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突然袭击/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峰尴尬的笑了笑:“抱歉,我从没相过亲,还真不知道这个……”

“负责打电话这个人是僚机,我也给别人当过僚机。”苍浩长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啥时当一次战斗机!”

邹峰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没关系,我们那里女孩很多,有机会我再给你介绍。”

“邹市长费心了。”

两个人简单吃了几口东西,邹峰抢着买了单,随后跟苍浩并肩走出饭店。

这个地方比较偏僻,路上几乎没什么行人。

一阵晚风吹来,略微有点冷,邹峰紧了紧衣服:“你去哪,我送你。”

苍浩正要说话,发现迎面走过来两个人,他们都穿着风衣,身子显得有些僵硬。而且,他们全都面无表情,那是一种毫无感情的表现,目光死死地落在邹峰身上。

紧接着,从身后也走过来一个人,同样穿着有些长的风衣。

三个人形成一个三角形,正好把苍浩和邹峰围在中间。

苍浩马上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用力推了一把邹峰:“躲开!”

也就在同一时间,这三个人一起掀开风衣,从里面掏出了手枪。

邹峰摔倒在一个垃圾桶后面,苍浩转身去对付身后那个杀手,而杀手立即对着苍浩扣动了扳机。

正因为杀手是三角形布阵,所以随便开枪可能会伤到同伙,这个杀手瞄准的是苍浩的脚下。

随着“啪”的一声,子弹射在路面上,苍浩却不见了。

杀手一愣,突然感到头顶恶风不善,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苍浩跳了起来。

苍浩膝盖蜷起,从高处落下,膝盖正中杀手的肩膀。

这一下打击不轻,杀手摇晃了几下摔倒在地,却紧咬牙关一声不吭。

苍浩绕到他的身后,双手抓住他的衣领,用力从地上提了起来。

就在同一时间,另外两个杀手已经开火了,苍浩把第一个杀手当成肉盾,结果他们的子弹“噗噗”的全射在了同伙的身上。

第一个杀手如同触电一般,身体不住的颤抖着,苍浩顺手把他的枪抢了过来,把枪口架在他的肩膀上,对着另外两个杀手开了枪。

只是两枪,两发子弹,两个杀手仰面栽倒在地。

苍浩把第一个杀手的尸体扔在地上,快步跑到邹峰面前,把邹峰从地上拎了起来:“快跑!”

“啊?啊!”邹峰已经慌了,赶忙点点头,抬脚就往停车场跑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又有几个人冲了过来,像之前那三个杀手一样,全部身穿风衣,而枪就藏在风衣下面。

他们根本不顾苍浩,直接向邹峰追了过去,苍浩举枪射翻了一个杀手,等到再要扣动扳机却发现没子弹了。

杀手马上集中火力对付苍浩,子弹不断地射过来,在垃圾桶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同时不断把震动传到苍浩的身上。

“艹!”苍浩马上放低身体,背靠在垃圾桶上,侧头往后面看去。

这时苍浩发现,这些杀手每开三枪,就向枪里压三枚子弹。这说明他们枪里只准备三发子弹,目的自然就是防止被缴械。

苍浩看了一眼邹峰,发现这位市长磨磨蹭蹭,这个时候才刚跑到停车场门口。

杀手见苍浩暂时被压制住,再次向邹峰冲了过去,其中一个杀手抬手一枪,只听邹峰“啊”的惨叫了一声,腿上暴起一朵血花。

苍浩伸手摸了一下周围,刚好捡到了一块砖头,冲着那个杀手就扔了过去。

杀手没想到,这种场合下竟然能飞板砖,只发现一个黑乎乎的物体飞过来,还没来得躲闪,脑袋已经被开瓢了。

苍浩就地一滚,翻到他的脚下,捡起了他的枪,对着其他杀手的方向又是一枪。

苍浩弹无虚发,一个杀手应声倒地,但苍浩却又没了子弹。

情急之下,苍浩索性把那个杀手背了起来,让杀手的身体保护住自己的后背,随后向邹峰跑了过去。

子弹不住的射过来,很快把这个杀手打成了筛子,苍浩不得不庆幸他们使用的都是手枪,子弹的停止力比较强。如果是冲锋枪之类,就可能射穿杀手的身体,击中自己。

尽管身上背着一百多斤重的成人,苍浩的速度却非常快,转眼来到邹峰身前:“你怎么样?”

邹峰气喘吁吁的道:“我……受伤了……”

话音刚落,一发子弹射在邹峰脚边,激起很多碎石。

邹峰惊恐的喊了一声,不过那些杀手没搞清情况,也就没立即冲过来。

苍浩弓下腰,用力拉起邹峰,随后丢下尸体,带着邹峰就地翻滚躲进停车场。

停车场的入口与路面垂直,这样苍浩和邹峰就暂时离开杀手的视线。

只是这样也触动了邹峰的伤口,血流得更多了,很快就把地上弄得殷红一片。

邹峰颤抖着声音问:“他们……他们是什么人?”

“我特么怎么知道,不过明显是冲着你来的。”苍浩观察了一下周围,问道:“你的车在哪?”

“前面。”邹峰指了指,就在不远处,是一辆很普通的帕萨特。

“司机呢?”

“我自己开车来的。”

“还真是个好市长。”苍浩搀扶起邹峰,用最快的速度向车子那里跑去:“你受伤了,马上得去医院!”

“啊……好,行。”

“最近的医院是哪?”

“我想想……怎么你不知道吗?”

“艹!”苍浩骂了一声:“我是路痴!”

“想起来了,是菁华……菁华大学附属医院。”

苍浩从邹峰手里拿过车钥匙,打开车门先把邹峰塞到副驾驶位上,与此同时,那些杀手也追到了停车场入口。

“啪啪”的枪声再次响起,苍浩根本来不及绕到驾驶位,直接跳到引擎盖上一个翻滚,随即落到驾驶位旁边。

打开车门,苍浩把车子发动起来,直接向停车场入口冲了过去。

那些杀手显然没料到苍浩胆子这样大,登时有些慌乱,一边向旁边躲闪,一边随手射击。

子弹不断敲击在车体上,苍浩则不住的踩着油门,瞬间把车速提了起来:“咬咬牙,坚持住!”

邹峰面色苍白,点了点头:“嗯……好……”

车子撞断停车场栏杆,伴随着轮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冲上了路面。

由于车速太快,直接撞开了路中间的隔离带,眼看着就要撞到路对面的行道树。

苍浩猛地一拉手刹,全力把方向盘扣死,车体在路面上来了一个漂亮的漂移,调转方向冲着十字路口冲了过去。

刚好此时是红灯,苍浩根本不管,直接闯了过去。

邹峰不住的喘着粗气,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你车技怎么这么好……”

“老子开坦克出身的。”

邹峰一愣:“啊?”

“开个玩笑。”苍浩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说道:“必须马上呼叫增援,那些杀手会追上来!”

“他们……会追上来?”

“这些是职业杀手,肯定准备有车。”苍浩没给110打电话,而是给廖家珺打了过去。

两个人上次在警局交换了号码,廖家珺正在外面办案,看到是苍浩的电话,兴奋的马上蹦起来:“你是不是又想起什么传奇故事要讲给我听!”

“这事是挺传奇,不过不是过去时,而是现在进行时。”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市长邹峰被人开枪打伤了!”

“什么?”廖家珺本能的就不相信:“你开什么玩笑!”

“你觉得我有心情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深吸了一口气,苍浩用非常快的语速叮嘱道:“你现在马上带人去菁华大学附属医院等候,我们过一会就到,我估计那些杀手会追上来。”

“明白。”廖家珺这个时候表现出了职业素养,没问苍浩事情经过,因为任何问题都可以之后再问,现在每一秒钟都非常宝贵,挂断电话后她直接找到李正伦:“出事了,副市长邹峰遭到枪击,被苍浩给救了,现在他们正赶往菁华医院。”

李正伦先是一惊,旋即命令:“所有人马上上车,去菁华医院!”

今天晚上,李正伦和廖家珺带着十几个警察,正好在菁华大学附近抓捕逃犯。

听说邹峰受了枪伤,他们哪里还管得了逃犯,第一时间赶到了菁华医院。

廖家珺从车上下来,正要给苍浩打电话,苍浩的车子冲上人行道,直接停在了医院大门口。

苍浩把邹峰从车上搀扶下来,高喊了一声:“大夫!快点把大夫叫来!”

邹峰刚下车就洒了一地鲜血,医院保安急急忙忙跑去急诊室:“外面有人受了重伤!”

急诊室的一个女大夫很快赶了过来,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这……这是枪伤,我们要报警!”

“我们就是警察。”廖家珺急急忙忙赶了过来:“这一位是市长,希望你认真处理!”

“任何患者对我们来说都是一样的……”女大夫正说着,看了一眼苍浩,登时又是一愣:“是你?”

苍浩也认出了对方,竟是在京城酒吧遇到的那个白莹,当时自己已经把她衣服都扒光了,估计她一定恨死了自己。

“没想到我们还能见面……”白莹冷笑看着苍浩:“我说嘛,你当时那么不要脸,看来当官的都一样啊!”

“别胡说八道,我就是一打工的,你才是当官的,你全家都是当官的!”

白莹双手叉腰:“可你跟市长在一起!”

“我是见义勇为!”苍浩理直气壮的道:“看到老太太摔倒了不敢扶,看到市长被人开枪打伤了,这个还是可以帮一下的!”

“拉倒吧。”白莹表情非常不屑:“不管你干什么的,你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是好东西?”苍浩反唇相讥:“你要是个好东西,为什么跟我划拳骗我脱衣服,我看你根本就是贪图我的帅气!”

“我……贪图你帅气?”白莹瞪着大大的双眼:“你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

两个人越吵越凶,邹峰举了一下手,小心翼翼的道:“那个……我现在有点头昏,你们是不是先给我止血啊?”

“我看你们两个也够了!”廖家珺走上前一步,横在苍浩和白莹之间:“要吵回头去吵,现在可是人命关天的时候!”

这边廖家珺话音刚落,那边李正伦突然厉吼了一声:“马上散开,保护好市长!”

苍浩向李正伦那边望去,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各个方向走过来十几个穿着风衣的人。

没见到他们开车,也不知道是怎么追上来的,比起刚才,他们头上多了棒球帽,全都把脑袋深深地低着。

他们悄无声息的围过来,远远看起来,有点是一群僵尸。

李正伦不知道杀手是什么样,但他有一种职业敏感性,这些人仅仅是身上带着的那股气势,看起来就不是普通人。

警察们立即四散开,形成一个半圆形,围住了医院大门,保护住邹峰。

白莹这时也顾不上跟苍浩拌嘴了,吩咐护士:“他受的是枪伤,必须马上手术,你们赶紧去准备!”

就在白莹准备手术的同时,那些杀手也形成了半圆形,有条不紊的向警察压迫过来。

“妈的!”廖家珺伸手把枪掏了出来:“这也太猖狂了!”

“别动。”苍浩紧紧按住了廖家珺的手:“千万不要乱动!”

廖家珺愤怒的质疑道:“为什么?”

“听着,无论如何,今晚都不要开第一枪!”

“可我们是警察,他们是匪……”

“那又怎么样。”苍浩打断了廖家珺的话:“如果他们先开火,绝境求生,你必须还击!如果是你开了第一枪,我保证今晚你和你的同事,全部会以身殉职!”

廖家珺不屑的笑了笑:“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问你,你当警察有几年了,开过几次枪?”

“我……”廖家珺听到这个问题才悲哀地想起,自己还真没扣几次扳机。原则上,警局定期要举行射击训练,可每一次都草草了事。纵然廖家珺对自己的枪法很自信,却也没有任何实战经验,更没有任何战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