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路漫漫其修远兮/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苍浩附到孙海璇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孙海璇一愣:“就这个?”

苍浩点点头:“对。”

“这个很容易啊,然后呢?”

“然后看我心情怎么样,如果心情好,也许会给你讲笑话的。”看了一下时间,苍浩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

随后,不管孙海璇怎么挽留,苍浩还是离开了。

本来苍浩打算回家睡觉,熟料姚军辉发来短信,约苍浩晚上去盛世荷园吃饭。

但凡盛世荷园的聚会,一定非常重要,苍浩无法推掉,只好赴约。

主要高管都已经到了,张玉杰看到苍浩,完全不同于上一次的态度,非常热情的道:“苍浩,我们没看错你,你办事果然靠谱!”

罗霸道不仅已经放出来,几百万也已经落到张玉杰口袋里,苍浩办事当然靠谱。苍浩笑了笑道:“大家高兴就好,不过,我刚才跟孙海璇见了一面,她说了一件事情倒是非常重要。”

“哦?”姚军辉饶有兴趣的道:“说说看!”

“一次拿出来这么多古董,又都来自我们这一个圈子,如果有人暗中注意到,很容易出问题。”顿了顿,苍浩提出:“我觉得,我们应该多管齐下,一方面利用古玩,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洗钱。”

苍浩这句话一出口,房间里的气氛变得非常怪异,各人脸上表情不一。

过了一会,陈广龙喝了一口酒,悠然问了一句:“苍浩你知不知道现在洗钱成本多高?”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有很多专业洗钱团伙,我也认识几个,关系还很熟,你以为我们的钱过去是怎么洗干净的?”没等苍浩回答,陈广龙接着道:“这几年国家查得严,洗钱价格水涨船高,最疯狂的时候,洗干净一百万,要给洗钱团伙一百五十万。妈的,我们辛辛苦苦赚点钱,最后全给他们做贡献了。”

“没错。”张玉杰点点头:“过去,我们本来就想广开门路,也不是没考虑过古玩,但因为在这方面条件不具备,只能作罢。现在你既然对古玩这么了解,我们不充分利用一下,实在太可惜了。”

苍浩倒是不了解洗钱原来成本这么高,早知如此就可以靠这个赚钱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杨旭飞方面盯得紧,安全问题我们不能忽视!”

张玉杰摇摇头:“反正我觉得这种方法洗的不错,要是换其他方法,我不同意!”

姚军辉提出:“安全必须要考虑,我们是不是可以拖一段时间再继续?”

陈广龙笑哈哈的道:“这件事情进行的太隐秘了,只要在座的人没有泄密的,就算是杨旭飞一伙怀疑,也找不到什么把柄!”

“没错。”张玉杰点点头:“杨旭飞那蠢材,懂什么是古玩?”

姚军辉叹了一口气:“我倒觉得,杨旭飞毕竟是搞财务出身的,他对其中的猫腻可能看得比其他人更清楚!”

“还是那句话,只要保密就行。”陈广龙根本没在意姚军辉的担忧:“曹氏地产眼看完蛋了,咱们不抓紧捞上一笔,退休金该怎么办?”

苍浩发现,这一帮人现在已经被利益冲昏头脑了,这倒也可以理解,过去抽三百万回扣,洗干净之后只有一百来万属于自己,相比之下自己开辟的洗钱方法产生的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苍浩记得《资本论》指出,如果有50%的利润,资本就会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张玉杰等人的疯狂完全印证了这一点。

姚军辉也反对过度洗钱,可惜独木难支。

思忖片刻,苍浩提出:“不如这样吧,我上网查了一下,浩天是一家连锁拍卖公司,在主要城市都有拍卖行,我们可以把拍卖分散进行。”

“这倒是个好主意。”姚军辉急忙点点头:“回头,我跟付总沟通一下,把古董分散到华南华北十几个城市,先后拍卖。虽然说,时间拖得长了一些,成本也高,但怎么也好过找专业洗钱团队。”

这一次,陈广龙倒是没反对:“既然姚总这么决定了,那咱们就这么干吧!”

姚军辉笑了笑:“好了,说了半天话,大家该吃饭了!”

到了饭桌上,话题变得轻松了许多,姚军辉问苍浩道:“你是不是跟孙海璇一起出去了?”

“是啊。”苍浩只是忙着吃菜:“刚才不是说过了吗?”

“我们这位苍总啊,实在太木讷了。”姚军辉笑呵呵的对众人道:“那天跟浩天拍卖的人见面,人家孙海璇主动给他留了张名片,他都不知道把自己电话号留给人家。结果人家想要约他出去,还是通过付总找我来问电话,这算什么事儿啊!”

张玉杰也笑了:“话说,咱们苍浩这么年轻,又帅气,坐到大企业的总经理位子上,女孩子是很容易动心的。只不过,听姚总的话,苍浩你对付女人这方面还得好好学习!”

苍浩觉得自己对女人挺内行的,虽然这些年来实际上跟女人没什么接触,但在无数个不眠的深夜里,苍井空、小泽玛利亚、秋月杏奈、冲田杏梨等等这些东瀛老师,已经用无私的她们的身体传授了应该怎么对付女人。

不过转念一想,苍浩又释然了,因为自己过去学到的是如何在行动上对付女人,从丁晓红身上获得的成果来看自己是个学霸。但对付女人更多的是思想上,只有思想上能啪啪啪了,才有机会在行动上也啪啪啪,而自己在这方面显然是学渣。

尽管自己可以在一分钟的时间内熟练地拆卸一支巴特雷狙击步枪,但想要摸透并拆解女人的思想,显然难多了。

姚军辉笑问:“怎么样,苍浩,你到底怎么想?”

“没什么怎么想啊。” 苍浩耸耸肩膀:“我就是觉得,这个孙海璇对付男人实在太有一套了,她会跟你搞得非常暧昧,让你觉得下一秒钟就能得到她。但实际上她不会让你讨到任何便宜,只能心存一丝幻想。”

姚军辉哈哈大笑起来:“小子,这才哪到哪啊,社会上多的是这种女人。”

“看来你的见识确实不如姚总多啊!”张玉杰马上说了一句,随后拍了拍苍浩的肩膀:“泡妞路漫漫其修远兮,你要上下东西南北中发白而求索!”

“没错。”姚军辉点点头:“我告诉你,孙海璇算是金领了,比较擅长对付男人。那些车模、演员还有职业二乃,对付男人更有一套,那份暧昧跟你玩的,让你骨头酥酥的。”

就在高管们大谈风月的同时,广厦依然黑云压城城欲摧,邹峰又有了新举动。

临近下班时,警务系统很多部门接到通知,去友谊宫开会。

负责现场维持秩序的依然是刑事侦查局,而廖家珺忙着处理机场凶杀案,依然没参加行动。

到会的人以为,这一次一定又是写检讨,揭发领导和身边同事的违纪违法问题。

他们对此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每个小圈子互相之间已经通气,互相之间写一些小问题小错误。

但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邹峰这一次开会,所为却是其他事。

“人都到齐了吧……”主席台上只有邹峰一个人,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全场,又特意看了一眼负责维持秩序的刑事侦查局,随后缓缓说道:“长时间以来,广厦治安恶劣,**横行,在座很多人都有责任。但是,我不是要责怪你们个人,真正造成这个问题的是机制。如果机制不改,就算是短时间内工作作风上来了,过些日子依然会涛声依旧。所以,我们真正应该改革的是机制,尤其是用人机制,真正提拔一些敢想敢做、有能力有魄力的同志,走到工作岗位上来……”

这是要动干部了,全场所有人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邹峰。

邹峰一字一顿的说了一句:“经过市里领导班子研究决定,今天来开会的所有部门,科级以上干部就地免职!”

“哗”的一声,全场炸开锅了,众人态度不一,有的感到愤怒,有的则是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肃静!”邹峰用力拍了拍桌子:“我们是纪律单位,怎么能这么没纪律,一个决定就让大家乱成这样!”

大家再次肃然无声,看着邹峰的眼光更加畏惧。

“可能有人不解,我在工作岗位上这么多年,总算才混上一官半职,你说给我免了就免了,那怎么能行……”顿了顿,邹峰又道:“大家可以放心,那些有工作成绩有工作能力的同志,仍然马上会回到工作岗位上来。年纪大的同志,如果没什么功劳,至少看在你有些苦劳的份上,组织也会给于一定照顾政策。记住,我们真正要动刀的,是那些尸位素餐的无能之辈!”

会议很短,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在众人热烈的掌声中落幕。

掌声确实很热烈,就算你不想鼓掌,也得跟着拍上几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