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执着于真相/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没有回答,而是若有所思的说了一句:“我要是没说错,所长态度转变,跟刚才那个电话有关系。”

“这……”廖家珺很无奈的承认了:“我估计徐守兰那边支上门子了……”

“看起来徐守兰的儿子还真是警察哈……”呵呵一笑,苍浩慢悠悠的说道:“你看,你也是警察,对方也是警察,为什么这个所长明显偏袒对方呢?”

“这……”廖家珺当然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不能说。

“一种可能,是他跟徐守兰的儿子有交情,却根本不认识你;还有一种可能……”苍浩拖着长音,缓缓说道:“他只要对我们施加压力,我们就会给他一些好处,这样一来,他就能两头吃。谁那边给出的价码高,他就帮谁办事,最后又拿了好处又得了人情,我说的对吧?”

廖家珺脸色有些发黑,没说话。

“任何地方都有害群之马,我现在就帮你清除掉。”顿了顿,苍浩一字一顿的道:“你帮我办一件事情!”

“什么?”

“查查徐守兰的大儿子到底是谁?”

廖家珺毫不犹豫的拿出警务通,输入了徐守兰的个人资料,马上的,结果就出来了,他的大儿子叫张浩成,是附近一个派出所的教导员。

“成了。”苍浩转身回到询问室,用商量的口气问二儿子:“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医院那边确诊,我母亲已经骨折了。”小伙子上下打量了一下苍浩,冷笑着道:“十万块!”

所长插了一句:“太多了,这样吧,看我面子上,你少要点。毕竟,老太太那么大岁数了,摔倒也有些自身因素,要是换做小伙子就没啥事了。”

“既然所长都这么说了……”小伙子轻轻一笑:“好吧,那就五万块,一分都不能少!”

“不行。”初晴霍然站起:“一分都没有。”

小伙子非常张狂的道:“那么你今天就别指望离开这,等着被关进拘留所吧!”

苍浩低低的声音嘱咐初晴道:“老老实实待着,别出声,别说话,我自有分寸!!”

初晴看着苍浩,感到了坚定的信任,马上用力点了点头:“嗯!”

苍浩问道:“刚才谁打的你?”

初晴悄悄指了指那个小伙子:“是他!”

“怎么打你的?”

“捶了我两拳!”

“用哪只手?”

“右手!”顿了顿,初晴又补充说:“还用右腿踢了我几脚!”

“知道了!”苍浩点点头,转身离开初晴,回到小伙子这里。

小伙子指了指苍浩,不耐烦的问:“痛快点,什么时候给钱?”

话刚刚说出口,小伙子猛然发觉,苍浩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此时,苍浩周身发出了一股戾气,表情凶狠阴毒,尤其那双眼睛,目光几如利箭:“如果,确实是我同事把你母亲撞倒了,别说十万,一百万我都可以赔!如果相反,是你母亲讹诈我同事,这事又该怎么办?”

二儿子满不在乎的问道:“你有证据吗?”

“有。”苍浩微微一笑:“你们大概不知道,我们公司有非常严密的监控系统,这件事情就发生在我们公司门前,被门口的探头照得清清楚楚。”

小伙子登时有些发傻,所长倒是还算镇静:“你刚才为什么不说?”

“刚才我不说,是想充分看某些人表演,然后狠狠抽他们的脸。”苍浩说着,不紧不慢的拿出手机:“如果我当时就把视频拿出来,可就没有现在这么好玩了!”

刚才双方对峙,苍浩悄悄叮嘱保安,马上去监控室把录像调出来。

此时,保安已经带着录像赶过来了,苍浩只一个电话,两个保安立即拿着笔记本走进询问室,当着所有人的面播放起来。

从视频里面可以看到,徐守兰刚从公交车上下来,就一屁股摔倒在地。初晴快步跑过去,把徐守兰从地上扶起来,然后徐守兰就撕扯住了老太太的衣服。

过了一会,二儿子赶过来,对着初晴拳打脚踢。

“这……”二儿子傻住了:“这视频是伪造的!”

“如果你有证据证明视频是伪造的,那就拿出来,如果拿不出来,这视频就是真的!”苍浩一指所长:“我可是按照所长的理论推导出这个结果!”

这个时候,廖家珺对所长说话了:“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既然出现了新证据,证明当事人初晴是无辜的,那么徐守兰的指控就不成立……”所长见风使舵,第一时间就下了定论:“这个案子到此为止!”

“那怎么能行?”苍浩冷冷一笑,指着二儿子的鼻子:“你刚才打我们同事了,对吧,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我……”二儿子眼珠转了转,说道:“我妈坐公交过来看我,我去接她,听她说自己被人撞到了,一时冲动就把对方给打了,这也不能怪我啊!”

苍浩依然冷笑:“那就要怪你母亲撒谎了?”

“这不能这么说……”面对着此时这个样子的苍浩,二儿子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我妈年纪大了,记错了,这也是情有可原的。”

所长急忙点点头:“我看也是。”

“这个事情让我挺感慨的,国人总是说什么尊老爱幼,似乎老人和孩子不管做错什么事情都情有可原,于是这两个群体也就成了社会的道德洼地。老人做错了事,就因为岁数大可以不追究责任,由此起到了一个恶劣的示范效应。既然老年人犯错误需要付出的成本基本等于零,于是有更多的老人会放弃道德约束,要是讹人成功了就能给自己攒够棺材本给孩子留点财产,要是失败了也没什么损失……”看着二儿子,苍浩冷冷的说:“再说你母亲这个老表子,一大把年纪了还不忘发挥余热,倒是值得钦佩啊,不知道在课堂上是不是也这么教导学生的!难怪这个社会人渣越来越多,看起来还是教育界的人渣造成的!”

小伙子听到这句话,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质问:“我艹,你怎么说话呢,你警告你说话给我注意点!”

“我就是不注意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呢?”苍浩淡然一笑:“我现在考虑要告你讹诈!”

“好了,都别吵了!”所长提高了嗓门,劝阻道:“那个谁啊,毕竟是你母亲错了,你又把人家给打了,就道个歉吧!”

苍浩质问:“道个歉不痛不痒的,有什么用?”

“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所长望了一眼二儿子,对苍浩缓缓说道:“如果你要起诉对方讹诈,可以去法院,不归我管!反正从我这个角度来说呢,当事人看到母亲被人撞到,一时情急也是情有可原的!”

苍浩叹了一口气,看起来像让步了:“好吧,那就道歉吧。”

二儿子冲着初晴鞠了一躬,不情不愿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初晴轻哼一声:“我不接受!”

“随便你,反正我道歉了。”二儿子满不在乎的轻哼一声,随后告诉所长:“没事了吧,我要回去了,我妈在医院需要人护理。”

“嗯。”所长点点头,告诉苍浩:“事情已经查清楚了,没你们什么事了,也回去吧!”

一个叫孟庆锋的公司保安不乐意了:“他把我们同事给打了,难道就这么算了?”

“对方不是已经道歉了吗?”所长不耐烦地摆摆手:“好了,赶紧出去吧,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忙呢!”

孟庆锋更怒:“以前有句话,要是对不起有用,要警察干什么,现在看起来要警察同样没用!”

“你说什么呢?”所长霍然站起,不耐烦的道:“我警告你,别在这里撒野,否则别说我追究你妨碍公务!”

苍浩轻轻拍了拍孟庆锋的肩膀:“你冷静点!”跟着,苍浩又告诉初晴:“你放心,这口气,我一定帮你出!”

初晴和孟庆锋都不知道苍浩要干什么,廖家珺却明白了过来,一声不吭,转身出去了。

苍浩来到所长面前,一把揪住所长的衣领:“之前,你接了个电话,我要是没说错,就是徐守兰的大儿子张浩成给你打过来的,对吧?”

所长涨红了脸:“你别造谣污蔑!”

“要不要查查你的通话记录,如果电话真是张浩成打来的,你怎么办?”

所长傻住了:“我……”

“现在上面正在严查警务系统的作风,如果我调取你的通话记录,再反映给警务督办,我相信你多少要有些麻烦。”苍浩用另一只手给自己点上一根烟,冲着所长吐了一个烟圈:“我今天给你讲点做人的道理……你们也是人,也会有犯错误的时候,我甚至不反对你们利用权力给自己谋取一些好处。但是,凡事都要有度,是非这么明显的事情,你都敢从中做手脚,胆子还真是不小!”

“我警告你,你现在的行为已经涉嫌袭警……”所长 提高了声音:“你朋友也是警察,你问问她,你这样做对不对!”

所长想要让廖家珺制止苍浩,这才发现廖家珺已经出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