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好人难做/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知道青光楚辞吧,就是那个做着生意之余,偶尔写点小说的三流写手……”长呼了一口气,苍浩苦笑着道:“有一次,一个网文女写手在网上说,自己在饭店吃饭时捡了一个手机。失主打来电话,她跟失主约了地方归还手机,可见到了失主之后,几个警察突然出现,非常蛮横的把她抓去派出所,说她偷窃他人财物。青光楚辞不认识这个人,看到这事之后很气愤,就请了几个很有影响力的朋友在网上呼吁,结果引发了重视。这个女写手被问话之后很快被放了出来,事情就这么烟消云散了,青光楚辞也没怎么上心,更没再联系过这个女写手。”

“我从来不看网文的,你跟我说这个干什么?”

“你最好听我把事情说完……”苍浩又苦笑两声,说道:“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青光楚辞发现这个女写手及其朋友在背后说了自己很多坏话,指责青光楚辞误导女写手把事情责任推卸给警察,指责青光楚辞假好心其实真正目的是借这个案子发泄个人对社会的不满……总之,吧啦吧啦一大堆,第一次青光楚辞没出声,后来两次青光楚辞有些忍不住,就把真相说了出来。”

“真相?”曹雅茹有些好奇了:“什么真相?”

“事后,青光楚辞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当时那个女写手在饭店,菜都已经上来了,捡到手机之后,连菜都没吃就走了。后来失主打来电话,女写手第一反应是管人家要手机密码,在这种情况下失主才报警。而这个手机价值超过五千元,按照现行法规已经构成刑事责任,所以警察出警了。换句话说,整件事情当中,失主没有责任,警察也是正常办公,只不过人家后来看她年轻也就没细究这个案子。反倒这个女写手,其实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这个手机到底是捡的还是偷的。本来,青光楚辞想给他们留点面子才没把真相说出来,这个女写手和她那两个朋友装出一副纯情犀利的傻B样,人家帮了你忙你不感谢倒也没什么,反而背后里倒咬一口,说人家人品有什么什么问题,其实他们自己又是个什么J8玩意!天下恩将仇报之事也无过如此!”轻哼一声,苍浩多少有些不屑的道:“如今真相抖搂出来,够丢人的吧?”

曹雅茹叹了一口气:“如今这种事情倒也很常见。”

“作为一个既得利益者,就算对社会现状有所不满,也绝无必要去利用几个宅家里码字的小兔崽子。”顿了顿,苍浩又道:“这件事情证明两个道理,一是做人要管好自己的嘴,如果你喜欢攻击别人,别人不出声只是不愿跟你一般见识,但当别人反击可能会让你招架不住;二是这个社会好人难做,所以你说出这样一番把话,我丝毫不感到奇怪。”

“你这是在警告我吗?”

“随便你怎么理解……”苍浩正要说下去,手机响了两下,是姚军辉发来的短信:“晚上七点,盛世荷园。”

姚军辉明明知道自己跟曹雅茹在一起,苍浩不明白姚军辉偏挑这个时间发短信,到底什么意思。

曹雅茹问了一句:“谁啊?”

“你不是说过你不干涉员工个人生活吗。”苍浩收起手机,站了起来:“你就要说这三件事,对吧,我要说的也说完了,没其他事我就出去了。”

看着苍浩出去关上办公室的门,曹雅茹的表情有些愤恨,突然又变得有些怅然,旋即是失落,如此转换了好多次。

曹雅茹一直留在办公室处理工作,一直到晚上七点,才去停车场提出自己的车,在附近兜了一圈,最后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

过了一会,一辆宝马停在曹雅茹车前,丁晓红从上面下来后钻进了曹雅茹的车里:“艹,我这破车,越来越不好用了,也不知道姚军辉什么时候给我换车。”

曹雅茹瞥了一眼丁晓红:“今晚没跟姚军辉在一起?”

“没有。”丁晓红无奈的摇摇头:“他已经好长时间没碰我了,前几天在我那住过一夜,是这段时间唯一一次。”

“我不想听你们之间的私事,我只想知道姚军辉最近有什么举动。”

“拜托,姚军辉都不碰我,我哪有机会去打听情报。”撇了撇嘴,丁晓红非常无奈的道:“现在我只有去问苍浩了!”

“那你就去问苍浩吧。”曹雅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果你能亲自挖来情报,我也不至于让你去勾引苍浩。”

“喂,我告诉你,不管你出于什么理由,毕竟是让苍浩把我给上了,你知不知道那小子把我给祸害成什么样?”丁晓红侧脸看着曹雅茹,非常不满的道:“还有,我刚开始勾引他的时候,那小子根本无动于衷,我一直都怀疑他那方面有问题。我实在没办法,给他下了药,总算才让他上钩……”

“你说什么?”曹雅茹非常惊讶:“你给苍浩下药了?”

“不然苍浩为什么上我?那小子定力可是相当的好!”丁晓红轻哼一声,试探着问道:“怎么你不高兴?”

“我……”曹雅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反应。

“我告诉你,你只说让我把苍浩弄上床,可没说用什么手段。不管我下药还是没下药,反正我是按你要求做的……”丁晓红说到这里,感觉屁股仍然有些疼:“该给我的钱你一分都不能少!”

“我让你做事,自然是有好处的,答应了的一定会兑现。”顿了顿,曹雅茹一字一顿的问道:“我现在只是想搞清楚,你真的是下药才把苍浩弄上床?”

“对啊。”丁晓红毫不在乎的承认了:“我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药,相当好使,而且我用了大剂量,足够让一头大象发情了!”

提起这事来,丁晓红很是后悔,可能正是因为用药剂量太大,才搞得苍浩把自己祸害成那样。

不过,回想起当天的情景,丁晓红除了感到菊花仍然很疼之外,却也隐隐有些兴奋。

至于曹雅茹,讷讷的坐在那里,表情阴晴不定,过了一会,突然笑了出来:“好,好得很……”

丁晓红急忙问:“好什么好?”

“既然你是用药才让苍浩上了床,说明苍浩这个人其实不是那么好色,至少自制能力还是靠得住的!”

“那倒是。”顿了一下,丁晓红急忙提醒道:“我的钱呢?”

曹雅茹立即开出一张支票递给丁晓红:“还是那话,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等到将来,你离开姚军辉,至少自己还能拿这笔钱干点别的。”

“我要是不出卖姚军辉的话,日子过得照样很好,我给你做事可是冒了风险的……”

“得了,其实你很清楚,姚军辉女人太多。”曹雅茹很不客气的打断了丁晓红的话:“他对你早晚有玩够的一天!”

丁晓红不服气,可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那老东西一把年纪,也没几天可玩的了!”

再说苍浩这一边,苍浩没带周大宇,而是叫上了刘亚南,两个人到了盛世荷园之后,发现姚军辉派系的高管都在。

大家都很高兴,过了一会,姚军辉也来了,身边挽着一个长腿美女。

这个美女身高一米七左右,身上是一件小吊带和一条黑色热裤,大白腿露在外面,脚上是一双露趾浅蓝色高跟凉鞋。

姚军辉笑呵呵的道:“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干女儿,王丽瑞。”

王丽瑞看到这么多人,有些羞怯,脸上尽是淡淡的红霞,两条细细的眉毛轻轻拧在一起:“大家好。”

高管们纷纷冲王丽瑞点点头:“你好,你好。”

看起来,王丽瑞就是丁晓红提到的那个车模,这双大长腿实在是诱人,估计姚军辉最近开始喜欢美腿了。

“人难得凑这么全,大家好好喝点。”姚军辉开了两瓶拉菲,亲自给每个人都倒上酒:“今天必须好好庆祝!”

张玉杰笑着问道:“是不是因为大家要拿到更多的干股?”

“错!”姚军辉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当初曹雅茹刚来公司,我就已经猜到上市是发展方向,只不过因为公司管理一直很混乱,所以她暂时没公布罢了!如今,上市工作推进到一定地步,接下来就需要我们这些高管参与了。尽职调查、向证监会提交财务报表等等,这些工作都不能耽误!”

张玉杰皱起眉头:“我没明白姚总的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显!”姚军辉摊开双手,哈哈一笑:“我们如果想要成为公司的主人,过去是没有办法的,因为这是一家私有企业。但等到公司上市,大量股份在市面上流通,就可以通过收购的方式拿到足够的股份。”

“我明白了。”张玉杰一拍额头:“到时候,股价起起伏伏的,还不是我们这些高管控制的。跟财经记者透露个利好,股价就涨上去,在网上报个黑幕,股价就会跌下去……只要操纵了股价然后高卖低买,就算收购不到公司,也能赚爆了!”

苍浩刚得知曹氏地产要上市,就已经猜到了姚军辉的策略。

现在看起来姚军辉为人果然不简单,否则不能坐到第一副总裁的位子上,一切发展几乎完全在他预料之内。

只是,苍浩突然为那些中小股民感到悲哀,节衣缩食想要从股票市场上赚点生活费,最后往往沦为上市公司高管们的炮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