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好一招苦肉计/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是让我调查邹峰吗。”廖家珺告诉苍浩:“我找到了一些东西。”

会议室在顶楼,苍浩看了看周围,见高管大都下楼了,就没有跟下去,而是往旁边走。

经过一间办公室,苍浩转动一下门把手,发现没锁,索性开门走了进去。

也不知道是谁的办公室,应该下去交办工作了,一时半会回不来。

“说说看。”

“是这样的……”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缓缓说道:“邹峰出身豪门,家族堂号坪林,所以通常称为坪林邹氏。这个家族世代经商,估计可能是想弥补政治上的短板,就着力培养邹峰进入政界。看起来,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因为邹峰确实很有政治才干,进入仕途之后可以说是平步青云。”

“个人有才干,再加上家族有钱,难怪他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市长。”顿了顿,苍浩说道:“不过这个不重要,我要听猛料。”

“你怎么知道有猛料?”

苍浩反问:“没有的话你为什么会用网络电话打给我?”

“算你聪明。”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颇有些惊讶的道:“邹峰从英伦一所非常有名的私立大学毕业,这所大学有国内很多权贵子弟,这帮人与其说是出去念书,倒不如说是为接班家族事业做准备,同时也是给自己积累人脉。邹峰在校生活,跟其他中国同学本来没什么两样,但却卷入了两起谋杀案……”

“谋杀?”

“死者也都是富商子弟,死于职业杀手之手,英伦警方经过仔细调查,没能找到足够的证据,结果最后没能破案。”顿了顿,廖家珺又道:“之前,这两个人都跟邹峰有点冲突,有人怀疑邹峰是买凶杀人。不过,英伦警方办事非常重视证据……”

苍浩插了一句:“你的意思是你们办案不太重视证据?”

廖家珺就当没听见苍浩这句话,自顾自的道:“虽然邹峰有嫌疑,但没有证据支持这种嫌疑,所以英伦警方只是做了例行询问,也没为难邹峰。”

“这个倒是出乎我意料,不过还不够,我要听更猛的料。”

“更猛的也有。”廖家珺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我知道邹峰的生活履历之后,跟我在国家安全部门的一个同学联系,让他帮忙进一步调查。结果发现……”

“别卖关子,直接说!”

“邹峰在校期间,跟英伦黑手党来往密切,当时驻外情报机构注意过这事,不过他们没怎么上心……”顿了顿,廖家珺有点无奈的道:“毕竟,他们更重视的是外逃贪官,而邹峰当时只是一个普通留学生,根本不值得他们上心。”

“现在他们可以上心了,因为邹峰毕竟当官了,可是过去这么多年,主要证据已经灭失,他们根本无法证明邹峰确实跟黑手党有关系。”呵呵一笑,苍浩若有所思的道:“这就难怪邹峰为什么能联系到境外杀手!”

“邹峰联系境外杀手?你什么意思?”

“你以为谁开的那一枪?”

“我……”廖家珺摇摇头:“案子还没侦破,我不知道!”

“那好,现在我们就把所有事情理顺一下,找到其中的逻辑关系……”点上一根烟,苍浩抽了两口:“邹峰突然被枪击,多数人都会怀疑是被停职的孙勇所为,因为他们两个有仇。但换位思考一下,孙勇停职已经有些日子了,但也仅仅是停职,既没有被批捕,甚至都没被双规。按说,就算是被双规,这个时候也应该提起公诉了,孙勇却还一直安然无恙,这说明邹峰不能把孙勇怎么样。”

廖家珺点点头:“没错。”

“孙勇能坐到今天的位子,首先就不是一个颟顸的混人,肯定也看清楚了这一点。只要他再挺上一段时间,事情也就烟消云散了……”吐了一个烟圈,苍浩似笑非笑的道:“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有什么必要买凶杀人?”

“让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挺有道理!”廖家珺非常惊讶的问:“你总不会认为邹峰是故意伤了自己吧?”

“没错,这一枪,就是邹峰自己开的。”轻哼一声,苍浩感慨道:“好一招苦肉计啊!”

“这……这怎么可能?”

“在正常情况下,我会怀疑邹峰有其他对头,只是目前还没有浮出水面。但却还有另外三点因素让我必须怀疑邹峰本人……”停顿了一下,苍浩详细解释道:“首先、枪击案从头到尾我都在现场,其实在当时那种情形之下,即便是我也不能完全保证自己和邹峰的安全。毕竟对方是突然袭击,而且人数又多,最好的结果不过是我能自保,邹峰却有可能重伤甚至干脆死掉。但根据医生的诊断结果,邹峰受的不是致命伤,也不会留下后遗症,这简直就是生命的奇迹。我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情形来,怀疑这些杀手是故意放了邹峰一马;其次、发生枪击案的那个地点实在太偏僻了,邹峰当时说要给我介绍女朋友,我很奇怪怎么选在这么一个地方。周围没有行人,没有监控摄像头,除了当事人的证词之外,没任何旁证可以说明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更重要的是,这样可以帮助那些杀手脱身。”

廖家珺点点头:“还有一条呢?”

“第三个因素就是侯治才的死。”苍浩掐灭烟蒂,给自己重新点上了一根烟:“侯治才死的简直太是时候了,对孙勇造成更大的压力。因为只要是了解侯治才的人,肯定会知道侯治才跟张胖子有什么恩怨,进而怀疑到张胖子的头上。托你们警察的福,我进拘留所之后见识过张胖子的手下是什么样,如果说张胖子有能力请来这种等级的杀手,他的老对头罗霸道早就死翘翘了,怎么可能还一天到晚的蹦跶!”

“好像你说的……还真是这么回事。”

“换句话说,本来事情跟侯治才任何关系,但只要他死了就会引导公众舆论质疑张胖子背后的保护伞。”苍浩说到这里,又是冷冷一笑:“侯治才是真正的躺枪!”

“按照你的分析,邹峰知道自己对孙勇无可奈何,于是来了这么一招苦肉计。再加上侯治才的案子,孙勇就断难翻身了!”廖家珺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邹峰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到底是不是真的,看接下来的发展就知道了。”苍浩说着,发现办公桌上有一个相框,拿过来一看,里面是井悦然笑颜如花,原来这是井悦然的办公室:“眼下,邹峰占据了道义和法律上的双重优势,接下来他会利用这个优势彻底清算孙勇!”

“拭目以待吧。”

“甚至于……我怀疑邹峰可能会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完全掌控警务系统。”

“这……不会吧?”廖家珺急忙问:“如果真是这样,我们能做什么?”

“什么也不要做。”苍浩摇了摇头:“凡事顺势而为,现在大形势既然对邹峰有利,就凭我们两个断然难以逆转。”

“难道就看着这个阴险的伪君子坐上这么重要的位子?”

“不然还怎么样?”苍浩冷笑一声:“你告诉所有人,说这一切都是邹峰自己策划的,目的只是为了抢夺权力,你认为会有多少人相信你?”

“这个……恐怕不会多。”

“不是不会多,而是根本没有。”苍浩又摇了摇头:“再说了,这事跟咱们也没什么直接关系,何妨看着他们斗得你死我活!”

“那怎么能行,我是警察,维护社会治安和警界内部纪律是我的职责所在!”顿了一下,廖家珺一字一顿的问:“苍浩,你是军人,对你来说军人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荣誉。”苍浩叹了一口气,不免对这个巨胸警花有些肃然起敬:“我理解你。”

“先说这么多,我要去忙了。”廖家珺急急的说了一句:“有其他消息及时沟通!”就挂断了电话。

苍浩收起手机,正准备出去,外面传来一阵高跟鞋踏在地上的声音,听起来是井悦然回来了。

如果是其他高管,苍浩大可以大大方方打个招呼:“我进来接个电话,这就出去。”

但井悦然跟苍浩的关系有些微妙,苍浩不想被井悦然看见,闪身溜进了卫生间。

趴在卫生间的门缝上,苍浩可以看到井悦然信步走进来,脱掉了西装外套。

她里面穿着白色小吊带衫,胸脯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当真如波涛般汹涌。身下是一条黑色修身短裙,把臀部包裹得浑圆挺翘,黑色超薄丝袜自上而下修饰着笔直双腿。

这让苍浩不免有些遗憾,如果苍井恋是真的该多好。

井悦然刚才出去交代工作,回来之后有些累,脱下高跟鞋揉了揉脚,随后把手伸进裙下勾了几下,把丝袜慢慢脱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