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我为什么送你这样的礼物/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确实有原因。”姚军辉又干掉了一杯酒,这才接着道:“相信你也看出来了,随着公司上市,我跟曹雅茹很快就会摊牌!”

苍浩点点头:“然后呢?”

“按照我的计划,曹雅茹会失去曹氏地产,到时曹雅茹一定不会放过我。这可是价值几个亿的企业,别说死我一个姚军辉,杀上百八十个人都不算多。”苦笑两声,姚军辉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就算曹雅茹大发善心,曹志鸿也会深究到底。要知道,这个曹志鸿可是黑白通吃的人物……”

离开这么年,苍浩倒是很想念当年的这位干爹,可自己跟曹雅茹的关系搞成这样,自己实在没办法提出见见干爹。

所以,苍浩也不知道干爹如今是什么样子,从各方面消息来看,他的生意做得不小,处在这样的地位上,方方面面的资源自然也不少。

叹了一口气,苍浩有点感慨的道:“我听姚总的意思……怎么有点像是在安排后事?”

“确实是在安排后事。”姚军辉说着,拿出一张自己的名片,刷刷写了一个地址,然后递到苍浩手里:“几年前,我去枫叶国玩,看上了一套房子,当场就买了下来。没想到如今派上用处,我打算把老婆孩子安排过去,这个地址你自己记住就行了,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苍浩愣住了:“姚总你……”

“如果我有什么意外的话……”姚军辉说到这里,怆然一笑:“看在我对你不薄的份上,老婆孩子就托付给你了!”

“姚总,你……这可是托妻献子!”苍浩深吸了一口气:“必须要有高度的信任,又有深厚的交情,才能这样做!”

“你以为,我把你一路提拔起来,给你那么多利益,甚至把干女儿都送你了,为了什么?”姚军辉呵呵笑了几声,眼眸中竟然有了一丝泪光:“一方面,我固然是希望有人在公司帮我,另一方面,我就是在寻找合适的人选,能在关键时候帮我料理后事!”

“姚总你这么说我就不明白了!”苍浩摇了摇头:“你明明知道,跟曹雅茹死磕到底会有这么沉重的代价,甚至送命,那你为什么还要图谋曹氏地产呢?”

“今天,我心情有些压抑,就把话给你说明白了吧……”姚军辉猛地灌了一口酒,接着缓缓说道:“人活于世,其实就是提线木偶,我们做很多事情根本不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地位越是高,束手束脚的丝线也越多,只不过都是隐形的。很多普通人看到成功者能逾越规则之上,却不知道成功背后的代价有多么大!公司很多人说我姚军辉贪得无厌,这个我早就知道,其实我钱已经够花了,但我不贪不行啊,那么多人跟着我混饭吃,要是我金盆洗手了,他们怎么办?”

苍浩沉重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我再多跟你说一点……就比如张玉杰,你对这个人也算熟悉了。他是跑工地的,房产企业必须跟黑|道打交道,他在黑|道上的关系最雄厚,连我有些事情都要求他办。你让我放弃摆在眼前的利益,那么我可以肯定,张玉杰第一个会让人做掉我。至于他之后是自己上位,还是另外扶持一个亲信,那我就不知道了!”顿了顿,姚军辉苦笑着道:“我告诉你,罗霸道这就是被放出来了,要是再拖上一个星期,你将会出什么状况,我都不敢说!”

“姚总你……看来确实是没办法。”

“其实,曹雅茹来到这家公司时,我原本打算跟过去一样,该搂钱照样搂钱,差不多了就功成身退。但张玉杰和陈广龙一起提出,借这个机会干脆把曹氏地产拿下,我没办法不答应。”姚军辉一边说着,一边继续喝着酒:“苍浩啊,记住,成功路就是一条不归路。你要么自己主宰怎么走,要么被别人决定怎么走,希望我的经验能给你提供很好的借鉴!”

“谢谢姚总。”苍浩又是点了点头:“你放心,如果你遇到什么不测,你的妻儿……我相信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但愿如此。”

“话说姚总竟然这么信任我?”苍浩现在终于发觉,姚军辉对自己如此慷慨,连干女儿都送给自己,原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

“曹雅茹在我身边渗透得很厉害,不只是丁晓红,貌似还有其他人。更不用说杨旭飞和张培顺一直虎视眈眈,姚总我这个‘总’其实很难啊……”叹了一口气,姚军辉又道:“我对你做过多方面考察,确定你值得信任,才选择你了。你跟张培顺和杨旭飞一直不和,曹雅茹对你又表现得很反感,所以我确认你不是卧底。再加上你又很有能力,自然是我的不二选择了。”

提起曹雅茹,苍浩心中有些苦涩,多年不见,自己跟青梅竹马之间的关系竟然演变成这样。

与之对应的是,青梅竹马的死对头,却对自己如此信任,连托妻献子都有了。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姚军辉擦拭了一下眼角,换了一个话题:“你知不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要送付灵娟钻石?”

“姚总请讲。”

“我告诉你,达到一定地位的人,对钱是看不上眼的,钱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你要是想获得他们的好感,一是想得周到,马上能发觉他们最需要什么;二是投其所好,喜欢古玩的就送古玩;三则是出其不意,这个很容理解,你搞来些新奇玩意肯定会受欢迎。”姚军辉给苍浩倒了一杯酒,又跟苍浩碰了一下杯子:“送礼可是一门大学问!”

苍浩把酒一饮而尽:“多谢指教。”

“对付灵娟,还不需要动弹大心思,一枚钻石就足够了。”姚军辉说到这里,表情有些狡黠:“不过对孙海璇就不一样了。”

“她又怎么了?”

“付灵娟刚当上副总裁,做事比较谨慎,孙海璇则比较大胆。”顿了一下,姚军辉接着道:“从付灵娟的种种表现来看,非常信任这个孙海璇,而孙海璇的眼界很高。如果我们的事想要顺利进行,那么孙海璇那边也要打点一下,这个就交给你了。”

“交给我?”苍浩有些为难:“这得……花不少钱吧?”

“你能一掷十几万,送夏明琪一件铁龙生,要的就是这种气度。”姚军辉说着,语气变得有些挖苦:“但这一次千万要低调,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提起要花钱,苍浩就没法大度:“我……打点她……好像轮不到我吧?”

“我自然不差几十万,但这件事情你也有利益,多少出点血也是应该的。”姚军辉笑呵呵的说道:“而且对你来说这也是个锻炼的机会!”

“这种机会我宁可不要!”苍浩多么想告诉姚军辉,其实那件铁龙生也没花多少钱,早知道实际价值如此,自己才没那么大方。

“是机会就要把握,我保证这几十万花出去,能让你学到不少东西……”姚军辉冲着苍浩挤了一下眼睛:“也许还能抱得美人归呢!”

“美人?”苍浩又一愣,美人,这个倒是自己喜欢的。

“我能看出来,那个孙海璇对你有些意思,既然她主动留电话给你了,有时间你就主动联系一下吧。不管你们能发展成什么关系,以你现在的地位,多交几个朋友总没坏处!”点上一根雪茄,姚军辉悠然道:“这个孙海璇算是金领,收入不菲,也有社会地位。更重要的是,长得漂亮身材好,我敢打赌床上功夫也一定不错。这样的女人可是极品,遇到了就一定要把握。”

苍浩讷讷的说道:“让姚总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心动了。”

“我告诉你,孙海璇这种女人有眼界,想认个干女儿可不容易。我现在就是岁数大了,实在懒得费心思和时间,通常就是直接拿钱砸,砸到女人自己躺到床上为止,否则我可以是要惦记一下的……”此时的姚军辉,不像刚才那样怆然,而是跟往日完全一样:“别说姚总不教你学好,你能玩多少女人,你就有多大的能力,如今社会就认这个。但是呢,不能盲目的以量取胜,要有质跟着。玩一个精品女人,好过你去洗浴中心做大保健十次。”

苍浩不无尴尬的道:“姚总还记着大保健的事情呢……”

“我这是在给你上课,都是我混迹社会这么多年,总结出来的经验。”看了一下时间,姚军辉又道:“好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拍卖的事情尽快开始!”

苍浩点点头:“没问题!”

三天后,姚军辉的明代鎏金佛像在浩天拍卖以五百万成交,隔了一天,不信禅师的第二件作品乾隆五彩青花缠枝莲纹大盘,以张玉杰的名义拍出,成交价一百五十万。

苍浩给钱痛快,需求量又大,不信禅师全力制作起来,结果古玩出品速度越来越快。

很快的,市场上有十三件古玩以不同于以往的高价拍出,而这些古玩持有人都是曹氏地产的高管。

姚军辉在拍卖行有朋友,杨旭飞自然也有,消息很快传到了杨旭飞的耳朵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