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苍浩你不懂爱/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笑着问:“有事吗?”

“我想出去买两件衣服,又怕碰见青头帮……”初晴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

“好!”苍浩答应了,低头看了看时间:“不过,现在刚好是十一点,我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十二点约了一个朋友。”

“那我就占用你一个小时好了。”初晴开心的笑了:“你等我,我先收拾一下。”

刘亚南刚好经过,听到这话,侧过身低声对苍浩说了一句:“浩哥艳福不浅。”

“你不知道怎么回事……”苍浩转过身,背对着初晴,低声对刘亚南道:“青头帮有些人跟初晴是老乡,他们那里是个小地方,街里街坊互相都认识。初晴的父亲做生意,跟青头帮几个人有一些纠纷,初晴害怕他们找自己麻烦!”

“我知道,你以为我不听八卦啊,上段时间青头帮要绑架初晴,还是邹峰市长见义勇为呢。”呵呵一笑,刘亚南深深的道:“苍总,我看是你不明白怎么回事吧?”

苍浩是真不明白:“什么意思?”

“天雨楼被警方查封了,警方又憋足了劲准备收拾青头帮,眼下青头帮哪里有心思对付初晴这个小丫头。”刘亚南说到这里,又是呵呵一笑:“人家根本就是想找机会跟你在一起!”

“哦,是吗……”苍浩听到这话,终于反应过来,顿觉初晴这女孩太可爱了。应该说,任何愿意跟自己在一起的女孩都是可爱的,因为她们慧眼识英雄,除了芙蓉姐姐。

“我发现苍浩你不懂爱。”刘亚南轻轻拍了拍苍浩的肩膀:“不跟你说了,我要去吃饭了。”

这个时候,初晴已经收拾好了,兴冲冲的过来找苍浩:“一起出去吧。”

“好。”苍浩强忍着激动的心情,颤抖着手想要掏根烟出来,却发现烟抽没了:“初晴啊,你等我一下,我去买包烟。”

两个人走出公司大门,初晴站在原地等候,苍浩则去买烟。

公司附近没有小卖店,苍浩走出很远才买了一盒烟,刚转回身,就听到公司门前发出阵阵吵嚷。

苍浩快步走过去,刚见到初晴就吓了一大跳,只见初晴的身上印了好几个鞋印,腿上也弄得很脏,好像刚刚被人给打了。

一个年逾六旬的老太太坐在地上,死死的抓着初晴的热裤,裤腰被往下拉去,露出里面红黑相间的丁字裤。

初晴发觉走光了,急忙拉住热裤,满面秀红的道:“大娘,你别这样,真不是我把你撞倒的……”

老太太旁边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满面凶神恶煞的斥骂初晴道:“小表子,要不是你把我妈给撞倒了,我妈会疼得这么厉害吗!”

这话刚一落地,老太太立即哎呀呀的惨叫起来:“疼……疼死我了……骨头肯定是断了!”

“真的不是我。”初晴连连摆手:“我就是看见她摔倒了,好心把她扶起来,谁想到……她非得说是我把她撞倒的。”

周围好几十个围观群众,表情各异,有的幸灾乐祸的样子,有的则表现得很愤怒。

苍浩信步走到初晴面前,用力拉开老太太的手,然后轻声问初晴:“发生什么事了?”

没等初晴回答,那个小伙子冲过来,一把揪住苍浩的衣领:“你是她什么人?”

苍浩看了看小伙子的手,面无表情的回答:“我是她同事!”

“艹!”小伙子张嘴就骂:“她把我母亲撞倒了,你看这事怎么办吧!”

老太太再次“哎呦呦”的叫唤起来,不住的唉声叹气:“儿子,痛死我了……你马上领妈妈去医院看看吧!”

这个老太太身材略有些偏瘦,带着一副金丝眼镜,乍看有点像知识分子。但仔细看,长得鹰鼻猴腮,相貌颇为刁蛮。

“原来是这样啊!”苍浩硬挤出一丝笑容,装作十分和善的样子说:“那么我应该赔偿你才对!”

“这么说还差不多!”小伙子听这话很满意,把苍浩的衣领松开了。

苍浩又问初晴:“到底是怎么回事?”

苍浩担心初晴会“哇”的一声哭开,但初晴不但没有掉下半滴眼泪,反而镇静从容的把事情经过叙述了出来:“刚才她从公交车上下来,不小心摔倒了,我过去好心把她扶起来。谁知道她一把拉住我,不放我走,硬说是我把她撞了……”

初晴正要说下去,小伙子冲过来就要动手,嘴里还骂着:“你特么撒谎!”

那个老太太则又不失时机的喊起来:“哎呦……痛死我了……死丫头片子那么用力撞我,转眼不认账了!”

苍浩立即挡在初晴身前,满面赔笑地说:“大哥,别生气,咱们的听听当事双方的意见,才能形成完整的证据链不是吗!”

“别跟我讲证据。”小伙子用力一挥手:“我大哥是警察,比你懂证据!”

“就是嘛……”老太太急忙道:“我大儿子是警察,我绝对不会撒谎的!”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低声说道:“这个老太太可真能装,刚才还跑得跟刘翔似的,转眼就坐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小伙子恶狠狠地看着说话的人,嘴里骂道:“我艹你妈的,你找揍是不是?”

那个说话的人马上不敢吭声了,苍浩提出:“报警吧!”

“好啊,那就报警。”小伙子立即拿出手机,拨打了110。

就在这个时候,员工们已经吃过午饭,纷纷从公司里面出来。

看到初晴被人打了,几个保安马上冲过来:“艹你妈,你敢打我们公司的人!”

其他员工也有些火了,撸胳膊挽袖子就要上去帮忙。

那个小伙子没料到初晴这边人数还不少,连连后退几步:“怎么的,你们想动手?”

“别动手,都别动手!”苍浩急忙拦住公司员工,然后压低声音对保安们说道:“听着,等下不管发生什么事,只要看着就好,我有分寸!”

刚好,廖家珺来了,看到眼前的场景,马上问苍浩:“怎么回事?”

初晴又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廖家珺微微皱起眉头:“怎么会这样?”

“小丫头片子你别胡说八道……”老太太指着初晴呵斥道:“我儿子是警察,你敢胡说八道,就把你抓起来!”

廖家珺穿着便装,不过里面的衬衫却是制服,那个小伙子注意到了。

小伙子立即悄悄地捅了捅老太太,示意别再张扬这个身份,然后又满面严肃地说:“我母亲是教师,教书育人一辈子,去年才刚退休,她这样德高望重的人能说谎吗?”

廖家珺也很无奈:“那就报警吧!”

小伙子已经报了警,派出所很快赶到,还是所长亲自带队。

员工们群情汹涌,告诉警察:“这个老太太讹人!!”

国人虽然总是如蝇逐臭一般喜欢围观,不过有些时候还是挺有正义感的,一些围观群众就跟着喊道:“女孩是无辜的!”

所长长得肥头大耳,肚子圆滚滚的,大致问了一下事情经过,随后高声问:“你们谁看见事发经过了?”

所有人都只是根据一些迹象做出推测,其实还真没有人看见整个经过,事发时只有初晴和那老太太两个人。

所长提高声音说道:“如果有人看见经过,可以出来作证个,不过要为自己的行为负法律责任,听清楚了吗?”

听到这话,所有围观群众齐刷刷后退了一步,这到很正常,国人的正义感往往是在没有威胁到自身的时候才有用。

至于公司员工,倒是很想出来作证,可他们到场时间比围观群众还晚,更不清楚事情经过。

很快的,相关人员都被带到派出所,老太太则被送去了医院。

这样一来,苍浩所有事情都无法做了,一整个下午就忙着这个案子。

至于公司那边,曹雅茹知道这件事情后,很痛快的给苍浩和初晴批了假,可以等到案子处理完再回来上班。很遗憾的是,唐志宏去京城出差了,没办法过来帮忙。

廖家珺不出声,开着自己的车跟着,到了派出所后要进去,被两个警察拦住。廖家珺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证件,两个警察才放行,随后廖家珺直接去了询问室。

所长倒是很尽责,派了两个警察去医院,第一时间提取了老太太的笔录。

苍浩这才知道,老太太叫徐守兰,还真是个退休的人民教师,那个小伙子是徐守兰的二儿子,至于传说中当警察的大儿子始终没露面。

廖家珺说了一句:“看起来有点麻烦啊……”

所长这才注意到,廖家珺一直跟在旁边,不耐烦的问了一句:“你是谁啊?”

“自己人。”廖家珺出示了一下警官证,告诉对方:“当事这两位是我的朋友。”

“是吗。”所长点点头:“从双方笔录来看,都坚持了最初的说法,这件事情有没有人证物证,很难处理啊……”

廖家珺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都劝当事人,多少赔点钱。”叹了一口气,所长有点无奈的道:“照我看,最好是初晴请徐守兰原谅,然后道个歉,事情就圆满了!”

正说着话,所长的手机响了,所长站起身到外面接听。过了一会,所长回来,告诉初晴:“不如这样吧,我把当事人的儿子叫进来,你们当面锣对面鼓讲清楚,如果对方能原谅你就最好了!”

二儿子在另外一间询问室,被叫过来之后,牛B哄哄的看着初晴:“你这一次麻烦大了!”

“别说别的了。”所长叹了一口气:“小姑娘也不是故意的,我看你们也不要太为难人家了!”

“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苍浩似笑非笑的看着所长:“从你的话来看,主观上已经认定初晴确实碰撞了徐守兰,可你自己刚才也说了,目前没有证据!”

“没有证据表明两人发生过碰撞,但也没有证据表明没发生过碰撞!换句话说,当时到底有没有发生碰撞,其实谁也说不清楚,可能当事人自己也记不清楚了!”所长看着苍浩,不耐烦的道:“你朋友也是警察,你问问她,我这样处理有没有问题?”

这个“当事人”指的自然是初晴,这让初晴感觉很委屈:“我明明是做好事,为什么要赔钱……”

“你有证据吗?”所长一摊双手:“没有证据,我也没办法。”

苍浩觉得所长根本是一派歪理,按照这种道理,自己完全可以怀疑他是其母跟流浪狗通JIAN所生,因为没有证据表明这段JIAN情并不存在。

不过,苍浩没把这话说出来,只是问廖家珺:“你觉得呢?”

廖家珺叹了一口气:“你出来一下。”

两个人一起来到询问室外面,廖家珺看看周围没有人,低声告诉苍浩:“这个所长的处理方法确实有问题,不过你要是挑他的毛病,却又很难公开说出来。因为对于这种找不到证据的事情,警方实际操作中都本着息事宁人的原则,只要让双方达成共识就行了……”

“你这话的潜台词就是,真相并不重要,对吧?”苍浩冷冷一笑:“可我这个人还就是执著于真相!”

廖家珺一摊双手:“真相仍然是建立在证据的基础上,可是你有证据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