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皆为利来,皆为利往/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付灵娟身高中等,前胸后臀也都中等,头发盘着,鼻梁上架着金丝边的眼镜。上身是紫色碎化的长袖衬衣,下面是条黑色的职业套装长裤,衬托出双腿修长,脚上穿着黑丝短袜和黑色细高跟鞋。

从上到下,付灵娟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男人很难用眼睛讨到什么便宜,苍浩能在卫生间看到她雪白的屁股算是幸运。

但也正因为如此,苍浩清楚记得,付灵娟的内裤是黑色蕾丝半透明的。这也就是来了例假,实在不方便,否则就是丁字裤上阵了。

苍浩忘了曾听谁说过,这种穿得外表保守却内里性感的女人,在床上一定非常放浪。反倒是那些外表很性感的女人,或许yuwang很强,但功夫未必很好,甚至可能很懒,躺在那里任凭男人啪啪啪就不动了。

再说付灵娟带的那个助手,穿着黑色的牛仔及膝裙,修长的大腿上是黑色长筒网袜,脚上是高跟凉鞋,可以看到涂着大红指甲油的白嫩脚趾。

姚军辉听到付灵娟的话很惊讶:“怎么你们认识?”

“不,不认识。”付灵娟整理了一下情绪,笑着道:“就是刚才在走廊里撞了一下。”

“哦。”姚军辉笑了笑,假意责怪苍浩道:“你啊你,怎么不小心点,撞坏了这么娇滴滴的大美女,你可赔不起啊!”

苍浩笑了笑:“我不是故意的!”

“好了,不说这个了……”付灵娟岔开话题,介绍起了自己的助手:“这位是孙海璇,我们公司正在上升的一颗新星,以后你们要是有什么机会,可要多多提携她一下啊。”

“好说,好说。”姚军辉跟孙海璇握了握手:“孙小姐这么漂亮,一定有很多人追求吧。”

“姚总说笑了,我还单身呢。”孙海璇说话的声音,正是苍浩在卫生间听到的,看来果然是同一个人。

“是吗?”姚军辉笑着道:“我们这位苍总,可也是单身呢!”

孙海璇冲着苍浩笑了笑:“是吗。”

四个人落座,服务生开始传菜,姚军辉亲自给付灵娟倒了一杯红酒:“你姓付,任着副总裁,其实啊,我认识好几个姓付的,全都是正职总裁,付小姐将来肯定也是总裁,否则付副总裁这么叫着多别扭!”

“姚总太会说话了。”付灵娟喝了一口酒,试探着问道:“姚总,你今天找我来,应该是有其他事吧?”

姚军辉眯着眼睛问道:“付总多虑了,找你出来套套近乎,难道不行?”

“当然可以了。”付灵娟忙道:“不过,我这人比较直接,如果有工作上的事情,姚总不妨当面说出来,接下来的时间咱们可以好好谈谈。”

“好!果然爽快!我就是喜欢跟爽快人打交道!”姚军辉拿起脚下的一个盒子,当着付灵娟的面打开,里面赫然是不信禅师的那尊鎏金佛像:“我呢,没什么事喜欢玩玩古玩,你也知道,古玩这个东西的投入太大,所以我就只能以战养战,手头有些东西打算出手!”

“我们拍卖行里的人,对拍卖的东西也要有些了解,我们这位孙海璇是珠宝首饰方面的专家,刚好我对佛像懂一些……”付灵娟扶了一下眼镜,仔细的端详起了这尊佛像。过了一会,她看了一眼孙海璇,随后有些尴尬的对姚军辉道:“姚总……您这东西,好像不对啊!”

古玩行所谓 “不对”的意思就是并非真品。姚军辉哈哈一笑:“付总,不管对与不对,你拿去行里拍卖,到时自然会有人竞价的。”

付灵娟当即明白了:“你这是……要洗钱?”

孙海璇马上站起身,向包房外面看看,确定没有人,很小心的把门锁上,这才转回身来。

但她只是坐到原位上,一时间没说什么。

“你们拍卖行里的事情呢,我多少也知道一些……”喝了一口酒,姚军辉深深一笑:“付总你只管放心去做,不会出问题的!”

付灵娟非常为难的道:“古玩洗钱这种事确实很多,但我没经手做过,所以……我想姚总找错了人!”

“你先别着急拒绝我。”姚军辉摆摆手,随后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到了付灵娟的面前:“正常的佣金,我一分不会少,此外我本人对你还有一份心意!”

付灵娟打开盒子,马上惊呆了,里面赫然是一条钻石项链。

没等付灵娟说什么,孙海璇把项链拿了过去,颠了颠钻石的分量,马上就道:“主钻应该是六点六克拉左右,一般来说,超过六克拉的钻石被称为‘鸽子蛋’,姚总你送了付总一颗鸽子蛋!”

“是吗。”付灵娟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你是这方面的专家,说的应该没错。”

“这颗钻石的色泽和透明度都是上乘,市场价要超过二百万了,现在钻石价格一路上扬,付总留上几年,翻番不是问题。”孙海璇说到这里,冲着姚军辉笑了笑:“姚总出手真是大方!”

“大家高兴,花点钱不算什么!”姚军辉笑着看向付灵娟:“不知道付总以为如何?”

“这……”付灵娟仍然有些为难:“我真的没做过这样的事!”

苍浩突然插了一句:“付总,我有几句话,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付灵娟狠狠地刮了一眼苍浩:“你有什么要说的?”

“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有利益推动,只要明白了背后的利益关系,也就不难理解种种怪现象。”苍浩喝了一口酒,一边摇晃着酒杯,观察着酒液在杯壁上流动,一边缓缓说道:“你就比如垃圾短信,我相信大家都深受困扰,你就说我,每天接到十几条,办假证的、卖楼盘的、倒腾**的……其实,封堵垃圾短信很容易,只要某个号码突然发送大量短信及时封死就行,从技术手段来说不难做到。但有些人偏偏不去做,而是强调各种理由,原因很简单,垃圾短信给通信垄断企业带来太过庞大的经济利益。再比如,国外电动汽车已经很普及了,但在国内的推动却举步维艰,原因正是因为影响到了两桶油的利益……如果不是为了利益,谁会一天到晚忙得半死,难道是为做慈善事业?”

付灵娟微微一挑眉头:“你想说明什么?”

“每年古董市场成交天文数字,有些东西稍具历史常识都知道有问题,就比如拍出几个亿的所谓汉代白玉凳,其实汉代都是席地而坐,根本就没发明凳子。”顿了顿,苍浩接着道:“既然有利益推动,付总你不做,自然有别人去做。大家都是朋友,何必肥水流到外人田?”

付灵娟有些犹豫:“这……”

孙海璇似乎被苍浩的话说动了,变换了一下坐姿,高挑漂亮的大腿开得更大。

苍浩坐在对面,顺着黑色网袜往里看去,可以清楚看到紫色蕾丝丁字裤,由于面积实在太小了,根本遮盖不住茂密的毛发。

“付总,我想说两句……”孙海璇说着,穿着高跟的美腿翘了起来:“世上熙熙,皆为利来。世上攘攘,皆为利往。我们做企业是追求利润的最大化,至于客户想要达到什么目的,不关我们的事,我们也管不了。姚总还好,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总比那些表面磊落却暗中利用我们的人要强吧?”

“话虽这么说,但是……”付灵娟一字一顿的道:“我还是担心安全问题!”

苍浩当即道:“安全问题我可以保证,出了任何状况,找我就是!”

“好。”付灵娟缓缓站起神,跟姚军辉郑重握了握手:“合作愉快。”

这顿饭吃的很愉快,双方拟定了合作细节,随后付灵娟和孙海璇告辞了。

孙海璇出门前,递给苍浩一张名片:“很高兴认识你!”

“谢谢。”苍浩想要回赠一张,却尴尬的想起自己根本没有名片:“对不起,我名片用光了……”

孙海璇咯咯笑了:“可能是你根本就没有名片吧!”

“为什么这么说?”

“看得出来,你是个不怎么计较身份地位的人。”又笑了笑,孙海璇说道:“不过,不管怎么说你也是总经理,名片这种场面上的东西还是要准备的。”

苍浩尴尬的笑了笑:“谢谢指点。”

送走了付灵娟和孙海璇,苍浩问姚军辉:“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回去了?”

“先坐。”姚军辉做了个请的手势:“付总来的突然,刚才有些话没说完,咱们继续!”

“好。”

“我要说的是,这几天,除了开会之外,我一直没怎么去公司……当然,你可能不知道,因为你在指挥部那边。”干了一杯酒,姚军辉深深地问道:“你知道我在忙什么吗?”

苍浩笑着摇摇头:“这个……我怎么能猜到?”

“其实你应该可以猜到。”顿了一下,姚军辉说道:“我在办移民。”

“姚总要走?”

“不是我,是我的老婆孩子,我打算把他们送到枫叶国去,签证马上就快下来了。”姚军辉长呼了一口气,又干了一杯酒:“其实,像我这样的大型企业的高管,尤其是房地产行业,多数都已经把老婆孩子送走了。我算是晚了一步,直到现在才着手。至于那些企业家,走的就更多了……”

“这个我知道,有钱人都在办移民……”苍浩点了点头,很小心地问道:“不过姚总在这个时候办移民,应该是有明确原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