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对峙/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人每天都摆弄枪,他们是职业杀手。”苍浩冷冷一笑:“你们真的不是对手!”

两个人说着话的同时,那些杀手进一步收缩包围圈,他们每个人的风衣都有一只袖子没穿,那是因为手里握着枪藏在风衣下面。

很快的,这些杀手距离警察只有七八米远,双方几乎是面对面了。

兵匪游戏,似乎从来都是兵抓匪,这一次情况却完全不同。

警察很快在气势上输了下来,有两个警察连连后退了几步,还有几个警察举起枪对准了那些杀手。

李正伦深吸了几口气,低声叮嘱所有警察:“稳住,所有人给我稳住,坚决不要开第一枪!”

李正伦的话给警察们提了气,警察们很快稳住阵脚,坚守住原来的阵线,寸步不让。

那些杀手继续缓缓逼近,很快的,距离警察只有两三米,而且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半圆形包围。

警察与杀手这一次是真的面对面站着,气氛更加紧张了,随时可能擦枪走火。

李正伦再次叮嘱在场的警察:“稳住!不要动!”

这句话非常及时,因为已经有两个警察准备开枪了,生平第一次,他们感到了如此巨大的压力。眼前这些匪徒似乎根本就没把警察放在眼里,甚至于,随时可能掏枪向警察射击。

李正伦放心不下廖家珺,后退两步,低声叮嘱:“千万不要开枪!”

李正伦的想法与苍浩一样,廖家珺非常愤懑的质问:“我们可是警察,难道要向这些匪徒妥协?”

“小不忍则乱大谋。”深吸了一口气,李正伦告诉廖家珺:“我已经要求特警增援了,再坚持几分钟就行了,千万别开枪!”

对峙仍在继续,警察表现出了高度的克制,终于没开第一枪。

他们终于意识到,李正伦是对的,自己根本不是这些杀手的对手。

警察与杀手人数差不多,杀手采用一个盯一个的方式,只要有一声枪响,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击毙所有警察。

“太嚣张了!”廖家珺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了出来:“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不重要,只要有人掏钱给他们,他们就给人家卖命!”苍浩冷笑一声:“关键是到底什么人雇佣了他们!”

说罢,苍浩大步往前走了几步,稳稳站在阵地正中。

随后,苍浩的目光缓缓从每一个杀手的身上掠过,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些杀手依然不惧怕警察,可是接触到苍浩的目光之后,却发出一阵轻微的骚动。

他们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正来自苍浩这里。

尽管苍浩赤手空拳,也尽管苍浩什么都没有做,却仍然给这些杀手带来巨大的威慑。

李正伦低声问廖家珺:“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

“他……”廖家珺差一点就要说出苍浩曾是雇佣兵之王:“他就是曹氏地产的小员工,挺擅长打架的……”

“不。”李正伦缓缓摇了摇头:“他不是普通人,他身上的这种气场,跟这帮杀手很像。我说不清楚为什么,但就是感觉他们是同一种人。”

平日里,菁华医院门庭若市,事实上,这个国家每一所大医院都挤满了病患。

现在虽然已经是下班时间,除了医院工作人员之外,再没有其他闲杂人等,不过还是有人来急诊。

一辆计程车停下,三个中年男人从车上下来,互相搀扶着向医院走去。

不过,他们被外围的杀手挡住了路,其中一个中年男人不耐烦的骂道:“艹!你们干什么,赶紧给我让开!”

一个杀手并不说话,只是转过头来看了对方一眼,中年男人走过去不耐烦的推了一把:“看你麻痹看!”

这个杀手站在那纹丝不动,立即掀开风衣,露出了黑洞洞的枪口。

只要杀手轻轻扣动扳机,下一秒钟这个中年男人就会变成一具死尸。

这种没眼力见的人似乎死不足惜,但警察和杀手之间的克制,却也有可能随着这一声枪响化作乌有。

警察不约而同的往前进了一步,随着“刷”的一声响,一起把枪的保险打开。

中年男人这才发觉原来这里出事了,登时腿肚子转筋,差点瘫倒在地:“对不起……大哥,我错了,对不起。”

杀手没理会中年男人,转回身去,继续盯着警察。

也就在这个时候,中年男人又注意到现场还有很多警察,急忙冲着警察嚷道:“快抓人啊,他们身上带着枪,你们怎么不管!”

苍浩几个箭步冲了过去,还没等杀手反应过来,已经从杀手中间穿了出去。

随后,苍浩冲着中年男人的肚子就是一脚:“你特么傻B啊?”

中年男人一屁股坐到地上:“你……你敢打我……”

苍浩抬手一记耳光:“快特么给我滚!”

另外两个中年男人冲过来:“你想咋的?”

苍浩又是一脚射过去,踢翻了一个中年男人:“再不滚我也救不了你们!”

三个中年男人都喝多了酒,但当他们看清在场所有人都拿着枪,酒劲马上醒了,再不敢坚持什么,互相搀扶着屁滚尿流的跑远了。

苍浩来到一个杀手面前,轻轻拍了拍肩膀:“你们该走了!”

杀手调转枪口,瞄准了苍浩的小腹,但苍浩不为所动:“我要是没说错,特警马上就会来,到时你们想走也走不了。”

杀手没说话,而是跟同伴们交换了一下眼色,随即迅速散开,快步消失在街头。

廖家珺提枪就要追上去:“抓住他们!”

苍浩折回来,一把抱住了廖家珺的腰:“你冷静一下!”

“妈的,这帮王八蛋太猖狂了……”廖家珺用力挣扎着:“我要抓住他们!”

苍浩就是不放手,两个人僵持住了。

廖家珺在挣扎间,硕大的胸部不断摩擦苍浩的胳膊,让苍浩感觉非常舒服。

“弹性不错啊。”苍浩咽了口唾沫,心中感慨:“胸这么大,偏偏腰很细……极品!果然是极品!”

“你冷静一下。”李正伦也赶过来拦住了廖家珺:“不急于一时,我们一定会把他们绳之以法……”

李正伦正说着话,一阵刺耳的警报声传来,几辆黑色防暴车迅速开过来。

车子停下,身穿黑色作训服的特警从上面冲下来,迅速把医院包围起来。

看到特警感到,在场的警察终于松了一口气,李正伦命令:“迅速搜索,抓到那帮人!”

特警根据警察描述的特征,撒开网搜索起来,然而却连一个杀手都没找到,这些人就好象凭空蒸发了一样。

李正伦长呼了一口气,跟苍浩握了握手:“谢谢你……今天幸亏有你在。”

“没事。”苍浩打了一个哈欠:“我有点困了,要是没什么事,我回去睡觉了。”

“你还不能走。”李正伦摇摇头:“等一下,你要跟我回去,把事情经过详细叙述一遍。”

“那就抓紧吧。”

“眼下还不行。”李正伦看了一下时间,告诉苍浩:“我要去看看邹市长的情况。”

白莹已经准备好了,邹峰马上被推进了手术室,门前“手术中”的红灯马上亮起。

既然不能走,苍浩只好坐在长廊里,百无聊赖的发呆。

苍浩是真的困了,过了一会,困意上涌,又打了个哈欠。

恍恍惚惚之间,苍浩回忆起了几年前的往事,那是十七号高地之战后的不久。

虽然十七号高地击溃了海豹突击队,却也彻底激怒了M国政府,对反政府势力进行更加猛烈的打击。

就在这个时候,苍浩做出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不再继续服务于贩毒武装。

正是在苍浩离开之后不久,这支贩毒武装在本国政府、M国政府和国际刑警的三重打压下终于覆灭。

同时,苍浩带着兄弟们跨越巴拿马地峡,来到了南美。

这是一个更加混乱的世界,各种黑帮和武装力量每天都在厮杀,这就给雇佣兵提供了广阔的舞台。

这里比邻亚马逊丛林,比北方要更加潮湿闷热,当苍浩的军靴第一次踏上这里泥泞的土地,汗水就湿透了作战服,又在战术背心外面挂上一层白色的汗渍。

“这是什么声音……”肯利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大家不要出声。

果然,从远处隐隐传来阵阵嘈杂,可以听到参杂着人们的哭喊声。

苍浩带着雇佣兵来到一个高地,用望远镜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马上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那里原本是一座村庄,此时已经被浓烟所吞噬,四下里到处都是火光。

一些身穿迷彩服,看起来像杂牌军的人,把村民从自己的家里拖到空地上,然后用砍刀活活砍死。

鲜血和泥土混合在一起,从远处看起来,土地染上了一种怪异的颜色。

“这里有两个部族,每个部族都有自己的武装,他们是世仇……”肯利了解当地情况,告诉苍浩道:“很显然这是部族仇杀!”

“过去听说过这种事,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苍浩往地上吐了一口痰,无奈的摇了摇头:“太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