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你好,杰罗德/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廖家珺二话不说,给苍浩带上手铐,直接塞进警车带回了刑事侦查局。

苍浩冷冷的问:“你们凭什么抓我?”

没有人回答,这一路上,不管苍浩说什么,都没有人应声。

等到进了刑事侦查局的询问室,两个警察抱着肩膀死死地盯着苍浩,廖家珺没有出现。

不过,苍浩待遇倒是不错,有人送上来一杯咖啡。

苍浩提鼻子一闻:“不错,地道的蓝山,你们倒是挺会享受。”

警察始终不说话,苍浩百无聊赖的待着,过了一个小时,廖家珺还没出现。

事实上,当廖家珺亲手抓到苍浩的时候,迫不及待的就像要审问这位传说中的雇佣兵之王。不过她刚回到局里,就被李正伦叫到办公室了:“我看见你刚才抓了个人回来?”

“是啊。”

李正伦随口问:“什么案子。”

“是……什么案子……”廖家珺听到这句话傻住了,她刚刚意识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抓捕苍浩。虽然苍浩做雇佣兵期间的一些行为可能严重触犯法律,但触犯的不是华夏的法律,连苍浩当初所在国家政府都没追究,自己有点那个什么拿耗子多管闲事。

不过,既然人已经抓回来了,当然不能随便放了,廖家珺有太多问题想要去问这个传奇人物。

李正伦皱起眉头:“我在问你是什么案子,你怎么还来问我?”

“是机场凶杀案。”廖家珺急中生智:“有多名乘客和空乘人员反应,我抓捕的这个犯罪嫌疑人在飞机上的时候声称将会发生凶案,我抓回来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说的是苍浩吧。”李正伦知道这个案子,点点头说道:“机场派出所那边已经仔细审讯过,没发现这个苍浩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估计当时只是为了引起空乘的注意说大话吧。”

“不可能。”廖家珺用力摇摇头:“苍浩既然这么说,肯定不是平白无故!”

“为什么?”

“因为……”廖家珺差一点就要说出来,其实苍浩是雇佣兵之王杰罗德,不过李正伦并不知道杰罗德何许人也,廖家珺又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只是敷衍道:“我觉得机场派出所那边肯定疏漏了一些细节!”

“听着,这个案子是机场派出所主办,我们刑侦局只负责配合工作。”顿了顿,李正伦一字一顿的道:“你可不要多事影响两个部门之间的关系!”

廖家珺垂头丧气的点点头:“知道了。”

李正伦摆摆手:“好了,没事了,你出去吧。”

廖家珺来到询问室,心中五味陈杂的看着苍浩,苍浩耸耸肩膀:“又见面了,你这一次因为什么抓我?”

“这不是抓你,只是有些问题……想让你帮忙解释一下!”

苍浩举了一下手,把手铐给廖家珺看:“就这样让我给你解释?”

廖家珺走过去,亲自给苍浩打开手铐,然后吩咐那两个警察:“这里没事了,你们出去吧。”随后,廖家珺叹了一口气,有点无奈的道:“对不起,有点误会……”

“这不是误会,你是故意的。”苍浩看着廖家珺,目光突然变得有些诡异:“我倒是挺惊讶,不过不是惊讶你给我带手铐,而是惊讶你竟然敢把手拷给我打开!”

廖家珺有些紧张了:“你什么意思?”

“你不怕……”苍浩一边揉捏着手腕,一边缓缓说道:“我报复你?”

突然之间,苍浩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杀气,尽管杀气这玩意是无形的,可廖家珺分明能感受到:“怎么你想报复我?”

廖家珺说着话的同时,把手向枪套摸去,苍浩却笑着摇了摇头:“怎么会,你可是警察,我一屁民,我敢把你怎么样呢?!”

“你可不是屁民……”廖家珺看着苍浩,既有些欣慰,又有些惊讶。欣慰的是自己竟然真的有机会找到“杰罗德”,惊讶的是没想到“杰罗德”竟然就是这个跟自己有很多矛盾的小职员,每当苍浩看到美女时表现那副猥琐的样子,廖家珺实在无法跟南美丛林里的那位雇佣兵之王联系在一起。

苍浩又耸耸肩膀:“我不是屁民是什么!”

“你是雇佣兵之王,纵横南美丛林多年;同时你还是纳粹猎手,把潜逃数十年的战争罪犯绳之以法……”顿了顿,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道:“在我抓到你之前,差一点就成了你的粉丝!”

“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那你怎么解释这块表?”廖家珺指了指苍浩手腕上的伦斐尔:“这是著名钟表大师伦斐尔特意为自己的恩人定制的表,全世界没有第二块,连假货都没有!”

苍浩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内心非常震惊,实在想不到廖家珺到底怎么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直到听见了这句话,苍浩才知道原来是被手表给出卖了:“这表其实是我在地摊买的……”

“够了!”廖家珺双手撑着桌子,俯身看着苍浩,硕大的胸脯跟着颤悠了两下:“这么珍贵的手表,任何人都不会轻易卖掉!”

“好吧,实话实说,其实是我捡的……”苍浩看着廖家珺那副大胸,咽了口唾沫,心道:“真是够大呀……”

“你知不知道这块手表值多少钱?”廖家珺冷冷一笑:“如果真是你捡的,那就治你个非法侵占罪!”

苍浩叹了一口气:“你一天不要挟别人能死啊?”

“我只是想知道到底谁是杰罗德!”

“他已经死了!”苍浩斩钉截铁的道:“没错,你说的这个人确实存在,我也认识他。他得病死了,临死前把这表赠送给我,你还想知道什么?”

“你……”廖家珺愣了一下,随后质问:“他是怎么死的?”

“非典艾滋癌!”

“什么?”

“出去嫖倡不小心得了病,然后就死了!”苍浩面无表情的道:“所以才说做人要洁身自好!”

“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难道不搞笑吗!”廖家珺直起身,双手抱肩看着苍浩:“难道你忘了天雨楼的事情吗,看起来你对不起九泉之下的杰罗德啊!”

“我……”苍浩非常尴尬,饶是脸皮很厚,面庞也有点发烧。

“还有就是,你身上那么多伤,不少是枪伤。你还有创伤后应激障碍,需要通过氯硝西泮缓解……所有这些都是你做过雇佣兵的特征!”廖家珺说起这些,差点给自己一记耳光,她曾经跟苍浩处理过伤口,知道苍浩身上的伤,也曾经亲眼看到过苍浩服用氯硝西泮。其实这些线索综合到一起,哪怕猜不到苍浩就是杰罗德,也应该能够断定苍浩过去是什么人,可廖家珺把所有这些线索全忽略了。

苍浩实在无法诡辩了,只好说了一句:“因为……我跟杰罗德是战友!”

“因为你跟杰罗德是战友,杰罗德死于某种疾病之前把表送给了你……别说,你倒是挺会撒谎。”冷冷一笑,廖家珺又道:“不过你忽略了一个细节。”

“不可能。”苍浩摇摇头:“我撒谎是相当有一套了。”

廖家珺一伸手:“把表给我。”

犹豫了一下,苍浩不情愿的摘下伦斐尔,递到了廖家珺的手里。

当初廖家珺去菁华大学查找线索的时候,高伟教授告诉廖家珺,或许表带上还有什么线索,可以证明表的真正主人是谁。

而廖家珺竟然真的找到了,伦斐尔的表带有着繁复的花纹,仔细看起来是由“canghao”这串字母组成的。

廖家珺哈哈大笑几声,把表带指给苍浩看,苍浩挠挠头:“妈的,我竟然不知道……”

这个设计是伦斐尔特意为苍浩定做的,却也出卖了苍浩的身份,廖家珺有些激动:“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苍浩撇撇嘴,没出声。

“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雇佣兵之王,对吧……”没等苍浩回答,廖家珺接着又道:“M国海豹突击队唯一一次败绩就是你造就的!这段战绩简直就是传奇,被人津津乐道,很可惜由于政治原因,只有不多的人才知道……”

“够了。”突然,苍浩打断了廖家珺的话:“我不想听你絮叨这些,因为跟你们这种从没上过战场的人想象的不一样,战争不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廖家珺愣住了:“你……什么意思?”

“我曾经对你说过一句话,很多人认为战争是由拼搏组成的,充满了激情与浪漫,其实战争是由等待组成,等待下一次进攻,等待下一次防守,等待下一顿饭,等待明天,等待死亡。”深吸了一口气,苍浩接着说道:“十七号高地的战斗其实很短暂,但我们得知海豹突击队要来进攻之前,却在高度紧张之中煎熬了许久。这种不知道死亡什么时候会降临到你头上的漫长等待,远远要比战争本身更加可怕!”

廖家珺傻傻的看着苍浩,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这……”

“还有,十七号高地之战确实成全了我这个人,本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分队长,这一战让我成为整支雇佣兵的首领。但在这背后……”深吸了一口气,苍浩又缓缓吐了出来:“海豹突击队不是盖的,从第一发子弹射出之后的一分钟之内,雇佣兵战斗减员就超过了三分之一。事后我们统计,战斗交换比达到了十比一,也就是我们每打死打伤一个海豹突击队,就要有十个战友为此送命。这场战斗,我们确实赢了,却是惨胜,从那以后我痛苦的意识到,对于军人来说真正的胜利就是这个世界不再有战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