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洗钱/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不信禅师一起吃过饭,苍浩在海山寺古玩市场逛了一圈,多少学习了一些古玩知识。

快到晚上,苍浩给姚军辉打了一个电话:“姚总晚上有时间去盛世荷园吗?”

“当然。”姚军辉呵呵一笑:“这还是你第一次约我去那,看来你越来越进入状态了!”

“关于洗钱的事,还是当面讲比较好……”顿了顿,苍浩压低了声音:“我今晚先拿一样东西给你!”

“这个好说。”姚军辉又是呵呵笑了笑:“关键是,我今天晚上去,带哪个女人呢?”

苍浩一脸黑线:“姚总你是挖苦我吗?”

“我是诱惑你。”姚军辉缓缓摇了摇头:“女人,就是用来泡的,我花钱,你享受,不好吗?”

没想到姚军辉堂堂副总,竟然用美**惑别人,苍浩当即正色道:“那就丁晓红吧!”

姚军辉放下电话,表情变得有些凝重,长呼了一口气:“苍浩,为了拉拢你,我可是下了血本的。如果你小子干出卖我……”说到这里,姚军辉的表情变得有些阴沉:“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到了约定的时间,苍浩带着佛像去了盛世荷园,而迎接苍浩的是姚军辉。

姚军辉让司机把佛像带走,随后一只手给苍浩送上一杯红酒,另一只手又给苍浩点了一根雪茄:“我让晓红去准备饭菜了,正要咱俩可以聊聊,有些话当着她的面不能说。”

“那我就直接说了……”苍浩说着,把那尊佛像拿了出来:“我认识一个做古玩的高手,帮助咱们完成全部洗钱,一点问题没有。”

“好。”姚军辉见多识广,只要苍浩稍微一提,马上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正好,我认识浩天拍卖公司的一个副总裁,咱们的这些古玩就可以从浩天那里走。过几天,我安排个局子,把事情具体定一下,正好你也认识一下这位总裁。”

姚军辉微微一笑:“可是一位美女哦。”

“是吗。”苍浩现在根本没心思关心美女,一个丁晓红就让自己很头疼了:“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前期工作现在就可以展开,至少要先做足舆论准备。”

“我已经知会下去了,所有参与这次分红的人,从现在开始要表现出对古玩有浓厚的兴趣。”呵呵一笑,姚军辉又道:“当然了,不管我们怎么做,杨旭飞那伙肯定要起疑心的。不过他们抓不到什么把柄,虽然我不懂古玩本身,但我知道每年都有天价数字的资金是通过古玩流动的,这种方式相当安全,苍浩你可真是想到了一个好主意啊!”

“不过,正式开始拍卖,只怕要等上一段时间。”苍浩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等多久我也不知道!”

姚军辉微微皱起眉头:“不会是罗霸道那里出了什么问题吧?”

“还真就是他出问题了,不过不是他贪了我们的钱,而是他被抓了……”苍浩把临海路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是叹了一口气:“罗霸道要是不出来,拍卖根本没法进行!”

“不但拍卖没法进行,我们的资金安全都是个问题。”姚军辉有些火了,霍然站起来,在房间里不安的来回走着:“这个罗霸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眼下迹象多明显,上面准备开始打黑了,他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搞事。如果说,上面决定把罗霸道办成典型案例,肯定要查抄他的财产。到时我们的钱也变成非法收入,可能会全特么收缴国库,要是百八十万也就算了,这笔钱可不是小数字。”

苍浩微微点点头:“我知道。”

“可我看你好像不太担心啊,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就算表现得火烧火燎,又有什么用呢?”苍浩很想告诉姚军辉,自己连生死抉择都经历过了,这点小事实在算不上什么。

“这件事情这么重要,你怎么才告诉我?”姚军辉微微皱起眉头,有些不满的道:“我告诉你,苍浩,这笔钱可不只是咱俩的,涉及到的人太多了!要是真折在罗霸道的手里,罗霸道自己会怎么样我不知道,你我都得完蛋!”

“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姚军辉越说,火气越大:“公司里那么多人追随我,为了什么,因为喜欢我姚军辉?错,还不是因为利益驱动!要是这笔钱他们拿不到,就会把我的事情抖出来,我就会像孙勇一样身陷囹圄!还有,这些钱有些是拿来上供的,那些高官要是拿不到,同样不会饶了我们!”

“可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抱怨也没有用!”

“怎么没用,罗霸道看不出来形势,难道你也看不出来!”姚军辉指着苍浩,声音越来越大:“你明知道罗霸道要去砍张胖子,也明明猜到上面要开始打黑了,为什么不拦着罗霸道?”

“我劝阻过,可罗霸道不听,我总不能把他软禁起来吧?”摇了摇头,苍浩又道:“就算我能软禁他一时,也不能软禁一时,这个人性子非常拗,认准了一件事情就一定要去做!只要我放了他,他还是会去砍张胖子,到时反而还会影响我们两个的关系!”

“那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

“我倒觉得这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抽了一口雪茄,苍浩若有所思的道:“有时,你明知道别人会犯错误,就算全力阻止下来,别人也不会服气。倒不如放手让他去干,让他撞得头破血流,才会切身体会到自己哪里错了!”

姚军辉一摊双手:“别的事情可以,但这是钱,而且不是一笔小钱!”

“我觉得这件事情有缓和的余地。”苍浩又摇了摇头:“我说不清楚为什么,但我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追究了。”姚军辉无力的坐了下来,长叹了一口气:“我告诉你,苍浩,你最好祈祷,警方只是就事论事,追究罗霸道砍了张胖子的责任,那样大家都平安了。如果上面真的要拿罗霸道祭旗,深挖罗霸道干过的所有事情……你,我,就给对方准备棺材吧!”

这个时候,房门一开,丁晓红进来了:“你们说什么呢,吵得这么激烈,说出来让我听听!”

“我把苍浩批评了一顿。”姚军辉白了苍浩一眼:“这小子,一得意就忘形,把工作搞得一塌糊涂!”

“你先消消气,人吗,总有犯错误的时候。”丁晓红轻轻给姚军辉拍了拍后背,笑着对苍浩道:“你也是,姚总年纪大了,你就不能让姚总省省心?”

苍浩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姚总对不起。”

“对不起三个字不是男人应该说的。”姚军辉用力摆摆手:“算了,饭不吃了,生气,我先回去了。”

姚军辉站起身,径直来到房门前,正要出去,转身又说了一句:“等下你把晓红送回家,这么简单的工作你总能做好吧,可不要再出任何纰漏了!”

苍浩用力点点头:“姚总放心。”

等到姚军辉离开,丁晓红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坐到了苍浩身边:“你到底什么事情把姚总给惹到了?”

苍浩很自然的伸手搂住丁晓红的玉腰:“没什么事。”

“哎呦。”丁晓红惊叫了一声:“你搂得倒是挺自然的吗,你也不怕被姚总知道。”

苍浩笑了笑,没说话。

“赶紧说,你到底怎么把姚总惹到了……”丁晓红长得确实漂亮,一张脸蛋晶莹剔透,粉雕玉琢一般:“你要是不说,我就把咱俩的事告诉姚总,你看姚总到时怎么收拾你。”

漂亮女人不一定有漂亮头脑,丁晓红哪里知道,姚军辉出门前那句话别有用意。

当时姚军辉其实是提醒苍浩,千万不要说漏了,让曹雅茹那边知道拆迁内幕。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苍浩说着,另一只手开始伸向丁晓红的玉腿:“要是我告诉你,有什么好处啊?”

丁晓红立即害羞地并拢双腿:“你想要什么好处?”

苍浩也不急于抢滩登陆,只是陶醉地尽情摩挲着:“我只想要你!”

“你要是想得到我,就必须告诉我!”丁晓红任凭苍浩的手在腿上游走:“但不许再像上次那样粗暴了!”

“可是我看你上次挺爽的吗……”

丁晓红全身一阵瘫软:“你……王八蛋,赶紧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是负责拆迁补偿吗,补偿款有回扣,姚总嫌太少了。”苍浩有点无奈:“可是我也难啊,又要打点方方面面的大神,又不能亏待了跟我做事的手下,再加上棚户区居民一个个贪得很,实在抽不出来太多回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