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市长给我介绍女朋友/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然不是。”邹峰很认真的道:“咱们上次见面,准确的说是你救了我,当时你不是说还没女朋友吗。正好,这几天我们办公室调来一个女孩,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我觉得跟你挺合适的。”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没想到邹市长还当真了。”

“怎么能不当真。”邹峰笑呵呵的道:“我这个人就是这样,要么不答应别人,但只要答应了,就一定要把事情做到。”

“那就谢谢你了。”听说又要相亲,苍浩不免有些兴奋:“正好,今晚我有时间,你看……”

“今晚我要开个会,我先给你打个电话定时间,不如明天吧。”

苍浩同意了:“可以。”

“那就这么定。”邹峰直接说了一间中档饭店,又告诉苍浩:“你要早点到,我倒是无所谓,可你要给人家女孩留个好印象。”

“没问题,一定早到。”苍浩表示感谢之后,就放下电话,觉得市长亲自给介绍女朋友,自己这面子倒是不小。

可不知为什么,苍浩又有一种感觉,这件事情可能不是这么简单。

转过天来,苍浩本不想去上班,不过闲在家又没什么事情,索性就去了指挥部。

来到办公室门前,苍浩遇见了王富彪,只见王富彪冲着苍浩一个劲点头哈腰:“苍经理,早啊,您亲自来上班啊……”

苍浩感到好笑:“难道我让别人替我上班?”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王富彪搓着双手,笑呵呵的道:“我已经给您沏上茶水,报纸放到写字台上了,还准备了一盒软包中华,你还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我!”

苍浩点点头:“好。”

“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去忙了。”王富彪又是一个劲的点头,随后屁颠屁颠离开了。

王富彪的这种举动,让苍浩发觉此人其实也有可爱的一面,不过是在当奴才的时候。

进了办公室,喝了一口王富彪准备的茶水,又看了一眼王富彪准备的报纸,苍浩登时愣住了。

在苍浩的印象里,近期广厦媒体报道基本围绕着一些八卦,无外乎是某个体育明星艹了某个影视明星或者相反。但今天媒体氛围却猛然转变,大篇幅报道了机场凶杀案,而且还把死者侯治才的背景翻了出来。

苍浩打开电脑上网刷了一下微博,发现大量内容也是围绕这个凶案,而且进一步扩展讨论开。

微博这种自媒体的特点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说些什么,扩散各种消息却不需要考虑负责,所以往往比传统媒体大胆许多。

已经有人挖出来,侯治才的帮派经营水产市场,跟垄断临海路海鲜生意的豪义帮屡次发生冲突。而豪义帮老大跟青头帮老大张胖子是结义兄弟,张胖子据说是市警局某个大佬的外甥,长时间来横行霸道。

苍浩注意到比较耐人寻味的是,但凡是提到这个话题的微博,都没说张胖子的舅舅已经被停职,还用春秋笔法把侯治才的帮派描绘的有些无辜。

虽然苍浩没混过**,却也能猜得到,**上的恩恩怨怨不是那么简单,从来也不是谁就无辜受害了。就比如罗霸道跟张胖子之间,说起来好像还是罗霸道理亏。

苍浩由此发觉,这场舆论炒作可能是被人操纵的,矛头则指向近期的上层争斗。

一天无话,等到下班,苍浩赴约去见邹峰,正好周大宇过来找苍浩:“老大晚上一起吃饭啊?”

“我还有事,下次的吧。”

周大宇张嘴就问:“啥事?”

“你好像问的有点多吧。”苍浩再不理会周大宇,该干嘛干嘛去了。

周大宇自觉无趣,打算自己去吃饭,刚走出拆迁指挥部,一辆奔驰停在他身前。

车窗摇下,张培顺探出脑袋,招呼了一声:“上车。”

周大宇有点警惕的后退两步:“你有什么事?”

“别这么紧张。”张培顺呵呵一笑:“我又没有敌意,正相反,还是好意。”

“好意?”周大宇眼珠转了转:“你找我能有什么好事?”

“上车再说不行吗。”张培顺看了看周围,提醒道:“这里人多嘴杂,不适合说话,换个地方。”

周大宇犹豫片刻,最后答应了:“好。”

周大宇上了车,车子很快发动起来,张培顺懒洋洋的问:“晚上想吃点什么,我找个地方。”

“不用了。”周大宇摇摇头:“有什么事你就在这里直说了吧!”

“还是吃点饭吧,反正我也饿了……”

周大宇打断了张培顺的话:“真的不用了!”

“好吧。”张培顺乜斜了一眼周大宇,嘿嘿一笑:“想来你最近跟着苍浩吃了不少好东西,张哥我如今请不起你,而且你也不给面子!”

“不是这个意思。”周大宇摇了摇头:“我晚上还有事。”

“哦。”张培顺点点头,突然话锋一转:“跟着苍浩干得还开心吗?”

“不错。”周大宇点点头,心里寻思着,张培顺应该不会是来挖墙脚吧。

“现在没外人,就咱俩,有些话我就直说了。”张培顺又瞥了周大宇一眼,缓缓说道:“大家都知道,拆迁这一块可是肥差,如今苍浩把你带到拆迁指挥部,按说你可是农奴翻身把歌唱。”

“我不明白你说些什么。”周大宇听到这话,回想起苍浩制定的那个所谓分配方案,又是隐隐的感觉不满。

周大宇自认为没把情绪流露出来,但他这种职场小白,怎么逃得过张培顺的眼睛。张培顺嘿嘿一笑:“我是觉着吧,既然苍浩大块吃肉,怎么着也应该给你几块骨头。”

“你胡说什么呢!”周大宇把眼睛一瞪:“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不!你明白!”张培顺缓缓摇了摇头:“而且你也知道,我一直看不太上苍浩,很简单,这小子不仁义。我要是没猜错,这一次来拆迁指挥部,你不但没吃到骨头,连肉汤都没喝上,最多也就是能得到点骨头渣子。”

周大宇觉得张培顺说的有道理,没出声。

“你看,你一天到晚跟着苍浩混,全公司都知道了你们是一个派系,然后又把杨总和我们这帮人给得罪了……”撇了撇嘴,张培顺讥讽的问道:“你最后得到什么了?”

“我乐意。”周大宇索性说了一句:“跟着苍浩混,至少我还有些东西,跟着你们混又能得到什么?”

张培顺反问:“你没跟我们混过,怎么知道什么也没有?”

“这……”

“我告诉你,苍浩这个人是很有心计的,否则他一个刚来公司没多久的普通职员,怎么就瞬间跃升为总经理,还成了姚总的亲信呢?”没等周大宇回答,张培顺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你以为,苍浩把你带在身边是因为你俩关系好,在我们看来却是苍浩给自己找了一个炮灰!”

“什么意思?”

“我告诉你,拆迁指挥部这边一旦出了什么状况,你周大宇一定要被拉出来顶罪!”

“得了。”周大宇不耐烦地摆摆手:“你要是想挑拨离间,这方法太老套了!”

“没错,我就是在挑拨离间,而且偏偏是老套的方法才管用。”张培顺倒是诚实,竟然坦然承认了:“我之所以挑拨,也是因为有这个机会,那就是苍浩有点对不起你周大宇。如果你对苍浩的分配方案很满意,今天你根本就不会上我的车,甚至见了我就直接躲得远远的!”

“随你怎么说。”

周大宇自认为态度很无所谓,其实在张培顺看来却是已经间接承认了:“我只告诉你一句,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回头?”

“远离苍浩。”顿了顿,张培顺又道:“拆迁指挥部现在还没出什么状况,真的等到需要有人顶罪那天,一切可来不及了!”

“你凭什么说拆迁指挥部会出事?凭什么说苍浩会让我顶罪?”

“前一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杨总和我不会放任苍浩大权在握,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从这个位子上拉下来。至于后一个问题吗……”张培顺说到这里,又是嘿嘿一笑:“如果苍浩真的应付不了麻烦,你认为他是自己出来认罪好呢,还是找人顶罪好呢?”

“好像……还是找人顶罪吧……”

“既然顶罪,还有比你更合适的人选吗……”张培顺的面容变得有些阴冷:“我现在提醒你一下,你看看我说的对不对,最近苍浩是不是有什么事都不告诉你?”

“这……”周大宇不想承认,可又觉得这是事实。

“看来我说对了,那么这也就意味着,苍浩已经做好让你顶罪的准备。”顿了顿,张培顺接着道:“最近,苍浩把城建局局长王富彪给得罪了,王富彪已经跟公司反映过好几次,要求把苍浩给撤换掉。看来王富彪憋足劲头要找苍浩的麻烦,只怕我不用我们出手,苍浩就得收拾东西滚蛋了。”

周大宇知道王富彪这事,却不知道苍浩早就搞定了王富彪,因为苍浩没说过。虽然说,他也发现到王富彪这两天态度转变了,却也没找到原因。所以,听到张培顺这些话,周大宇心中就是一紧:“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只说四个字——好自为之。”张培顺说着,把车子停了下来:“既然你不想跟我一起吃饭,那么这次谈话就到此为止,你要是想通了什么,欢迎你随时跟我联系。”

周大宇下车了,张培顺看着他的背影冷冷一笑,给杨旭飞打去一个电话:“这小子的态度有些动摇了。”

“怎么样,我说的是对的,不管对付任何人,都要从他身边薄弱环节下手,周大宇就是苍浩的薄弱环节。”嘿嘿笑了几声,杨旭飞说道:“这个周大宇没什么本事,贪心还大,真不知道苍浩怎么会把这种人留在身边。”

“也幸亏苍浩留了这么个废物,我们才有机会下手。”顿了一下,张培顺提出:“过几天,我找周大宇再谈一次,最好拆迁指挥部那边有什么动静,周大宇都能及时汇报给我们。”

杨旭飞点点头:“好!”

苍浩早就料到,杨旭飞一伙不会轻易认输,肯定要找机会反击自己,却没料到反击得这么快。

到了饭店之后,苍浩直接去了包房,本来以为自己早到,没想到邹峰更早。

邹峰带着一个女孩,穿着牛仔裤和T恤,样子很清纯,也很漂亮。

邹峰急忙站起身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市政府秘书处新来的关晓惠,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可是菁华大学的高材生啊……小李啊,这位就是我跟你提起的职场新人,曹氏地产市场部总经理苍浩。”

苍浩跟关晓惠握了握手,觉得这个女孩倒是挺不错,不过从床友角度出发的话,显然还是丁晓红更好。

这个相亲过程跟普通相亲没什么区别,两个人谈了一下各自的兴趣爱好,又问了对方一些个人问题,在隐私与不隐私之间打擦边球。

邹峰时不常讲两个笑话活跃一下气氛,效果倒是蛮不错。

总的来说,这一次相亲比刘亚南组织那次要成功多了,关晓惠既没表现出物质要求,也没提出坐在宝马里哭。虽然她似乎对苍浩没太多好感,不过却也没什么恶感。

真正的相亲就应该是这样,觉得对方这个人还可以,就深入接触一下。

刚见面就爱的死去活来,迫不及待跑去开房啪啪啪,这种行为学名叫做“约泡”。

然而,过了一会,关晓惠却接到一个电话,随后站起来告诉苍浩和邹峰:“对不起,我要先走一步,同学出了点状况。”

邹峰点点头:“好吧,我不送你了,路上注意安全。”

苍浩跟关晓惠又握了握手,把关晓惠送了出去,转回身对邹峰说道:“看来她对我没什么兴趣?”

“为什么这么说?”

“这个电话呢,很可能是她之前安排好让人打过来的,如果对我有兴趣就会留下来,如果对我没兴趣就借口有事先走。”苍浩耸耸肩膀:“这是常用手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