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邹峰的计策/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给我三个星期的时间。”邹峰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我一定能扭转广厦治安,否则我主动辞职走人!”

王明春倒吸了一口凉气:“你这不是请缨,你这是要立军令状啊!”

“没错。”邹峰果断的点了点头:“事情发展到今日的地步,不仅京城的高层领导已经知道,本地的舆论更是闹得沸沸扬扬,我们如果再没有实际举措,请问在座诸位,我们该如何面对上级的殷殷期待,又该如何面对百姓们的厚重嘱托?”

王明春问了一句:“你说该怎么办?”

“先从清除内部害群之马开始!”

思忖了许久,王明春点点头:“好吧,就由邹峰副市长全权代理警务工作,处理当前的局面。”看了看在座所有人,王明春说了一句:“赞同的请举手!”

话音刚落,这个提议全票通过。

半个小时后,市警局下达通知,所有科级以上干部前往友谊宫开会。

友谊宫是市政府的招待所,重要会议都在这里举行,不过这些干部到了之后却发现,会议不是在大礼堂举行,而是小型会议室。

会议室门前放着几个箱子,所有人入场之前,必须交出身上全部通讯器材。

等到进场之后,所有桌椅上都放着名牌,每个人对号入座,中间隔着一个空位。

桌子上放着一摞稿纸、一支笔和一瓶水,看这个架势不像是开会,更像是考试。

更让到场人员感到奇怪的是,来开会的不是市警局的所有部门,而是三个分局、几个派出所、市和区的拘留所,以及经侦支队和治安支队全体。

如果说,召集部分警务系统部门开会,这些部门相互之间应该有些业务上的联系。但这一次到场的部门,就比如经侦支队和治安支队,互相之间不但没有业务联系,更没有从属关系。

很快的,有敏感的人觉察到,所有这些部门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主管领导是孙勇的亲信。

会议室登时发出一阵阵嗡嗡声,所有人互相之间都在交换着信息和各种推测,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整齐的“刷刷”声传来。

这些警察应声看去,发现自己被另外一批警察包围了,曾经看押过苍浩的拘留所所长马上说了一句:“这不都刑事侦查局的人吗,他们怎么来了……”

刑事侦查局也不说话,成方阵包围住整个会场,而且封堵了所有出口。

随后,有人把一台轮椅推到了主席台上,上面坐着的赫然是邹峰。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跟上来,当着所有警察的面,跟邹峰打上吊针,又支上架子,把药瓶挂在架子上面。

“在场的人应该大都认识我,不过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邹峰,现任广厦市副市长……”邹峰望了一眼药瓶,缓缓说道:“我腿上有枪伤,请原谅我不能站起来跟大家说话。”

会场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紧张的注视着邹峰,等待接下来的话语。

“至于我出了什么事情,相信大家也都听说。之前,我在街上遭遇枪击,差一点送命……”邹峰的声音不高,每一个字却都掷地有声:“我刚来广厦没多久,之前就听说广厦治安不好,如今算是亲身体验了。在座都是广厦警务系统各级领导,谁能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原因造成这种现状?”

这些警察互相看了看,哪有一个敢开腔。

“既然你们都不说,那么我就说了……真正原因在于警务系统内部有害群之马!”微微一笑,邹峰接着道:“我相信,多数警务人员是好的,可正是因为极个别害群之马,导致多数警务人员的努力付之东流,严重败坏了警务系统的工作纪律,进而严重影响了广厦的城市形象。”

会议室里的气氛更加凝重了,有些警察把头低了下去。

“这种情况不能继续下去了。”邹峰说到这里,指了指自己挣扎着吊针的胳膊:“按说,我现在应该安心养伤,可是我没有,而是打着针就过来给大家开会,因为我心不安。根本目的只有一个,揪出害群之马,还我广厦的安静祥和。”

很多人本来以为,邹峰会痛斥孙勇如何,可邹峰从头到尾都没提孙勇,只是告诉在场的所有人:“积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是我们战无不胜的法宝,今天这个会是民主生活会,就是要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每个人必须写一万字以上的检讨,深入总结和反省自己在生活和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必须深刻入骨,必须触及灵魂,想要敷衍了事是不行的。只要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批评教育之后还是好同志,可以回到一线工作。如果正相反,你的问题你自己没说出来,却被别人给说出来,那么后果可就有点严重了。当然了,可能会有同志说,我这一辈子廉洁奉公,还有人觉得自己至多也就是有点小错误,没关系,欢迎大家互相揭发检举。”

批评与自我批评有个别名叫发动群众斗群众,在场很多人脸色都青了,一个年岁比较大的壮着胆子提出:“这种整顿工作好像不应该由邹市长负责吧?”

“市领导班子刚刚开会决定,让我全权负责这次整顿工作,谁还有什么问题?”邹峰看了看场上的人,冷冷的道:“大家可以放心,我们的根本目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不是要抓谁的小辫子,更不是挑拨大家之间的关系,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所有检讨书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绝对不会流传出去。”

哪有人还敢说话,互相间看了看,一起把头低了下去。

“现在开始……”邹峰看了一下时间,又道:“每一分检讨我都会亲自看,只有检讨合格了,才可以离开。在此期间有三条纪律,任何人上卫生间必须由其他人陪同,不允许与外界联系,相互之间不许交头接耳。谁要是违反其中一条,以严重失职论处。不过大家可以放心,我给大家准备了晚饭,连明天早饭都有,不会让大家挨饿的。如果累了,也可以趴在桌子上睡一会,毕竟大家都不是铁打的吗。”

邹峰说的不容置疑,刑事侦查局又虎视眈眈,很快的,就有人低头开始写检讨,逐渐其他人也被带动了。

过了几个小时,有人把检讨交到邹峰手里,邹峰只是大致看了一眼就冷冷一笑:“我让你写检讨,不是让你自我表彰,如果你实在不懂,我可以给你解释一下‘检讨’这两个字的含义是什么。”

又过了一个小时,新的检讨交了上来,邹峰依然不满意:“去年中秋节收了别人两盒月饼……你写这个干什么?广厦治安乱到今天这一步,是因为你收了两盒月饼?”

交检讨的人脸色惨白:“不是……当然不是……”

“回去重新写,我要更有说服力的东西……”顿了顿,邹峰一字一顿的重复:“更有说服力,知道什么意思吗?”

到了半夜十二点,新交上来的两份检讨终于有了实质性内容,邹峰很满意:“暂时可以过关,不过你们还需要好好斟酌一下,现在的表述太模糊了,你们要写出更有实际意义的实例。”

整整一夜,没有任何人休息,邹峰打着吊针陪同。

到了第二天早晨,更多的检讨交了上来,其中也有了更多实质性的内容,而这些内容都指向了一个名字“孙勇”。

“孙勇啊,现在你的亲信把你出卖了,我看你怎么翻案。”冷冷一笑,邹峰整理好这些检讨,给王明春打了个电话:“孙勇的案子可以坐实了!”

当天中午,微博上的“广厦发布”官微公布一条消息,迅速被各大媒体转载:“原广厦市警局副局长孙勇涉嫌严重职务犯罪被双规。”

廖家珺得到这个消息后,立即给苍浩打了一个电话:“真让你说对了,邹峰果然下手了……”

“电话里说不方便。”这个时间,苍浩刚在公司处理过一些文件,准备吃了午饭之后去拆迁指挥部:“我现在公司,不如你过来吧,当面谈。”

“好。”廖家珺答应了:“我中午十二点到。”

收起手机,苍浩路过前台,瞥了一眼初晴。

初晴打扮得很漂亮,还很性感,当然,她几乎每一天都这样,成了曹氏地产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今天她穿着红色立领紧身衬衫,紧紧的包裹着胸前的两颗大圆球,圆翘的臀部套着黑色带金属链子的紧身热裤,果露着引以为傲的两条光洁白嫩大长腿。

她的脚上是一双黑色的细带高根凉鞋,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闪闪夺目,细嫩的脚踝上带着金色脚链。

她的耳朵上带着两只银色圆型耳环,头发盘起来用银色的发饰别着,眼睛上涂着黑黑浓浓的眼影。

公司里几个屌丝经过前台时,看到初晴不住的咽口水,想过去搭讪又不知道说什么。其实,他们是故意路过前台,有事没事就在这走两圈。

初晴看到苍浩,马上起身打招呼:“苍经理,你中午有时间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