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这个败家娘们/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丝袜渐渐离开井悦然的身体,苍浩似乎能闻到井悦然美腿上的芬芳,这让苍浩感到陶醉。

把丝袜脱下来后,井悦然随手丢进垃圾桶,又揉了揉一双温润如玉的美脚。

但见脚趾光洁整齐,脚后跟丰腴光滑,有着美丽的弧度。仅仅这一双脚就是完美的艺术品,可以让人把玩许久。

井悦然拉开抽屉,拿出一双崭新的丝袜,重新穿到腿上,看来刚才那双丝袜是不要了。

苍浩不由得感慨:“这个败家娘们……”

一双丝袜好好的,转眼进了垃圾桶,哪怕留着给公司里的屌丝撸管也好啊。

接着,井悦然拿出一根女士香烟,刚点上,赫然发现烟灰缸里有两个新的烟头。

井悦然不抽这种烟,当时就反应了过来,站起身警惕地问道:“谁?谁在我办公室?”

继续躲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苍浩只好讪讪的从卫生间出来:“是我……你好,井经理。”

“苍经理?”井悦然很奇怪的上下打量着苍浩:“你偷偷摸摸溜进我办公室干什么?”

“我不是故意的……”苍浩耸耸肩膀:“刚才接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电话,我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就进到你这来了……”

“哦。”井悦然点点头,看来是相信了苍浩的说法:“幸好我这办公室没什么重要的东西,否则刚才我一定要叫保安进来了!”

“误会,都是误会……”苍浩举起双手,向门口退去:“我这就出去。”

“既然都来了,坐下来聊聊吧。”井悦然冲着苍浩吐了一个烟圈,悠然道:“咱们两个平常还真没什么机会单独接触!”

“好……”苍浩很小心的坐到了井悦然对面,掏出了一根烟点上。

苍浩刚抽了一口,井悦然立即咳嗽了两声:“你抽的什么烟,怎么这么呛!”没等苍浩回答,井悦然又说了一句:“不管怎么说,你现在也是总经理了,应该抽点好烟!”

“我这个总经理呢,虽然待遇涨了不少,可说到底也是靠着薪水吃饭,到目前为止还没见到有什么额外的好处……”

“额外的好处一定会有的。”井悦然呵呵一笑:“而且苍经理也不用跟我哭穷,我又不管你要什么东西!”

“我不是哭穷,我是真穷!”

“你送了夏明琪十几万的铁龙生,还跟我说没钱?”井悦然轻哼一声,话语里满是酸味:“夏明琪戴着那个头饰可是在公司得瑟了好几天呢!”

“其实吧……”苍浩叹了一口气:“这事是个误会,那个铁龙生是我在地摊淘的,实际上没花多少钱,我当时也根本不知道原来这么值钱!”

井悦然当即说了一句:“值多少钱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你送给了夏秘书,怎么就没见你送给别人?”

“回头我送你个更贵的。”

“免了。”井悦然摇摇头:“无功不受禄,我可不想像夏秘书那样,平白无故的就让别人送东西!”

“看得出来,井经理高风亮节……”

“再说了,公司里很多人本就认为咱俩之间有事儿,你要是再送东西给我,这苍井恋可就坐实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苍浩听到这话,饶是脸皮够厚,却也有些发烧:“这个谣言真不是从我这里传出来的……”

“我知道,大家闲着无聊,就想找些男女八卦吗。”井悦然很不在乎的撇了撇嘴:“过些日子也就没什么事情了。”

“井经理理解就好。”

“这个倒是没什么。”井悦然说着,有点不屑地轻哼了一声:“让我不理解的是夏明琪……”

苍浩明知故问:“你对她有什么不理解的?”

“算了,不说她了……”井悦然看着苍浩,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我又不知道你俩到底什么关系,万一我在这里说了什么,你转身去告诉她怎么办。”

“我还真没那么八卦,不过既然你不想说,那就换个话题。”弹了一下烟灰,苍浩若有所思的道:“井经理让我留下来应该是有什么事吧?”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井悦然突然一笑:“你怎么搞定王富彪的?”

“人格魅力放光芒!”

“得了!”井悦然毫不相信:“王富彪这种人我了解,我在公关部见多了类似的官僚,如果你没拿住他们的短处,他们绝对不会对你这样恭敬!”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拿出了他的短处。”

“让他怕你就对了。”井悦然根本没问苍浩是怎么做的,自顾自的道:“不管怎么说,咱们也算朋友了,我要提醒你一下,杨旭飞和张培顺不过罢休的,他们一定要找机会把你拉下马。”

苍浩在公司也算是风生水起了,井悦然适当的表现出好感,苍浩这一边至少就不会对她有什么敌意。可以说,她太会做人了,所以才在公司里面左右逢源,只不过苍浩始终记挂着苍井恋:“你说……咱俩要是真走到一起了……该多好!”

“你还是去追夏秘书吧。”井悦然不动声色把苍浩的话给顶了回去:“否则你的铁龙生白送了。”

就在苍浩感慨苍井恋始终不能成真的同时,在临海路又发生了一起事件,加剧了当下紧张的局势。

就像罗霸道说的一样,临海路海鲜市场是被和才帮垄断的,跟豪义帮控制的临海路海鲜排档发生过很多冲突。

表面看起来,两个帮派属于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完全可以合作,其实不是这么简单。

海鲜排档是以宰客为主,面向的是外地游客,其实本地人吃海鲜根本不来这里。

外地人来了,随随便便点两个菜,就要好几千块。真还是没有海腥味的菜,要是真的吃点什么海鲜,大几万元都有可能。

谁要是敢少一分钱,接下来吃到嘴里的就是砍刀。

这也就是为什么豪义帮老大跟张胖子成了结义兄弟,这个老大每个季度都要给张胖子上贡,而张胖子自己留下一部分后,又会上贡给孙勇。

换句话说,孙勇是这里海鲜排挡的保护伞,所以游客们就算是报警也没用。警察到场之后至多调解一下,游客该掏钱还是得掏钱,顶多打个折扣。原来三万,看在警察面子上只收一万五,实际上仍然是暴利。

侯治才的和才帮控制了海鲜市场之后,从中发现了商机,先是开了几家饭店,然后派了一帮中年妇女到街上拦住游客,让游客们去海鲜市场自行挑选海鲜,然后找饭店花个几百元加工费自己加工。

这样一来,游客们不仅省钱了,侯治才也赚了大钱。

毫无疑问,侯治才踹了豪义帮的买卖,因此双方矛盾越拉越大。

说起来,侯治才做事的方法比较仁义,如果不是有孙勇这个保护伞,其实豪义帮根本竞争不过和才帮。

然而,侯治才去京城谈点生意,回来之后死在了机场更衣室。

和才帮人心惶惶,连海鲜市场的气氛都变得很诡异,好像末日将至一般。

不过,市场里的生意还是很火爆,到了中午的时候,却突然再没有客人来了。

很快的,和才帮发现市场所有出入口都被人堵住,紧接着,很多黑衣人从外面冲了进来,手里拿着匕首,见人就刺。

登时,海鲜市场里面惨叫声一片,很多和才帮的成员满身鲜血倒在地上。

只是过了五分钟,黑衣人们迅速撤退,没有停留片刻。

又过了五分钟,事情传到了张胖子这里,张胖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和才帮的海鲜市场让人砸了?”

一个亲信很奇怪的问:“老大,不会是让人干的吧?”

“艹!”张胖子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亲信:“如果是我干的,你特么会不知道?”

亲信连连点头:“对,没错,不是老大你干的。”

“妈的。”张胖子摸了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什么人跟和才帮有仇,竟然帮我把和才帮给铲了……”

“老大,我倒觉得,更重要的是谁杀了侯治才!”

“不管是谁杀的,都要记一大功!”张胖子一瞪眼:“妈的,侯治才死的太好了,丫的要不是抢了豪义帮的生意,豪义帮那边给我上贡的钱更多!”

“老大……”亲信小心翼翼的道:“话恐怕不是这么说的,侯治才的死,和才帮海鲜市场被砸……不管到底是谁,大家首先都会怀疑到你头上!”

“这……好像还真是。”

“是老大干的倒也无所谓,可这些跟老大真没关系啊。”亲信深吸了一口气,非常忧虑的道:“孙局长的事情还悬着,在这个时候出了这种事,只怕是有人要栽赃嫁祸!”

“栽赃……嫁祸?”被亲信这样一说,张胖子也有些警惕起来:“可不是吗,这特么不是往我舅头上扣屎盆子吗,这下可洗不干净了!”

“现在该怎么办?”

“你来问我?我问谁?”张胖子的眼睛越瞪越圆:“赶紧跟我舅联系,看他有什么指示!”

亲信马上去做了,然而,孙勇本来还可以通过特殊方式向外面传递消息,就在和才帮市场血案发生之后,跟外界的联系彻底中断了。

张胖子无力的坐了下来:“怎么会这样……”

同一时间,市政府召开紧急会议,王明春手里拿着一份红头文件给在座所有人看:“广厦的治安,越来越乱,刚刚临海路和才海鲜市场发生血案,十一人受伤,所幸还没人死亡。但是,消息就是这么快,连京城都已经知道了。首长已经作出批示,不仅要求严查此案,还要对我们在座所有人问责,我想问问在座诸位有什么意见?”

看到红头文件上的署名,在座的人全都打了个寒战,然后互相看了几眼。

过了一会,杨远峰叹了一口气:“广厦在治安方面本来就名声不好,机场凶案、市长被枪击……这些案子还没破,转眼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李正伦摇摇头:“当务之急,赶紧拿出对策,应对上级的问责……”

“你还好意思说?”杨远峰打断了李正伦的话:“如果不是你们警方把工作搞得一塌糊涂,至于让我们大家都跟着担责任吗?”

李正伦无奈的道:“广厦警局一把局长的位子一直空缺,结果很多工作没办法协调起来,我又没有办法。”

“这话说得好像你们以前的工作做得挺好似的。”杨远峰不屑的哼了一声,又道:“以前你们工作搞得就不好,所以警局局长的位子才一直空着,等着找个合适的人能把你们全都管起来!”

“好了,都别吵了。”王明春打断了两个人,满面愁容的道:“都是自己同志,有什么可吵的,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才能扭转当前的形势!”

“没办法扭转。”杨远峰冷笑着道:“警方内部有**保护伞,只要这个保护伞不除,一切方法都是治标不治本。头疼医头,脚疼医脚,过段时间照样发病。”

这一次,李正伦没跟杨远峰争吵,而是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看来我们得拿出点实质性举措了!”

“你们的意思是……”王明春看看杨远峰,又看看李正伦,问道:“办了孙勇?”

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的门突然打开,邹峰坐在轮椅上,被人推着进来了。

王明春急忙站起身:“邹市长,你不好好养伤,怎么来了?”

“王市长,局势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在医院实在躺不住啊……”长呼了一口气,邹峰斩钉截铁的道:“我现在主动请缨!”

王明春一愣:“请缨干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