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名校对对碰/近身兵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显然,张培顺一伙已经觉察到,公司高管们最近在拍卖古玩。

苍浩和姚军辉对视了一眼,都没说话。

“你们听说没有,现在社会上疯传,咱们曹氏地产强拆发现了曹操墓。”哈哈一笑,张培顺语气更加挖苦:“否则,突然之间哪冒出来这么多古董,难怪人家会这么想!”

小婷看出来双方有敌意,出来打了个圆场:“平常来打高尔夫的高管和企业家,经常都谈些古玩什么的,反正我也不懂。我记得有一家IT公司,从经理到董事长,各个都是古玩爱好者,每次去京城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潘家园。”

“这个道理倒是没错,只不过嘛……”张培顺看着姚军辉,似笑非笑的道:“我跟姚总共事这么多年,我怎么从来没听说姚总喜欢古玩?这不是发现了曹操墓又是什么?”

“过去不喜欢,现在可以喜欢。过去喜欢,现在可以不喜欢,人都是会变的。”冷笑了一声,姚军辉反击道:“古玩这可是个很有讲究的东西,没有文化品位的人玩不了,张总你觉得你行吗?”

“我一北大高材生,玩个古玩还不跟玩一样,姚总你太看不起人了吧?”

“北大?”姚军辉不屑的笑了笑:“你知不知道,东直门外办假证那些,清华文凭要二百,北大只要一百。知道为什么吗,你们那个姓周的校长笑起来太猥琐,一副当奴才的嘴脸,半点没有文人风骨!”

“你懂什么,周校长笑起来就那样,不管跟谁都是,这是平易近人!”张培顺火了,怒气冲冲的道:“对了,姚总,你是武大毕业的哈。社会上有句话,找女不找二外女,找男不找武大郎。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

没等姚军辉把话说出来,张培顺打断了:“我告诉你,别的咱就不提,‘武大郎’,啧啧,光是这名字,就让人蛋疼啊。话说,难怪姚总个子不高,是不是跟着个称号有关系啊?”

其实姚军辉并不矮,不过张培顺要更高一些,这让姚军辉登时更火:“我武大怎么了,你知不知道民国四大名校,就包括我武大、浙大、中央大学和西南联合大学。你们北大那个时候都没有资格单独进入名校,只能跟清华和南开一起成立西南联合才行。”

“至少我北大男名头响亮,不像你们武大郎!”

两个老总吵了起来,苍浩懒得参与他们的名校对对碰,低声问了小婉一句:“你怎么来这了?”

“天雨楼出事之后,一个姓廖的警官跟我谈过一次……”看了看周围的人都关注着吵架,没看自己这一边,小婉才接着道:“她说,我在那种地方遇到的人越多,将来的路越窄。我现在还年轻,又是第一次,应该有个正经的营生,早早离开那种地方。”

“于是你来了这里?”

“刚好这里招人,我就应聘来了……”小婉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虽然说,工作挺辛苦,不过赚得不少。我打算将来攒点钱,然后找个地方上学,先有一技之长再说……”

苍浩随口问了一句:“攒钱现在就可以,为什么等到将来?”

“我……”小婉的面容不禁变得有些苦涩:“你以为我愿意去天雨楼那种地方工作吗,我做了好久的思想斗争,可是没办法,我需要钱……”

“要钱干什么?”

小婉低下头去,没有回答。

苍浩见小婉不愿说,也就没有追问,转而道:“你说的那个姓廖的警官,该不会是廖家珺吧?”

“就是她。”小婉急忙点点头:“她当时在天雨楼非常蛮横,还打了几个客人,不过她人真不错。回到警局之后,她问清了情况,没追究我的责任,还给我上了一节有关人生和道德观的课,然后就直接让我回去了。”

“哦。”苍浩点了点头,发现廖家珺这朵暴力警花,原来也有可爱的一面。

在那边,姚军辉和张培顺的争吵没分出胜负,姚军辉气呼呼的道:“别称口舌之能了,咱们上球场见真章,看谁球打得好!”

“我才不跟你比高尔夫呢!”张培顺冷笑着道:“我自己玩自己的,懒得跟你搅合!”

很显然,姚军辉的球技不错,所以张培顺不敢较量,而这场名校对对碰一时间也就落下帷幕。

姚军辉也懒得再理会张培顺,到了球场之后,专心给苍浩解说起高尔夫的规则,苍浩则开始挥杆练习。

不过,苍浩的心思并未放在高尔夫上,而是一边呼吸新鲜空气,一边思索着当前的种种事情。

姚军辉挥了二三白杆,有些累了,招呼苍浩去休闲区。

两个人挑选了个靠着窗户的位置,姚军辉点了两杯咖啡,然后对苍浩道:“等有机会,我想办法给你搞个会员证,当然你得有钱才行。”

“为什么要想办法?”

“你以为,这里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加入的吗,这可不是只要有钱就才行的。”姚军辉笑着摇了摇头:“一家合格的高端俱乐部,一定限制会员人数,而且也对会员背景有所要求。过去几年,会员价格节节攀升,炒会员证简直比炒房都赚。”

“原来是这样。”苍浩正说着话,无意间瞥见,在一个角落安安静静的坐着一个女子,正独自享用着咖啡和点心。

她穿着一身白衣,戴副墨镜,有着令人窒息的美丽,更兼高贵典雅的气质,不是井悦然又是谁。

“井经理?”苍浩有些意外:“她怎么在这?”

姚军辉也看到了这个香艳逼人的大美女:“井经理不是休假了吗,不会是长得像吧……可这长得也太像了!”

“过去打个招呼吧。”苍浩站起身走过去,似乎马上就能嗅到井悦然身上的醉人体香,可也就在这个时候,飞来了一只苍蝇。

似乎,苍蝇喜欢吃屎,其实苍蝇最让人讨厌的地方是,不管什么地方都能碰到,嗡嗡的惹人烦。

如同苍蝇一般的人有很多,不管什么地方什么事都少不了他,他却占沾沾自喜以为是扛把子,于是美其名曰“搅屎棍子”。

这只苍蝇,严格来说是搅屎棍子,正是张培顺。

“这不是井经理吗?”张培顺看到井悦然,颇有些惊愕:“你不是休假了吗,怎么一个人来打球?”

还真不是认错人了,这位香艳可人的大美女正是井悦然,虽然带着很大的墨镜,却也能看出心事重重。

“张总啊……你也来打球。”井悦然跟张培顺打了个招呼,声音有些沙哑:“我……没什么事,就从老家回来了,过几天去公司上班。”

张培顺急忙道:“既然你回来了,怎么不跟我们打个招呼。”

井悦然莞尔道:“上一次,公司传出苍井恋,要是我单独跟你联系,是不是又会搞出张井恋。”

“我……我毕竟是人力资源主管吗,原则上来说你也应该找我销假!”张培顺有点失落的感觉,公司的美女似乎都不太愿意搭理他,这让他非常郁闷。

“等我回去上班,会销假的。”井悦然说着,看到了苍浩,正想打个招呼,熟料苍浩转过身去,一副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样子。

井悦然不想自讨没趣,索性也就没出声。

其实,苍浩过来就是要跟井悦然打招呼,但又不想跟张培顺说话,所以索性装作没看见。

“哎呀,苍总啊,幸会,幸会!”张培顺却跟苍浩打起招呼,起身道:“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东南风。”苍浩笑了笑,答道:“进场之前,咱们不是见过面了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也来了。”

“我当时光顾着跟姚总聊母校,还真没在意姚总带着什么人。”张培顺时时刻刻都要表现出对苍浩的鄙视:“不好意思!你长得太不起眼了!”

“是啊,不如张总,长得这么醒目。”苍浩依然懒得理会张培顺,转而跟井悦然打了个招呼:“井总回来了。”

“是啊。”井悦然笑着道:“刚才,你看见我转身就走,我还以为我哪得罪你了呢!”

“怎么会啊。”苍浩干笑两声:“井总往这一坐,光彩夺目,想装作看不到都不行啊。别说是男人都喜欢,甚至都有苍蝇飞过来了。”

张培顺陪着干笑几声:“苍蝇最喜欢的好像是屎吧?”

井悦然叹了一口气:“张总你真会说话!”

“啊……我,开个玩笑……”张培顺哭丧着脸,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才自己这句话实在太有问题了。

井悦然问了一句:“苍总你是自己吗?”

“我哪有钱来这种地方,是姚总带我来的。”苍浩挠了挠头道:“既然大家碰上了,就一起玩吧!”

井悦然听罢不由皱眉,她本来是安安静静在这里想点事情,没料到碰上了公司同事。

刚好,姚军辉也走了过来:“井总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假期好像还没休满呢!”

“大家能不能别总把话题围着我转。”井悦然轻叹了一口气:“说点别的吧,我不在这些日子,公司有没有什么变化?”

“一如既往!”姚军辉淡然道:“当然也是变得越来越好!”

“那就好。”井悦然点点头,深深地说了一句:“不变就是最好的。”

“其实也有些变化,大家都迷上了古玩……”苍浩说了一句:“井总,有时间的话,咱们一起去海山寺古玩市场逛逛!”

“好啊。”井悦然笑着道:“你最好再挑件铁龙生,不过我自己花钱买,不需要你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