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老太太摔倒你也敢扶?/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用问她。”苍浩缓缓摇了摇头:“我不以行业区分人,当警察也好,打工仔也罢,其实都是谋生的一种手段,没有哪个行业天生高尚或者天然卑贱。任何一个行业都是有好人有坏人,我的朋友是前者,而你自然是后者!”

所长慌了:“你……你到底要怎么样?”

“我说过,我要给你讲点道理,道理既然讲过了那也就算了。我相信你只是一时糊涂,任何人都有糊涂的时候,包括我。”苍浩松开了所长,轻轻拍了拍手:“我现在要你帮我一个忙!”

所长很想喊其他警察进来抓住苍浩,可不知为什么,看着苍浩的目光,他就是喊不出来。最后,他只能委曲求全:“你到底要怎么样?”

“等一下,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装作不知道。”

所长先是一愣,随后点点头:“好……好吧……”

苍浩再不理会所长,转身追了出去,刚好那个二儿子正在街边拦计程车。

“哎呦,二儿子,着急去看那个老表子啊!”苍浩笑嘻嘻的走了过去:“替我带个话给她,祝她早点死翘翘!”

“我艹你妈!”二儿子嘴里骂着,右手挥起一拳,直直地击向苍浩:“你敢骂我妈!”

这一拳来势汹汹,但在苍浩看来,二儿子的速度慢得就像蜗牛。

苍浩只是微微侧过身,便从容躲了过去。

苍浩的速度可要快上太多了,不等二儿子收回胳膊,立即轮圆了右臂,一巴掌狠狠地扇到了他的脸上。

二儿子的脸被打得肿起一大块,身体顺着苍浩力道的方向倾倒,几枚牙齿伴着鲜血从嘴里飞了出来。

苍浩的左臂一伸,然后迅速一收,将二儿子的右臂夹到了腋下。

.这样一来,二儿子的身体就被苍浩拉住,虽然没摔倒在地,同时却也被苍浩制住。

二儿子原本没把苍浩放在眼里,此时终于意识到自己绝对不是苍浩的对手,这几个回合的短暂交锋,苍浩表现出的力量、速度和技巧具有压倒性优势。

但二儿子虽然感到了恐惧,却还是喊了一声:“我大哥是警察……”

苍浩冷冷一笑:“替我问候你大哥!”

二儿子强忍着剧痛,抬起左拳打向苍浩。

不等二儿子的拳头打过来,苍浩的右拳已经快如闪电一般,击在他的右眼上。

二儿子的眼眶变得跟国宝一个样,眼珠布满了血丝,从眼眶里凸出来,就像是要掉下来一样。

苍浩把左臂伸到二儿子右臂的下面,然后向上方猛地一用力,在两条胳膊的杠杆作用下,只听轻微的一声“咔嚓”,二儿子的胳膊当即变成粉碎性骨折。

“救命啊!杀人了!报警啊”二儿子放弃了反抗,如同杀猪一般喊了起来。

“你刚才用右拳打了我同事,我已经废了你的右臂!你还用右脚踢过我同事,那么我接下来再废你的右腿,咱们之间的帐就算清了!”苍浩刚刚说出最后一个字,右脚就抬起猛地踹向二儿子右腿的膝盖。

这一次,发出一声比较响亮的“咔嚓”,只见二儿子的腿立即向关节的反方向弯曲过去,变得如同鸵鸟一般,样子颇为恐怖。

初晴追了出来,看到这个场面,急急忙忙拉住苍浩:“别打了,算了……”

“让开!”苍浩一把把初晴推开,表情暴怒,眼珠布满血丝。

初晴傻住了,不敢再上前来劝。

二儿子看着苍浩,感到无比惊恐,剧烈的疼痛从全身各处传来,身上的衣服瞬间被汗水湿透。

他已经放弃了反抗,惊恐的看着苍浩,哀求道:“大哥……大哥,我错了,饶了我吧!”

“刚才你认错,事情也就算了,现在晚了!”苍浩一巴掌扇到二儿子的脸上,只见牙齿与鲜血齐飞,人面与猴腚共一色。

二儿子哭了出来:“你怎么……还打我……不是帐清了吗……”

“你和我同事之间的账清了。”苍浩冷笑看着二儿子:“但你骂我,这事还没完!”

说着,苍浩又是一脚踢在脸上,二儿子的嘴肿了起来,再也喊不出来,只能嘴里咕哝着什么。

有路过的行人看到这一幕,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高喊了一声:“打人了!快报警啊!”

然而,尽管事情就发生在派出所门前,派出所里面却静悄悄的。

苍浩望了一眼那个行人:“你不知道怎么回事,赶紧滚蛋!”

行人打了一个哆嗦,再不敢说什么,一溜烟逃走了。

苍浩松开手,二儿子躺在了地上,惊恐的看着苍浩,双腿无意间大大分开,倒像是等待着被爆菊的样子。

苍浩上下扫视着二儿子,冷笑着说:“我今天不打死你,是因为要你回去带话给你妈这个老表子,一辈子长着个烂B还特么挺能生,生出来一个就是一个人渣!”

苍浩说罢,右腿抬起狠狠的踢向二儿子的腹部,随着“嘭”的一声闷响,二儿子的身体径直飞出三米多远,落到地上后一声不吭的昏了过去。

廖家珺这个时候也追了出来,深吸了一口气,很小心的劝道:“差不多就行了吧。”

“好吧……”苍浩平静了一下情绪,背过身对着廖家珺和初晴,拿出一片氯硝西泮吃下去,随后来到初晴身前:“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没事,挺好的!”初晴有点心惊的笑了笑:“刚才……你的样子真把我吓坏了!”

“对不起,我刚才脾气太大!”苍浩耸耸肩膀,又道:“这口气既然已经出了,咱们就回去吧!”

廖家珺四下看看,低声说:“咱们是该快点走了,要是真的追究起来,只怕很麻烦!”

苍浩微微一笑:“我还就不怕麻烦!”

廖家珺一手拉着苍浩,一手拉着初晴,急匆匆离开了,在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屋。

三个人进门坐下之后,廖家珺才松了一口气:“苍浩,我知道你……”廖家珺差一点就要说出创伤后应激障碍,不过初晴在场,她最后只是道:“你真的应该控制一下脾气,你刚才的样子太可怕了!”

“刚才这点事还不算什么……”苍浩摇摇头,转而对初晴道:“话说,你胆子挺大吗,老太太摔倒了你都敢扶!”

“对不起……”初晴深深低下头去:“又给你添麻烦了……”

“不要这么说。”苍浩说着,又是摇了摇头:“我倒觉得,正是因为有你这种不知死活的人在,这个社会还不至于彻底让人绝望!”

初晴抬起头看着苍浩,很感动的说了一句:“谢谢……”

“不要又是对不起,又是谢谢的。”呵呵笑了笑,苍浩转而对廖家珺说道:“现在说说咱们的事情吧!”

“一切都让你猜对了。”廖家珺沉重的点点头:“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想告诉你,警务系统几个重要部门全部遭到整肃,都属于孙勇派系……”

当时廖家珺出去办案了,没参与封锁会议现场,但封锁行动毕竟是刑事侦查局执行,所以廖家珺很清楚实际情况。

听到廖家珺把经过讲了一遍,苍浩长呼了一口气:“互相检举,互相揭发……邹峰之前没有扳倒孙勇,就是因为缺乏有力的直接证据,这样一来证据就有了!”

“孙勇倒台已经成了定局。”苦笑两声,廖家珺有点无奈的道:“其实,孙勇的那些事情我早就听说过,我一直不太认同他的为人。但现在我却有点同情他了,邹峰实在太有手腕……”

“我觉得邹峰可能比你想象的更有手腕。”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苍浩缓缓说道:“我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所有事情都是他的一个局,从他来广厦第一天就已经计划好了!”

“哦?”

“我分析,邹峰的最终目的就是把持警务系统,毕竟这是最重要的要害部门。但是,他毕竟在警界没有根基,无法走正常程序,那么想要达到这个目的就需要有另外两个充分必要条件……”顿了顿,苍浩详细说道:“一是他必须有工作成绩,二是必须打掉警务系统内部的现有派系。”

廖家珺点点头:“继续说!”

“可能是初晴遇到的事情,给了邹峰以灵感,他决定拿掉孙勇以达成第二个要件。他很清楚以自己的实力根本做不到,但这只是第一步,行动目的其实不是打倒孙勇本人,而是把郭林和李正伦捆绑到自己的战车上。”

“我明白了。”廖家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邹峰让他们两个一起办孙勇,结果发现根本办不了,而这两个人已然得罪了孙勇,不得不跟邹峰站到一起,对邹峰死心塌地。”

“第一步达成之后就是第二步了,那就是争取更多人支持,对孙勇形成道义上的优势。于是,他一手制造了机场凶案和枪击案……”吐了一口烟,苍浩深深的道:“邹峰故意让我在场,为的就是让我当人证,证明他有多么的无辜,我有充分理由怀疑他知道我是谁。”

“我也怀疑,那天咱俩谈话,李正伦悄悄打开了监控系统,一定是李正伦告诉邹峰的。”

对苍浩和廖家珺这一番对话,初晴一直云里雾里的,直到听见这句话,才插了一句:“浩哥你是谁啊?”

“我当然就是我了。”苍浩看了眼初晴,笑了笑,接着对廖家珺说道:“尽管没有证据,但从常理出发,大家都会怀疑孙勇。也正是因为这两个案子,给警方造成极大舆论压力,本来主管警务系统的工作是很多人争抢的,这样一来成了烫手山芋,没人敢碰。邹峰顺利的接管之后,有机会真正扳倒孙勇了,这就是第三步计划,迫使孙勇的亲信出卖孙勇!”

“看来孙勇是铁定完蛋了,虽然邹峰现在是暂代工作,但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正式。”苦笑了几声,廖家珺无奈的道:“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静观其变。”苍浩掐灭了烟头,喝了一口咖啡:“我说过,邹峰想要坐到这个位子上有两个要件,打掉孙勇还只是其一。另一个则是必须有工作成绩,我估计他可能会在这座城市掀起一阵波澜,凡事小心为上。”

“我过去也觉得,广厦治安确实需要整顿,但邹峰这种方式……”深吸了一口气,廖家珺斩钉截铁的道:“我不接受!”

“你不接受也没什么用,因为我们什么都做不了。”苍浩一直觉得,这件事情还会牵扯到自己:“既然邹峰知道我是谁,还利用了我,接下来还可能会有类似举动。咱们两个现在也算是朋友,还是因为你我才卷进这些事情里,眼下既然跟我有关,难免要牵扯到你。我建议你多加小心,至少弄个备用手机,除了身边可靠的人,不要说出号码。”

廖家珺一愣:“我们……是朋友?”

“那还能是什么?”

廖家珺低下头去:“哦……没什么……”

气氛变得有些怪异,就在这个时候,夏明琪打来电话:“初晴的案子处理好了吗?”

“嗯。”苍浩点点头:“没事了。”

“好,曹总让我告诉你,马上回公司开会。”

“什么?又开会?”苍浩有些头疼:“会怎么这么多!”

其实,上一次开会,曹雅茹就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

但她看到苍浩,一生气就全给忘了,所以重新开会补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