人,背后都有一个艹她到想吐的男人!”

苍浩在街边抽了一支烟,用捡来的钱买了一张巴士票,直接乘车来到了机场。

换好了登机牌,苍浩没上飞机,而是坐到了候机区。

直到其他乘客都已经登机,机场广播很快响了起来:“从京城飞往广厦的班机即将起飞,苍浩先生请您登机,苍浩先生请您登机……”

“我连故宫都没去过,这就请我登基了?”苍浩感到非常得意,终于拖沓着脚步来到登机口,成为这次航班最后一个登机的乘客。

这年头飞机时常晚点,不过苍浩很幸运,航班很快起飞了。

当飞机进入预定高度,姿态稳定下来,空姐们开始提供客舱服务。

遗憾的是,就如同飞机的准点率一样,这年头空姐的相貌身材也直线下降。

苍浩看着空姐往来穿梭,尽管个个都是制服丝袜,却丝毫提不起兴趣。

突然,苍岳眼前一亮,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正是早晨那个女孩,此时已经换上制服,腿上依然是薄薄的黑丝,脚上是敞口平跟鞋,她胸前的名牌写着“秦慕瑶”。

在她面前,其他空姐显得那么不起眼,而乘客们的目光也都集中在她身上,有事没事就按旅客呼叫灯让她过来。

“原来她是空姐……”苍浩这才想起,她早晨拖着的那个拉杆箱,好像正是空姐的飞行箱。

很快的,她也看到了苍浩,先是倏地一愣,随后不屑的翻了翻眼睛。

显然,苍浩的人生第一桶金,没给她留下任何好印象,以至于派发饮料的时候,她还有意越过了苍浩。

苍浩的同坐是一个中年男人,留着地方支援中央的发型,看着秦慕瑶的背影,笑嘻嘻的对苍浩道:“那个空姐好像很讨厌你撒……”

“关你什么事。”苍浩瞪了一眼对方,心里颇有些窝火,本来没打算对这个空姐怎么样,但看她这样对待自己,怎么说也得报复一下。

马上的,苍浩忘记了昨晚的装B教训,突然想起在微博上看到过,非著名网络写手青光楚辞曾传授过泡空姐必杀技。

苍浩打算试验一下,按了一下旅客呼叫灯。

苍浩坐的位子刚好就是秦慕瑶负责,秦慕瑶很快过来了,看到是苍浩找自己,立即轻哼了一声。

不过,她必须履行空姐的职责,于是双手交叠在小腹前,微微弓身问道:“请问,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苍浩懒洋洋地问道:“能知道你的手机号吗?”

秦慕瑶微微一笑:“你是想泡我吗?”

苍浩很诚实的点点头:“对啊。”

秦慕瑶笑得越发灿烂,美丽的双眸满是讥讽:“对不起,你没这个机会。”

苍浩一本正经的道:“那你也得把手机号给我,否则投诉你。”

秦慕瑶一愣:“你凭什么投诉我?”

“因为我作为旅客,遇到问题的时候,你没有尽到解答的义务。”

“可是……”秦慕瑶急忙道:“手机号是我的私人信息,我凭什么要给你?”

苍浩笑眯眯的看着秦慕瑶:“我的问题就是你的手机号是多少,你必须解答这个问题,这是你作为空乘的职责。”

秦慕瑶刚才很得意,转眼却变得颓丧起来,嘴唇嚅嗫着,也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苍浩准确抓到了她的弱点,这年头,空乘最害怕的就是投诉,不管这个投诉是不是有道理,航空公司都会先对空乘进行警告。

尤其秦慕瑶还有些个人原因,更不能被人投诉。

她刚开始遇到苍浩,就把这个人当成一个无赖,虽然在飞机上再次遇到,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毕竟,每架航班都会承载太多的旅客,秦慕瑶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只要把他们打发下飞机,今生今世也没什么机会再见面。

没想到的是,苍浩还是一个有头脑的无赖,这让她颇为无奈。

“快点说……”苍浩得意洋洋提醒:“否则我要投诉了!”

过了良久,秦慕瑶嘀咕了一个号码,苍浩根本没听清。

苍浩正准备再问一遍,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瞥到,地上扔着一个东西。

苍浩很好奇的捡了起来,发现是用硬纸折叠的三角形,这是一种非常常见的硬纸,座椅靠背袋子里装的杂志就是这种材质,只是这个三角形的折叠方式有些奇怪。

苍浩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用很低的声音,十分郑重地告诉秦慕瑶:“麻烦你马上联系飞行员,准备机场迫降,让空保也马上行动起来……”

秦慕瑶愣住了:“为什么?”

苍浩一字一顿的道:“马上会发生一起谋杀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