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黑暗的公正(二)/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邹峰呵呵笑了笑:“普通人有什么好的?”

苍浩反问:“有什么不好的?”

“OK,价值观不同,这个没有必要争论。”邹峰很少吸烟,此时却拿出来一盒黄盖天子,给苍浩递上一根,自己也点上了一根:“我只希望你能投到我的麾下!”

苍浩深深吸了一口烟:“你要是了解我就知道我从不给人当小弟!”

“那么你是想要当老大了?”

“我说过我只是想做个普通人。”

“你看,我觉得吧,很多人都想做人上人,但他们没有这个能力和机会。反倒是有些人,只想做普通人,却被时代的大潮推到风口浪尖上……”吸了一口烟,邹峰缓缓说道:“就比如苍浩你!”

“谢谢夸奖,如果这算是夸奖!”

“很多事情由不得你自己,眼下你面临两个选择,或者是做个溺死鬼,或者是做个弄潮儿!”

“你这话是在威胁我吗?”呵呵一笑,苍浩又道:“你送我的这幅锦旗,见义勇发,不计祸福。我要是没说错,你的重点在后半句,我当时无意中配合你演了那出苦肉计,事实上就已经卷入了这个漩涡,祸福难料!跟你邹峰合作是福,不合作就是祸,你是这个意思吧?”

邹峰没有否认:“你是时候做出一个选择了!”

“那么我坦率的告诉你,我苍浩跟谁合作,都不会是你。”吐了一个烟圈,苍浩冷冷的道:“因为我不认同你的手段!”

“我的手段怎么了?”邹峰一摊双手:“**利用暴力巧取豪夺,聚敛不义之财,但由于很多原因,正常的法律程序对他们无可奈何,所以我就用自己的手段来执行正义!”

“你说的倒是义正词严,只不过嘛……”冷冷一笑,苍浩缓缓说道:“我之前还跟人讲过,其实**这回事无法根绝,最早的**应该追溯到各种民间结社,比如老乡会、行业会等等。有些后来合法化跟政府合作,有些则像你说的一样,采用各种手段谋取不义之财。**存在的本身,往往是人们企图获得规则之外的利益,人性本就是贪婪,人性不变,**自然不会消亡。”

“不管你怎么解释**存在的合理性,**毕竟是黑的,这你不能否认。”

“我没试图否认。”苍浩缓缓地摇了摇头:“**之所以黑,是因为他们奉行的准则不为官方意识形态所容纳,因为社会规则往往是统治阶级制定的。所以说,只要有阶级存在,**也会存在。其实,真要说黑,最黑的还是统治者,他拥有合法的暴力机器。历史上存在的各种各样的酷刑,很多绝对超出普通人的想象。”

“你这个理论……倒是很新鲜,我第一次听到。”邹峰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雇佣兵出身的你,好像对**挺同情!”

“我不是同情谁,只是接受这个客观现实罢了……”苍浩掐灭了烟蒂,又给自己点了一根烟:“美国心理学家马斯诺认为,人生有五个层次的需求,最低级是生存需求,这个不用解释。第二个层次是安全需求,**的产生其实是基于这个需求,需要以结社来保护自己;第三个层次是归属需求,**往往有着严格的纪律,就是为了保证团体的稳定,让所有成员认同自己的帮派身份;第四个需求是荣誉需求,很多**赚了钱以后就开始做善事,你比如某个**大佬捐助的希望小学,挺过了大地震也没倒塌,其实就是为了给自己博名。但是,**永远无法达到最高的人生层次,那就是实现自我价值。因为就像我之前说过的一样,**存在的基础仅只是人性对利益的贪婪,所以他们上升不到精神层面。同样因为这个原因,历朝历代和各国政府,事实上都允许**的存在,甚至个别国家还干脆合法化。但是,如果哪个**组织提出了自己的一套政治学说,扬言要建立一个什么什么样的社会,我保证一定第一时间被政府剿灭。当然,没被剿灭的也有,很多后来都当了皇帝!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你的打黑是不切实际的,更何况吗……”

苍浩说到这里就打住了,邹峰深吸了一口气:“你跟我讲了一套**学说,最关键的话好像没说出口!”

“那么我现在就说出来了,你真正目的不是你说的这样冠冕堂皇,你所要的是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地下秩序。”顿了顿,苍浩接着道:“过去的广厦治安混乱,但黑暗之中自有公正,你带给广厦的则是来自黑暗的所谓公正。这两者不是一回事,两个烂柿子里挑一个的话,我宁愿选择前者!”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没有合作的可能了?”

“很高兴你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好吧,那我也把话说得直白一点……”邹峰说到这里,表情有些阴厉:“无论你刚才对我的评价是对是错,你这位雇佣兵之王生活在属于我的这座城市里,终归对我是一个威胁!”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能跟你合作,大家花开富贵。如果相反,你就要除掉我。”

邹峰深深一笑:“我没这么说。”

苍浩也是深深一笑:“可你就是这个意思!”

“不管怎么说吧,苍浩,我衷心希望我们两个不要成为对手。”邹峰长呼了一口气,狠狠地掐灭了烟蒂:“你要知道,李正伦本来打算办了罗霸道,作为打黑的开始。我考虑到罗霸道跟你的关系,才留了罗霸道一条生路,没把事情捅出来!”

苍浩明知故问:“罗霸道有什么事情?”

“我调查发现,罗霸道手头掌握着大量来历不明的资金,我要是没说错,这是准备拿给你们的拆迁回扣。”呵呵一笑,邹峰不无威胁的道:“如果这些事情真的捅出来,不只罗霸道要送命,只怕曹氏地产有一帮高管要锒铛入狱!”

“可你不会这么做的!”

邹峰微微一挑眉头:“你真这么自信?”

“因为你喜欢曹雅茹。”轻哼一声,苍浩接着说道:“没错,曹氏地产内部有派系斗争,曹雅茹早晚要把这些腐败的高管全部踢出去,但不是现在。如果眼下他们真的全部翻船,对曹氏地产的正常工作和企业声誉将有致命影响,你是一个懂得权衡利弊的人,应该能看清楚这一点。”

“这……”邹峰表情有些不自然,显然苍浩说对了。

“罗霸道只是一个小小的黑帮头目,像他这种人,在这座城市还有很多,你完全可以另外选择一个拿来开刀。可也就是这个罗霸道,身上牵着着很多利益关系,还不能轻易动他。”叹了一口气,苍浩缓和了语气:“不管怎么说,我也是配合你演了一出戏,尽管我之前根本不知情。就算给我一个面子,还是放了罗霸道吧,反正你羁押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一码归一码,我可以给你这个面子,但你终归不是我的朋友!”

“有帐不怕算,你我之间的事,会有一个了结。”

“好。”邹峰嘉许的点点头:“我就等你这句话。”

“话已经说过,你是不是可以告辞了?”

邹峰慢慢站起了身:“再见!”

同一时间,在刑事侦查局的办公室里,秦慕瑶万般无奈的看着廖家珺:“警官,我把知道的事情全说出来了,真的再没有其他什么了!”

机场凶杀案影响恶劣,机场派出所却迟迟无法破案,只好移交给刑事侦查局。

本来刑事侦查局只是配合侦破,现在成了办案单位,而主管人员正是廖家珺。

苍浩对凶器的分析给警方提供了极大帮助,可警方仍然无法抓住凶手,因为凶手跟死者没有任何交集,更没有留下任何有关自身身份的线索。

无奈之余,廖家珺只好把机组工作人员找来,不断的挨个问话,要他们回忆飞机上的每个细节。

“我让你说你就说……”廖家珺看着秦慕瑶,不耐烦的道:“你肯定有一些没回忆起来的细节,再好好想想,别着急,我有的是时间!”

“大姐,你有时间,可我没时间!”秦慕瑶非常无奈,指了指表:“还有两个小时我就要起飞了,可我一点准备工作都没做!”

廖家珺冷冷的来了一句:“如果这个案子无法侦破,你以后也就不用飞了!”

“我……你不要威胁我!”秦慕瑶被这句话激怒了,但不敢表现出来,只好腹诽廖家珺:“胸长得这么大,一看就是做过的,哼……”

廖家珺催促道:“再想想!”

“真的没了。”秦慕瑶张嘴就道:“你们抓那个苍浩吧,他肯定是嫌疑最大的!”

“他没什么嫌疑,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廖家珺轻轻一句话,就把苍浩的话题带了过去。

“为什么?他当时在飞机上说将要发生凶案,总不能是神经病发作吧?”秦慕瑶觉得廖家珺玩忽职守,竟然放着这么重要的嫌疑人不闻不问,于是继续腹诽:“看你那样,跟个A|V女似的,也不知道怎么当上警察的!哼!”

廖家珺越来越不耐烦:“我们把苍浩抓回来审问过,他确实没有嫌疑,你就不要再提这个人了!”

刑事侦查局抓捕苍浩的时候,刚好秦慕瑶也在场,当时秦慕瑶非常高兴,以为凶手落网了。

没料到,之前她刚一提苍浩的名字,廖家珺就说人已经放了。此后,不管她怎样把话题绕到苍浩身上,廖家珺就是不接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