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杀功臣/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广龙的嘴角抽搐了几下:“苍浩你敢威胁我?”

张玉杰又道:“苍浩,不怕老实告诉你,我们可不止你一条船,就算你翻了我们照样有船!”

过去,这些人对苍浩的态度都是客客气气,如今转眼翻脸,说到底都是利益因素。

苍浩表面云淡风轻,其实内心也颇为忐忑,虽然罗霸道不会贪掉那笔钱,但这一次他如果真的被判了刑,大家所有的钱可就全都变成国有了。

“都别吵了。”姚军辉终于说话了:“罗霸道事发突然,苍浩也不愿意这样,现在我们需要做的不是互相追究责任,而是思考一下该怎么办?”

陈广龙叹了一口气:“之前,姚总觉得,苍浩能摆平罗霸道,就让苍浩负责拆迁了,现在看来姚总考虑欠妥!”

“你这是责怪我喽?”姚军辉乜斜了一眼陈广龙:“既然你觉得不妥当,你当时怎么不提出来?我告诉大家这个安排的时候,一个个全都在那点头,怎么现在做起事后诸葛亮了?”

陈广龙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既然当时你们没说,那么现在也别说!”姚军辉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随后用力把杯子摔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听着,我姚军辉要的手下,是能够做大事的!而做大事的人有一个很重要的特质,那就是不抱怨不埋怨,谁要是喜欢婆婆妈妈的那就别留在我姚军辉身边了!”

眼见姚军辉要发火,这些人终于不敢再说什么了,不过一个个还是不太服气。

姚军辉叹了一口气,缓和了态度:“饭菜准备好了,大家吃饭吧。”

盛世和园的饭菜依然色香味俱佳,不过大家都没什么心思享用,简单吃了几口之后,纷纷找借口告辞。

最后,桌上只剩姚军辉和苍浩两个人,姚军辉放下筷子有些无奈的道:“刚才的场面,你也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在利益面前,人人都会变的疯狂。”

苍浩点点头:“我懂。”

“我暂时还能压住他们,但我不知道能压多久。”长叹了一口气,姚军辉接着道:“公司里的人普遍认为,拆迁这个工作是我跟杨旭飞在争抢,却不知道其实我身边的人内部也在争抢,不知道都少人想要拿到这个肥差。还是我告诉大家,苍浩能摆平罗霸道,一定能给大家带来更大的利益,既然我都已经发话了,大家这才勉强同意。如果这笔钱真的打了水漂,不要说你,连我姚军辉,他们都要反了。”

“这个我也懂。”

“到时,为了自保,为了维持我在他们那里的威信……”顿了一下,姚军辉一字一顿的道:“苍浩你不要逼我杀功臣啊!”

苍浩明白姚军辉这番话是什么意思,所有这些人追随姚军辉都是为了一个“利”字,要是这一次没有了利益,姚军辉肯定会选择牺牲苍浩以稳定人心。

见苍浩不说话,姚军辉问道:“对这事你心里有谱吗?”

苍浩不答反问:“姚总今天看新闻了吗?”

“没有。”姚军辉摇了摇头:“今天公司都快忙死了,哪里有这个时间。”

“可是我看了。”苍浩拿出一份《今日广厦》放到姚军辉面前:“姚总请过目。”

报纸头版头条:“市政府开始部署近期打黑工作”大意就是说,多年来广厦治安恶劣,让百姓苦不堪言,也严重影响了城市形象。近期接连发生的机场凶案、水产市场血案更是恶化了治安,在这种情况下,市政府决定开始以打黑为目标的长期整治。

姚军辉看罢,笑了笑:“这种口号过去也有,不过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刚开始是黑云压城,过些日子就春雨无声了。”

“我倒觉得,这一次邹峰是玩真格的,既然他能办了孙勇,也就能继续拿出有力举措!”

“可这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报纸上的新闻是先期舆论准备,里面把近期广厦治安事件全部提到了,唯独却没说罗霸道的案子。”

“哦?”姚军辉微微皱起眉头:“让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临海路血斗的影响着实不小,比水产市场砍人还吸引眼球,新闻却偏偏不说。”冷冷一笑,苍浩若有所思的道:“虽然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我觉得罗霸道的事有转机!”

“但愿如此。”姚军辉点了点头:“对了,明天上午,高管开会,杨旭飞一伙肯定发难,你到时要想好怎么应对!”

“我知道。”

“还有,三天后,我约了浩天拍卖的总裁吃饭。”叹了一口气,姚军辉有些无奈的道:“不管罗霸道最后结局如何,我们还是做些好的准备,这笔钱只要进到我们的口袋里,就要尽快洗干净,多一天都危险。”

转过天,苍浩来公司上班,周大宇刚好也在。

一看到苍浩,周大宇马上就道:“浩哥,我最近看了不少史书,挺有感慨啊。”

苍浩漫不经心的道:“说来听听。”

“在历史上,皇帝杀功臣好像是个传统,不管是谁只要得了势,就会对有功之臣下狠手。”周大宇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苍浩的神色:“浩哥你怎么看这事?”

“我倒觉得,皇帝杀功臣往往是因为不够自信,觉得功臣功高盖主,今后难以控制。还有就是……”耸耸肩膀,苍浩接着道:“杀功臣这种事情,往往出现在皇帝选择接班人的时候。主要是担心将来小皇帝上位,受制于自己手下的功臣,结果皇权被架空,朝里出现独断专行的权臣。其实,这种政治考量倒不能说是错的,因为政治这回事本来就是血腥的游戏,搞政治的人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鲜血。”

苍浩哪里知道,周大宇早就以自己的功臣自居,而且苍浩也丝毫不认为当上市场部经理就是人生的顶峰,可周大宇却偏偏觉得苍浩已经登基坐殿了。

所以,苍浩只是就事论事,但这一番话却对周大宇冲击不小:“原来浩哥是这么想的……”

“话说你最近开始读书了?”

周大宇干笑两声:“闲着没事吗。”

“读书是好事。”苍浩点点头:“读史使人明志。”

苍浩见时间已经差不多,跟周大宇交代了一些工作,就去会议室开会了。

果不其然,会议刚开始,杨旭飞率先发难:“听说,罗霸道被抓了,好事啊!”

张培顺故作糊涂的问:“怎么好事?”

“棚户区拆迁之所以这么难,就是罗霸道的霸道帮搞鬼,现在看来邹峰市长要有所作为,拿罗霸道开刀全面打黑。”嘿嘿一笑,杨旭飞缓缓说道:“这样一来我们的拆迁工作也就轻松了许多!”

张培顺笑着看了一眼苍浩:“这倒要恭喜苍经理了!”

“还有就是,从财务角度出发,我们可以减少大量的边际成本。”杨旭飞看着苍浩,冷冷的道:“没有了霸道帮,也就没有人讹诈,我看拆迁预算是不是可以降低了?”

还没等苍浩说话,张培顺马上点了点头:“我看可以。”

姚军辉摇摇头:“话不能这么说吧,很多居民已经签署了拆迁协议,该给人家的钱必须要给,否则市政府那边也要追究。”

“已经签署的自然要给,但那些还没有签署的,补偿标准应该降低。”张培顺用手指敲点着桌子,缓缓说道:“我们是企业,终极目标是利润的最大化,而不是搞慈善事业。拆迁补偿是否合理,不重要,重要的只是我们能节约多少成本。”

“我不这么认为。”姚军辉继续否定:“拆迁补偿这回事有参照标准,已经拆迁的给了一个价格,还没有拆迁的给另外一个价格,这不是等着让居民闹事吗!”

张培顺马上道:“这就要考验苍经理的工作能力了!”

“没错。”杨旭飞点点头:“要是苍经理不能成功处理,我看不适合继续担任这个位子!”

苍浩一直不出声,姚军辉一个人有点招架不住了,只好向曹雅茹求助:“曹总怎么看?”

曹雅茹看了一眼并雪:“你认为呢?”

并雪是曹雅茹挖来的专业人才,新项目部的总经理,但凡高管开会,她一直不怎么说话。听到曹雅茹提问,她才说了一句:“解约成本开支是对的,问题是罗霸道被捕不是时候,如果从项目刚开始,霸道帮就覆灭了,我们可以按照新的补偿标准执行。现在拆迁工作进行了一半,如果贸然降低补偿标准,只怕接下来的工作就会僵持住。”

并雪是在打圆场,谁也不得罪,但杨旭飞还是不满意:“作为部门总经理,如果连这事都处理不好,要你还有什么用?”

“这个工作不是我负责,是苍总。”并雪笑了笑:“杨总无需对我发火!”

“我倒不是发火,我只为公司考虑……”杨旭飞有些尴尬的道:“现在上层部署打黑,广厦**人心惶惶,我们以后再也不用忍受**讹诈了!”

在这个社会的所有行业当中,房产无疑跟**联系最紧密。

一般来说,房产公司都有自己的人马,但很多工程却又必须外包给其他人,而这些人都有**背景。

其中的水很深,多数人都只能摸到一个边,讲不清其中详细的因果关系。

从这一个角度出发,杨旭飞的话倒是深得众人之心,如果这一次市政府能彻底剿灭所有**,对房产公司来说是天大的利好。

这个时候,苍浩终于开口了:“我不认为**会被彻底剿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