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机场事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廖家珺愣住了,过了许久,突然用力的鼓掌起来:“说得好!”

苍浩深深的一笑:“谢谢夸奖。”

“我真没想到原来你就是杰罗德。”

“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知道我是谁,毕竟杰罗德是我的英文名字,离开那座丛林还知道这个名字的人不比知道我中文名字更多!”顿了顿,苍浩很郑重的叮咛道:“还有就是我希望你帮我保密?”

“为什么?”廖家珺脱口而出:“你可以成为英雄,却不去做英雄,沉迷当一个猥琐的小员工!”

苍浩一脸黑线:“我怎么猥琐了?”

“我……随口一说。”廖家珺嘿嘿笑了笑:“真的,说真的,我实在没想到,我竟然能抓到你!”

“抓到我?” 苍浩笑了笑:“你凭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法?”

“你曾经为贩毒集团服务……”

“我还曾经帮助抓捕纳粹逃犯,以色列政府秘密授予我勋章。”苍浩打断了廖家珺的话:“其实,如果真的从所秉持的思想理念来说,你可能还得管那些毒贩子喊一声同志,这个问题很敏感,我不多说,我只想告诉你,毒品问题的存在有着复杂的社会根源,就算没有当年那个贩毒武装,还会有其他人铤而走险。”

“这倒是。”廖家珺无奈的点点头:“毕竟这东西利润太大。”

“最重要的其实不是这东西利润大,而是有很多人需要这东西,因为市场需求才造就了市场供给。不过这个问题我还是不想多说……”深吸了一口气,苍浩缓缓说道:“你必须明白的是,这个世界上的人和事有时难以衡量对错,黑与白之间其实不是那么的明显,绝大多数时候是一种灰色状态,这才是真实的世界原生态。举一个例子,我抓捕的那个纳粹逃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他在南美一些地方声誉极佳,一生赚的钱全用来作善事了。可他就是讨厌犹太人,即便后来在法庭上,还对犹太人破口大骂,原因很简单,他的父亲和祖父都经受过犹太资本家凶狠的剥削……那么你又怎么来评价这个人呢?”

廖家珺一时无语:“这……”

“无论如何,我已经摆脱了过去的生活,我现在安心做一个普通人。”苍浩说着,又是深吸了一口气:“所以你就不要再问我了!”

“好吧……”廖家珺没再追问,而是久久的打量着苍浩,似乎想要把苍浩身上的每一根汗毛都看仔细。不知道过了多久,廖家珺突然说道:“我们换一个话题,我想知道你怎样成为雇佣兵之王!”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保证,今天你我的谈话不能再让任何人知道。”

“好。”廖家珺起身把苍浩带出了询问室,来到了会客室,亲自跑了一杯咖啡奉上,依然是香浓的蓝山:“这里没有任何监控,我人格保证,你说的话不会传出去。”

苍浩品了一口蓝山咖啡:“味道不错。”

廖家珺两眼烁烁放光:“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多年前,我们举家移民国外,父母投资了一样生意,其实原计划是非常好的,没想到……”怆然一笑,苍浩告诉廖家珺:“经济危机不期而至,不但没有赚到钱,反而欠下了巨额高利贷!再后,父母因为意外罹难,这笔债务就转嫁到了我的头上!”

“这么说你是因为还钱?”

“没错。”苍浩用力点点头:“当时在我面前有两个选择,或者被关到血汗工厂不见天日的工作,直到病累而死。再或者,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走上了另外一条路。”

“继续说。”

“今天的我回想起那时,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孱弱少年,我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样打开枪的保险,就成了一个雇佣兵。你知道吗,像我这样的人有很多,但全都只是炮灰,大家因为各种目的,有的同样是需要用钱,有的是追求刺激,有的是觉得生活了无趣味……反正大家走上了战场,绝大多数都死了,很幸运,我熬过来了。”

“你是怎么成为兵王的?”

“很简单,在战斗中学习。”呵呵笑了笑,苍浩深深的道:“我估计,你可能有疑问,既然我都是兵王了,为什么还要去还那笔高利贷。这个疑问很有道理,其实我完全可以杀光那帮高利贷,甚至于我的很多战友兄弟也提出过这个建议……”

“你没这么做?”

“对。”苍浩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原因很简单,我不想欠人钱,就算我杀光他们,这笔债事实上仍然存在。所以,我后来找他们谈了一次,当我和兄弟们把枪亮出来,他们痛痛快快的免除了利息,我只还了本金。”

“再然后呢?”

“做雇佣兵,刚开始是为了还债,后来目的有些不同了……”苍浩说着,点上了一根香烟:“我着迷于未知,探索不期的边界,于是带着我的那支队伍转战全球每个战乱的地方。严格的来说,十七号高地属于北美,后来我去了非洲,再然后是南美……在南美的时间最长!”

“有资料显示你曾经是国际刑警的卧底?”

“我不想说这个,下一话题。”

“好吧。”廖家珺看着苍浩,心情仍然激动,本来只是通过反恐学习,才接触到了杰罗德的资料,却没想到这个传奇一般的人物此时竟然真的坐在自己的面前。廖家珺本来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可却又不知道该从何开口了,索性就把话题转回到眼下的这个案子:“昨天,你在飞机上的时候对人说会发生谋杀,我相信你不是随口胡说的!”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真的就只是为了泡妞呢?”

“我相信你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我确实不会。”苍浩耸耸肩膀,很无奈的道:“不过,我当时的处理方式有些问题,结果被人给当成精神病了。”

“这个不是你的责任。”廖家珺摇摇头:“我设想了一下,其实换做任何人,当时都没有更好的处理方法。毕竟,一家飞得好好的航班上,突然有人说要发生凶案,这基本不会有人相信。”

“理解万岁。”苍浩觉得,廖家珺似乎有些善解人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胸部的能量全都转移到大脑。

“根据验尸结果,死者是颈部大动脉被刺穿,失血过多而死。目前,机场派出所已经把机场翻了个遍,却始终没找到凶器。”顿了顿,廖家珺急急的道:“你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很简单。”会客室里有很多杂志,苍浩随手拿过一本,从上面撕下来一页,开始认真的折叠起来:“现在的机场安检算是很严格了,身上的金属物品和可能成为凶器的东西,都会被查个清清楚楚。但是,对于真正的行家来说,任何物品都有可能成为凶器,因为他们熟悉人体结构,知道最脆弱的地方在哪,也知道伤害某个部位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但他们通常不会轻易出手,尤其是在飞机上,以免被人知晓。”

廖家珺认真地看着苍浩折叠,问道:“难道凶器就是杂志?”

“你看。”苍浩把杂志折叠成一个三角形,刚好旁边有一个苹果,苍浩轻松的就把三角形的尖端刺进了苹果里:“现在的全彩杂志硬度很高,只要通过特定的方式进行折叠,具有一定杀伤力。不过我不是行家,只是懂一个大概,经过专业训练的人,用这样的手段以合适的角度和速度刺穿人体动脉,轻易就可以杀人。”

廖家珺惊讶的看着苍浩手中的纸刀:“你就是这么判断出来的?”

“当时,我在飞机上见到一个类似的东西,那种折叠方式不是随便叠着玩的。我估计,凶手当时只是试验一下,没打算马上杀人,却没料到随手一扔,被我给捡到了。”苍浩耸耸肩膀:“所以我断定会发生凶案!”

“我说嘛,尸检只能证明动脉是被尖锐物体刺穿,却无法检验出到底是什么尖锐物体。凶手只要把这玩意撕掉,扔进马桶冲掉,我们哪里能找到凶器!”廖家珺霍然站起,急忙问:“你捡到的那个东西在哪?”

“扔了!”

“那是重要物证,也许上面有凶手的指纹,你怎么可以随便扔?”

“没用的。”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在上面找不到任何指纹,像这种职业杀手做事非常谨慎,他们通常会在手指上涂透明指甲油。看起来没什么特别,但不管接触什么物体,都不会留下指纹。”

“这……”

“当然,你可以调查飞机上的杂志哪本缺页了,然后根据对应的座位号找到乘客。不过你能想到的事情,凶手也能想到,他使用的凶器未必是来自飞机上的杂志。你要知道,这年头到处可以见到这种硬纸,走在街上都能塞给你十几张广告传单。”顿了顿,苍浩接着分析道:“还有,虽说这东西是在我附近捡到的,但有可能凶手随意扔过来,所以凶手也未必在我身边。”

“这么说我们根本找不到凶手?”廖家珺听到这些话发现,传说中的雇佣兵之王还真不是吹嘘,竟然已经把警方接下来可能采取的行动完全猜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