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泡一次妞就死一个人/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也就在苍浩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突然,一声女人凄厉的叫喊响起:“杀人了!快来人,快报警啊!”

京城的气温要比广厦高很多,所以乘客们穿的也多,下飞机后有些乘客去了更衣室换衣服,而声音正是从更衣室传出来的。

整个大厅登时哗然,机场安检和警察迅速行动起来,包围了所有出口。

“得!”苍浩无奈的放下了行李:“这下还走不了了!”

特警很快赶了过来,控制了还未出港的所有乘客,乘客们三三两两的凑在一起议论,这让苍浩多少拼凑出了事情的轮廓。

其实也简单,就是有人去更衣室换衣服,发现一个中年男人死在地板上,脖子上的动脉被刺穿,鲜血已经淌了一地。

警察搜索过现场之后没有找到凶器,随后就把所有乘客分别进行询问,自然也包括苍浩。

苍浩把自己随身携带的物品全部交出,姓名、年龄、职业等等信息全部报上之后,主审的警官看着苍浩冷冷一笑:“你怎么知道会出现谋杀?”

苍浩面无表情的道:“我不知道啊。”

“有空乘和很多乘客反映,你当时在飞机上告诉空乘,马上会发生一起谋杀……”警官用手指敲点了几下桌子,声音越来越冰冷:“你是怎么未卜先知的?”

“我没有未卜先知……”苍浩打定了主意,反正事情跟自己无关,谁特么愿意被杀就请便吧,只要别再把自己当成精神病就行:“其实吧,我是想要泡空乘,所以我就信口雌黄,想要引起空乘的注意!”

“泡妞?”警官对这个答案显然有些意外:“这位先生,你泡一次妞就死一个人,这代价太大了吧?”

“我也不想啊。”苍浩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你看我这张衰嘴,对不起,麻烦大家了!”

苍浩的态度非常诚恳,表现那副样子就像一个泡妞儿不得的倒霉屌丝,警察的目光把苍浩仔仔细细看了个遍,却找不出一点可疑的痕迹。

另一个警察开口说话了:“也就是说,你根本不知道会发生凶杀案,对吧?”

“警官先生,我又不是算命先生,我只是个单身男人,我怎么知道会发生凶杀呢?”

“可是你知不知道……”主审警官继续观察着苍浩的神色,把苍浩每一个细微表情都看在眼里:“你告诉空乘说要发生凶杀,这等于散布虚假信息造成恐慌,据我们所知当时在飞机上有乘客差点跟你发生冲突。”

“我不知道事情这么严重。”苍浩的表情非常尴尬:“我当时也没多想,张嘴就说出来了,好在毕竟没造成什么损失,念在我毕竟是初犯,你们就原谅我吧!”

在警察眼里,这个苍浩还真是奇葩,一副没皮没脸的样子。

只不过,这个没皮没脸的屌丝只是随口一说,就真的发生了凶杀案,未免太过巧合了。

警察反复盘问,仔细观察,却始终没有从苍浩的话语和表情中找出任何漏洞,这让他们有点为难了。

这个时候,苍浩开始谨慎反击:“警官,就算我随口这么一说,也不能断定我就是杀人犯的同伙啊。”

“我没说过你是同伙,正相反的是,如果有人当时相信你的说法,或许就可以避免悲剧。不过我非常关心的是,你究竟根据什么判断会发生凶杀。”警官冷冷一笑,又道:“这个很重要,我始终怀疑,你当时不是随口一说,而是真的知道会有人杀人!”

“你们这么说我也没办法……”苍浩耸耸肩膀:“如果我真的知道将会发生凶杀案,当时能通知了空乘注意安全,现在却有不告诉你们实情,难道这不矛盾吗?”

这句话很有道理,警察们互相看了一眼,当下事情的关键在于,苍浩向空乘说出谋杀的时候是否拿出了证据。

同一时间,其他警察正在盘问乘务组,秦慕瑶那边的证词现实,苍浩当时没什么证据,就是手里拿着一张纸折出来的小玩意。

警察马上问苍浩:“你当时手里拿着什么?”

“没什么啊。”

“据我们所知,你跟空乘说话的时候,手里当时有什么物体。”

“我就是无聊,拿杂志随便折来折去,然后随手就扔了……”苍浩看着警察,一副很委屈的神情:“我不知道这也犯法啊。”

“同时进出港的航班有好几个,而死者正是跟你同一航班……”警察轻哼一声,质问:“你怎么解释?”

“没法解释,我只能说这是巧合……”苍浩长叹了一口气,非常无奈的道:“我就是一个打工仔,去京城出差的,飞机上没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

“我老实告诉你,如果你确实发现有凶杀线索,配合我们破案可是大功一件。如果你当时真的是信口胡说,那你的麻烦会非常大!”

“麻烦大我也没办法。”苍浩非常无奈:“我真的不知道会死人……”

这一点,苍浩没说谎,警察调查发现,那个死者的社会关系网跟苍浩没有任何重叠,两个人不但不认识,也不可能存在间接恩怨。

接下来,不管警察再怎么问,苍浩依然坚持原来的说法。

警察实在审不出来什么,最后也就只好放弃了,不过也没让苍浩离开,而是滞留在询问室。

到了晚上,警察送来盒饭,却仍然没让苍浩离开。

苍浩无奈的在询问室继续待着,靠在沙发上睡了一夜。

直到第二天早晨,警察走进来,告诉苍浩:“你可以走了!”

苍浩有点难以置信:“真的?”

“当然是真的。”警察的目光非常不屑:“你还真行啊,为了泡妞,什么话都说得出口。我告诉你,本来我们可以追究你扰乱公共秩序,念在你毕竟是初犯,也确实没造成什么损失,所以就放你一马。”

苍浩连连点头:“谢谢,太谢谢你们了。”

“但事情还不算完,你手机最好保持畅通,我们随时可能找你回来继续了解情况。”

“明白,明白。”苍浩又是一顿点头:“案子跟我真的没关系。”

警方确实没有任何线索证明,苍浩跟凶杀案有关,也无法证明苍浩确实有能力未卜先知,否则他们不会轻易让苍浩离开。

苍浩领回自己东西,清点了一下,马上问:“我的表呢?”

“这呢……”一个警察拿着苍浩的表晃了晃,表情有些怪异的问:“这是什么表?”

苍浩随口回答:“伦斐尔。”

“哦。”警察没有马上把表还给苍浩,而是翻来覆去仔仔细细的看了好几遍,这才不太情愿的把表交到苍浩的手里:“这表不错,好好保管。”

到了这个时间,昨天被滞留的旅客基本都已经回去了,苍浩是最后一个被释放的旅客,只有乘务组和机场内部工作人员还在继续接受询问。

苍浩离开机场后刚打开手机,罗霸道的电话马上进来了:“浩哥,你怎么总是关机,忙什么呢?”

“不是告诉你,我要出差去京城吗,一直在飞机上……”叹了一口气,苍浩又道:“结果下了飞机就发生凶杀案,我特么嘴欠说了一句不该说的话,结果被警察一直盘问到现在!”

“我艹,不是吧,老大,原来你就在那个航班上。”罗霸道非常惊讶:“新闻都报道了,说是一个乘客刚下飞机,就被人杀死在更衣室里。案子现在还没破,连凶器都没找到,网上说警方根本没搞清楚这个人到底是怎么死的。”

“哦。”其实苍浩猜到了凶器是什么,不过吸取了教训,没说。

“话说,凶手挺狠,就是在侯治才的颈动脉上刺了个孔,侯治才失血过多而死……”罗霸道说的头头是道,好像自己就在现场:“据说,从现场迹象看侯治才当时挣扎过,却没能成功求救。而且这个过程非常短,凶手出手迅速稳准,我看这特么是职业杀手!”

“侯治才?你认识死者?”

“我正要跟你说这个……”罗霸道咽了口唾沫,有点犯愁的道:“侯治才是和才帮的老大,说起来,跟我算是半个盟友,只不过不是很熟悉,真没想到他就这么死了!”

“盟友又是怎么回事?”

“和才帮只是个普通帮派,没什么特别的,不过属于和字头。他们垄断了临海路附近的水产市场,跟临海路上的豪义帮有生意上的冲突,那么自然跟青头帮的张胖子也不太对盘。”深吸了一口气,罗霸道告诉苍浩:“我怀疑,是不是张胖子或者豪义帮的人,雇职业杀手干掉了侯治才!”

虽然侯治才跟苍浩在同一个航班上,不过苍浩根本不认识这个人,更不知道是什么来头。此时听罗霸道这么一说,苍浩的眉头皱了起来:“确实是职业杀手干的……如果真是张胖子或者豪义帮下手,这事情反而还简单了!”

“老大你怎么这么说?”罗霸道急急地道:“老大,你知不知道,张胖子一直想砍死我却一直都没得手,我这得谢谢侯治才那个死鬼啊,因为侯治才分散了他们一伙的精力。现在侯治才这么一死,张胖子一伙可以全力对付我了,你觉得这是好事?”

“我没说侯治才的死是好事,我只是说如果侯治才真是被张胖子干掉的,事情毕竟还要简单一些。”深吸了一口气,苍浩缓缓说道:“我有一种直觉,这件事情偏偏不那么简单,如果不是张胖子一伙下的手,这个案子背后只怕大有文章!”

“我不知道是不是会有什么文章,反正侯治才这么一死,只怕广厦**要乱了。”啐了一口痰,罗霸道骂骂咧咧的道:“艹,孙勇还被停职呢,这个张胖子就敢这么猖狂,我看我特么也得小心点,万一他又对我下手怎么办?!”

“小心一些是对的,近期深居简出,我感觉有场暴风雨要来了。”

“让暴风雨来得猛烈些吧!”罗霸道哈哈一笑,又道:“对了,我给你打电话是要告诉你,这两天小霞跟王富彪打得火热。他们两个已经见面了,还约今天下午一起逛街。”

“真的?”

罗霸道洋洋得意的道:“当然了。”

“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现在明白这话啥意思了。”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角色。但如果我们需要特定的角色,就必须让合适的人来演。你就比如《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让黄日华演,大家一看都会认为,嗯,这个角色就应该是这样。可如果让李亚朋来演,一副受过核辐射的样子,简直特么比郭靖本人都傻!”苍浩点点头,非常满意:“这个小霞演技不错,我们没挑错人!”

“浩哥说得对。”罗霸道点点头:“这个王富彪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同意给小霞赞助些学费,却非要等到见面再说。今天,他主动约小霞,说要给小霞买两件衣服,他们会先去逛商场,然后一起吃个饭,我估计他对小霞应该很满意,给小霞拿笔钱之后就该开房啪啪啪了。”

“好。”苍浩点点头:“你到时应该知道怎么做。”

“当然知道,你不是已经交代了吗,放心,我一定让这场戏完美收官。”嘿嘿笑了笑,罗霸道有点猥琐的道:“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跟浩哥你混可真够刺激的啊!”

“让你这么一说……我也有点好奇了。”苍浩的表情也变得有点猥琐:“以前只听说当官的包养女人,还没亲眼见过,我打算跟着他们看看!”

“你看你的吧,我做我的了,今天务必把王富彪拿下。”

“好……”苍浩说到这里,突然拍了一下额头:“见鬼!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什么?”

“做戏要做足,小霞对王富彪说自己是处女,可她是你手下的小姐,那地方不知道都见识过多少男人的家伙了!”苍浩叹了一口气:“总不能临时去给她做个膜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